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主动献身


  房间内的石床上,秦柔儿正依偎韩斌宽阔的胸膛上。她绝美的脸蛋上散着淡淡地红晕,她此刻的样子,有多迷人就多迷人。忽地,她韩斌的脸上亲亲一吻,道:“木头,等下会来一些人将我带走,可柔儿不想走,只想呆你的身边,你答应柔儿一件事好不好?”

  韩斌下意识的问道:“你要去哪里?”

  “你先别问我去哪。”秦柔儿瞪了韩斌一眼,正色道,“你先答应我我一件事,可以吗?”

  “答应你一件事啊!”韩斌露出犹豫之色,随即微微一笑,道,“你先告诉我,答应你什么事情。”

  秦柔儿深吸一口凉气,缓缓地说道:“等下它她们要带我走的时候,你一定要阻拦,并且告诉她们。我是你的女人,她们不能将我带走,听懂了吗?”

  韩斌点点头,又摇摇头,道:“你本来就是我的女人啊!她们为何要将你带走。”

  “这个……”这件事情,秦柔儿如何解释,就算她想解释,一时半会恐怕也解释不清楚,于是道:“你别问这些了,反正事情很复杂,复杂到你这个木头想不明白,你只要按照我的话去做就行了。”

  “到底什么事情,我能想不明白?”韩斌指着自己的头,好像说:这个世界还没有我想不明白的事情。

  看到韩斌露出这样的神色,秦柔儿又气有恨,沉声道:“你别问我了,她们已经外面等很久了。”说着,手腕一动,一道法决打出,只见她身上流光一闪,一袭淡绿色的衣服出现她的身上,而后走下石床,深深地看了韩斌一眼。仿佛要把眼前的男人深深的印心里,随即才向房间的门前走去。

  王妍儿等人外面等了将近半个时辰,眼看接亲的佳时间就要到了,可连秦柔儿的身影都没看到。王妍儿实等不下去了,对身边的众人道:“不知道里面生什么事了,我们联手将阵法击溃,冲进去!”

  陈晓萌犹豫了一下,道:“这样进入不太好!”她顿了一下,又道:“再说,我们还不你能确定事情是不是真的那样。大祭司说过,那名男子伤的极重,若是想醒来,起码要年以上,眼下才过了三年,他怎么可能醒来?”

  一旁的女子也劝说道:“妍儿,你就不要多想了,也许真的是我们多想了呢!”

  “大哥告诉过我,这个世界上没有不可能的事情,即使错杀,也不能放过。”王妍儿的心情很糟糕,冷哼一声道,“若是再不进去,万一那男子真的醒来了,不知道会生什么事情呢!”说着,对周围的众人使了个眼色,而后抬起右手,就要施展法术,强行将门上的阵法击溃。

  可是,就王妍儿施展法术的瞬间,只听吱呀一声,门开了。

  秦柔儿正站门前,头有些凌乱,绝美的脸庞依旧红晕,如刚盛开的桃花。

  看到秦柔儿这般样子,再联想到刚才的一幕,众人加肯定,刚才真的生了那种事情。

  王妍儿的脸色变得加难看,可这个时候,大喜之日,又无法火,只能将心里的怒火强行压制起去。她对着秦柔儿一拱手,道:“公主,不知你准备的如何了?”她想,即使秦柔儿真的做出那样的事情,眼下她也应该跟众人离去,起码要将场面过了。

  不过,接下来的一幕,王妍儿做梦都没有想到,只听秦柔儿缓缓说道:“我什么都没准备,若是诸位想带我离去,必须经过我丈夫同意才行。”

  “丈夫?”这两个字,如同晴天霹雳一般,众人的脑海炸开了。

  众人一怔,眼满是不可思议的神色。王妍儿脸色变得异常的难看,一青一紫,她实忍不住了,怒声道:“秦柔儿,你知道自己干什么吗?族长已经答应将你许配给我哥哥了,可是你呢!你竟然背着我哥哥……”

  面对王妍儿愤怒的言语,秦柔儿后退了一步,道:“鱼人族的婚事,虽然是父母之命,可眼下这事可以不经过父母的同意。”她顿了一下,继续道:“古献里有记载,鱼人族若是和人类男子真心相爱,可以先不告诉父母,等两人一起后,再告诉父母也不迟。”

  王妍儿冷冷一笑,咄咄逼人道:“你说的不错,可那些事情古时期,现还允许那样的事情生吗?”

  这个时候,秦柔儿似乎想开了,道:“不错,那事确实古时期生,可你怎么知道族长现不会同意呢?族长若是真的不允许,为何留下他的性命,为何把我安排这里,这不是暗示我可以这样做啊?”

  “你,你,你……”陈妍儿一时间哑口无言,不知道如何反驳。

  一旁的陈晓萌也有些看不下去了,叹息一声,道:“公主,我们不要这里问题上争论下去了,外面很多人等着我们呢!若是把这件事闹大,我们都收不了尾。先不说族长那边会不会答应,就算答应,现闹成这个样子,岂不是成为族内的笑柄?你即使身为公主,恐怕也无法善终!”

