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整军备战


  友情推荐夏言冰力作《寒蝉变》书号:35670

  ————————————

  匆匆探望过父母后,杨诚辞别左擒虎的挽留,匆匆赶下山去。此行的目的既然已经达到,他已是归心似箭,心神早已放到安平那支不足两百人的军身上了,毕竟那才是他的根本。虽然得到了左家寨的全力支持,但若想作到如臂使指,哪里及得上自己一手建起的队伍。

  他身后,长长的运粮队伍已从左家寨出发,这便是左擒虎兑现的第一个承诺。虽然左家寨的粮食并不充裕,但这一次一出手便拿出了近半贮存的粮食,显示了左擒虎全力支持的决心。

  回到安平,已是掌灯时分。县衙内人来人往,竟是异常繁忙。叶浩天正忙得不可开交,突然感觉一人站自己面前,刚要抬头说话,发现竟是杨诚,当下不由大喜过望:“这么快就回来?怎么样,左老头答应了没有?”

  “你说呢?”杨诚笑着反问道。

  “看你笑得这么奸,一定是成了吧。”叶浩天打趣说道。

  “我这样子也算奸吗?”杨诚奇怪的说道。

  “说正经的,到底怎么样了。”叶浩天急急说道。

  “我亲自出马,当然是马到功成了,左家寨已经答应全力支持官府。支援的粮食正路上,半夜就可到达。而且明天左家的精锐也会全数开来,听众我们的调遗。”杨诚笑着说道。

  “真的?你是怎么做到的!”叶浩天不可置信的说道,一脸的惊喜之色。

  杨诚叶浩天对面坐了下来,简要的说明了此行的经过。叶浩天听到杨诚孝义堂向左擒虎力陈时局,晓以利害,不由会心而笑,面露向往之色。“早知道就跟你一起去了,这县衙多没意思。”叶浩天埋怨的说道。当杨诚讲完与左擒虎之战,并终得胜,顺利得到左家寨的支持后,叶浩天已是呆住了。过了好半晌,才喃喃说道:“好小子,居然连左擒虎都败给你了,真让人不服也不行啊。”

  “左擒虎其实胜我十倍,只是没料到小黑的射程竟有这么远,一时让我侥幸得手而已。”杨诚老实的说道。

  “不管怎么说,反正是你胜了,我会让这个消息以快的速度传开的。”叶浩天眨眼说道。

  “这样不太好吧。”杨诚顾虑的说道。失败对于一个人来说,毕竟不是件好事,若是消息传开,让左家觉得脸上无光,反而会弄巧成拙。

  叶浩天拍了拍桌子,认真的说道:“有什么不好?若是左擒虎不想让这个消息传开,就是十个你,也走不出左家寨一步。我看他一听平乱大军就要来了,早就想给自己留条后路,和你打一场也只不过是想给自己个台阶而已。”

  “不是吧。”杨诚惊讶的说道。

  “你以为人人都像你一样,一根肠子通到底啊。学着点吧,要不是我,你给人卖了还乐着呢。”叶浩天面有得色的说道。

  “我相信他不是那样的人,你也别把人心都看得这么险恶。”杨诚坚定的说道。

  “好好好,不说了还不行,反正这次得到左家寨的支持,其他各寨哪里还玩得过我,终于可以放开手脚大干一场了。幸好你及时回来,我可是忙坏了。”叶浩天抱怨的说道。

  “忙?不是已经没什么事情了吗?”杨诚奇怪的问道。

  “没事!你前脚刚走,各里的里长们就找到我,主动要求修补安平的城墙,看他们苦苦的哀求,我又不能不答应,你说我能不忙吗?”叶浩天一脸苦相的说道。

  “主动要求?不是吧。”杨诚盯着叶浩天的眼睛,怀疑的问道。

  “我说你这人,别人说什么都信,怎么就只怀疑我一个人呢?不是他们主动要求,难道我还强迫得了他们吗?”叶浩天气道。

  杨诚却不说话,一脸笑意的看着叶浩天。“真受不了你,虽然我也曾小小的点拔了一下,但他们主动要求却是没假的。”叶浩天告饶的说道。

  “没事你筑什么墙啊,现这点时间,即使筑起了墙,也起不了什么作用啊。”杨诚奇怪的问道。

  “纠正一下,不是我要筑墙,是大家主动要求筑墙。”叶浩天板着脸辩解道。

  “这有什么区别吗?”杨诚笑着说道。

  “当然喽。”叶浩天一脸认真的说道。

  “那好,就算是他们主动要求吧,但这样也没什么用啊,只是劳民伤财而已。”杨诚正色问道。

  “这你就不懂了。虽然这十来天他们一直听话得很,但毕竟我们声望不足,手下又没兵又没钱,难以真正的让他们服我们。事情多的时候,每天忙都忙不过来,倒也没事。现没什么事情做了,他们就开始挑三捡四了,这样下去我这个县令哪里还坐得稳。这墙筑起来起码也要几个月,中间还有一次收稻,等这几个月一过,我手里又有钱又有兵的,还怕他们敢不服气吗?”叶浩天苦口婆心的解释道。

