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初到蓬莱


  千年时间一闪而逝,此时的玄天师徒三人却是来到了东海之滨,三人都是兴奋无比的看着眼前广阔无垠的大海,碧波荡漾,一望无际。

  不时有美丽的浪花闪过,海滩之上金光闪闪,尚可望到一座座岛屿漂浮大海之上。

  “师傅,蓬莱岛究竟何处呀?”镇元子看着眼前一望无际的大海,面带苦涩的问道,毕竟东海太大了,四海加一起比洪荒大陆还要大上三四倍,由此可见为广阔的东海的庞大。

  “蓬莱,瀛洲,方丈三座岛屿是为一体,是当年盘古开天之际,一块落入东海之的混沌碎片所化,自然可以蒙蔽天机,圣人一下甚至不能感触到三岛的存,也只有圣人才有能力推演出三岛所的位置”玄天道尊笑呵呵的对两个弟子说道。

  “另外,三座岛屿本为一体,它们的位置也是不断变化的,是与洪荒世界隔开,就像另外一个世界一般,三座岛屿一起就有半个洪荒东大陆那么大,而且从外面看起来只有普通的三座岛屿般大小,是被为师融入一道混沌灵脉其”玄天道尊开心的介绍道。

  镇元子和冥河二人却是惊骇无比,混沌灵脉,原本也只从师傅口知晓周山之下拥有一道混沌灵脉的存,那是洪荒祖脉,支撑整个洪荒大陆,现,师尊竟然曾经将一道混沌灵脉融入蓬莱,瀛洲,方丈三座岛屿之,不说混沌灵脉是何其难以寻找,就是将混沌灵脉融入三座岛屿之,又是何等惊天动地的大神通。

  “你们现已经触摸到祖仙之道,见过你们的师妹之后,蓬莱岛上闭关一段时间,你们差不多就可以成就至仙之身。既然已经到了东海之滨,那么接下来也不需要你们自己飞过去了,还是为师带你们走一段”

  话音刚落,只见玄天伸出白皙的右手,对着前方一指,一道彩的光芒从玄天手射出,四周的空间之力不断汇聚,道道空间裂痕玄天面前不断的形成,看得镇元子和冥河二人胆战心惊,一道空间裂痕就可以将镇元子和冥河二人吞噬。

  玄天双手捏动法诀,道道彩的光芒没入玄天面前的空间裂缝之,一道散着空间气息的门不断的形成,终固定到可以同时可以通过三四个人般大小。

  “随着为师进去”玄天一脚踏入空间之门,转瞬间,玄天的身影消失镇元子和冥河面前,镇元子和冥河也毫不犹豫的迈入空间之门,他们的身影出现三个雾蒙蒙的岛屿前面,玄天道尊一袭玄黄道袍站岛屿前面,镇元子和冥河第一次使用空间之门,看着面前的玄天,心情依旧有些许激动,空间之门,空间神通,这是一般圣人都不能掌握的能力,看着玄天道尊,镇元子和冥河神色之间充满着崇拜。

  “走,还愣着干什么?进岛,这里以后也是你们的另外一个家了”玄天道尊率先进入蓬莱岛,镇元子和冥河紧随其后。

  一进入蓬莱岛,镇元子和冥河就感触的充沛无比的先天灵气,其甚至夹杂着丝丝混沌灵气,混沌灵气,即便对天道者即便的顶级大能都拥有无穷的吸引力。

  岛屿之上,一片安静祥和之色,棵棵巨树参天,四周有着很多小动物其玩乐,四周的不少树木是分属先天的灵根,竟然随意的生长蓬莱岛上,先天灵根,洪荒世界之是何其罕见,这里竟然不止数目极多,而且生长随意的被玄天道尊种植岛屿之上,而不是药园之,精心培养,由此可见玄天道尊的身价丰厚,开天之初,古明亲自出手掠夺不知多少天地灵根,其就是极品先天灵根数目都不少数,要知道,镇元子的本体也只是顶级的极品灵根而已,尚且没有达到混沌灵根的层次。