  秦柔儿好像并没有听进她的话,不以为然道:“把事情闹大又如何,只有闹大了,族长才不敢轻易作出决定。”

  “可是……”陈晓萌还想劝说,可看到那秦柔儿双眸的眼神,写着毅然决然四个字,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

  王妍儿冷哼一声,道:“晓萌,你别和她说废话了,我们把她带去见族长,看到她如何说。”说着,一伸手,向秦柔儿的手腕抓去。

  秦柔儿一个闪身,后退了三步,道:“想带我走,你们几个还没这个本事。”女子有时候动起真格的事情,往往比男人还要执着。一向善良的秦柔儿这个时候,异常的决然,她的身上散出庞大的气息,显然要同众人都上斗一斗。

  王妍儿已经气得不行了,刚想动手,陈晓萌一把抓住了她,厉声道:“不可,我们都不是公主的对手。”

  “哼!”王妍儿愤怒的甩了一下手臂,对两旁早已看呆的侍卫道:“你们两个,还愣那里干什么,快去把这里的事情告诉族长。”

  两名侍卫早就想离开这里了,看到众女子争吵,简直是世界上痛苦的事情。

  此刻,听到陈妍儿的话后,两人连忙转身,向塔门的方向快速跑去。

  塔门外,众人正聚集一起,低声的谈论着什么。随着时间的推移,众人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少,终被疑惑取代。眼下已经过了近一个时辰,离接亲的佳时间还有不到半柱香,为何众人还没有出来?

  ★★心里为着急,他怕这个时候出事,眉宇间闪过担忧之色。

  俗话说的好,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这次抱着满腔的希望而来,若是无法顺利的将秦柔儿接出来,丢了面子还是小事,关键是心里的痛苦如何承受?终,他有些忍不住了,对身边的张道:“你找人偷偷进去,看看里究竟面生了什么事。”他身为郎,这个时候不能进入,只能让别人进去。

  张摆摆手,道:“兄弟,你开什么玩笑,迎亲的队伍都进去了,你这个时候让我找人进去,若是被现,那还不被骂死,我不去找。”

  ★★犹豫了一下,传音道:“张,你不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吗?”

  听到这话,张不禁一愣,不解道:“什么不对,我看没什么事情生啊!”

  ★★暗骂了一句白痴,才说道:“眼看迎亲的佳时间就到了,可公主她们还没出来,难道没问题吗?”

  “也对啊!”张点点头,赞同地说道,“难道真的生什么事情了。”说到这里,他又想到什么,再次道:“不对啊!有可能公主打扮的时间有些长,耽误了一些时间,要不我们再等等,说不定等下就出来了呢!”

  ★★瞪了张一眼,低下头看向地面,不再说话。他信任的人就是张了,因为张守口如瓶,无论告诉他什么事情,都不会说出去。其余人却不一样,虽然彼此之间的关系不错,但一些隐秘的事情,还是有可能传出去。

  封灵塔内,气氛变得压抑起来,秦柔儿身影一闪,向房间内走去。转身的瞬间,看都没看众人一眼,好像没看到众人似的。

  王妍儿脾气本就不看,此刻如何能忍受下去,一个健步冲了进去。可是进去的瞬间,便看到韩斌光着身体躺床上,惊呼一声,转身都向门外跑去。刚跑出门外,众人便看到她一脸通红的样子,陈晓萌忙问道:“你怎么了?”

  王妍儿捂着脸蛋,道:“没,没什么……”

  陈晓萌皱起眉头,犹豫了一下,起身向门内走去。刚走到门,又停下了脚步。这个时候,她已经想到生什么事情了,联想到刚才的一幕,再加上父亲陈岳说的一些话,聪明的她已经明白怎么回事了。

  韩斌醒来了,但已经傻了,刚才同公主生了那事。

  这些念头陈晓萌的脑海一闪而过,她想了一下,道:“公主,你让他穿上衣服,等下我想进去和你们谈谈……”

  秦柔儿听到这话,连忙向韩斌看去,却看到韩斌正站床上,将裤子穿起,差点没气背过去,有些生气道:“你怎么现才穿衣服?”她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暗暗松了一口气,幸亏韩斌将下本身的衣服穿上了,否则真被陈妍儿占了便宜。

  韩斌一脸无辜的样子,郁闷道:“先前你一直我身上晃来晃去,后来又躺我身上说话,我哪有时间穿衣服啊!还有,我又没想到大清早就有人来找你,又突然闯进来。早知道这样,我早就穿上了。”

  韩斌的声音很大,外加门开了一半,门外的众人都能清晰的听到。

  众人听到这话,微微张开了嘴巴,眼满是惊讶之色,她们脑海只有一个念头——公主她竟然主动献身?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