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唯死而已(中)


  戈壁

  刘虎一听到李平北说到弃子,脸色便不自然起来。心中显然认定自己极有可能属于被弃的一子,战场上,士兵向来是做为将领的棋子,虽然明知道自己的身份,但亲耳所闻的感觉却是另一番滋味。

  杨诚却没有刘虎想得这么多,他一向均是唯命是从的,当下便向李平北说道:“卑下愿誓死护卫统领大人突围。”

  李平北见二人的表情,已然知道二人心中所想,当下淡淡的说道:“欲成大事者必能果断决择,有时甚至要不惜任何代价。弃一子而保全局,尚有再起之机,若不懂取舍,稍有不慎便是满盘皆输之局,你可明白?”

  杨诚见李平北深深的盯着自己,只得唯唯喏喏的说道:“我明白了。”其实自己心里是否明白他自己也不知道,只是觉得不忍向李平北说不。

  李平北仰首望天,怆然说道:“我平生之愿便是荡平匈奴,如此大势已成,虽然不能亲眼看到,但余愿足矣。别人都是要丢卒保车,我偏要丢车保卒,小卒就一定只是小卒吗?”

  二人听李平北如此说,竟是要舍自己来掩护大家突围,不由愣住。刘虎是目瞪口呆,他当然明白李平北的意思,虽然他对李平北极为崇敬,但一时仍然难以接受。

  杨诚隐隐明白李平北似乎让自己突围出去,他却要以身犯险,当下急着说道:“统领大人若要走,谁人又要挡得住呢,我宁愿力战而死,也不愿弃将军而去。”

  “你还有很多事要做,而我想做的都做得差不多了。就算能逃出去,恐怕有人也不会轻易放过我,不如轰轰烈烈一战,快慰平生。”李平北悠然说道。

  “统领大人一定要带着我啊。”杨诚也不知道该如何劝说李平北,情急之下只希望能与李平北并肩而战。刘虎却没有吱声,只是坚定的站了杨诚旁边。

  “我意以决,你等只需按我军令而为,勿要再言。”李平北厉声说道。

  李平北知道自己就算突围出去,恐怕也难道赵长河的陷害,这次已经做得如此明显,当然是毫不留情了,与其回去受辱,不如痛快一战。遂决定力保存一些士兵,也不枉他们跟随自己多年,杨诚便是他欲保留之一。

  杨诚见李平北如此说,也不敢再做争执,军令如山,正威营的士兵对军令一向无条件的服从。只是望着李平北,眼睛微红。李平北见状,叹了口气,解下身上佩剑,递给杨诚,“剑名灭奴,随我多年。虽然战阵冲锋之时没什么用处,用来日常防身倒也不错。你虽然箭术精湛,但近身拼斗却颇有不足,要知道敌人是不可能永远呆你的远处的,日后你要勤练习才好。”

  杨诚接过宝剑,虎目微红,跪下恳求道:“统领大人带上我吧!”

  “你要抗我军令!”李平北脸色立变,不可抵挡的威势立发。

  “我……谨尊统领命令!”杨诚终不敢逆李平北之意,违心的说完后拼命的忍住,不让眼中的泪水掉落。

  “待我冲入敌营,你二人可从这个方向突围,切记不要回头。”李平北指着匈奴营地中灯火为通明之处,向二人说道。

  杨诚倒没什么反应,刘虎却是脸色微变,这不是叫二人前去送死吗?李平北看了看二人,平静的说道:“虚则实之,实则虚之,到了之后你们自然会明白。”李平北说完向石后走去,二人也急跟上前。

  四。正熟睡中的正威营士兵被一个个叫醒,不多时便静静的围了李平北的身边。李平北环视了一下众人,正威营现所剩不足千人,虽然个个略显疲态,但俱是正威营精锐。李平北扫视完一张张疲惫而又坚定的脸,轻声的说道:“一到天明,匈奴必然会发动猛烈的进攻,到时我军将再难抵挡,所以必须匈奴进攻前突围。虽然形势艰难,但我仍希望能有人成功逃走。稍后我将率领五百人直攻匈奴营地,其他人分成八队,分别朝不同方向突围,一旦冲出匈奴营地,便向中军奔去,途中勿做任何停留。跟着我的五百人将会是匈奴骑兵为重视的打击对象,所以我希望大家自愿,绝不勉强大家。”

  “统领大人!”全体士兵俱跪了下来,望着李平北悲壮的说道:“我愿跟随统领大人死战!”“我愿……”“我愿”一时竟是人人都自愿随李平北出战,虽然明知逃脱的机会渺茫,但却宁愿随李平北战死。

  “好!不愧是我正威营的好男儿。”李平北看着大家的表情,心中着实感动。没想到人人均悍不畏死,宁愿放弃逃生的机会,虽然那个机会也极为渺茫,但至少比跟自己周围要有把握的多。“虽然大家都愿随我李平北死战,我非常高兴。但是,我不能让正威营我手中全军覆没,哪怕能逃脱一人,我心愿足矣。全军听我号令!”

  众人一见李平北就要下令,也不敢再多言,只希望李平北能把自己选中,拼死一战。李平北亲自挑选,受伤不重能长途奔跑的全留了下来,其余的俱选作和自己一道,这些人即使逃出包围,也难以走远,不如把机会让给有希望的士兵。

  挑选完毕,李平北站中间,压着声音对四面突围的士兵说道:“只待我冲入匈奴营地,周围各营派兵来围,你们即可按我指定的方向突出匈奴营地,一旦脱困就全力遁走,切莫再回头。”众人皆是神情肃穆,齐声说道:“谨尊统领大人命令。”

  李平北点了点头,转身对随自己的五百士兵说道:“稍后我们便要轰轰烈烈的大战一场,让匈奴人知道我军的实力!”

  “拼死效命!”众人轰然答道,此时的李平北,一手各握一支长枪,矗立中央石上,宛如一个高大的战神!狂风骤起,一场腥血雨的战斗就要展开。

  ;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