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尽在掌握


  掌握

  跋锋寒的突然酥软,让齐志晓大吃一惊,甚至忘记了刚刚廖凡尘等人给予的屈辱,慌『乱』的把跋锋寒放倒地上。

  “我没事,只是有些虚脱了!”跋锋寒虚弱的说道,他从来没有想到,玄天玉炼神功对于身体的负担是这么的大,他已经完成了两幅图,无论是身体素质,还是力量,都得到了极大的提升,可是保持着高度紧张,抵抗廖凡尘的压制之后,这么快,就消耗光了体力。

  “对不起,锋寒,都是我,我没用!”齐志晓双手握拳,【呯】,一拳打了旁边的泪竹上,坚韧的竹竿,晃悠了一下,劲气四溢的,泪竹一片的飘摇,几片枯叶飘然的落下,一地苍然。

  跋锋寒清楚齐志晓此时心情,他也第一次的感受到了修真界的残酷,这就是修真界,身体之中,关于廖凡尘,关于整个外门的记忆,如同波涛一样的汹涌,所有的屈辱和压迫,澎湃的爆发出来,这就是修真界,弱肉强食,适者生存,没有实力,任何的话语,也只能是空话。

  不过让他兴奋的是,哪怕有这么大的差距,有了玄天玉炼神功,也可以拉平之间的差距,虽然只有几分钟,廖凡尘很强,可他也飞速的进步之中,修炼玄天玉炼神功不过一天,仙骨的觉醒也只是一天,继续努力以后,会怎么样呢?

  跋锋寒脸上『露』出了一丝欣然,淡淡的说道:“志晓,辱人者,人恒辱之,他们得意不了多久了!”

  清亮的声音,让齐志晓一阵愕然,看到跋锋寒虽然虚弱,却一脸的坚定。他从来没有跋锋寒的身上,看到这种坚定,方法不经意间,以往总当做小弟弟的锋寒,也发生了意想不到的蜕变。

  短暂的休息,跋锋寒的体力渐渐的恢复,缓缓的站起来,这个地方停留,并不是什么好事,万一廖凡尘他们回来,虽然几率很小,说道:“志晓,我们回去吧!”

  今天的冲击,对齐志晓来说,有些大,他有些机械的应答着,扶起跋锋寒,缓缓的走回泪竹轩。

  屋内,一缕月光照『射』★★上,跋锋寒的脸上一脸的兴奋,因祸得福,因祸得福!

  压力之下,对于旋律玉炼神功,有了多的认识,身体比意识快,微小的动作之中,控制身体,做到以巧破力,他吃惊的发现,玄天玉炼神功,他不过是掌握了一个皮『毛』。

  站起身来,迎着月光,从玄天玉炼神功的第一幅图开始,同样的姿势,却有微小的不同,他的身形急速抖动,身体的表面,形成了一层微弱的虚影,身体这么急速之中,保持了相对的平衡,而呼吸,也根据着身形,微微的调整。

  从身体的各个部分,一丝丝的凉气,如波涛汹涌般涌出,小溪汇成河流,小河汇成大河,大河奔向大海,波涛澎湃。

  这股强大凉气的推动下,围绕着他的身体,上上下下的转了一圈,淬炼身体之后,并没有完全的消耗,剩下的大概90%,汇聚到了心脏的位置。

  天妖之心,这个借助着乾坤图,莫名的觉醒的仙骨,猛的一个膨胀,把这股力量全部的吞噬进去,跋锋寒感觉到胸口一阵的膨胀,然后化为万千的细丝,滋润到了身体的各处。肌肉和骨骼一瞬间,受到了大量的滋养,卡卡的声音不绝,身体轻盈,有些飘飘欲仙。

  终于当凉气散,跋锋寒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浊气,站起身来的时候,似乎浑身的骨骼大了一圈,浑身上下发粘,特别的难受,仔细一看,皮肤上面,也多了一层粘滑的黑『色』污渍,黏黏的,有着一股令人作呕的恶臭。

  跋锋寒捂住鼻子,冲到了房后,那里有引子山中的清泉,冰凉的泉水,洗刷着这些污物,一团团的,水中化为油污,顺着青青的山泉不见踪迹,身体清爽之后,才感觉到不同,身体轻盈,血脉有水**融之感。

  【洗髓伐精!】跋锋寒一片愕然,有灵根者,本身仙气盎然,九窍通畅,跟普通人比起来,**和天地灵气的切合度较高,寻常的功法,很难的提升根骨,除非是一些珍贵的丹『药』,而这个玄天玉炼神功,显然非同一般,居然可以清理了身体的杂质,灵根跟灵根的不同,某种意义上,只是身体的精粹度不同。

  让跋锋寒吃惊的是,他的力量,似乎也得到了极大的提升,昨天第一次修炼玄天玉炼神功,让他的力量,原有的基础上,提高了一倍,而现,少是昨天的基础上,提升了两倍,力量从200斤左右,一下子提升到了600斤,力量几乎是暴涨了。

  要知道,他修炼了差不多3年,才达到了现的程度,真气所能够提供的力量,七八百斤的样子,而现,短短的两天,玄天玉炼神功就达到了这个数字,还是基础,重要的**基本力量,难不成,之前的全部修炼都是渣?

  跋锋寒一阵的失神!

  可以【洗髓伐精!】,淬炼灵根的功法,可以淬炼身体,提升身体各方面综合素质,玄天玉炼神功,玄天玉炼神功……抚『摸』着右手上的乾坤图,跋锋寒阵阵的吃惊,如此改变身体的法门,简直是闻所未闻的,这是什么层次的功法?

  可惜,没有人为他解答,这么重要的秘密,他只能够把它深埋心中,小心不能放别人发现,哪怕是亲近的人,这或许痛苦的事情,莫过于如此吧。

  山中的岁月,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没有多少的变化,变化的,始终是山中的人。

  第二天的庚十三峰上,跋锋寒并不幸运,昨天清理了一半的田地里面,三块五金之矿,仿佛再张嘴笑着嘲笑他,本身生机旺盛的人参,却五金之矿的压制下,显得惨兮兮的,换成昨天,他或许会怨天尤人,可是今天,他却满怀信心。

  昨日的『药』锄,不过是一个工具,而今天,拿起他,仿佛血脉相连的一种感觉,『药』锄高高举起,迎着初升的朝阳,玄奥般的划过了无数的虚影,终定格了五金之矿上。

  【锵】并不锋利的『药』锄,生生的五金之矿上面,开了一个大口子,差不多四厘米的口子,就好比一个欣喜的笑脸,与之相对的,是跋锋寒脸上的欣然,几番际遇,机缘巧合,他终于确定,眼前的这一关,完全的掌握了!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