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王者归来


  韩斌神识一动,落金乌之上,下达了攻击的命令。

  金乌一闪,一左一右向巴特飞去,速快的惊人,瞬间便来到巴特的身前。

  巴特目光一凝,随即露出淡淡地笑容,只见他右手抬起,对着身前猛然一挥,一股狂风释放而出,直奔金乌而去。这风大的惊人,只听风声呼啸,大殿内的做座椅板凳全部被吹了出去,唯独没吹到韩斌的身上。并不是巴特不想杀死韩斌,而是吹向韩斌的那股疯狂,全部被金乌挡了下来。

  风越来越大,金乌飞去的身体,停滞空,无法前行半分。

  巴特脸上毫无担心之色,淡然笑道:“想不到,这件法宝的终极神通,竟然是祭出金乌。金乌虽然厉害,你修为太低,只能施展出分之一的威力,若是你成功结婴,或许还能让本座忌惮三分。而现,你只能死本座的手。”说到这里,他声音一凝,森然道:“小家伙,去死!”

  巴特双手伸出,放于胸前,掌心对立,一道道闪电从掌心内释放而出,凝聚掌心之间。转眼之间,一道拇指大小的雷球便凝聚而成,雷球虽然不大,其蕴含着毁灭天地的气息。韩斌看了一眼,神识便奔溃大半,身体一颤,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看到韩斌重伤,巴特哈哈一笑,道:“小家伙,看你要死了,我就和你说后一个秘密!这雷球可不是普通的修仙者可以施展的,可是天之内的雷力。本座当年用了年时间才炼化而成,你能死本座这道法术下,也是你前世修来的福分,哈哈!!!”

  巴特抬起左手,右手举起手的雷球,对着韩斌扔去。

  那雷球的速快的难以想象,微微一闪,便来到了韩斌的身前。韩斌身体无法移动半分,呼吸也停止了,喉咙一甜,又是一口鲜血吐了出来。韩斌的脑海嗡嗡作响,意识越来越模糊,终闭上了双眼。这一刻,隐约可以听到,小灰肩头上大声的呼喊,“老大,你醒醒,不要沉睡,快点醒醒……”

  韩斌很想睡去,但沉睡的一瞬间,他的脑海回荡起一个又一个片段,有童年的回忆,还有父母的慈祥的样子,终变成一张绝美的脸庞,那脸庞上桃花带雨,楚楚可怜,让人忍不住想抱怀里怜惜一番。

  想到萧雨瑶,韩斌身体如触电一般,瞬间变得清醒起来,闭合的双眼突然睁开,眼一道精光闪过。

  韩斌神识一动,悬浮身前的金乌突然突然来到身前,而后落到了他的脚下,化为两道巨大的火轮。接着,让人无法想象的一幕出现了,只听一阵响彻天际的鸟鸣声响起,韩斌的身体突然飞了起来,化为一道火焰,骤然向上方飞去。韩斌不但穿破了成天殿,还将覆盖山峰上的阵法击溃,终化为一道火光,直奔天而去。

  成天殿上方的屋檐上,留下一处巨大的圆洞,巴特站下方,眼满是惊讶之色。

  巴特目光一闪,深吸一口凉气,右手对着天空一闪,那拇指大小的雷球,快速的追了过去,转眼之间便追上了韩斌。接着,一声巨响传来,韩斌脚下的两只金乌消失不见,庞大的冲击力突然散开,落韩斌的身上。

  韩斌的身体化为一个墨点,消失天空。

  成天殿内,巴特脸色一沉,低声自语道:“可惜了,若是能将他吞服,修为恢复到化神期指日可待。”他叹息一声,化为一道流光,钻入殿内的宝塔。他不是没想过追杀韩斌,可他修为还未恢复,若是莽撞之下进入天之内,遇到雷电后,生死难料。何况,就算未遇到雷电,韩斌也不可能天存活,追不追去已经没有太大的意义。

  天殿内,慕容梨儿正看着天空,她咬着下唇,一滴眼泪落了下来。

  十方大陆,十大门派依然屹立大陆之上。

  天明宗虽然还,但已名符实亡,宗门内只有一名老祖坐镇。这些年来,天明宗董光的治理下,却没起到多大的成果。迄今为止,金丹期修士一个没有,筑基期修士虽然有十多人,已经无法同当年媲美了。

  十大宗门的排名,天明宗位于后一名,眼看大限将近,董光虽然无奈,却有心而力不足。他只希望羽化之前,能寻到韩斌,将其击杀,了解心的宿愿。不过,董光心里明白,这个愿望永远无法视线了,因为韩斌已经通过传送门离去,不这片大陆。

