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夜幕


  众人惦记着山下弟兄的伤亡状况,急匆匆掉头出了瓶山,到山阴处一看,果然是死伤惨重,被巨石砸成肉饼的不计其数,又有许多头破血流身受重伤的,连横行湘阴的大军阀罗老歪也是当场毙命,落得个粉身碎骨。

  那瓶口巨岩掉下来顺坡滚到了一片密林中,离山阴处已经远了,地面被砸出的大坑里,树木山石,以及人肉人血,还有驴马牲口都混为一片狼籍,侥幸没死的个个面如死灰,神『色』一片呆滞,抽一个耳光过去也毫无反应。

  陈瞎子见状心中凉了半截,暗道一声:“真乃天亡我也!”苦心经营多年的局面,似乎都跟随瓶山一起崩裂了,死伤几百号人本不算什么,但地方军阀本就是乌合之众,如今罗老歪一死,他手下的几万部队就立刻变得群龙无首了,湘阴乃是卸岭群盗的老巢,此事后果之严重,已难估量,而且三盗瓶山,死伤折损的弟兄是一次多过一次,常胜山舵把子威信扫地,要不再盗得十几座大墓,这场子是找不回来了。

  正所谓是“掬湘江水,难遮面上羞”,陈瞎子沮丧到了极点,觉得自己这一生的事业和野心,都已经今朝一并付诸东流了,是非成败转头空,转眼间,泰山化做冰山,想到这些,不由得一阵急火攻心,险些吐出血来。

  他的手下赶紧将他扶一旁坐了,纷纷劝道:“陈总把头神鉴盖世,咱们这回虽是栽了个大跟头,但常胜山的根基却不曾动摇,将来必有东山再起的时候,当初首领不是总教诲小的们胜败兵家不可期吗;罗帅虽然福维尚飨了,死得也是惨烈,却算得上是刑天舞干戚,猛志故长,英雄好汉不死就算了,既然要死就一定要为举大事图大名而死,只要常胜山舵把子没出意外,咱们就是留得青山,不怕没柴烧。”

  陈瞎子见手下人净说些不疼不痒的屁话,并无半句当用的良言,心中是懊恼,挥手让他们退一旁,只把鹧鸪哨请到近前,嗟叹一声,对他说道:“兄弟啊,你我结义一场,从不曾亏负了义气,如今为兄方寸已『乱』,实不知该如何是好了,也只有你能帮我拿个主意了。”

  鹧鸪哨是绝顶机灵的人物,他自是明白陈瞎子眼前的处境,这“卸岭盗魁”的金交椅怕是坐不稳了,唯今之计,只有亡羊补牢,绿林道上做事,自古便是逆水行舟,不进则退,而且绝难回头。

  当务之急是首先稳定军心,防止罗老歪的部队哗变溃散,现个路军阀之间抢地盘的战斗很是激烈,如果不把部队稳定住了,一但出现大批逃兵,周围的大小军阀很可能就会乘隙而入,那样一来,卸岭群盗湘阴就站不住脚了。

  其次还要再盗瓶山古墓,如今那山巅里的墓室随着山体崩塌落入坡下密林了,里面的棺椁明器不知是不是也跌碎得七七八八了,但要不把这座古墓盗空,陈瞎子就没脸面了。

  鹧鸪哨愿意单枪匹马前去林中盗墓,而陈瞎子则应该指挥手下聚拢残部、安抚伤兵、收敛死者,并且派人星夜赶回湘阴,找罗老歪军阀队伍里的二号人物,用些手段让他为常胜山效命出力,以便快稳定局面。

  陈瞎子道:“此乃万全之策,只不过那座古墓已经是颠倒无常了,让贤弟一人前去盗墓太过冒险,有道是孤掌难鸣,须得有人相助才是。”

  鹧鸪哨本不想再有旁人相帮,搬山与卸岭手段不同,从不依仗人多,对搬山道人而言,人手众多之时反倒不得施展,但也不好回绝陈瞎子,后两人一商量,只让红姑娘和洞蛮子跟随同去,如遇险情,可放火箭为号,附近收拾残局的盗众都会立刻赶去接应。

  那红姑娘是月亮门里的好手,破关解锁都有过人之处,又有飞刀袖箭的绝技,并且她不象寻常盗众一样急功趋利,跟身边是个得力的帮手,而那洞蛮子虽然胆小如鼠,却是当地土人,熟悉老熊岭的地型地貌和一切风物掌故,进山钻林,都离不得他,这厮贪图陈瞎子多赏他几两烟土,当即豁出『性』命了愿意跟搬山道人前去盗墓。

