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如意特使


  他们想的很清楚,既然现动手没有绝对的把握,不如等人多了,把握大一些,再动手也不迟。反正此地离天罗岛还有一段距离,越是靠近天罗岛,修士越多。快接近天罗岛时,起码可以聚集到数万修士,到那个时候,群起而攻之,即使天上的仙人来了,也要死这里。

  先不说韩斌这里,赵无量等人离开之后,回到他们所的岛屿——白鹿岛。

  刚落岛屿上的大殿内,赵无量便摸了一把把额头上的冷汗,惊骇道:“他的修为真是深不可测,表面看去只有金丹期境界,可他施展出的手段,比起元婴期强者也不差多少。”

  老三道:“大哥,他真的这么强?”

  赵无量肯定地说道:“多强我不知道,但悬赏这么多灵石,肯定不是一般人,我等还是不要打他的主意了。”

  老七先前吃瘪,心里极为不爽,道:“大哥,为什么不能找他麻烦,我就是看他不爽。”

  赵无量瞪了他一眼,训喝道:“老七,你休要胡来。那位前辈修为精深,连我都看不出他的具体修为,其修士可想而知。”他顿了顿,提醒道:“你难道忘了,刚才他一句话就险些取下你的性命吗?”

  老七不服地说道:“我承认,一对一的情况下,我确实不是他的对手,但若是人多呢?”他顿了一下,见赵无量没有反驳他的话,又继续道:“俗话说的话,蚂蚁多了咬死大象,若是几千名修士同时攻击,他即使再厉害,也要倒下。”

  赵无量点点头,道:“你说的不错,可他倒下的同时,不知道要拉下多少人陪葬。”

  老七哈哈一笑道:“大哥,这个你就不用担心了,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我等若是能乘乱将他的肉身拿下,成功领取十万灵石,日后购买大量的丹药,想结婴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情。”说到这里,他见赵无量思忖起来,又道:“大哥,你就听我一次,到时候见机行动,若是真的没有很多修士一起动手,我们回来就是……”

  七人一向稳重的老二,忙说道:“大哥,我觉得不行,那位前辈一看就知道是睚眦必报的角色,如果我等再去,必定会引起他的怀疑,到时候恐怕还未等别人动手,他便会出手将我等击杀。”说到这里,见老七想反驳,厉声提升道:“诸位可别忘了,那修士音攻法术修炼到极高境界,若是想杀死我们,相隔千里也能做到。”

  老七冷哼一声,道:“二哥,音攻法术极为消耗灵力,他四面受敌,量他也不敢轻易施展,你怕什么?”

  赵无量也觉得不妥,但十万灵石诱惑性太大,何况老七说的也不无道理,如果局势不佳,完全可以当作看热闹。想到这里,赵无量一抬手,对众人道:“不要再说了,我意已决,现就过去。”

  老二叹息一声,抱拳道:“大哥,如果你真的要去,我不多说,只是……”

  赵无量知道他要说什么,道:“二弟,你若是不想去,可以留岛屿上。”

  “多谢大哥。”老二忙说道。

  老七冷哼一声,不屑道:“胆小鬼,真不知道大哥如何选你当兄弟。”他声音不大,但周围的人还是听到了。然而,老二好像没听到一样,既没有反驳,也没有露出不快的神色,只是苦笑一声,转身向洞府内走去。

  赵无量摇摇头,对众人道:“我们走。”

  韩斌那边,周围的修士已经突破了三千,远远看去,天空黑漆漆的一片,密密麻麻,到处都是修士。从离韩斌近的修士,到远的修士,竟然排了几里路。一眼看去,人头攒动,无数的法宝阳光的照着下,散绚丽的光芒。

  当然,这些修士修为也不同,里面的几乎全都是金丹期修士,筑基期也有,却是寥寥无几。外围的修士,以筑基期为主,金丹期和练气期修士却少的可怜,十人里面能看到一人就不错了。

  夸张的不这里,而是脚下的海面上,竟然有无数的渔船跟随,那些渔船上都站有修士,显然是修士操控,否则渔船航行速再快,也无法同修士飞行的速媲美。渔船上的渔民,一个个瞪大了眼睛,向天空看去,眼满是兴奋之色。他们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多修士追杀一人,能不兴奋吗?回去之后也能向别人吹嘘,这一战如何如何。

  林仙儿看了一眼下面的渔船,苦笑一声,道:“这一战,无论终谁赢了,都要传遍整个大陆了。”

  韩斌眉头一动,不解道:“为何?”

