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五章 强势杀伐,谁主沉浮?


  “太古的皇,以力伐道的存,而今纷纷出世,洪荒从此却是多事矣!”五岳山空,孔宣背后闪动着五彩的灵光,有些感慨的说道。唯有他,才真正的明白,太古的皇者,可怕的程,每一个出手,都是足以摧毁一片星域。

  逆行伐道,脚踩天地,走出一条自己的道途,这种强者,比之当世之突破至强者之境的存,要恐怖不止一倍两倍,战力是强势滔天。一只手,足以毁灭一片星域,随手一击,足以将一位合道之境的无君主镇杀。

  孔宣双眸望断了苍穹,探入虚空,神色不变,好似丝毫没有受到大战的影响,背后五彩的光芒闪烁,转动之间,调动了天地五行之力。青衫飘动,孔宣嘴角微微扬起,即便是诞生于太古之后,他也是坚信自己不弱于任何同阶强者,即便是冥祖,他也有自信战而胜之。

  虚空之,静立冥神大道之的冥祖宛若神灵,脚踩阴阳,分化两仪,手的神戟划破天地,横扫一片虚空,黑色的神戟,闪烁着无的寒光,从幽之地锤炼而出的惊世邪兵,好似要吞噬圣人之血。

  镇元子屹立虚空,身影不动,永恒如一,脚下浮现了一座天地圣坛,这是圣人独有的圣坛,甚至会让圣人之下的任何强者战栗。圣坛流转着圣道的光辉,仿佛天地之间为圣洁的存,不容亵渎。

  脚踩圣坛,镇元子手的拂尘摆动,转动着五彩的光华,好似五行合一,演绎着天地变迁,正是开天拂尘,第一次展露出了至宝的威能。玄光转动,宛若神斧,手握拂尘,镇元子眼闪过一道精光。

  以圣人之力,催动先天至宝,威能挥到了极限,甚至可以轻易的将一方小世界摧毁,拂尘展动,划破了天地,迎了冥祖手的神戟,好似要将冥神之戟直接斩断,重现开天之威。

  三千大道交织,天地轰鸣,日月合一,镇元子的手浮现,斩向了神戟,横行无忌,拂尘闪动着五彩的流光,这是真正的第一拂尘。

  杀伐之力,摇动天,拂尘挥动,将神戟击退,镇元子身影不动,以雷霆万钧之势,毫不犹豫的压向了冥祖,意图将冥祖直接镇杀。

  长戟折断,冥祖神色猛然一变,先天至宝,即便是太古之际,也是罕有强者可以获取,手握至宝的强者,战力是强悍无语匹敌,即便是真正的屹立天地巅峰的他,也是未曾夺取过一件至宝。

  “通冥之塔,沟通幽冥,天地虹桥,阻断时空!”一声巨吼,震碎了四周的虚空,好似古皇伐道,面对至宝的合力一击,即便是强大如他,亦是不敢有丝毫大意之心,身的神力,源源不断的没入了冥塔之。

  七层的冥塔,绽放了万丈的光辉,好似屹立冥神大道之的唯一天之柱,顶起了一片苍穹,屹立世界的央,而冥祖就是唯一的主宰,神威如狱,好似天神临凡,傲视天地。

  “砰!”

  强势的撞击,震动了虚空,摇动了天,仅仅是余波,就让虚空塌陷,通冥之塔直接被打碎了两层,好似无法承受至宝的惊世一击。

  先天至宝,圣人的手,威能被催动到了极致,甚至足以将天地倾覆,让日月无光,冥祖口吐鲜血,身影连连倒退,一己之力,足以将他震退。

  “你竟然将自己的大道印刻其,不惧日后遭逢大劫?若是日后你破道而出,想要化道,这近乎断绝了自己的前路!”冥祖头顶黑色的斗篷被掀开,枯黄的面容浮现着震惊的神色,沟通了大道,虽然被击退,他灰色的双眸,却仿佛没有着丝毫的震动之意,大手一挥,道道灵光没入了通冥之塔之,神塔复苏,再现了荣光。

  “可笑!无论如何,今日你难逃一劫!”镇元子一步踏出,手的拂尘再次被他挥动,脚踏虚空,圣坛转动之间,流光闪烁,就是空的大日,都是无法与之聘美。

  “太古之际,本座虽然战败罗睺之手,却也开创了冥道,绝非你这个后辈可以抗衡,错非顾忌你那位师尊的存,本座早就以雷霆手段将你震封!”静立冥塔下方,好似沟通了幽之地,手再次浮现了冥神之戟,好似守卫幽之地的盖世强者,气吞八荒,一呼一吸之间,将星辰破灭,★★一切的存。

  这位古老的至强者,终于露出了他的獠牙,好似张开了血盆大口的凶兽,要将天地一同吞噬,沟通幽,调动无的神力,源源不断,即便是不是圣人,他的心,也是未曾有过任何畏惧之心。

  战意滔天,冥祖无泪,这一刻的冥祖,才是真正的恢复了太古之际的无风采,弹指间,天地幻变,苍穹破灭,从未有过任何的顾虑。破封而出,他本来并不想直接出手,那样子只会将他置于风尖浪口,甚至会被大浪斩杀。

  而今为了自保,他不得不使出自己的后手段,沟通了幽,催动了大道,手握冥神之戟,★★幽,汲取着天地至邪之力。太古的巨头,没有一位是易于之辈,参悟魔道,领悟了冥道的冥祖,可以说好似太古的巅峰存再次出现。

  太古的冥神复苏,君临天地十方,傲视寰宇诸天,手的神戟再次打出,贯穿了虚空,此时的冥祖,神色淡然,枯瘦的身躯,涌动着无畏的气息。

  真正的天地第一邪神,自然不需要有着任何敬畏,只需要战天战地,甚至主导一切的邪恶,让众生沉沦,一击毁灭天地,颠倒了无数的强敌,曾经手执神戟的冥祖,再次握起了自己的长戟。

  镇元子神色肃穆,身浮现了紫色的光华,将他笼罩,一幅神图浮现了他的脚下,山河日月数显化其,正是大地之。

  “冥王叹息,天地大悲!”一声低沉的叹息,从他的口传出,好似垂怜众生的无知,步入了迷途,想要指引他们前行,虚空之,滚动着阵阵悲鸣,天地仿佛都是被直接感染,陷入了悲哀之。

  :第三送!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