  等到安排已定,吃了些干粮,夜幕便已降临了,鹧鸪哨和红姑娘都换上黑『色』的夜行衣,让那向导洞蛮子拖上一架“蜈蚣挂山梯”,三人又各自背了一只竹篓,将怒晴鸡和另外两只雄鸡装入其中,看看皓月初生,光同白昼,便立即动身前行。

  那座断裂的山体一路滚入谷底,沿途压断了许多树木,满目皆是血污碎肉,并无一寸平地可行,只好从另一边的林子迂回入内,这晚的月『色』似水般明澈,也就并未挑起灯火,都把马灯熄了挂腰间,穿林过去,一派林深人静,转进山坳没走多远,身后卸岭群盗收尸整队的噪动之声便听不到了。

  路上三人谈论瓶山古墓之事,红姑娘趁机向谢过了鹧鸪哨日间相救之恩,鹧鸪哨对此毫不意,些许小事,何足挂齿?

  红姑娘说救命之德岂是小事?虽然暂且托寄绿林中栖身避祸,专跟着舵把子做些没王法的勾当,可也不敢忘了“点水之恩,当涌泉相报”的为人处世之道,搬山道人日间也折了两人,她眼见鹧鸪哨再无其他的帮手了,便说今后愿意脱离常胜山,跟他身边去各地倒斗,虽然力量单薄,却必定不计安危舍命相助。

  鹧鸪哨见机何等之明?见红姑娘如此说,早知她是有意以身相许,就只好把话摆明了,免得日后情愫纠缠生出许多不必要的麻烦,搬山道人虽也和外人通婚,可这一族中之人受鬼洞恶咒折磨,寿命都很短暂。

  红姑娘见对方识破心事,觉得脸上发烧,好月光下也看不分明,倒不易被那不相干的洞蛮子看到,只好说些旁的,把这话头岔开,她对这世上的得失成败并不关心,但要说到命苦,月亮山自古便是处社会底层,倍受压榨欺凌,短命夭折的艺人何曾比身受恶咒的搬山道人少了?红姑娘的师妹黑丫头就是十六岁丢了『性』命,她家里连老带少七口人,也都是被官府『逼』死的,说起来就止不住要流眼泪。

  鹧鸪哨不想谈及世态炎凉,说起来难免让人心灰意冷,只是觉得红姑娘的师妹竟叫黑丫头,这月亮山里的艺名却真古怪,都是以颜『色』做字,瓶山附近的老熊岭义庄,本来是座“『奶』『奶』庙”,里边供着白老太太,难不成那老狸子也是月亮山里的?难怪会使幻术。

  说话间差不多就快三天了,月『色』已高,烟雾四合,密林中又是妖气朦胧,鹧鸪哨让那二人暂时停住脚步,纵身攀上一株大树举目四顾,看清了那块巨岩林中的方位,都笼一片诡异的薄雾之中,看罢便溜下树来,仔细寻问洞蛮子这后山的地形。

  洞蛮子忙不迭的回答:“好教这位墨师哥子得知,山后林谷重叠,是不见人烟的荒凉地界,四周那些天然生成的石笋石柱,咱们洞民们称其为笏岩,笏岩密林之地,正是形如飞凤展翅的怒晴坳,深处据说早年间是七十二洞夷人的祖洞,如今好象还有些玄鸟、黑熊的石像遗迹,荒废已久,现的当地人也不怎么看重此地了。”他对鹧鸪哨的印象先入为主,还以为此人是陈瞎子请老帮忙盗墓的“扎楼墨师”,兼之当地洞民对木匠极是尊敬,便仍是以“墨师”相称。

  鹧鸪哨暗中点头,心想瓶山古墓果然取的是厌胜之法,以悬空墓『穴』的阴气压制夷人祖洞的祥瑞之气,元人压胜之道并非鲜见,元灭南宋后,江南释教总管杨琏真迦曾把南宋历代皇陵盗挖一空,将南宋多位皇帝的尸骨捣烂,混合猪狗牲畜的骸骨之中,埋一个大坑里,又上面建了座“镇南塔”,用以★★南人的龙兴之气,这办法便是典型的“厌胜”,又想:“夷人祖洞却不知是否真有什么名堂,看这林中薄雾不散,料来也不是太平的去处,不可不加防备。”

  念及此处,便让红姑娘和洞蛮子都放轻了脚步,寻那月光照不到的树影里潜行过去,这时就听得那林子深处哭声四起,哭得呜呜咽咽极是悲切凄惨,好象死人出殡时嚎丧的一般,中夜的密林里听来极是凄楚,使人『毛』骨飒然。

  洞蛮子知道这山里绝对再没旁人,怎么会有这许多哭声,心道莫不是祖洞里的先人冤魂夜里出来诉苦了?想到这吓得他抖成了一团,头皮子上的『毛』发都一根根竖立起来,脚底下发虚如踏棉絮,当场就要一屁股坐倒地。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