  林仙儿解释道:“很简单,这些渔船有人故意带来,就是为了见证这一战。”说到这里,她觉得这么说韩斌未必能听得懂,又详细地解释道:“凡人为愚昧,他们说话的时候很容易把事情夸大,越说越玄乎,到了后同原本生的事相差千里也实属正常。这些凡人的推动下,消息传播的很快,如果道友能成功进入罗天岛,恐怕将会名震天罗……”

  韩斌摇摇头,道:“名震天罗我却不乎,只要能救醒妻子,就算所有人都不认识我,我也觉得很幸福……”

  林仙儿眼闪过一道诧异之色,缓缓道:“你的想法真特别,天罗海域的修士,无不把名声、地位、颜面、看的极为重要。只要能得到这些,他们即使把仙侣拱手让人也愿意。如果不是遇到你,我真的无法想象,男人会把妻子看得如此重要。”

  “人和人不同。”韩斌道,“每个人活着,都有他们的追究,有些人为了钱,有些★★,有些人为了名。他们都有自己的追求,没有孰对孰错。”说到这儿,韩斌长长的叹息一声,道:“我也不知道这么做的结果会怎样,但我心里决定的事情,一定会义无反顾的走下去,即使没有结果,即使半路夭折,即使葬身异地,我也甘之如饴……”

  林仙儿沉默,视线一眨不眨的落韩斌的身上,仿佛要把眼前的男子深深地刻心里。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深吸一口凉气,开口道:“你是一个好男人……”她顿了一下,又道:“如果今日能活着进入天罗岛,我一定……”

  刚说到这里,忽地,周围传来一阵惊呼,所有人都向东方看去。

  东方,一道惊鸿快速而来,速快的惊人,转眼间便来到众人的身前。

  那是一名老者,看起来五十多岁,穿着一身金边道袍。他双眼炯炯有神,目光所到之处,仿佛能将一个人看透。他右手,拿着一个金如意,如意上雕刻着复杂的纹路,阳光照着其上,散着耀眼的金光,一看就知道是元婴期法宝。

  众人看到这里,有认识之人,顿时惊呼起来,“如意特使——孙天祥,他怎么也来了。”

  孙天祥身上散的气息极为浑厚,已经达到元婴后期大圆满的境界,只要他敢深入天,成功一转的几率很大。他停下之后,视线韩斌身上一扫而过,而后摸了一把下巴上的白胡须,徐徐道:“天罗海域很久没有这么热闹过了,一个金丹期修士,竟然能掀出这么大的浪来。”

  韩斌凝视着如意特使,沉默不语,眼★★一闪而过。

  如意特使孙天洋仿佛没看到一样,继续道:“小子,你修为不高,胆子却不小,竟然得罪了两大家族。如果你今日不死,恐怕从今以后,天罗海域没有人不知道你的威名。”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视线周围的海域一扫而过,道:“好了,废话就说这么多,方圆万里内都归老夫管,你来到老夫的领地,算是你的福分。死老夫手,也不侮辱你的名头。”

  此话一出,众人都是一怔,眼满是惊讶之色。

  许多修士暗暗思忖起来,眼前这修士到底什么来头,竟然敢得罪两大家族,这两大家族到底是哪两个?

  不过,众人根本没时间思想下去,因为一直没有开口的韩斌,突然说道:“前辈,韩某还是那句话,如果想看热闹,韩某绝不阻拦。如果为了悬赏的灵石而来,请掂量掂量,别有心去拿,无力去取。”后一个取字,冰冷无比,散着冷冷寒意。让人听了之后,无不绝色全身冰寒,仿佛置身于千年寒冰之。

  孙天祥冷哼一声,眼满是不屑之色,讥讽道:“好大的口气,一个金丹期修士,也敢对老夫说出这样的话。”他的修为,即使放天罗海域,除了有限的几个元婴转变期修士外,无人是他的对手。除此之外,他又是一方特使,身份极为高贵,很少有人敢得罪他。而他本人,也很少将别人放眼里,这次若不是韩斌从他的领地经过,他也不会出面,毕竟十万灵力虽然多,但他还没放心里。

  当然,孙天祥这次前来,除了刚才那一点外,还有一个颇为重要的原因,那就是级妖丹。这等宝贝,以他现的修为,想要弄到并不难,却要耗费一些功夫。如今宝贝从眼面前走过,他若是不拿,也不符合他的性格。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