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四章 九大圣人


  “天狼圣人,妖族也有了自己的圣人。**泡!书。*”立身虚空,天极子蓝色的双眸,望穿了时空的阻隔,神色平淡,好似对于这一切早有预料,缓缓的开口说道。

  星空晃动,太清圣人演化而出的三清道人的身影也是消散了空,一口元气,终归是难以持久,手执白玉扁拐,划破星河,他的面前,帝俊显化真身,十方金色的大日,屹立星空的顶端,双翼流动着丝丝血液,强势的大战,即便是强横如同帝俊,身上也是留下了不少的伤痕。

  大道轰鸣,当星空之腾显出第一缕紫气之际,帝俊身影晃动之间,出现了星河之,屹立了星辰的心,面露喜色,与之相对,他的对面,太清道人面色铁青,双眸喷射着愤怒的火焰。

  “太清圣人,请!”望着眼前的太清圣人,帝俊面色一沉,凝声开口说道,太清圣人的手段,远超他的预料之外,即便是早已成就圣人之位的娲皇圣人,都是难以抵挡,还是引动了他亲自出手,暴漏了不少的手段。

  “哼,这一次,算是尔等好运,下一次,也许等待尔等的,就是灭亡的结局,女娲,来日师尊面前,看你如何分说!”太清圣人神色幻变,伸手一拉坐下的青牛,身影朝着星空之外踏行而去,他的目光从女娲的阴阳法体上扫过之际,不由流露出了复杂的神色,凝声开口说道。

  “此事不劳太清圣人操心,妖族之事,就是女娲之事,即便是师尊面前,也是如此!”女娲身着阴阳道袍,背后闪现诸天万界的景象,山河幻化,异象层生,神色淡然,伸手一划,身影便消失了星空之。

  “帝俊,此番欠下的因果,日后自由偿还之日!”女娲的神念,笼罩了整个星空,一道声音,从她的口传出,帝俊的耳边响起。

  帝俊面色一沉,望着女娲消失的方向,眼眸之,跳动着一缕异样的神色,庞大的神念,瞬间传出:“因果既然已经欠下,帝俊自然会铭记心,此番多谢娲皇圣人出手相助。”

  当目光望向了天狼圣人的方向之际,帝俊的神眸转动,心放下了不少的担忧,不管如何,只要是妖族的天庭,可以诞生自己的圣人,无论是付出什么代价,帝俊看来,都是有价值的。

  何况,此番劫难,付出的代价,远远低于帝俊的预料,帝俊心思一转,也是明白了太清道人的顾虑,蓬莱一脉占据了天地正统之位,即便是太清道人将妖族击败,也难以夺取他真正想要的好处,试探妖族一番,同时何尝不是试探其他势力的一些反应?

  帝俊的身影,一闪而过,落入了星辰大阵之,望着正不断的凝炼天地祭坛的天狼圣人,眼眸之射出了种种神光,面露笑意。

  就这时,北大陆的上空,猛然落下了朵朵金花,异香袭地,正是圣人诞生的异象,龙飞凤舞,空的清香,让不少的生灵心神一震,好似光明重现天地之间,一缕剑芒,划破了天与地的阻隔,没入了北大陆的上空。

  “上清圣人,你还是速速退去!”烛阴的声音,从空走出,神色万古不变,银色的双眸,宛若有着两条时间的长河其流淌,奔腾不息,手的时间之匙转动,沉静的开口说道。

  “哼!”一声冷哼,从上清圣人的口传出,他的身影一转,四把长剑,瞬间落入了他的手,直接转身离去。

  “都天神煞大阵,十二祖巫,日后自有再见分晓的时机!”上清圣人手的青萍剑,从空斩落,留下了深深的一道剑痕,他的声音,传入了十二祖巫的耳。

  “尔等有何手段,管使出,吾等祖巫,战天战地,即便是尔等成就了圣人之位,也难以真正的永恒,下一次,也许就是圣人真正的陨落的时刻!”烛阴面色猛然一沉,无论如何,一位圣人的力量,屹立了天地的巅峰,以往可以被他们直接压制的三清道人,而今仅仅是一个上清圣人,就让他们束手无策。

  “终究是时机未至,否则定然让尔等知晓,巫族不是尔等想来便来,想走便走的地方。”心叹息一声,烛阴便收回了自己的目光,转身望向了下方的隐杀圣人,眉宇之间,流动着毫不遮掩的笑意。

  “恭喜隐杀道兄证取圣人大道,日后永恒天地之间,永享圣人之福。”烛阴看着面前的隐杀圣人,凝声开口说道,圣人,真正的一尊圣人,从巫族的手诞生了,即便是付出了一定的代价,仍就是巫族的祖巫的容忍范围之内。也许,他们也有机会踏出一步,这种想法,十二祖巫的心转过。

  “还要多谢祖巫出手相助,日后巫族有事,自然就是隐杀之事,责无旁贷!”隐杀收敛了自己的气息,挥手之间,抹平了四周的空间裂痕,神色平静的开口说道,没有因为自己步入了圣人之境,就不将十二祖巫放眼。祖巫神秘的手段,即便是他,经历了太古的沧桑,都是震动不已。

  即便是他步入了圣人之境,望向十二祖巫之际,都是有着一种难以察明的感觉,仿佛十二只凶兽,屹立天地之间,未曾成圣之前,他甚至感觉不到那种威胁的力量。

  “无天圣人,雷泽圣人,天地之间,圣同出。”隐杀圣人猛然将目光从极西之地和南大陆扫过,天地显化异象,望着道涌现天地之间的气运之柱,他不由眉头微皱。

  “位圣人,恐怕远远不止,红云圣人,乾坤圣人,都是遮掩了天机,瞒天过海,同样是好手段!”帝江展动背后的翼,划破了重重叠叠的空间,打出了一条条乱流,嘴角流露出一丝冷笑,开口说道。

  “不错,一日圣,虽然抵达了天地的极限,却也不会将后来者的道路断绝。”奢比尸身躯高大,一双凶眸转动,沉声开口说道。

  “想必下一步,也就是轮到了掠夺造化的时候了,无论是谁,窃取了造化,都是难逃一死。”后土轻捋秀,黑色的长披肩而落,美眸复杂无比,缓缓开口说道。

  位圣人一同出世,天地庆贺,鬼神哭泣。

  p:第二送上!嗯,月初,有月票的,不要吝啬哦,支持越多,自然也就是越给力。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