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全部陪葬


  李逍遥神识一动,雾气快速的凝聚一成,瞬间便凝聚成一道黑色毒球。他抬起右手,对着韩斌飞去的方向猛然扔去。只见黑光一闪,毒球便消失不见,下一刻便出现韩斌的身后,而后,击他的背后。

  韩斌没有抵挡,好像没看到毒球飞来一样。当毒球落他的背后,庞大的冲击力让他的飞行的速又快了一倍,如离弦的箭一般,径直向望月峰飞去。此刻,韩斌的身上萦绕着惊人的毒雾,正快速的吞噬着他的身体。韩斌的皮肤转眼间变成了黑色,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干瘪下去,短短数息,便如同骨瘦如材的老人。

  看到韩斌这一击下还未死去,李逍遥目光一凝,化为一道惊鸿,直奔韩斌而去。他的速快的惊人,即使不施展瞬移,也要比韩斌快上许多。天空流光一闪,李逍遥便出现韩斌的身后,随即狰狞一笑,“你可以死了。”他抬起右手,手掌内凝聚了庞大的力量,猛然向韩斌的后背拍去,大有一击之下将肉身击溃的趋势。

  李逍遥抬手的瞬间,似乎已经看到韩斌肉身奔溃的一幕,嘴角露出淡淡地笑容。不过,就他右手落下的刹那,却看到他的手掌,径直穿过韩斌的身体,不禁一怔。韩斌的身体,逐渐透明起来,一阵风吹来,消失不见。

  显然,这身影不是韩斌的身体,而是一具残影。

  看到这样一幕,李逍遥顿时瞪大了眼睛,眼满是难以置信。他的神识死死地锁定韩斌,对方怎么可能他的神识感应下逃脱。忽地,他想到一种可能,那便是瞬移。不过,转眼一想,又觉得没这种了能。瞬息可是元婴转变期强者才能施展的法术,韩斌体内的灵力即使再精纯,神识再如何化念,也不可能打破修道界的定律。

  想到这里,李逍遥忙散神识,向周围感应而去。当他感应到望月峰上流光一闪,韩斌如同鬼魅一般出现山峰上,不禁张大了嘴巴。此时,他已经可以肯定,韩斌施展的法术正是瞬移,可他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韩斌明明只有金丹期的修为,怎么可能施展出瞬移?

  韩斌确实施展的瞬移,或者说,李逍遥飞来的瞬间,分身和本尊瞬间取得联系,本尊手握天道玉玺,借助一种奇妙的联系,强行施展出瞬息。原本,施展出瞬移只需要消耗三成的灵力,此刻施展却用了八成。

  韩斌刚一出现,便抬起右手,对着地面上一挥。

  狂风术释放而出,一股狂风呼啸而出,直奔地面而去。地面上的房屋瞬间被卷入其,韩斌的控制下,那股狂风直奔大殿而去,转眼间便来到大殿前。偌大的殿堂,拔地而起,卷入狂风,殿门前守卫的弟子,反应不及,同样被卷入其,当场死亡。

  看到这里,李逍遥再也控制不住心底的怒火,怒吼一声,“不!”他身影一闪,直奔韩斌而去,飞动的同时,愤怒道:“我要杀了你……”他已经感应到,韩斌体内的灵力只有不到一成,这么少的灵力,他不相信韩斌还能施展瞬移。

  感应到李逍遥前来,韩斌冷哼一声,一拍腰间的储物袋,拿出一滴灵液,吞服而下。分身前来的时候,从本尊那里拿了十滴灵液,以备斗法之用。原本以为,这十滴灵液起不到作用,没想到还真用上了。

  韩斌一张口,将灵液吞服而下,体内的灵力瞬间恢复。

  此刻,李逍遥已来到韩斌的身前,怒吼,一拳击向韩斌的后背。

  这一次,韩斌的身影同样如此,逐渐模糊起来,又是一道残影。

  李逍遥愣原地,他实想不明白,对方灵力枯竭的情况下,为何能接连施展极为消耗灵力的瞬移。李逍遥一怔之后,神识再次感应,但他现韩斌体内的灵力,依旧保持一成左右,不禁瞪大了眼睛,眼满惊讶之色。

  下一刻,李逍遥眼的惊讶之色消失不见,他的眼神完全被狂喜取代。他认定韩斌身上一定有什么宝贝,只要杀死韩斌,那件宝贝就属于自己的了。只有这样才能解释通,四年前王永康为何没杀死韩斌,因为他根本就追不上对方。

