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忍辱偷生(中)


  史达贵和潘宗向刚刚打发禀报完军情的斥侯,正欲商议下一步的行动,帐外来报:“正威营杨诚和刘虎帐外求见。”二人相视一眼,均有些惊讶,这二人竟这么快就做下决定了吗?

  “让他们进来!”史达贵向帐外喝道,走向上首,与潘宗向一同坐定。

  杨诚和刘虎拜见过后,史达贵便笑呤呤的问道:“二位这么快就想清楚了吗?不知道是不是令我满意的答案呢?”

  “启禀将军!”刘虎抱拳说道:“我们已经完全想清楚了,不会有丝毫遗漏。”

  “好,好,好!”史达贵边说三个好,盯着刘虎的眼睛继续说道:“那你把正威营进入大漠这段时间的行动说来听听,看你们二人是否真的已经头脑清醒了。”

  刘虎深深的看了杨诚一眼,转过头盯着史达贵朗声说道:“正如将军所说,李统领狂妄无比,带领五千人轻率出击。根本没有按照军令而行,只想着自己立功,却不顾士兵的死活,结果惨遭匈奴浑邪王五万骑兵围攻,全营几乎灭。幸得史将军和潘将军率兵及时赶到,大展神威,击溃浑邪王大军,斩首三万余,浑邪王望风而逃,而我们也得以生还。”刘虎一口气说完竟也面不改色,仍然毫无畏色的盯着史达贵。

  “嗯,还算不错,事实就是事实,没有我们,你们当真是一个也不能活了。到时再将你们的惨状和李平北的狂妄详细的说出,事后我自然会举荐两位千夫长的。”史达贵点了点头,微笑着对刘虎说道。

  “多谢将军提拔!”刘虎恭敬的说道。

  “好吧,你们先下去休息,稍后再随军回中军,其他我自然会安排。”史达贵一边说一边看着,自进帐以来一直低着头默不着声的杨诚,虽然杨诚并未言语,但史达贵仍然看出杨诚那一脸的愤慨。

  “末将告退。”刘虎说着便欲拉着杨诚退出帐外,杨诚刚站起来,潘宗向冷冷的说道:“慢着,你先退下,他留下。”潘宗向指着刘虎,示意让杨诚留下。

  刘虎脸色微变,心知杨诚的态度定然让二人起了杀机。但现这种情况下,自己和杨诚断没反抗的能力,当下只得无奈点了点头,转身独自出帐,临出帐时,用手捅了捅杨诚的背,希望他能明白自己的苦心。

  “我看你好像还有话说?”潘宗向打破了帐中的宁静,淡淡的向杨诚说道,边说边解下腰间的长刀,轻轻的抚着黑色的刀鞘。

  “我……”杨诚欲言又止,但想起与刘虎的商议,只得暂时隐忍。如果自己这些人一死,恐怕所有李平北的冤屈就永远无法洗刷了,犹豫一会,才干涩的说道:“我并没什么要说的。”

  “哦?那你把刚才你同伴说的话重复一遍?”潘宗向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但手却没有片刻离开长刀,一只手抚着刀鞘,另一只手去慢慢的握住了刀柄。

  潘宗向的动作自然没能逃过杨诚的眼,杨诚再笨也知道潘宗向想要做什么。只是要让自己亲口说出那样的话,真比让他死还要困难,当下心中一横,振声说道:“卑下不善言谈,一时难以记得那么多,还请将军原谅。”

  “哈哈哈……”潘宗向口中大笑,心中却也有此佩服,此人竟然宁死也不愿诬蔑自己的长官,可惜自己手下却没有这样的人,可惜的是自己必须设法除去他。“既然不善言谈,那希望你不论何时、何地,什么都不要再谈,明白我的意思吗?”潘宗向心中计议以定,将长刀重挂回腰间,站起来对杨诚说道。

  “是!卑下告退!”杨诚不卑不亢的说道,转身出帐而去。

  “唔,刚才你已经动了杀机,为什么不动手呢?”许久没有开口的史达贵疑惑的问道。

  “是个人才,可惜不能为我所用啊。”潘宗向答非所问的说道。

  “宗向兄还缺人才?神机营内人才济济,我都羡慕得很啊。”史达贵惊讶的说道。的确,二人手下均是征北军中精锐的战士,说起人才当然远远超越其他诸营。

  潘宗向意味深长的看了史达贵一眼,淡淡的说道:“单看此人都李平北的忠心,你我二人的手下就难寻一二。”

  “忠心?忠心有什么用?我只要乖乖听命的奴才便好了,再说我的一万骑兵里谁敢对我不忠,谁敢不听号令呢?”史达贵不以为然的说道。

  “现当然没人敢对你不忠,如果万一有一天你失势了呢?他们还会像现这样对你吗?况且刚才找其他正威营士兵问话的时候你也场,谷口一战又岂是一般人能做的?”潘宗向边说边走向帐外,没有理会史达贵的反应,继续说道:“中军令我二人速回,准备对王庭的进攻,你有何看法?”

  史达贵心中略有不快,失势?他可从来没有想过这种无聊的事情,自己立下如此大的功劳怎么可能有失势的一天?对于潘宗向的其他话却没听进心里。潘宗向见史达贵没有回应,再度重复了一遍。

  “哦,大将军既然下令了,你我二人自然得马上赶回去,只可惜这次又让浑邪王逃掉了。”史达贵意味然的说道。

  “不错,跟他打了这么久,眼看这次形势对我们如此有利。浑邪王已是强弩之末了,悍死之士几乎全都牺牲了,剩下的部队战力有限,只要我们再追上几日,必然能一举消灭他。如今要放过他,我实心有不甘啊。”潘宗向望着天际,不甘的叹着。

  “要不……我们还是继续追击?事成之后再赶去王庭?以我们的速度应该还来得及吧。”史达贵也不甘心这样放掉打了好几年的对手,试探的问道。

  “嗯……”潘宗向显然有点心动,迟疑了一下,对史达贵说道:“如果我们二人都去追击恐怕不太好,反正浑邪王的人也没有多少了,一营去追便足够。我们留下一人追击浑邪王,另一人回中军覆命,你看如何?”

  “这样也好,不过谁去追谁回中军呢?”史达贵跃跃欲试的说道。

  “大将军那里你说话方便一点,当然由你回中军,而我带神机营去追浑邪王。”

  “嗯……好吧!”史达贵犹豫片刻,痛快的说道:“这次就把这个功劳让给你了,以后再还我吧!”

  “呵呵,你我二人还用说这些吗?有功劳自然是两个人一起的,我怎么敢忘了你。”

  “那正威营这些人怎么办?跟我回中军?”

  “不,这些人你就带上那个姓刘的小子,其他人自然交给我处理。”潘宗向坚定的说道。

  “也好,姓刘的小子说话机灵点,也可以省点心,其他人交给你我了完全放心了。”史达贵笑着说道。

  “这是自然,该回来的自然一根汗毛也不了,不该回来的就当是买浑邪王的命用掉了。”潘宗向冷冷的说道。

  网bp;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