  四周是有着无数洪荒之极其罕见的天地灵物,洪荒生灵能够有缘得到其一件,那都是有大气运,得上天眷顾了,蓬莱岛上,是不知其数。

  以前,镇元子和冥河二人也曾经听玄天道尊讲过,他曾经开天之初,收集了不少天地灵物,灵宝。他们还以为自己的老师只是收集了一些灵物罢了,没想到,今日一见,才现原来自己的老师已经说得极其谦虚了,那哪是只收集了一些,那是把整个洪荒世界快翻了个底朝天了,如此之多的天地灵物竟然被自己的老师收入怀,两个人心却是佩服无比。

  转念一想,镇元子和冥河突然意识到,既然天地灵物都有这么多,那么灵宝呢?数目也应该很多才对,怎么没有见自己的老师使用过?两个人似乎心有灵犀的看了对方一眼,又带着疑惑的眼神看着玄天道尊。

  毕竟师徒三人曾经一起生活了不知多少万年,彼此之间却是熟悉无比,一看到两个弟子的眼神,立刻明白了他们两个的想法。

  “这个,这个,为师也就是有这一点爱好而已”玄天道尊面色之间略有尴尬的说道,心却是开始抱怨本尊古明竟然有着这个不良爱好。

  “嗯,灵宝终归只是外物,吾等修道之人怎么能过分依赖灵宝呢?唯有自身修为强大才是王道”玄天道尊正了正神色,义正言辞的开口道。

  可是,若是一直周山之上也就罢了,师徒三人却是洪荒东大陆一起游历了千年之久,千年时间,是让两个玄天的两个弟子对自己这个不良师尊的性格了解无比,尤其可恶的是,三人一旦遇到一些灵宝和天地灵物,就会立即收入怀,美其名曰:为师先为你们保管着,等以后你们能够用到了,再像为师讨要,为师这么大的家业也不容易呀。

  镇元子和冥河当时心还是感激无比,想到:做老师也不容易呀,自己的师傅竟然如此艰辛。

  此时看到蓬莱岛上满满的天地灵物,每一个都是洪荒世界难得一见的宝物,两个人心却是有了不同的想法,师尊这样富裕呀,竟然还想要自己那么寒酸的收藏,对,就是寒酸,相对富裕无比的蓬莱岛来说,自己是否要做一回老师所说的侠盗呀,劫富济贫,吃大户,从而使自己的收藏丰富起来呢。

  看着镇元子和冥河仍然目光灼灼的看着自己,“咳咳”,玄天道尊难得的脸红了一下,“这个,这个,为师也是不想你们过分的依赖外物呀,等你们这次离开蓬莱岛,外出游历,为师还是要赐下一些灵宝以供你们使用,为师也不容易呀,养家糊口难呀”玄天道尊越说越义正言辞,似乎自己化身正义的使者了一般,声音也越来越高昂,充满着无穷的斗志。

  看着镇元子和冥河仍然面带异色的看着自己,眼神之似乎说:继续,继续,看你还能说个天花乱坠。

  一会儿,镇元子和冥河终于收回了自己的目光,开始欣赏四周的各种天地灵物,心却是想着:以后自己要警惕一些呀,不要再被自己这个无良师尊忽悠了,对,就是忽悠。对了,还有以后谁要是敢像师尊一样忽悠自己,一定要狠狠的教育“他”一顿。

  与此同时,远洪荒西大陆,一朵青色的莲蕊下面的菩提树却是打了个寒颤。已经开启灵智的菩提树不由想到:难得天气变冷了,自己竟然受了寒气,不对呀,自己可是天地灵根,极品先天灵根呀,难得有人想暗算我?菩提树开始了推演天机,却是什么都没有推演到。

  看着两个弟子终于收回了看着自己的目光,玄天道尊感觉到自己的权威还是存的,还好,还好,同时想到:没想到一向老实的镇元子也会有这种眼神,难道以前他都是伪装的?却是没有想到由于自己这个无良师尊的存,使得原本纯洁老实的镇元子性格也生了不少变化。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