  “这……你也想得太复杂了吧。”杨诚又好气又好笑的说道,他看来,叶浩天这样做完全是多此一举。

  “莫使民闲。闲起来他们便要东游西荡,指这说那,太平时节倒没什么,值此非常时期,就是危险的征兆啊。御民之道,你不懂的。”叶浩天老气横秋的说道。

  “就算你不想让他们闲着,也不一定要筑墙啊,大可以安排其他事情。比如把所有的田清理出来,来年可以及时的播种嘛。”杨诚好气的说道。

  “这里可是我的地盘哎,县城就是我的脸,城墙就像我的嘴巴一样,现只剩下个孤零零的城门,就像牙齿全被敲了,就一个空洞,多没面子。再说了,修墙也不是只顾着现,安平我还有得呆啊,做一个没有城墙的县令,多没意思。”叶浩天力争道。

  “好了,不跟你说了,我还得再去动员动员,明天把城门那段弄得漂漂亮亮的。到时还不把各寨那帮土包子唬得一愣一愣的。”叶浩天一边得意的说着,一边匆匆向县衙外走去。

  杨诚笑着摇了摇着,自顾向内走去。经过来回的赶路和与左擒虎的一战,他的体力已是消耗巨大,趁着这段时间,需得好好休息一下,明天就得正式开始训练他的军了。

  ※※※※※※※

  杨诚力败左擒虎以及左家寨全力协助官府的消息,以极快的速度传遍了安平及周围各县。这个突然崛起的星立即成了众人的谈资,那一战的细节虽然不为人知,但却丝毫难不倒大家,各种各样的版本各寨间迅速传开,到后是被传得神乎邪乎的。叶浩天发了第二次邀请,或者可以说通告,语气已是硬了许多,甚至很直白的暗示,若是各寨敢抗拒不来,那将会被官府等同于黄功伟之流,直接遭到被剿灭的命运。

  这些消息杨诚当然不知道,随同那天晚上运来的粮食还有一批猎弓,这是他特意要求的,数量已是足是装备他那支数量可怜的部队了。经过一夜充足的休息之后,第二天他便全心投入到军的训练之中。有了足够数量的弓箭,他把重点完全转移到了射箭和山野行军的训练上来。毕竟现时间不多,不能事事求全,能让这支生的力量能够迅速的适应战场的需要,那才是当务之急。

  叶浩天同样忙得不可开交,既要连夜忙着选拔口齿伶俐之人给他传递消息,又要亲自指挥那群热情高涨、干劲十足百姓修筑城墙。本来以他的本意,是想参照着长安的城墙来修建的,但安平物资极度缺乏,能参与建墙的人又全是些老弱妇孺,哪里能达到他的要求,建来建去,也只筑起了一段免强能称作城墙的东西。叶浩天也是无法,毕竟时间有限,经过他刻意的一番装饰之后,倒也有模有样。

  趁着午饭之余,叶浩天跑到校场去看杨诚训练的军。一进县衙大门,漫天的灰尘已是扑面而来。“用不着这么夸张吧。”叶浩天不留神被灰尘呛了,苦叫道。

  “你不是城门那里呼来喝去,正得意着吗?怎么跑到这里来了。”杨诚看着一脸狼狈的叶浩天,笑着问道。

  “你不提还好,提起我就生气。那些家伙建的东西能称作城墙吗?要不是我够聪明,明天岂不是要让各寨的寨主笑掉大牙。”叶浩天生气的说道,走到杨诚身边,一屁股坐了地上。

  “你满足了吧,亏你还忍心,连小孩子都让你给动员起来了。”杨诚瞥了一眼叶浩天,又专注的看着校场上正练习基本格斗的士兵们。

  “你也别说我,一大早就见你把他们拉出去折磨了,我跟着你们后面跑回来,你居然也不让他们休息一下。”叶浩天毫不示弱的挖苦道。

  “唉,时间太紧,我也没办法。况且这也是他们自愿的。”杨诚叹气说道,说到后面时,看着不怀好意的望着自己的叶浩天,不由相视大笑。

  “停!”杨诚看着满着大汗的士兵们,有部份是脚下虚浮,若是继续练下去,恐怕就要当场昏倒了,当下大声的喝道。

  虽然训练并不久,但这些人已经略显军人的素质。杨诚的话声刚出,已是整齐划一的停了下来,如松一般耸立校场中,坚定的望着杨诚。“一柱香休息,校场集合。”随着杨诚的命令,众人纷纷松懈下来,有的甚至原地坐了下来,大口大口的吸着满是灰尘的空气,一脸享受的表情。

