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谣言四起,埋下祸根


  此话一出,众人无不瞪大了眼睛,许多人甚至想起了韩斌刚入宗内时,关于他的一些★★。那时候,很多人都怀疑,逍遥子收韩斌做嫡系弟子,因为他是逍遥子的私生子,有人甚至猜测,韩斌很可能是无极老祖的私生子。

  所有人都知道,战场空间是无极老祖布置而成,至于布置的手法,就连逍遥子都不知道。韩斌能操控战场内的空间,关于韩斌是逍遥子私生子的★★,不攻自破。当然,众人顿时联想起关于无极老祖的传言。

  莫非,韩斌真的是无极老祖的私生子,否则他怎么可能控制空间之力呢?

  一时间,所有人都思忖,韩斌和无极老祖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

  肖贺同样不能确定,韩斌若真是无极老祖的私生子,还真不能得罪,难怪韩斌杀死周天志之后,逍遥子嘴上说处罚韩斌,其实却是让他去无极空间内修炼。这不但没有责罚,而且还奖励了对韩斌。

  种种原因下,众人即使认为这个猜测有些荒诞,但仔细想想,也有很大的可能。

  无论是否真实,现都必须弄清楚原因,肖贺深吸一口凉气,道:“韩斌,你和老祖什么关系?”他已经放弃了抵挡,毕竟韩斌能操控空间之力,杀死他们只要动动手指就行。他们即使有天大的神通,也别想伤到韩斌,别说杀了他了。

  韩斌仿佛默认了一般,并没有回答肖贺的话,冷声道:“自爆,可免一死……”

  众人听到这话,心里是疑惑,战场内自爆肉身便会离开,又何来说死呢!虽然听不懂韩斌话的意思,但不少人都明白,反抗已经没有太大的意义。肖贺同样如此,韩斌没有回答他的话,他便认为韩斌和无极老祖肯定有关系。若是就这么自爆了,他还是有些不甘心,于是道:“韩阁主,自爆前,你可以回答我一个问题吗?阁主他……”

  韩斌飞来时,肖贺便看清了飞来的方向,韩斌来自南方,而那里正好是灵月谷的方向。

  如果韩斌从灵月谷前来,先前必定和张显见过了,两人相见难免有一场大战。如今,韩斌出现这里,张显很可能已经死了。肖贺知道,张显不是韩斌的对手,但这么短的时间内解决战斗,如果用了空间之力,也并非没有可能。

  韩斌目光一闪,冷哼道:“他死了……”

  这句话声音不大,传到每一个人的脑海后,顿时掀起了滔天巨浪。

  张显不但是无天阁阁主,也是战场上的盟主,他是整个队伍的主心骨。一旦他死了,所有人都的心都会溃散,再也提不起战斗的念头。面对强大的韩斌,众人相继叹息一声,选择了自爆。肖贺自爆前,再次问道:“岳东也是你杀的!”

  韩斌点了一下头,没有说话。

  张显苦笑一声,一掌拍丹田处,选择了自爆肉身。

  只听自爆的声响不断传来,短短数息,一千多名修士全部死去。

  空气飘荡着浓郁的★★味,韩斌长袖一挥,一股狂风吹过,★★味散去。

  韩斌抬起头,看了一眼南方,道:“走!”

  紫薇一怔,而后低着头摸着衣角,脸上的神色好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低声道:“韩斌,对不起……”

  韩斌眉头一动,道:“为何说这话?”

  “刚才我没有听你的命令,擅自离开了阵法……”紫薇低声的说道,话语满是内疚。

  韩斌摆摆手,毫不意地说道:“他们说出那样的话,一般修士听后,都会愤怒之下决一死战,这事我不怪你。”

  听到韩斌的话后,紫薇心里好受一些,突然,她想到什么,问道:“韩斌,如果别人这么骂你,你会出来吗?”

  韩斌眉头一紧,凝声道:“我不会!”

  紫薇眼满是不解之色,道:“你刚才不是说,一般修士都会出来吗?为什么你不会?”

  “很简单。”韩斌沉声说道,“敌我悬殊巨大,出去是找死,忍一时,以后再杀了他们也不迟。”他早已不是当年那个冲动的少年了,没有绝对的把握前,他不会做冲动的事。这个世界上,除了有限的几个人外,即使生天大的事,只要不关系到他的利益,他也不会以身犯险。

  听到这话,紫薇暗暗佩服韩斌的忍耐力,见韩斌起身飞去,脚下一个踏步,跟了过去。

  再说夏侯天那边,面对手下的认错,他心里虽然很恼火,但却没有韩斌心狠手辣的性格。终于,他还是接受了手下的认错,让他们继续留无天阁内。夏侯天带着周广阳等人,开始击杀无天阁和无象阁弟子。

  张显已死,两阁弟子没有了主心骨,再也提不起反抗的念头。战斗完全是一面倒的局面,短短片刻,两阁修士全部被夏侯天等人击杀。

  这个时候,空气流光一闪,两人出现夏侯天的身前。

  看到前来的韩斌,夏侯天一怔,道:“韩老弟,全都杀了?”

  韩斌点了点头,道:“死了。”

  夏侯天身边虽然还有几人,无极阁弟子却只有不到十人,其便有刘建。

  刘建看到韩斌后,眼满是兴奋,忙拱手道:“阁主……”

  韩斌看了他一眼,道:“阁内还有多少人?”

