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路见不平


  眼看自己的刀锋就要触及杨诚的额头,屠一万脸上突然显现出一丝怪异的神色。杨诚脸上那种茫然的神色,似乎突然之间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自信、宁静、平和,是一种让屠一万自己也说不出来的感觉。那瞬间,屠一万突然觉得眼前的杨诚,似乎发生了一种极大的变化,虽然他不知道那是一种什么样变化,但这种怪异的感觉,让他取消了原本打算收回的劲力,转而全力向杨诚攻去。因为他心中有一种坚定的信念,自己这一刀无论如何也伤不了杨诚。

  正屠一万思虑之间,杨诚竟闭上了眼睛,右手倏然抬起,食指和拇指箕张,竟不偏不斜的捏住了屠一万的刀背。还没等屠一万反应过来的时候,杨诚的手腕一沉,屠一万只觉得一股巨大的力量从手上传来,令他不由自主的随着刀势,向地上栽去。

  “呔!”屠一万虽然心中震骇,但反应却丝毫不慢。暴喝一声之后,虎躯一扭,整个人随之旋转,左手紧握成拳,直向杨诚当胸击去。虽然是仓促变招,却是又准又狠又快。

  杨诚虽然是闭着眼睛,却似乎对屠一万的反应早有预料。屠一万的拳刚一挥手,杨诚低垂的左手倏然挥起,恰好搭屠一万臂肩相交之处。屠一万脑子中生起一个怪异的感觉,似乎杨诚那只手早就放那里,等他的肩靠过去而已。还没等他想出对策之时,只觉右手一松,左肩随之传来一股无可匹敌的力道,使他整个人控制不住的向后飞射。

  “咻咻咻咻!”四支羽箭凌空而至,所经之处,正是屠一万刚才身体所的位置。这四支羽箭几乎是毫无征兆的突然出现,直至靠近之时,才发出丝微的声响。可以想见,即使刚才杨诚负手而立,屠一万不仅伤不了杨诚分毫,会被这四支羽箭当场射杀!

  屠一万身体空中翻腾,但这一边的情形却看得一清二楚,正惊讶之时,身后刀风乍起,刘虎的长刀已然攻至。

  因为刘虎与杨诚之间的视线完全被屠一万所挡住,是以他并不知道这瞬间发生的事情,还以为杨诚已经伤屠一万的手上。而且从屠一万的招式来看,这一刀杨诚若是不能避开,恐怕已是凶多吉少。当下急怒之下,出手是毫不留情,全力使出,竟要凌空将屠一万斩为两段。

  屠一万身手虽然了得,但毕竟空中毫无着力之处,哪里还有闪避的可能。是以仓促之间,屠一万只得全力将右手的短刀迎上刘虎的刀锋,以望阻挡刘虎这一往无前的一刀。

  “铛!”火星四溅,屠一万的短刀正中靠近刀柄的刀锋之处,顿时将刘虎的长刀断为两截。“唰!”刘虎刀势未,手中的半截刀继续下划,直屠一万的手臂划出长长的一条口子,顿时血流如注。

  “砰。”屠一万重重的摔落地,一片惨然的白色,顿时浮他的脸颊之上。虽然受伤不浅,但屠一万却是庆幸不已。如果他手中这把不是切金断玉的宝刀,恐怕刘虎这一刀,就算他能挡住,也无法逃脱一刀两断的命运。与之相比,自己手臂上那长近一尺的伤口,便显得微不足道了。

  说时迟,那时快。这一连串的事情,不过发生短短的一瞬而已。

  “杀!”刘虎持着半截长刀,怒吼着向坠落地的屠一万插去。关心则乱,他却不知道杨诚是安然无恙,是以脑子里只想着将屠一万杀死。

  “住手!”杨诚眼见救援不及,急忙大声呼道。虽然刚才他几乎死屠一万的手上,但他与屠一万毕竟没什么深仇大恨,何况公孙无忌交待过要生擒屠一万。若是屠一万就这样死他们两个的手里,岂不是把好事办成坏事了。

  刘虎的长刀屠一万胸前不到一寸之处堪堪止住,虽然只是半截长刀,若是插下去,恐怕屠一万也再无生理。“诚,诚哥,你没事!”刘虎欣喜的说道,抬着看上杨诚,一脸的狂喜之色。虽然只是片刻之间,他似乎已经经历了生离死别一般。

