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章 皇者之路,毕方终至


  两人来到前厅之,相对而坐,蓝裙女子一脸悠懒的模样,不时展动她高挑的身躯,巧笑嫣然的望着白泽,开口说道:“却是不知师弟此时召开拍卖大会,有何用意?”

  面前的女子虽然充满着无穷的诱惑力,白泽心却是不敢有半分非分之想,心不由苦笑不已,摇了摇头,开口说道:“无它,立威尔!灵族想要继续独善其身,拥有一片生存的天地,就必须有着自己力量,唯有这样,灵族才有着自己生存的机会!靠着师尊的威名,固然可以保持一时的繁华,终究是空楼阁,有着坍塌的一日!”

  白泽双眸之,闪烁着睿智的光辉,显然,是对这次大会的召开,充满着自信。

  “哦,师弟想要让灵族自立了,也对,一个种族,唯有自强不息,方能创造属于自己的辉煌,可是,师弟,你认为,灵族有着龙、凤、麒麟三族的底蕴吗?抵挡的住四方强者的冲击吗?当年,若不是祖龙成圣,威震八方,又有着各方大神通者争锋,龙、凤、麒麟岂能如此轻易的就退出洪荒世界?”蓝裙女子挪动一下身子,先是轻声感叹一声,而后,却是正色望着白泽,开口质问道。

  蓝裙女子的声音虽然平淡,但却是仿若雷霆一般,响彻白泽的心。

  白泽面色有些苍白,双目有些失神。

  “皇者大道?殊为可笑,皇图霸业,终究不过是一场空!祖龙皇如何?实力冠绝洪荒世界,几乎无人能敌,终,还不是要带领三族归隐,潜龙渊!这,还是明智之举,很好的结局,否则,任他祖龙盖世无双,也难免身死族灭之局!皇者的道路,是孤寂的,举世皆敌,踏着亿万生灵的尸体,登上无上的顶峰!师弟,你,能吗?无上的权势,你迷失心智了!”蓝裙女子神色肃穆的开口说道。

  白泽儒雅的面容之上,一阵青一阵红,法力开始剧烈的波动起来,很显然,白泽心并不平静!

  蓝裙女子目光灼灼的望着白泽,她相信,白泽可以看清一切的,同时,心也是有些叹息:无上的权势,果真是迷人,就连白泽这种是擅长探查诸天,通人心,望红尘之人,都是难免沉浸其,却是不知,这,是一条绝路,古之皇者,又有几个能够真正的有一个好的收场?

  皇者,称孤道寡,一生孤寂!

  皇者,至高无上,排除一切阻碍!

  皇者,斩七**,只求无上权势,无边威严!

  这条路,没有终点,有的只是终的结局,不断的前进,终有折戟沉沙,末路穷途之日,这是皇者的悲哀!

  明帝崇祯,宵衣旰食,勤勤恳恳,兢兢业业,终亲手将一众亲人血脉,数诛杀殆,吊死煤山,仅有一个太监相随!

  浩荡大明,威震八荒,一代皇者,血洒青天,却是仅有一个太监相随,这是何等悲哀!

  白衫染血,留下了“朕死,无面目见祖宗,自去冠冕,以覆面。任贼分裂,无伤姓一人。”的悲鸣!

  白泽周身之上,气息浮动,三才并立,三颗宝珠浮出白泽灵海之,三朵金花,结成庆云,不断的垂下道道气流,三才,天地人!

  天珠,地珠,人珠,演化三才大道,浩浩荡荡,具有无边威势!

  蓝裙女子见此,眼前一亮,嘴角含笑,直到此时,她才真正放下心来,白泽,此次,又是有了一番造化。

  她伸出白皙的小手,就是一指,一面鱼龙飞跃,金鲤行波,或飞,或跃,或游,或躺,或翻等等,种形态各异,千变万化,令人难以捉摸,是神异无比,仿佛蕴含着大道之音,鱼化为龙,腾飞天之势。

  那图一闪而过,遮掩住白泽周身之上的气息,是汇聚无穷无的灵气,不断融入白泽体内,每一条金色鲤鱼,都仿佛一种大道,有着自己的轨迹,不断的交织一起,强势无比。

  鱼龙变图,正是蓝灵儿悠悠岁月之,感悟而出,凝结了她一身大道,鱼化为龙,就是她真正证道之际,腾飞天之上。

  每一道灵气,都是先进入金鲤腹,再次涌出,就似乎携带者道道金光,这是一种生灵进化之光,若是常人得到一缕,就可以提升自身潜质,成就一番道果,神异无比。

  生命,降生到世间,自然不会是一成不变,有着自己独特的进化之道,就是凡人,只要身具大毅力,有一些机缘,不断的强化自身,也未必没有抗衡特殊生命的机会。

  自然法则,优胜劣汰,不断进化,才会成长,才能够存活!

  白泽身上,随着道道金色灵气涌入,也是开始平静下来,他面容渐渐红润起来,身上的气势也是开始变得沉稳厚重,高深莫测。

  只听白泽暴喝一声:“此时不出,待何时?”

  他头顶三花涌动,胸五道白气腾飞,天地人三才宝珠,是急速旋转起来,天地灵气是疯狂的涌入其。

  三道虚影渐渐从三才宝珠之上闪现,不断凝缩着。

  片刻之后,三个白衣道人从他庆云之上跳下,与白泽的面貌有着成的相似,都是打了个稽,开口道:“见过道友。”

  白泽身上,一身皇袍去,只留白色道袍,面露轻笑,开口说道:“你我本为一体,何需多言!”

  三道身影就再次没入白泽体内,白泽整个人看起来,气息加缥缈,一副道德神仙之相,他对着蓝灵儿就是一拜,开口道:“多谢师姐点化之恩!”

  蓝灵儿面容笑容,一双杏眼,不停的眨动,打量着白泽,直把白泽看的有些流冷汗,方才收回目光,开口说道:“不必如此,没有师姐,你日后也是可以慢慢悟通的,这一次,师姐我可是要好好的玩上一番!”

  蓝灵儿伸个懒腰,挪动一下身子,缓缓的说着。

  白泽爽快的开口道:“无妨,师姐看了什么,自然由师弟相送!”

  “哦,真的吗?那师姐这一次,可是要大有斩获喽。”银铃般的笑声,从蓝灵儿口传出,她巧笑嫣然的开口道。

  白泽不由有些暴汗不已,似乎,只要是自己师门人,就没有一个不喜欢占别人便宜的,是霸道无比,自己,好像,将话说的有点太满了。

  岁月无情,距离灵族即将召开的拍卖大会,还有几个月时间了,这时,毕方一行四人,也是经过长途跋涉,到了灵元城附近。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