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二章 烈焰九霄的选择,逼迫


  “准提道友所为何来,贫道就是所为何来。“镇元子面露笑意的开口说道,神态轻松自然,就镇元子的身影出现的那一刹那之间,烈焰霄的眼,浮现了一缕求生的**,他的心,瞬息之间,转过了各种想法,终咬了咬牙,双眸流露出了坚定的神色。

  准提圣人神色一变,而今太清圣人和上清圣人陷入了大战之,短时间之内无从脱身,因为他们师兄弟两个,才能够强势的压制玉清道人。而今镇元子出手,背后是有着两尊圣人,冥河圣人和紫竹圣人,若是蓬莱一脉的圣人数出手,即便是他们三位圣人联手,都是阻止不了他们带走炼狱熔炉。

  准提圣人的心,转过了各种想法,面色难看无比,他的身旁,接引圣人不由叹息了一声,实力不足,即便是有着至宝当前,他们可以夺取的机会都是小的,玉清圣人是面色极为难看。

  螳螂捕蝉,黄雀后,而今他们竟然都是做了无用功,却让镇元子摘了桃子。

  凌厉的气息,从三位圣人的身上爆射而出,他们相视一眼,同时点了点头,明白了对方心的想法,气息融为一体,压向了镇元子,想要将镇元子迫退。

  “拜见镇元圣人,小子愿意献上炼狱熔炉,只愿求的圣人庇护,日后可以逍遥自。“下方的烈焰霄,猛然跪倒地,手举着炼狱熔炉,凝声开口说道,无论如何,他此时只能选择舍命一搏,若是可以成功,日后或许可以拥有一线生机。烈焰霄也是杀伐果断之辈,心有了决定,动作也是不会迟疑,看到形势即将再次生变化,他不由猛然跪倒地,朗声开口说道。

  镇元子面露浅笑,他的心,对于此时的情景,早有推测,唯有选择投靠他,烈焰霄才会有着一线生机,否则必死无疑,烈焰霄可以步入至强者之境,自然是有大智慧之辈,自然懂得明辨时机。

  不同于其他镇元子面露浅笑,其他三位圣人不由同时瞳孔猛然一缩,凌厉的杀机,从他们的身上爆射而出,终日打雁,反被雁啄,这是他们不能容忍的事情。

  镇元子手的拂尘摆动,瞬间划出了一条星河,阻隔了三位圣人的杀机,正面的抗衡着三位圣人的气息,神色不变,好似对面并非三位实力强大的圣人,而是三个普通的强者一般。

  “尔等三位,刚刚步入圣人之境,却是有些心急了,甚至尚未参悟自己的圣人神通,就是急不可待的出手,未免有些过于自信了!“凝眸从三位圣人的身上扫过,镇元子凝声开口说道,若是三位圣人都是参悟了圣人之道,镇元子还会有着忌惮之心,而他们三位圣人,都是刚刚成就圣人之位罢了,甚至使用的神通道法,都是之前的手段,即便是以一敌三,镇元子也不会有着丝毫畏惧之意。强势的气息,从镇元子的身上爆射而出,这是镇元子第一次毫无保留的将自己的气势释放出来,顿时之间,三位圣人同时后退了一步,面露震惊的神色。

  “即便是同为圣人之境,也是有着手段的强弱之分,唯有完全的掌控了自己的圣人之道,才是强大的存,没有参悟自己的圣道之前,尔等没有和我一战的资格!“一股自信的气息,从镇元子的身上传出,无论如何,他都是太古之后,诞生的第一位圣人,圣人之,谁也无法与他相提并论。

  负手而立,镇元子的气息,彻底的将三位圣人压制,甚至让他们有着一种难以喘息的感觉。无论是玉清圣人,还是接引圣人、准提圣人,都是心猛然震动不已,即便是他们,也未曾想到,此时此刻,自己仍然和镇元子有着如此的差别。

  三位圣人同时心一沉,望向镇元子的目光,也是有着游移不定之意,好似权衡,此时是否应该出手,准提圣人手的七宝妙树杖是被他紧紧的握了手,随手都有可能打出惊天的一击。

  “师弟既然来了,何不现身一见?“镇元子突然将目光望向了远方,嘴角流露出了一缕笑意,想要真正的将三位圣人逼退,即便是他,也要经历一番大战,一旦等到太清圣人和上清圣人抽出身来,定然是石破天惊之战。而此时,并非交战的佳时机,用简单的方式,轻松的手段,解决问题,才是镇元子的心喜欢的选择,这些东西,都是从玄天道尊的身上学到的。而今镇元子使用出来,也是得心应手。

  三位圣人神色一动,也是随着镇元子的目光望向了远处,一道血红色的身影,好似刚刚从血海之醒来,背后青赤黑三种光芒闪烁,吞吐着寒光,冥河道人长披肩,神态轻松的走了过来,一步便到达了镇元子的身旁。

  “见过师兄,没想到竟然可以收获一件至宝,倒是值得我亲自出手一番了!“冥河道人嘴角流动着邪笑,唯有对面的三位圣人,心才明白冥河的恐怖之处,曾经混沌之,划开了天地,证取了圣人之道,绝非他们借助天道成就圣人之位的实力可以比拟的存。

  一双血色的眼眸,从三位圣人的身上扫过,冥河道人微微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该说的东西,镇元子早已说过,冥河道人也未曾将三位刚刚成就圣人之位的玉清道人等放心。

  虽然是一股蔑视之意,三位圣人望到了冥河道人背后青赤黑三种光芒闪烁之际,不由心猛然一抽,杀戮的意志,从三根尖刺传出,刺入了他们的心。管面色有些难看,三位圣人也未曾出口真正的责难。

  “既然如此,希望日后道友可以真正的庇护的烈焰道人,贫道山尚有要事,就此告辞!“玉清道人脸上一阵青白,良久方才开口说道,狠狠的划开了空间,离开了此地。

  准提道人刚刚想要挪动脚步,他的身旁,接引圣人早已拉住了他,双手合十,接引圣人深深的望了一眼镇元子和冥河道人,沉声开口说道:“阿弥陀佛,贫僧山尚有不少繁琐之事,就此告辞!”

  接引圣人转身带着面色仍旧挣扎的准提道人消失了空,心有着一股沉甸甸的压迫感,从未有过这一刻,接引圣人心如此的渴望力量。

  望着三位圣人消失的身影,冥河道人和镇元子不由相视一眼,面露笑意。

  p:第五送上!的一个月开始啦,劳动节快乐,顺便求点月票支持,有月票的兄弟,也不要犹豫,投上一张支持一下小七,谢谢!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