  刘建苦笑一声,看了一下身边几名穿着紫色道袍的修士,道:“阁主,只有我们这几个了。”

  韩斌皱起眉头想了片刻,对夏侯天道:“夏侯兄,我阁弟子这就离开战场,这第一的位置你来给做。”

  听到这话,所有人都愣住了,看向韩斌的眼神满是诧异之色。

  战场第一代表着什么?那是实力的象征,地位的象征,除此之外还有让人嫉妒的奖励。而韩斌到好,明明有拿到第一的实力,现却拱手让人。一时间,许多修士不禁认为,韩斌肯定是老祖的私生子,要不这么大的奖励,为何都不放眼里呢?

  无极阁修士则把视线落夏侯天的身上,韩斌不乎第一,他们却乎。说句不客气的话,这第一本就应该是他们无极阁来拿,如果不是韩斌突然出现,力挽狂澜,就算夏侯天再厉害,也别想杀死张显。

  张显不死,军心不散,无法阁依旧有获胜的可能。

  众人的眼神,全被夏侯天看眼里,即使他们不露出这样的眼神,这第一他也不能要。

  夏侯天苦笑一声,道:“韩老弟,你若是把我当成兄弟,这第一就拿着。”说着,他见韩斌神色不变,传音道:“现大家都认为你是老祖的私生子,若是我拿了第一,别人会怎么想,你不是让我为难吗?”

  听到这话后,韩斌苦笑一声,眼满是无奈之色,于是道:“好!这第一我先拿着。”

  夏侯天暗暗松了一口气,他还真怕韩斌不当应了。当韩斌答应后,微微笑道:“韩兄,这次能拿下战场,全是你一个人的功劳,你拿第一的位置,没有人敢说什么。”说到这里,他话锋一转,厉声道:“无天阁弟子听令,自爆肉身,离开战场……”

  众人虽然没有没有什么怨言,但战场内只有五多人了,如果能后两个内离开,便能获得奖励。人都是自私的,相互看了一眼,都没有离开的意思。

  夏侯天冷哼一声,厉声道:“你们别想着前两名的奖励了,这次所有的奖励都要个韩阁主,如何分配由他来决定。”说着,他瞪了众人一眼,一掌拍胸前,选择了自爆。无天阁弟子看到阁主自爆,相互叹息一声,相继自爆。

  只是自爆前,众人看了一眼无极阁修士,眼神除了羡慕之外,还有一些复杂的神色。众人的眼神好像说,“你们为何这般好运,有一个如此厉害的阁主,我们阁主为什么不是老祖的私生子呢!”

  片刻之后,灵月谷内只剩下十人,刘建看了一眼无极阁弟子,对韩斌抱拳道:“阁主,我们先行离去了。”说着,他和众人一起选择了自爆。

  刘建这么离开的一瞬间,对紫薇传音道:“我知道你的想法,既然忘不了,不如从先再找一个。”

  紫薇听到这话,身体一颤,眼满是复杂之色。她抬起头看向韩斌,轻声道:“韩斌,我……”她说到这里,欲言又止,好像心里有话,却不知道如何说出一样。

  韩斌眉梢一挑,道:“有什么直接说!”

  紫薇深吸一口凉气,压制内心的情绪,低声道:“韩斌,你一直是一个人修炼吗?”

  听到这话,韩斌怎会不知道他想什么,眼神顿时黯淡下去。韩斌抬起头,长长的叹息一声,目光看着一个空灵的方向,低声地说道:“一个人的时候,确实有些孤单,我曾经有一个很爱很爱的妻子,可她现已经不了……”

  看到韩斌眼神闪烁着痛苦之色,紫薇心里明白,韩斌依旧深爱着那个女人。因为从认识韩斌以来,从未韩斌的眼看到这样的眼神。紫薇同样叹息一声,再次问道:“那你有没有想过,再爱一个人呢?”

  韩斌的回答很坚定,也很决绝,只听他凝声道:“我会等她醒来,无论用什么方法,我一定会让她的灵魂苏醒!这一生,我不会再爱别的女人了……”后一句话,似乎底气不足,话语突然轻了许多,显然这一刻,脑海浮现起秦柔儿的身影。

  战场内,两人低声谈话,战场外又是另一番景象。

  众人离开战场,一缕元神回到本尊后,关系好的人相互聚集一起,低声的议论起来。

  “王威表弟,你知道不?战场内生大事了。”一名无象阁修士,对另一人问道。

  “王辛哥,生什么大事?张阁主怎么也被杀了,究竟什么人,连他的一缕元神也没放过。”王威皱起眉头,眼满是不解之色。

  王辛嘿嘿一笑,兴奋地说道:“你知道不,韩阁主进入战场了。他真的很强大,竟然可以控制战场内的空间之力,我们都怀疑他是老祖的私生子。”

  “什么,他成老祖的私生子了?”王威不解道,“以前不是说,他是师尊的私生子吗?”

  “笨蛋,如果他是师尊的私生子,根本不可能控制空间之力。”

  “天那!你要不说,我还以为他真是废弃星球上来的土包子呢!没想到,他这么大的来头。”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