第69章:难以置信


  空,河流消散,化为一道白光,飞入山河扇内。

  韩斌身影一闪,落那名老者的身前,道:“你应该就是炼器谷的谷主了。”

  这突然出现老者,正是炼器谷的谷主,他看起来多岁,相貌同周岳阳有三分相似,尤其是两人的眼睛,异常的明亮。老者名叫周启光,他深吸一口凉气,拱手道:“道友,看你的样子,应该不是本大陆的修道者!”

  此话一出,众人无不张大了嘴巴,即使周飞也不禁佩服起谷主,一眼就能看出韩斌不是金乌大陆的修道者。至于其余人,惊讶的原因有两点,一是韩斌的身份,二是韩斌的修为。谷主能如此客气和对方说话,就足以证明对方的修为不谷主之下。可是众人想不明白,韩斌为何看起来只有练气期十层的修为呢!

  韩斌并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看向周岳阳,道:“你如何处置他?”

  周启光不禁一怔,而后道:“道友,犬子如有冒犯之处,老夫这里向你道歉。”

  韩斌冷哼一声,道:“道歉就够了吗?”

  听到这话,周启光的面子挂不住了,脸色不禁一沉。他身为一谷之主,愿意放下辈分向一个筑基期晚辈道歉,已经很给面子了,对方竟然还不领情。刚才韩斌那一手虽然厉害,可周启光并没放眼里,怒声道:“道友,别太过分了,这里可是炼器谷。”

  周启光说完这话,右手一挥,周围弟子连忙后退到一旁。

  看到这架势,众弟子当即明白,谷主动怒了,要将对方击杀。

  一时间,所有弟子都站周启光的身后,只有周飞一人跟韩斌站一起。周飞脸上好无担心之色,他和韩斌相处的时间不长,但他可以看出,以韩斌的性格,如果没有绝对把握,根本不可能说出刚才那番话。

  周启光看到韩斌神色不动,心里咯噔一下,眼前这人真有把握战胜自己,还是故意表露出这样的神色。他已经看出,韩斌隐藏了修为,真实修为是筑基后期大圆满的境界。想了想,周启光还是认为,韩斌即使法术再厉害,那把伪法宝的速再快,也不可能伤到自己。修为之间的差距,不可能宝贝来弥补。

  想到这里,周启光冷哼一声,道:“道友,如果你既往不咎,炼器谷所有的人都把你当那朋友,如果你执意如此,老夫只好动手了。”说着,他一拍腰间的储物袋,一把古朴的铜镜出现手,他举起手的镜子,迎向阳光,镜面内出现一道红色的光线。

  看到那镜子,韩斌一怔,这镜子同他的金乌铜镜的完全相同,只是给人的感觉却不同。韩斌神识散出,落那镜子上,顿时恍然。那镜子虽然同金乌铜镜相似,镜身上却不只只金乌,而是三只,也就是说,这面镜子一面仿制品。

  一般情况下,只有强大的法宝也会出现仿制品,而仿制品即使用了好的材料,炼制手法再娴熟,也不可能超远被仿的法宝。故而,韩斌好不担心,他抬起右手,暗暗掐动法决,手腕一动,灵力指释放而出。

  只是这一次,指间内释放的光芒不是白光,而是红白相交的光线。

  红白光线一闪,直奔周启光而去,周启光冷哼一声,不屑道:“火焰指,你认为这样的法术也能伤到我吗?”他举起手的铜镜,镜面对向韩斌,一道红光闪动,直奔灵力指而去。两道光线空碰撞一起,红光当即奔溃,灵力指上的光芒只是黯淡几分,去势不减的向周启光飞去。

  周启光脸色大变,根本没想到会生这样的一幕,身体连忙向后退去。可是他的速又如何同灵力指相比,转眼之间便来到他的身前。如此近的距离,周启光已来不及施展法术,同样无法从储物袋拿出法宝,一咬牙,右手向前一探,把灵力指抓手。

  抓住的一瞬间,周启光脸色大变,刚才所的角,并没有看清灵力指内有两道光线,他只看到了红光,认为那只是大陆上颇为常见的火焰指。当时,他还以为,韩斌既然是外来修真者,为何能学会这道法术。

  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随即便没放心上。周启光心里依旧不屑,火焰指内蕴含的威力并不大,同等修为下或许还能取得一定的效果,差了一个境界,根本就伤不到对方。正是如此,当灵力指击溃红光后,周启光才会如此狼狈,无法加以抵挡。

