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规则神剑,见血封喉


  旁边一名天地使者,突然想到了什么,连忙提醒道:“坤河兄,我们这次的任务是阻止有人逆天行事。一旦他真的可以做到,按照天地规则,我们必须离开。如果你违背天地规则,天王大人归罪下来,我们也无法救你。”

  坤河脸色一沉,有些不甘道:“乾朗兄,你说的我都明白,可他杀了我大哥,难道我还不能报仇吗?”

  乾朗苦笑一声,有些无奈地说道:“我理解你的心情,可是我们不能违反天地规则,做知法犯法的事情。”

  “难道就让这个小子逍遥法外?”坤河气不打一处来,可又没有办法。

  就这个时候,其一人道:“你们都别说了,我刚到收到天王大人的命令,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都要杀死这小子。”他顿了一下,又道:“坤生兄虽然死了,可他临死前却传来一道神念,这小子想造反,想杀死天王,他必须死……”

  众人都是一怔,眼满是诧异之色,看向韩斌的眼神也变了。

  自古以来,都是天地使者击杀修士,却没有想到,有一天会反过来。修士竟然想杀天地使者,而且还是杀天地使者的高统治者,强大的天王。先不说韩斌能否成功,就是这点勇气,一般修士便无法做到。

  十名使者,除了坤河外,都不认识韩斌,也不知道韩斌的厉害。故而,他们觉得韩斌实有些可笑,甚至觉得,韩斌这么做同找死没什么区别。不过,一想到韩斌可以杀死坤生,也不敢小看韩斌,毕竟能杀死天地使者的修士,必定有些本事。

  坤河倒是哈哈一笑,兴奋道:“小子,我看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竟然想杀死伟大的天王大人,即使即使天神下凡,恐怕也救不了你了。”说完,他手法决掐动,一股庞大能量从他身上释放而出,低喝道:“天地使者,威压毁灭。”

  与此同时,名天地使者掐动了同样了法决,众人的威压凝聚了一起,乌云密布的天空为之变色,猛烈的颤都起来,好像天空要坍塌了一般。这股威压内,蕴含了天地规则,威力强大的难以想象,瞬间来到韩斌的头顶,压了下去。

  韩斌没有闪躲,悬浮空一动不动,等待着威压的到来。他并不是不想动,也不是无法动,而是下面就是父母的所地,如果外围的阵法全部奔溃,父母便会魂飞魄散。为了能让父母继续融合下去,韩斌只有拼下去,不惜一切代价抵挡住接下来的攻击。

  威压落下,韩斌低喝一声,体内的灵力快速运转。他双手抬起,掌心对着上空,做了一个托举起的动作。下一刻,掌心遇到威压,一股股庞大的力量从韩斌的掌心内释放而出,阻止威压落下。可是,这毕竟是十名天地使者的威压,纵然坤河的修为不高,可其余人,全部都是天光期修士。

  如此庞大的威压,韩斌根本抵挡不住,身体以极快的速下落,转眼间便落第一道阵法上。只听轰隆一声,巨大的阵法随之奔溃,韩斌继续下落,第二道阵法也奔溃了。接连奔溃了五道阵法,这股威压才彻底的化解。

  韩斌只觉得喉咙一热,一口鲜血吐了出来,脸色也变得苍白如纸。

  坤河眼得意之色一闪而过,他看起来不像是执行天地使者,像一个得到便宜的小人。他的视线韩斌身上一扫而过,道:“韩斌,我们认识也不少年了,不可否认,你确实是个奇才,原本废物一般的灵根,却能修炼到这等境界,可惜,你今天还是要死这里……”

  韩斌吐了一口鲜血,冷哼道:“想杀我,你们还没有这个能力。”他的身上,突然释放出庞大的霸气,霸气刚一出现,又是一股杀气萦绕身边。这股杀气强大的难以想象,隐约可以听到鬼哭狼嚎的声音传来。

  韩斌一直拥有两个道心,可这两个完全不同的道心,从来都是各自行动,没有融合过。然而这一次,两个道心因为韩斌一心救醒父母的原因,竟然开始融合一起。霸气和杀气不分彼此,杀气内可以感应到霸气的存,霸气内也有杀气的威力。

  两同道心融合之后,韩斌对天地的感悟又了了认识,天地确实有一定的规则,然而这些规则并非无法打破,只有实力强大,便可以做一切想做的事情。忽地,一个念头韩斌脑海闪过,既然这个世界上真的神,那神是什么?神是无所不能的存,他们想做什么,都可以做到,又怎会被天地规则所限制呢?即使能限制,也不是眼前的这片天,这处地所能限制的。

  韩斌想通了这一点后,低吼一声,道心他的影响下,疯狂的释放而出。他脚下一个踏步,只听轰鸣声响起,身体冲天而起,旋即悬浮半空。韩斌身上的衣服,无风的情况下,猛烈的翻腾起来,出唰唰的声响。他头竖立,双眼通红,看起来不像是一个修士,像是一个来自幽的杀神。

