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龙魂苏醒


  蟹王哈哈一笑,讥讽道:“旋风,谁让你阻挡我的法术,想先一步杀了他,现报应来了!”说到这里,他话锋一转,又继续道,“不过,我们还要感谢你。如果不是你以身试法,消耗了他大量的灵力,等下我们间,指不定谁就招了,嘿嘿!”

  旋风瞪了蟹王一眼,没好气地说道:“你休要得意,后得到宝物的肯定不是你。”

  “是不是我都无所谓,只要不是你就行了。”蟹王冷哼一声,显然还怪旋风挡下他施展的毒雾。

  虾刚目光一闪,挥袖道:“你们两个给我闭嘴,现不是争吵的时候。”说着,他看向韩斌,森然道:“人类,你确实很厉害,空间法术被你施展出这个境界,以你现的修为,也算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可惜,这道法术并不是你自行领悟,而是需要借助某种媒介,如果我猜得不错,你手的法宝,应该就是传说上古第一法器——天道玉玺。”

  此话一出,蟹王等人都是一怔,同时向韩斌手看去。

  正如虾刚说的那样,韩斌手握着一个巴掌大小的玉玺。先前,众人并没有注意,此刻虾刚一说,突然觉得同传说的天道玉玺极为相似。众人同上古修士厮杀了那么多年,自然知道天道玉玺的厉害,只是不经意间想到什么,又皱起眉头。

  “虾刚,天道玉玺不是被毁了吗?”蟹王眉头一动,忍不住道,“怎么可能出现这里?”

  虾刚冷哼一声,道:“天道玉玺只是据说被毁了,是否真的毁灭,我们都没有亲眼看到。不管天道玉玺为何保存下去,又如何落他的手,对于我们来说,都是一个好机会。只要能得到天道玉玺,便能破解此地的阵法,我们可以提前离开这个鬼地方。”

  众人听到这话后,眼满是兴奋之色,蟹王道:“那还等什么,杀了他啊!”

  妖姬微微一笑,道:“这样的事,还是交给小女子!”说着,她手法决掐动,一股诡异的能量从她身上释放而出,转眼间便散到十里之外,将众人覆盖其。只见她舞动衣裙,身姿空信步游走,柔声道:“一枝红艳露凝香,**巫山枉断肠——魅舞天。”

  这一刻,妖姬身上流光闪动,宛如出尘的仙子落到了人间。她每舞动一次身姿,便释放出一股诡异的能量。尤其是她的眼睛,温柔如水,散着无的魅惑。加上她那娇艳动人的脸庞,只要修为不高于她很多,又或者定力不是很强的修士,都要瞬间沉醉无的诱惑……

  舞动,声起,妖姬成了十里之内唯一的风景。无论是周围的龙形山脉,还是三大领,此刻和她比起来,都黯淡许多。众人的视线,情不自禁的落妖姬的身上,她浅浅一笑,柔声道:“放松,放松,今天将会有一场美梦……”

  听到这温柔而带着诱惑的声音,那些低阶魔妖,瞬间闭上了眼睛。双眼闭合的一瞬间,他们眼的神采消失不见,除了空洞外还是空洞。旋风身受重伤,根本抵挡不住这样的媚术,几乎没有反抗,便和那些低阶魔妖一样,闭上了眼睛。

  蟹王等人毕竟是四大领,不仅修为高,抵挡媚术的能力也非同一般魔妖。

  虾刚脸色一沉,怒视着妖姬,一字一顿道:“妖姬,你竟然对我们也施展天赋神通,如果你杀不了他,难道就不怕圣君怪罪下来吗?”

  妖姬眉眼微动,眼的光芒每闪动一下,便有一股能量从她体内飞去,来到虾刚的身前。这股能量消散的空气,化为馝馞的香味,闻了之后,脑海只有一个念头,睡了可以做上一个美梦。

  虾刚眼满是挣扎之色,显然想挣脱媚术的控制,可无论如何抵挡,就是差一点。

  妖姬心里一紧,柔声道:“睡!梦的世界才是真实的世界,你又何必虚幻的世界内,努力获取这些毫无意义的功名利禄呢!”她的声音,温柔至极,蕴含了无的魅力,传入虾刚的耳朵内,虾刚没有抵挡多久,便闭上了眼睛。

  四人,虾刚修为高,同样难对付,如果他不媚术,根本无法继续下去。

  看到虾刚闭上眼睛,妖姬暗暗松了一口气,她心里冷哼一声,暗道:“我只是让你们睡觉罢了,又不是杀了你们。天道玉玺,龙渊神剑,天神铠甲,如果这三样东西都落我的手里,我有可能成为的圣君。”

  利益面前,一切都形同虚设,没有亲情,没有同族之感。

  妖姬双眸微动,流水一般的光芒微微一闪,蟹王同样闭上了眼睛。

  一时间,偌大的山脉,只有韩斌一人,他还勉强挣扎。

  妖姬眼惊讶之色一闪而过,有些难以置信道:“我本以为你的定力很强了,没想到还是低估了你。我的天赋神通下,同境界的男性根本无法抵挡,三息之内必定会沉睡。这些年来,你是第一个坚持这么长时间的,我也想看看,你还能坚持多久。”

  空身影一闪,妖姬落韩斌的身前,轻轻地舞动着身上的衣裙。

  衣裙薄而透明,勾勒出完美的曲线,给人视觉上巨大的冲击,加上那温柔魅惑的声音,根本无法抵挡。韩斌定力很强,先前还能勉强抵挡,可看衣裙下妖姬的身体后,眼的光彩越来越黯淡,眼看就要抵挡不住媚术。

  就这个时候,储物袋内传来萧雨瑶的声音,“韩斌,你要挺住,还记得你答应我什么吗?你只爱我一个人,没有我的允许,永远不会爱别人。还有,她虽然漂亮,却不是人类,这样的妖魅值得你去爱吗?”