  抓住灵力指的一瞬间,周启光看到灵力指用两种能量组成,脸色大变,手凝聚阳力,想要强行将灵力指捏碎。不过,这个念头刚一出现,还未等他施行,灵力指便钻入他的体内。接着,让周启光做梦也没有想到的一幕出现了,体内的阳力竟然被灵力指吞噬了,转眼间便消散了大半。周启光正着急如何抵挡这道法术时,灵力指吸收了足够的能量,奔溃了。他额头上满是冷汗,长长地送了一口气,刚才若是那道法术内蕴含的能量再多一点,即使不死,修为也要大幅的掉落。

  这一刻,周启光觉得韩斌是那么的可怕,如此手段,决不是普通修士可以做到。

  周启光心里这么想,脸上的表情却不大,眼的惊慌之色一闪而过,随即冷哼道:“小子,你这法术虽然厉害,但我还没放眼里,有本事你继续施展……”他很无奈,当这这么多弟子的面,如果求和,他颜面何?这还不是他关心的问题,他就怕韩斌此次前来,想大开杀戒,取代他的地位。

  想到这里,周启光的身体不禁一颤,看向韩斌的眼神带着些许★★。

  韩斌城府极深,一眼便看出周启光的想法,冷声道:“如果你觉得能挡下我的攻击,可以试一下。”说着,他又抬起右手,指向周启光。

  周启光眼的不屑之色浓,道:“你这法术极为厉害,消耗的不仅仅是阳力,还有你所大陆上的力量!”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提醒道:“你别忘了,金乌大陆上只有阳力,没有别的力量,一旦你体内的能量用完,那……”他没有把话说完,但他明白,韩斌知道话的意思。

  韩斌没有回答他的话,抬手就是一道灵力指。

  红白光芒一闪,化为一道直线,直奔周启光而去。

  这一次,周启光做好了准备,一拍腰间的储物袋,十多件防御法宝出现身上,对着那些防御法宝一点,其上散出耀眼的光芒。灵力指落第一个防御法宝上,那件法宝只坚持了半个呼吸,便奔溃了。一直奔溃了七件法宝,灵力指才消散。

  周启光暗暗松了一口气,道:“继续!我倒要看看,你还能施展多少次这样的法术。”若是灵力指只有这点攻击力,他并不担心。身为炼器谷的谷主,身上什么不多,就法宝多。这样的三品防御法宝,他可以拿出上件。至于四品以上的法宝,他并非没有,即使拿出来,也很难超控。万一出了什么问题,小命就要搭这里了。相比之下,周启光还是觉得用三品法宝来防御安全一些。

  韩斌嘴角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道:“我也想看看,你还有多少件防御法宝。”他修炼成的法术并不多,灵力指是厉害的一个。至于其他攻击,只有金乌铜镜和绿色小剑能拿得出手了。金乌铜镜内的毁灭性太强,那是他的保命底牌,不到生死攸关时,不会轻易拿出来。至于绿色小剑,虽然厉害,可还杀不死金丹期修士。故而,韩斌现能施展的法术,其实只有灵力指。

  韩斌抬起右手,又是一道灵力指施展而出。施展之后,他看到周启光似乎炫耀一般,拿出多的防御法宝,不禁冷哼一声,神识一动,灵力指一道接着一道释放而出,一直释放了道之后,才停止下来。韩斌的丹田内,无论是灵力还是阳力,都已枯竭,无法继续施展法术。

  看到连续飞来道灵力指,无论是正被攻击的周启光,还是一旁的弟子,无不瞪大了眼睛。

  周启光心滴血,刚才他拿出那么多防御法宝,只是想提醒韩斌,他即使施展再多的法术,也能的抵挡住。这下倒好,对方真的施展出这么多法术。虽然能挡下对方的攻击,可他的法宝也要消耗巨大,这些法宝他用了很长时间才炼制而成,原本准备拿到集会上卖个好价钱,这好倒好,全部都没了。

  一件件法宝奔溃周启光的视线内,他的心滴血,当七道灵力指消散,身前的的法宝只剩下不到三个。周启光愤怒了,怒声道:“小子,你很强,可你还是要死这里。”他已经看出,韩斌体内的阳力已经枯竭,根本不可能施展强大的法术,刚想施展法术,将韩斌击毙。突然,周启光看到韩斌身前白光一闪,他张口吞下了什么,而后丹田内消耗的灵力,已惊人的速恢复了,转眼之间,便恢复如初。

  周启光瞪大了眼睛,他无法想象,什么样的宝贝能瞬间恢复消耗的能量。不过,周启光转眼一想,对方恢复的并不是阳力,而是一种很奇特的能量,认为那是对方所的大陆上的能量。而对方吞下的东西,应该是恢复速很快的丹药。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