  想到韩斌能连续施展瞬移,李逍遥眼神一凝,手法决不断掐动,一股股庞大的气息释放而出,这股气息刚一出现,便融入到天地之,神识的控制下,向望月峰周围快速飞去。他的做法很简单,就是施展强大的法术,将韩斌包裹其,让他无处可逃。这个时候,他不禁羡慕起曹立,如果能有一件曹立那般的太地图,生擒韩斌就不用这么麻烦了。

  与此同时,韩斌也感应到李逍遥正施展强大的法术,见法术正快速的形成,他知道时间不多,心念一动,庞大的灵力释放而出,低喝一声,“土崩。”一股无形的能量,落那望月峰上,山峰微微一晃,一道道巨大裂痕随之出现。那些低阶修士,连逃离的机会都没有,便被一股巨大的理想吸扯到沟壑内,当场死亡。

  山峰上的洞府,其上布置的阵法,顷刻间奔溃,一道道身影飞去,悬浮半空。这些人都是李门家族的流砥柱,修为低都金丹期,高的甚至达到元婴期大圆满的境界。这些人共有千人,其元婴期强者占了一成以上,其余的全是金丹期强者。

  看到这么多强者,韩斌也不禁倒吸一口凉气,若不是他亲眼所见,他实无法想象,李门家族内竟然有这么多强者。李门家族号称第一大家族,确实是实至名归。这么多强者一起出动,恐怕大陆上所有的家族和门派加一起,也难是他们的对手。

  千名强者出现之后,看到山峰上的沟壑越来越多,越来越大,隐隐有坍塌的迹象。他们的表情比韩斌还要夸张,一个个愣原地,仿佛失神一般。尤其是金丹期强者,一直家族内修炼,很少有人下山历练过,一个个都看傻了,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

  李门家族大长老,李天痕第一感应过来,他怒吼一声,道:“诸位,随我杀过去。”他虽然不知道到底生了什么事,但他认出了韩斌。韩斌的样子虽然同四年前不同,但他的气息这辈子都无法忘记。正是眼前这个年轻人,让李门家族上名强者都无法追到,终他的眼皮底下不见了。

  李天痕速奇快,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他已经来到韩斌的身前。他一拍腰间的储物袋,祭出一把飞剑,对上打出无数的法决。只见剑身上流光一闪,瞬间化为千道剑气,直奔韩斌而去。剑气亦真亦幻,速快的惊人,转眼间便来到韩斌的身前。

  看到韩斌没有抵挡,仿佛等死一般愣原地。李天痕眉头一动,眼满是不解之色。当飞剑来到韩斌的身前,李天痕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就他认为韩斌必死无疑时。身后,突然传来一阵惊呼,“大长老,小心……”

  听到这话,李天痕不禁一怔,不知道小心什么。不过,当他看到千道剑影从韩斌的身体上瞬间穿过后,顿时明白,那不是韩斌的真身,而是一道残影。此刻明白为时已晚,李天痕感应到死亡的气息从身后传来,甚至连转身的机会都没有,后背一痛,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李天痕能成为李门家族的大长老,除了修为高深以外,心机也高于常人。他想都没想,当机立断,忙放弃肉身,选择了元婴离体。他元婴离体的速快的惊人,几乎韩斌刚击他的身体,元婴便悬浮头顶上空。他本以为离体的速很快了,却没想到,刚想施展瞬移,逃脱追杀的可能,元婴突然一紧,被一股庞大的能量笼罩,拉向后方。

  韩斌手腕一抓,便把李天痕的元婴抓入手,看他施展法术的速,好像未卜先知一般,提前猜到李天痕要元婴离体。当韩斌把李天痕的元婴抓入手,对方连求饶的机会都没有,韩斌五指紧握,只听啪嗒一声,元婴奔溃,化为点点流光,消散天地。

  这一幕说起来很慢,其实只有短短数息的时间。

  众人只看到李天痕想韩斌施展法术,韩斌突然出现他的身后,将他肉身击溃的同时,又捏爆了他的元婴。

  看到这里,李门家族的强者,一个个瞪大了眼睛,眼满是难以置信的神色。一些从未经历过生死之斗的金丹期弟子,一时间吓的全身抖,不知道该做什么。那些元婴期弟子,一个愤怒不已,刚想动手,李逍遥的声音突然想起,“都给我退下,有多远跑多远。”

  众人听到这话,不禁一怔,仿佛听错了一般,脸上满是诧异之色。

  李逍遥曾教导过他们,李门家族每一个修士,都要捍卫家族的尊严,无论多么艰难的战斗,只能站着死,不能退着生。而此刻,他们的族长,竟然让他们逃跑。二长老李天月忙拱起手来,对李逍遥道:“族长,你不是常教导我们……”

  李逍遥不等他把话说完,便冷哼一声,打断道:“你们不是他的对手,全部退下。”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