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青兕胸骨


  “你觉醒了仙骨!”鲁政道的话语有些飘忽,隐隐的由衷羡慕的感觉。

  “觉醒了仙骨?不可能吧?”

  “还有什么不可能的,你看看,刚刚你闹出了多么大的动静!”鲁政道笑着说道:“把我和锋寒都给招来了!”

  齐志晓的眼光,从鲁政道的身上,落到了跋锋寒的身上。

  “是的,刚才动静很大啊!”跋锋寒说道。

  齐志晓有些憨厚的『摸』『摸』头,说道:“我怎么没感觉,跟平常有什么不同!”

  “仙骨是你的,你试试就知道了,运气一下!”鲁政道说道。

  “是!”齐志晓说着,闭目内视,一小会之后,那段脊骨再一次的出现,他欣喜的睁开眼睛,对鲁政道说道:“天呢,我吸收天地之气的速度,是之前的10倍!”

  鲁政道微笑的看着齐志晓,说道:“好的事情还后面呢,你看到身上的那块玉牌了么?”

  “玉牌?”齐志晓有些茫然的左右看去,终于,身上看到了一块古朴的玉牌,玉牌晶莹剔透,光芒隐隐透出,中心刻画着一团雾气,特别的『逼』真。

  “这不是我的东西啊!”拿起玉牌,齐志晓不解的问道。

  “当然不是你的东西了,是雾凇长老送你的!”

  “长老?”齐志晓满脸惊愕,对于他们来说,长老,都是宗门的高层,每一个都是高高上的,怎么会送玉牌给他?

  “是啊,雾凇长老决定收你为徒,估计很快,就会派人来接你了!”鲁政道说道,他作为内门出来的人,非常清楚,整个罗浮山,属于核心地带的,也只有内宗的悬浮山上,一般的杂役弟子,山上数年,只有特定的大型活动之中,才有可能见到宗门的长老,这样数万人的集会要想让宗门的长老记住你,简直是难如登天,除非是出『色』的那些,齐志晓能够被长老收为徒,可以说是天大的机缘。

  齐志晓才十几岁,只要被雾凇长老好好的培养,将来的前途不可限量。

  “啊?”

  “好好休息一下!”鲁政道说道:“具体的事情,雾凇长老会派人来的。”

  鲁政道飘然而去,齐志晓有些发呆的看着鲁政道的背影。

  如此大的事情,跋锋寒心中巨震,齐志晓怎么就觉醒仙骨呢了,而且动静这么大,他当时觉醒仙骨的时候,如果有这么大的动静,肯定瞒不过任何人,到底是为什么呢?

  “兄弟,我现好像梦中啊,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怎么回事,恐怕要问你吧,感觉如何,怎么突然的觉醒仙骨了!”

  “我也不知道!”齐志晓有些『迷』糊的说道:“我只是修炼的时候,发现可以冲击第二重天了,本身只是想冲击一下就好了,没想到,居然觉醒了仙骨。”

  “恭喜你,马上就可以加入内门了。”

  齐志晓憨厚的挠挠头,说道:“鲁叔都告诉我了,真的,锋寒,我现好像梦中,有些不真切的感觉,我加入内门了,还被长老收为徒了。”

  “看来,下一次我见到你,该称呼师叔了吧?”

  “锋寒,你就这么笑我吧,不管我是什么层次,你我都是兄弟。”

  “知道是什么仙骨么?”

  “刚刚鲁叔传音给我了是青兕胸骨。”

  【青兕胸骨】?跋锋寒心中一惊,青兕上古生活与云梦大泽,体态巨大,力大无穷,是传说之中的猛兽,被列为三品,算的上难得仙骨,难怪雾凇长老,会直接的留下信物,收他为徒的。

  “恭喜了,看来,马上你就要加入内门,前往悬空山了。跋锋寒看着齐志晓憨厚的样子,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既然你的机缘来了,就好好修炼吧。

  “可是,跋锋寒,我走了,你怎么办?”齐志晓看了跋锋寒一眼,有些迟疑的说道。只是两年多的时间,齐志晓和跋锋寒之间,已经接下了身后的感情,特别是齐志晓,天生忠厚朴实,否则,加入内门,是一件大喜事,也不会如现这样的瞻前顾后了。

  “好了,放心吧,齐志晓,你有你的机缘,我有我的机缘,你先入内门,我会去内门找你的。”

  “啊?”齐志晓满脸不敢相信的看着跋锋寒,内门和外门,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概念,他,浑然不知道跋锋寒的信心来源于那里,虽然跋锋寒的进步很快,可是距离内门的天之骄子,还是有很大的区别的。

  齐志晓略微迟疑了一下,说道:“跋锋寒,不如,我拜托一下师傅。”

  齐志晓看跋锋寒没有任何的动心的,连忙的解释的说道:“听鲁叔说,我师傅很看重我的,我去说一下。”

  “说一下就可以了么?”跋锋寒淡淡的说道,就本身来说,他现的仙骨层次,比青兕的要强大的多,他的仙骨,不如齐志晓那样,是自主觉醒的,是借助着乾坤图的力量,莫名其妙的拥有的,加上乾坤图炼制的五金之精,甚至引起了内门之中,大有来头的诸葛南林的注意,这件宝物,说不定是了不得的东西,他的仙道就靠这个了,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修**,一切都是为了仙道,少是现,他解释不了拥有仙骨的原因,贸然的泄『露』,万一失去了乾坤图,等于他大的依凭就没有了。

  再说了,齐志晓不过是晋的内门弟子,哪怕是拥有仙骨,却觉醒太晚,未来能否达到一定的高度,长老心中的地位有多高还未知,这样贸然前去,恐怕只能是失望吧,跋锋寒的话,让齐志晓一愣,简单的脑子里面,闪过了罗浮宗的规矩,他一人破格,总不能都破格吧,可是他走了,跋锋寒就是孤家寡人了,他该怎么办?

  一时间,齐志晓的脑子里面,混『乱』了起来。

  “好了,齐志晓,放心吧,既然廖凡尘有可能去,我比他还强,没理由不能去啊。”跋锋寒知道齐志晓头脑简单,说不得要钻入牛角尖,『性』直截了当的说道。

  齐志晓这才想到,跋锋寒的实力很强,他紧紧握住跋锋寒的手,说道:“好,兄弟,我再内宗等你,要快点来啊!”

  两个人紧紧的握一起,是夜,齐志晓专门去弄了几坛好酒回来,离别之前,两人喝的个大醉,相互之间,诉说着衷肠,通宵达旦。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