  “哎,真是不佩服也不行啊,这才多久,居然让你搞得也有模有样了。照我看,比起零陵的军队也差不到哪里去,只是数量少了点。”叶浩天由衷的赞道。

  “你看的只是表面的,虽然看起来不错,但和零陵军比起来,仍然有很大的差距。”杨诚脸色忧虑的说道。

  “不是吧,我怎么看也觉得还可以啊。”叶浩天奇道。

  “这些人现完全靠着坚定的意志支撑着,一般的训练自然看不出什么。但他们哪里经历过战场的残酷,若是真的让他们面对比自己多十倍甚至百倍的敌人,不马上落荒而逃就是万幸了。”杨诚担心的说道。

  “我看你是太多虑了,虽然人数不多,但这可是我手底下精壮的男子了,虽然不是万中挑一,也是几千人中选出来的嘛。”叶浩天认真的说道。

  “亏你说得眼睛都不眨,什么几千人挑出来的,你这几千是些什么人,你我还不清楚吗?”杨诚没好气的说道。

  “呃。”叶浩天尴尬的笑着,“我看你一幅忧心忡忡的样子,缓和一下气氛嘛,何必这么认真呢。”

  “我知道他们也做得不错了,只是他们将性命交付给了我,我却丝毫轻松不得。百多条人命啊,你以为战场真的就那么好玩吗?”杨诚感慨的说道。

  “我看黄功伟那伙也不见得有多厉害,上次我们两个人不就搞得他们鸡飞狗跳的吗?”叶浩天不以为意的说道。

  “你也真说得出口,若不是人家左家寨的人出手,你这条小命就放青石寨了。”杨诚提醒道。

  “这些就不用再提了吧,反正我现不是照样活蹦蹦乱跳的安平当我的县官大老爷吗?”想起青石寨的遭遇,叶浩天脸上一阵抽搐。想了想,转移话题的说道:“对了,你这支部队叫什么?总不能还是算做县里的捕快吧。”

  “这我倒还没想起。”杨诚尴尬的说道。

  “这怎么行!得取个响亮的名字,让敌人听到也吓得个屁滚尿流的嘛。”叶浩天一脸认真的说道。

  “不如叫安平军?”杨诚试探的说道,虽然跟叶浩天学了不少,但这一项显然不是他的长处。

  “太难听了。叫飞虎营吧,虎生双翅,天下无敌啊!”叶浩天兴奋的说道。

  “也好,就听你的吧,反正这些我也不行。”杨诚可有可无的说道。

  “飞虎营统领杨诚听令!”叶浩天板着脸大声说道。

  “喂,说你呢,怎么反应这么慢?”看着一脸愣着的杨诚,叶浩天生气的说道。

  “啊?”杨诚显然还没有适应叶浩天安他身上的这个身份,一时茫然。

  “唉,亏你还是个老兵,这点规矩都不懂。本想乘机过过将军的瘾,哪知道碰上你这么个木头。得,我还得赶去城门那里,你慢慢折腾你的吧。”叶浩天失望的说着,人已匆匆向城门方向赶去。

  “飞虎营。”杨诚喃喃的说道。大陈有史以来人数少的一个营就这样诞生了,只是刚刚诞生,便要面对百倍于己的敌人,谁也不知道它的命运倒底会是什么样。

  ※※※※※※※

  第二天下午时分,安平各寨的大小头目已齐聚县城,除了天宝寨洪方称病,只派了他二十岁的孙子洪承业赶来之外,其他各寨的寨主均是亲自赶来。左家寨一行是引人注目,三大当家一个不少,再加上左家两姐妹、封飞和左家三杰,所有有份量的人一个不少。左家的两千精锐,是中午时分便提前赶到,叶浩天的安排下,从城门一直排到县衙,让入城的各寨寨主震惊不已。