  萧雨瑶的声音耳边回荡,越来越远,终什么也听不到。

  妖姬目光一闪,视线落韩斌腰间的储物袋,冷声道:“没想到,储物袋内还有人,难怪你定力这么强,原来你心爱的人就身边。也好,我阻止你们之间的联系,看你如何抵挡我的媚术……”说着,手向前一探,就要将韩斌腰间的储物袋取下。

  妖姬的手,碰到储物袋的一瞬间,韩斌突然睁开眼睛,双眼爆射出一道★★。

  看到这浓郁的★★,妖姬一怔,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

  韩斌眼挣扎之色清晰可见,他咬着,双唇已经被咬破,鲜血直流。只听他怒吼一声,森然道:“只要我还活着,任何人都不能伤害到她……”他紧握着拳头,怒视着妖姬,眼的挣扎之色越来越弱,越来越少,眼看就要消失不见。

  妖姬瞪大了眼睛,眼满是难以置信,失声道:“不可能,你不可能抵挡住媚术……”

  “这个世界上,没有不可能的事情。”韩斌低喝一声,突然抬起右手,对着妖姬的胸前就是一拳。

  这一拳,势大力猛,其蕴含了庞大的力量,若是落妖姬的身上,她必定重伤。

  妖姬惊慌之色,想都没想,脚下一个错步,飘到三丈之外,并做好了防御的准备。

  韩斌并没有向她攻击,一个闪身,朝旋风所的山头飞去,转眼间便来到旋风身前,一把将他抓手里。

  这一幕生的实太快,只有短短的一息不到,以至于妖姬还没有反应过来,韩斌便抓住了旋风。不过,妖姬并没有放心里,冷哼一声道:“你以为抓住了他,就能威胁到我吗?刚才你能抵挡住媚术,全是那丫头的功劳,可同样的办法,你还能使用两次吗?”

  说到这里,妖姬抬起右手,对着胸前一抹。只见流光闪动,原本透明的衣服,变得加透明了,甚至连身体的黑痣,都能清晰的看到那。妖姬妩媚的一笑,继续舞动着身姿,每舞动一下,周围的媚术都要强大一分。

  韩斌可以清晰的感应到,无的魅力正向他汇聚而来。按照这个速下去,只需要三息,他便和周围的众人一样,沉沉地睡去。萧雨瑶的声音,依旧耳边回荡,却起不到任何作用。他不是不爱萧雨瑶,而是媚术的力量实太大了,已经深入到了灵魂。

  看到韩斌的样子,妖姬嘴角勾勒出淡淡地笑容,她柔声道:“睡!睡!一切都过去了,梦的你会幸福的过完美的一生……”

  韩斌没有睡,还挣扎,忽地,他猛然咬破舌尖,鲜血直流。利用这一瞬间的痛苦,韩斌猛然举起手的旋风,向地面按去。只听啪嗒一声,旋风跪倒地上,膝盖,双脚,深深地陷入四个寸许深的深坑内。

  妖姬眼疑惑之色一闪而过,她实想不明白,韩斌干什么。

  韩斌一怔,想象的事情并没有出现,周围的一切都没有生变化。他本以为,只要有人跪这里,便能触动此地的阵法,却没想到竟然是这样一个结果。须臾,韩斌又想到了什么,心里暗道:“难道,只有人类跪下才行?”

  “睡!睡!奴家会陪着你,直到天明……”

  魅惑的声音不断耳边响起,韩斌眼神涣散,后一丝清明也消失不见。

  看到这样一幕,妖姬得意地一笑,莲步微移,舞动着衣带,向韩斌飞去。

  韩斌缓缓地闭上了眼睛,身体一歪,跌倒地上,出一阵闷响。倒地之后,没有人注意到,掌心内的玉玺脱手飞出,向一旁飞去。天道玉玺空划过一道弧线,朝山坡下的树林飞去,就飞入树林的一瞬间,一道光线直射而来,射入玉玺上方的一双龙眼内。

  龙眼突然张开,出一声龙吟,声音响彻天地,方圆里内都能清晰的听到。

  下一刻,天道玉玺释放出柔和的白光,化为两道成年人拳头粗的光柱,直奔前方的巨龙飞去。

  白光一闪,光柱以惊人的速,飞入龙形山脉的龙眼。接着,只听咔嚓一声,脚下的山脉剧烈的晃动起来。龙嘴缓缓张开,一阵威严而又古老的声音,突然从龙口传出,“龙魂苏醒,天合一。上古宝地,轮回开启……”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