  见到刘虎如此着紧自己,杨诚也有些感动。毕竟刘虎与他有着几年同生共死、并肩做战的情谊,虽然事隔数年,却仍然没有半分的褪色。“当然没事了。”杨诚笑着说道,看了一眼不远处一闪即逝的四个人影,大步向刘虎走了过去。

  刚才出手相助的四人,是杨诚离开西域之时,欧洪林特意从羿族中挑选出来的随身护卫。虽然只有四人,但各个方面,这四人几乎都是羿族中的上上之选,连欧★★这样的强者,也有所不及。这四人平时暗中保护杨诚周围,轻易根本不会现身现。就连杨诚身边的飞虎营诸将,也感觉不到他们的存,只有杨诚遇到生命危险之时,才会出手相助。这自然也是杨诚的意思,毕竟他还不习惯外出时带上一队人保护,而这些人极善隐匿,可以让他感觉上好一点。

  “谢谢。”屠一万冲着杨诚略有艰难的说道。刘虎刚才那一下虽然只划伤了他的手臂,但那股强大的力量,仍然让人难以抵抗,何况他当时被杨诚击飞,正当力竭之时。不过若不是杨诚将他推开,他定然难逃四箭穿体的命运,是以杨诚等于救了他两次命。

  杨诚微微一笑,伸手扶起屠一万,赞赏的说道:“屠兄战技如此精妙,实令小弟佩服。”

  “哪里哪里,杨兄才是深藏不露之人,下实是看走眼了。”屠一万尴尬的说道。

  “屠兄客气,我也只是碰巧而已,要不是屠兄之前手下留情,恐怕我们两个已经伤屠兄手下了。”杨诚一边说着,一边扶着屠一万一张凳子上坐了下来。

  “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还以为诚哥伤他的手上了。”刘虎疑惑的问道。听二人的对答,似乎反而是杨诚将屠一万击退,但依他所见的情况,杨诚当时赤手空拳,怎么可能化解屠一万那凌厉的一击,将屠一万击飞出去呢?对于杨诚的近战功夫,刘虎也是极为了解,平时他们也经常切磋交流,虽然只是点到为止,但当时就算换上自己,恐怕也无法做到这样,何况平时均不及自己的杨诚呢?难道杨诚真是深藏不露?刘虎暗自疑惑道,表情有些异样。

  “是啊,刚才杨兄那两招,确实是精妙无比,屠某也是闻所未闻。”屠一万赞赏的问道。屠一万虽然身处世井,但家学渊源却是极为渊博,否则像公孙无忌那样恃才傲物之人,怎么可能与他的父亲交上朋友。

  杨诚尴尬的笑了笑,缓缓说道:“不过只是插秧、推磨而已。”

  “什么!”两人同时惊呼道。

  “真的。”杨诚诚恳的说道,一脸的认真。

  屠一万眉头微皱,开始他还觉得惊讶,但听杨诚这样一说,细细回想起来,杨诚刚才的动作,确实也是如此。捏住自己的刀背往向沉,确实如同老农插秧,只是所插的,变成了自己手中的刀而已;而推磨那式,是拿捏的巧妙,正好推自己关切之处,自己的身体就像磨盘一样,旋转飞出。

  “你难道说的是你平时练那套破拳?”刘虎惊讶的说道。虽然他没看到当时的情况,不过杨诚说起插秧和推磨,他却是再熟悉不过。虽然杨诚练那套拳让他觉得不伦不类,但每天看上一次,却也让他渐渐熟悉起来。

  杨诚笑而不语,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其实洪方教他的这套拳,他也只是当作平复心境之用而已,从来没有想过竟可用于实战。刚才他因不知道如何化解屠一万这必杀之招,脑中一片空白之后,反而平静了下来。不知不觉间,便把这段时间每天都练的拳法,使了出来,完全忘记了屠一万的威胁,哪知道竟会见些奇效。

  “真的?那我得跟你学学了!”刘虎兴奋的说道,旋即又有些沮丧的说道:“看着你练我都烦,要是我也每天像你那样,那岂不是要我的命!唉,还是算了。”

  “我想这关键,并不是拳法本身,而是使用他的人的心境。刚才杨兄的表情,突然之间变得与之前完全不同,而且还有一种让人说不出来的气质,似乎与周围的环境溶为一体,让人攻无可攻一般。所以我才没有收刀,哪知道果不其然。”屠一万若有所思的说道。