  “各位果然是守信之人,准时到达县衙,本县实感激不已。”叶浩天看着堂内的众人,笑着说道。

  除了左家寨的人,其他各寨均是一脸的冷漠。本来他们根本就没有打算要来参加这个聚会,但哪知道形势突然逆转,实力强的左家寨突然宣传全力协助官府,而且随之传来的,还有这个对他们来说完全陌生的杨诚,居然不可思议的打败了左擒虎。要知道左擒虎一向声望显著,不仅是因为他的为人,主要的是靠着他那出神入化的箭术,岭南十几年从来未尝败绩,就连一向气焰嚣张的黄功伟,也是轻易不敢惹。

  他们这次虽然迫不得已赶来了,但却是抱着观望的态度,毕竟黄功伟和平乱大军谁先到安平,仍然是个未知数。若是站错了队,恐怕难逃全寨覆灭的命运。但他们也不敢不来,叶浩天的话说得非常绝,让他们根本没有选择的余地。

  看着毫无反应的众人,叶浩天有些尴尬,干咳一声后说道:“看来大家都很忙,我就开门见山的说吧。这次请大家来,只有一个目的:组建安平剿贼联军!”

  叶浩天话音刚落,以吴老六为首的几人就开始纷纷叫苦起来。不是说人手不足便是什么粮草缺乏、兵器缺少之类的借口推托,总之是爱莫能助。天宝寨和黑鹰寨的人却一直看着左家寨的人,显然是想先知道左家寨的态度,再作表态。虽然传言说左家寨全力协助官府,但却不知道这个支持的程度如何,是以纷纷观望。

  “住口!”叶浩天见众言纷纭,大怒喝道。“不需要讲任何借口。现你们只有两个选择:一是无条件加入安平联军,全力协助官府剿贼,保卫安平甚至整个岭南的安全;二是扯旗造反,自立为王,然后被朝廷的百万大军一个不留的剿灭。你们只需要告诉我你们的选择即可,不用说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叶浩天的话顿时镇住了堂内的众人,他们还能有选择吗?这些寨主根本不敢有造反的念头,只不过想保持现的地位和平静的生活而已。但叶浩天此话一出,立时将他们逼到死角。堂内的气氛顿时有些尴尬,没有一人再开口说道。

  “不用再看了,刚才你们进来的时候没看见吗?左家寨精锐全数调归官府指挥,我已上报朝廷,将左家寨现有的田地,以官府的名字赏赐给左家。只要真心为朝廷办事,我自然不会亏待他!”叶浩天大声说道。

  众人担心的就是自己现的田产,怕一由官府统治,便会全被充公。现一听到左家寨的田产得以保留,心中疑虑已消除大半。黄鹿山和天宝寨当即表明了自己支持的立场,留下吴老六和叶锋两寨,坐也不是,站也不是。

  “只要这次协助朝廷剿贼有功,不论以前做过什么,一律既往不咎。即使是强盗山贼,只要立誓改邪归正,今后也会被官府视为良民,同样保有现的财产。”叶浩天看出了两人的疑虑,爽声说道。

  叶吴二人均是松了口气,叶锋一直愁的便是这个,而吴老六虽然心中仍想观望,但迫于形势,只得先答应下来再说。是以经叶浩天的一番威逼利诱,竟非常顺利的让各寨“主动”表示了对官府的支持。

  “好,既然大家都支持官府,那么我们现就谈谈你们所能支持的诚意到底有多少?”叶浩天淡淡的说道。

  “我们有三百人。”叶锋说道。

  “五百。”崔刚说道。

  “二百。”吴老六说道。

  “洪家人丁不旺,爷爷年事已高,我一人全力协助。”洪承业说道。

  “你们倒也真是大方啊。”叶浩天面带笑容的说道,刚一说完,脸色一变,厉声说道:“鸡鸣峡足有五百强盗、黑鹰寨可战之士足有七百之众、黄鹿山有一千一百人、洪家虽然人丁不旺,但两百人也是足足有余!不要想着欺瞒本县,若想保住你们的地位和人头,三天之内,好按我说的数字给我派到县城来!”

  众人均是面面相觑,显然没有料到叶浩天竟然如此清楚自己的底细,均呆立当场,再不作声。

  “安平联军由飞虎营统领杨诚统帅,左擒虎为副统领,负责指挥各寨联军。至于各寨头目的职务,大军齐集后再做安排!三日后进行整编,十日后将开拔出战,任何人若误了剿贼的大事,皆以谋反论罪。送客!”众人还★★时,叶浩天决绝的声音堂内响起。“补充一点,粮草由各寨自行负责。”;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