  这一日,七天山脉内,突然出一阵响彻天际的声响,方圆万里都能清晰的都到,声响之后,山脉剧烈的晃动起来,仿佛地震了一般,无数妖兽仰天咆哮,没有人知道生了什么。地面震荡只维持了半个时辰,而妖兽的咆哮却回荡了三天三夜。

  途,曾有不少低阶修士来这里打探情况,看看是不是宝物出世,可看到妖兽见人就攻击,连忙调头而逃。宝物有没有还不确定,但若是真的深入山脉,肯定无法活着回来。至于那些高阶修士,根本就没有来,因为他们心里清楚,宝物出世天地间肯定有征兆,眼下并未出现任何征兆出现,根本不可能有宝物出世。

  时间过的飞快,春去春又来,转眼间又过了三年。

  七天山脉内,一名身穿绿色衣裙的女子站雾谷前方,她凝视着山谷前方,微微皱起眉头。

  这个时候,一名青年快速的走了过来。那男子看起来三十多岁,相貌俊秀,眉清目秀,身材颇为健壮,修为已经达到金丹期。他几步走到那女子身边,温声道:“族长,天色不早了,你该回去了。”

  这女子不是别人,正是赵国纳兰家族的纳兰静怡,她听到男子的话后,不禁问道:“纳兰刚,你怎么来了?”

  纳兰刚叹息一声,沉默不语。半响,他突然问道:“你还想他吗?”

  听到这话,纳兰静怡脸色一沉,厉声道:“你知道说什么吗?”

  纳兰刚并没有惧怕,挺了挺胸膛,一字一顿道:“族长,你不要自欺欺人了。自从老族长死了去后,你经常来这里,如果你心里不是想他,为何要来这里呢?”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突然提高了语调,继续道:“他已经死了,你为什么还要去想?我哪里比不上他了,你为什么不能接受我?”

  纳兰静怡冷冷一笑,嘲笑道:“你比得上他,哼!他名震大陆的时候,你还没出生呢?”

  “是,我是没出生。”纳兰刚不但没有生气,反而说道,“我出生的虽然晚,但年之内便凝聚金丹,大陆上有多少人可以比得上我?”

  纳兰静怡冷哼一声,仿佛没听到对方的话一样,转身向雾谷内走去。

  看着心爱的人离去,纳兰刚再也忍不住,凝声道:“族长,既然你口的他那么厉害,为何当初被董光前辈追杀,至今生死未甫?”

  纳兰静怡前行的脚步突然停了下来,目光一寒,冷冷道:“我不允许你说他……”

  “哈哈!!!”纳兰刚不屑的一笑,道,“不允许我说他,族长,你还没明白现的局势!现你听好了,他是废物,他是孬种,他是败类,我即使说这么多,你又能把我怎么样?”他顿了顿,话锋一转,又继续道:“以前我尊重你,称你一声族长。从今天开始,你不是纳兰家族的族长了……”

  “从今天开始,你不是纳兰家族的族长了……”

  这句话,回荡纳兰静怡的脑海,她突然意识到什么,脸色一沉,道:“纳兰强,你想干什么?”

  纳兰强右手一挥,周围流光闪动,四道身影同时出现,将纳兰静怡包围其。这四人全失男子,年龄四十岁左右,修为都是金丹初期。他们一拍腰间的储物袋,祭出各自的法宝,快速的掐动法决,法宝上流光闪动,指向纳兰静怡。

  看到这样一番局面,纳兰静怡即使再天真,也知道即将要生什么事。她玉手抬起,指向身前的纳兰刚,怒声道:“纳兰刚,你想造反吗?”

  纳兰刚哈哈一笑,道:“静怡,我追求你这么多年,你却无动于衷,心里只惦记那个臭小子。如果我不使用非常手段,这辈子都别想得到你。”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又继续说道:“我已经想好了,先下手为强,今天就让你成为我的女人。”

  周围的四人,听到纳兰刚的话,低声笑了起来。

  纳兰静怡脸色聚变,愤懑道:“难道……难道你不怕他回来找你吗?”

  “回来找我?”纳兰刚不以为然的一笑,道,“他是死是活还是个未知数,就算他回来,我纳兰刚也不怕他。”

  纳兰静怡明白,四人已经听从纳兰刚的命令了,想从这里逃脱,只能靠自己。她咬着下唇,深吸一口凉气,道:“纳兰刚,我算认清你的为人了,不过,就凭你们五个,难道能把我抓住吗?”说着,她一拍腰间的储物袋,祭出本命法宝。

  纳兰刚好像没看到一样,笑着道:“静怡,你我修为相当,加上四位兄弟,你认为能从我的手掌心逃脱吗?”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