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章 太元神女


  紫霄宫,鸿钧感觉到自身的气运正不断的衰竭,他面容之上,闪过一丝苦涩,亿万年心血,毁于一旦!

  周山之巅,玄天道尊却是嘴角含笑,轻轻开口道:“鸿钧,你我之间的博弈,可是早着呢!时辰,就是不知你何时才会现身洪荒世界!”

  此时,三清道人却是陷入有生以来,第一次生死危机之!

  端木王以无上神通布下锁天大阵,封天锁地,三清道人上天无门,下地无路!

  长鞭王手执长鞭,每一便落下,都会将太清道人脚下金桥打的不断颤动,太极图虽然是先天至宝,但是,催动它,所要耗费的法力也是巨大的,即便是亚圣级别高手,都难以完全驱动,否则,长鞭王五个封王霸主,又怎么敢对手执至宝的三清道人出手?

  玉清道人是岌岌可危,他威严无比的面容此时苍白无比,盘古幡的不断催动,显然让他这个,只有上位神巅峰之境的神级高手,也是有些吃不消!

  上清道人虽然一直都被天罗王一路压着打,但是,诛仙四剑并非先天至宝,以上清道人此时的修为,驱动起诛仙四剑,威力确是强势无比,将天罗王的攻击不断击退!

  若是形式一直这样延续下去,三清道人必然是难逃陨落之局!

  就这时,荆山之外,站着一个身着黑衣龙袍的男子,他负手而立,静静的站着那里,却有着一种天然的威压,压迫的四周都是静悄悄的,没有一丝聒噪!

  一身素衣的太元神女悄然出现他的身后,神色复杂的开口道:“烛龙,你来阻我?”

  她手长剑直接爆射而出,道道杀气冲天而起,毫不迟疑的杀向烛龙皇!

  烛龙皇伸出白皙的右手,轻轻一夹,两根手指就将太元手长剑夹住,宝剑嗡嗡作响,却是无法逃出烛龙皇的右手!

  烛龙皇面容之上,闪过一丝笑意,双眸紧闭,右手轻轻一弹,太元手的宝剑就直接飞回,重落到太元的手。

  太元神女双眸之,闪过复杂无比的神色,心不由暗叹:当初,一个跟祖龙皇身后的小尾巴,今天,也能够将她击退了!

  “太元,你的性情还是一如当初,那样火爆!这么多年不见,老朋友见面,就不能好好的说几句话吗?”烛龙皇仿佛有些无奈的开口道。

  “哼!和你们兄弟两个有什么好说的,都是和鸿钧一样,一丘之貉,奸诈虚伪的小人!还有,就是你此番前来,不就是想要阻止我出手帮助三清吗?你们为什么就不愿意给他们成长的空间?这,有那么难吗?”太元神女有些愤恨的开口道,一脸鄙视的看着烛龙皇。

  烛龙皇好似毫不意的笑了一笑,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缓缓开口说道:“我知道,你还是因为你姐姐太初神女的事情怪罪我大哥,此事,我也不必多言,日后你自然可以明白!”

  “日后定会知道?不敢说才是真的!”太元神女眉头一挑,冷言讽刺道。

  烛龙皇没有这件事情上与太元神女纠缠,直接开口道:“太元,劝你一句,不要挑战我大哥的底线,否则,我大哥的怒火,不是你可以承受的了的!还有,今天,我来这里,是想要告诉你一件事情,这一次,我大哥看太初的面子上,可以允许,下一次,你要是还敢阻挠,就要莫怪我大哥无情了!”

  烛龙皇话音刚落,他的身影就消失太元的面前!

  太元神女闻言,也是神情一怔,她倾国倾城的面容上,不由闪过复杂无比神色,望着烛龙皇消失的方向呆!

  后一次吗?她心不由暗暗的询问自己,她虽然性格刚烈,但是也不是傻子,想法,她也是一个冰雪聪明的女子,她知道,她之所以能够荆山之上,过着悠闲的生活,一方面,是她已经逝去的姐姐,太初神女的威名,让其他强者不敢前来,另一方面,为重要的是,祖龙皇的庇护,没有任何一个太古强者想要因为她而引起祖龙皇的怒火,当初,太初神女逝世,祖龙皇血屠万里,将整个洪荒凶兽一族诛绝,至今为止,尚且没有一位洪荒凶兽一族强者敢于露面!

  没有一位强者敢于不敬畏祖龙皇,因为,祖龙皇性格霸道无比,实力是冠绝洪荒,击杀威压洪荒不知多少亿年的至强者混沌王,将至强者离火道君打的魂飞魄散,只剩一缕残魂,确是不知他付出了什么代价,方才从祖龙皇手逃出一命!

  那一战,虽然规模远远比不上诸神黄昏之战,但是,却一战陨落两位洪荒至强者!

  诸神黄昏之战,也仅仅有一位至强者吞天皇主陨落,兽皇神逆,也仅仅是丧失半颗禁忌之眼罢了!

  太古强者,又有哪一个敢于招惹祖龙皇!

  即便那稳坐紫霄宫的鸿钧道祖,也从未招惹过龙族的威严!

  无上龙庭,至高至上,统御八荒!

  这,就是祖龙皇的威慑力,亿万载岁月逝去,祖龙隐退,但是,依旧没有谁敢于冒犯龙庭的威严!

  太元神女撇了撇嘴,摇了摇头,将这些复杂的思绪摔出脑海,心不由想到:后一次就后一次,以后,他们要是还不识趣,陨落了,可就还老娘没有一个铜子的关系了,老娘我累死累活的,可不欠他们什么!

  太元神女心也是有些愤怒,三清,也太不识趣了,大势之下,鸿钧都要当万年缩头乌龟,你们三个还敢乱蹦跶什么!这不是自找苦吃吗?

  太元神女想到这些,却是心对三清也是充满了怨念,虽然,她很鄙视祖龙和烛龙兄弟两个,但是,人家是有横行洪荒世界的实力的,谁敢不服?

  你们三个,不知道天高地厚,才这点修为,就敢出来乱蹦跶,以前,有着鸿钧那个小人的庇护,当然不会有事了,现,鸿钧当缩头乌龟了,你们还敢嚣张,那不是找死,是做什么?

  太元心,一时之间,对她的便宜干儿子原始,虽然现也断绝关系了,她还是不由对他充满着不满!

  原始天尊也是遭了无妄之灾,女人的心思,是世界上为复杂的东西了,谁知道她们哪会就会大脑抽筋,飙一下?

  用孔夫子的一句话:唯小人女子难养也!

  当然,现孔夫子他老人家还没有出世呢,这句真理,自然也不会被洪荒生灵所知晓了!

  太元神女携带着无穷无的怒火,开始朝着三清所的地方赶去!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