  韩斌一张口,绝杀剑呼啸而出,一股股霸气释放到剑身内。原本透明的剑身,突然变得晶莹剔透,如同完美无瑕的玉石那。韩斌心念一动,绝杀剑他的控制下,快如闪电一般向近的一名天地使者飞去,刚飞了半丈,绝杀剑消失不见,下一刻却凭空出现对方的身后啊。

  那名天地使者,根本没想到会是这样一个结果,触不及防下,绝杀剑飞去他的体内。

  只听扑哧一声,并没用出现鲜血狂飞,一股大力突然从天地使者体内涌出,生生地将绝杀剑震飞,弹出他的身体。绝杀剑没有半点损伤,其上的霸气却黯淡了三分。可以看出,韩斌刚才的攻击,看似使用了灵力,其实却是用霸气释放而出。否则的话,绝杀剑根本破不了天地使者的防御。

  那名被绝杀剑击的天地使者,名叫坤,他脸色一沉,摸了一下胸口处的伤口,颇为惊讶道:“想不到,你竟然领悟到了这一层,道心融合,而且还懂得了运用空间之力,如果你再领悟下去,明白元神与灵魂融合的奥秘,神意期指日可待……”

  说到这里,坤顿了一下,话锋一转道:“可惜,你没有机会了,今天你必须死……”说着,他手金光一闪,一把半丈长的细剑突然。这剑用能量凝聚而成,而那道金光正是神力,用神力凝聚出一把剑,可见威力有多大。

  坤生握着手的细剑,冷哼道:“小子,这把剑为规则剑,也可以说是规则神剑,可以击杀一切违背天地规则的人。你能死这把剑下,也是你的荣幸了……”他脚下一动,只见一股那诡异的能量出现,身影快如鬼魅一般向韩斌飞去。他飞行的速看似很慢,可眨眼之间,已经来到韩斌的身前。

  这道快速飞行的法术,韩斌也认识,正是传说的大挪移,可是想将速提升到这等境界,可见坤已经修炼到了极限。

  坤出现韩斌的身前,离三丈处停了下来,他抬起右手,舞动着手的长剑。只听剑声呼啸,十多道剑芒突然出现,排列成一个圆圈。而后,这些剑芒他的控制下,同时向韩斌飞去,瞬间封住了韩斌可以逃遁的路线。

  其余名天地使者没有动,他们眼神没有了★★,仿佛已经看到韩斌被击杀的一幕。

  如果没有意外生,韩斌必定被杀,神力何等强大,韩斌怎么可能抵挡住呢?

  坤河嘴角露出一丝微笑,心里暗暗道:“小子,你可以死了……”

  这一刻,所有天地使者都认为韩斌必死无疑。坤河也是如此,可他没有掉以轻心,释放出十道剑芒的同时,右手向前一伸,猛然刺向韩斌的丹田,显然想一剑击穿韩斌的身体,击溃元神,让韩斌魂飞魄散。

  细剑刺出的速快的惊人,刹那间便追上了十道剑芒,来到韩斌的身前。

  就这个时候,韩斌动了,他右手七彩光芒一闪,伏龙鼎随之出现。鼎口内一股庞大的吸扯之力释放而出,瞬间便将迎面飞来剑芒和细剑吸入其。这一幕生的太快,当坤反应过来,已经来不及了。

  感应到庞大的吸扯之力,似乎要吞噬他的灵魂,坤脸色大变,连忙松开规则剑,快速的向后退去。

  规则神剑,以神力凝聚而成,神力是天地使者能量的源泉。没有了神力,他们就是普通的修士,甚至领悟上,还不如同境界的修士。坤不是大意了,而是他实不了解韩斌,也没有想到,韩斌竟然拥有伏龙鼎。

  总体来说,坤生的反应速还算不慢,如果他不及时松开规则剑,伏龙鼎已经把他也吸入其了。

  可是,即使坤生松开了规则剑,逃过一劫,他能活者回到名天地使者的身边吗?

  答案自然是否定的,韩斌不会给他机会,也不可能给他机会。

  韩斌早就算计到了会有这样一幕生,他抓住时机,坤后退的一瞬间,绝杀剑呼啸一声,洞穿了坤的丹田。剑身内不但拥有庞大的霸气,还有一股灭杀灵魂的能量,坤的元神瞬间奔溃,魂飞魄散。没有灵魂的肉身,颤抖几下,向地面落去。

  不远处的坤河等人,全部愣住了,他们实无法相信,会是这样一个结果。

  刚才,明明坤能杀死韩斌,可结果,却被韩斌被秒杀了。

  确实可以说是秒杀,因为从坤生出剑芒,到他被韩斌击杀,只有短短的一个呼吸。

  坤肉身下落,出轻响,名天地使者这才动惊讶缓过神来,相互看了一眼,不知如何是好。这个时候,坤河站了出来,瞥了一眼韩斌手的伏龙鼎,道:“难怪你能杀死我们,没想到你不但得到了天道玉玺,还得到了神器伏龙鼎。可即使如此,你面对我们人,也没有逃脱的机会……”

  韩斌冷哼一声,视线人身上一扫而过,森然道:“已经死了一个了,下一个是谁?”

  众人被韩斌冰冷的视线扫过,无不觉得如芒背,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

  坤河怒吼一声,朗声道:“诸位,不要给他各个击破的机会,我们联手施法……”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