  “那现,屠兄可以将事情的始末告诉我们了吧。”一番感慨之后,杨诚淡淡的说道。

  屠一万略一犹豫,坦然说道:“好吧,我看杨兄和刘兄都是重情重义之人,我也不再隐瞒。我之前说过玉门任守将,二位还记得吧。”

  “你是说潘宗飞?”杨诚皱眉问道。一直到现,潘宗飞仍然没有派人前来接洽,虽然自己只是路过,但到底同是大陈的将领,何况他和潘家还有不浅的关系。是以连杨诚这样的好脾气,也微微有些不满。

  屠一万点了点头,叹道:“一切都要从潘宗飞来到玉门说起。这潘宗飞虽然是富贵子弟,但却是为醉心于烹饪之人。而且他有一个恶习,每到一处,便要找当地的厨师与他比试厨艺。本来切磋一样,也无可厚非,但他却要每个和他比输之人,斩下持刀之手。”

  “竟然有这样的人!”刘虎忿忿的说道。一个厨师,被斩下持刀之手,那从今以后,恐怕再难生存下去。一生的所学,皆白废。

  屠一万脸上肌肉微微抽搐,双眼泛出愤恨的目光,恨声说道:“潘宗飞来到玉门之后,每天找一个厨师去和他比试,没有一人能胜过他,况且就算胜过他,也难以活着回来。我和父亲本来经营着玉门大的城西酒楼,因为听过潘宗飞的事迹,所以他来之前便变卖了酒楼,躲这里开了一个街边小店。”

  杨诚微微叹气,遇上潘宗飞这样的人,普通的百姓确实也只能避祸而已,根本没有力量去抗争。“这样说来,他怎么还会找上门呢?”杨诚皱眉问道。

  “玉门才多大一点?没几天,城里稍有点名的厨师,都被潘宗飞剁去了手,其他的人也纷纷避走他处。我和我爹听说西域现不打仗了,本来也想搬到西域去住的,谁知道城门那里被人认出了身份,强拖着我们去见潘宗飞。”屠一万沉声说道。

  “那你父亲怎么会死的呢?”刘虎皱眉问道。剁掉一支手,应该也不至于死的吧,何况屠一万都有这么好的身手,那他的父亲,岂不是厉害。

  屠一万叹了口气,沉痛的说道:“我爹三十年前便受了重伤,武功废,身体极为虚弱。而且又被潘宗飞吊了一天,还没放下来,就已经死了。”

  “这潘宗飞也未免太过份了!”杨诚和刘虎皆是一脸的愤然。

  “因为我爹宁死都不肯跟他比试,所以他不仅吊死了我爹,而且我爹的尸首,现还挂将军府的后院。”屠一万虎目微红,双眼射出慑人的光芒。

  “什么!”若说之前是不平,现两人几乎是愤怒了。做出这种事的人,几乎是禽兽不如。“以屠兄的身手,为何竟容忍他这样做呢!”刘虎激愤的说道。

  屠一万微微有些愧色,沉声说道:“我又何尝不想。只是我爹一直到死,都不许我出手,何况一个人的武功再高强,几百支强弩之下,又能起什么作用呢。”

  “那个公孙老头不是你爹的朋友吗?你何不找他帮忙?”刘虎疑惑的问道。公孙无忌虽然无官无职,但凭着与章盛的关系和自身的声望,连史达贵这样的人也不敢对他说半个不字。这潘家的势力虽然比史家大些,但恐怕也不敢得罪公孙无忌。

  屠一万摇了摇头,不屑的说道:“公孙无忌一向冷血无情,从来不会平白无故的帮助任何人。凭我爹和他的交情,他能想到保我一命,已经大出我的意料之外了。”

  杨诚和刘虎闻言均是一愣。虽然他们也觉得公孙无忌有些傲慢,但却没有屠一万所说的那种感觉。当下也觉得屠一万只是因公孙无忌不肯援手,所以才故做夸大,并未深想。

  “哼,我帮你。现我就带兵杀进将军府,把那小子宰了!”刘虎狠狠的说道。

  杨诚摇了摇头,急忙阻止道:“刘虎先别冲动,这件事先考虑一下再说。”虽然潘宗飞犯下如此恶行,但毕竟是朝廷命官,一方大员,是潘家之人。如果这样将他杀了,就算自己占理,朝廷上恐怕也无法交待。

  屠一万神色有些黯然,他自然也知道,凭自己一己之力,根本无法与数千玉门守军对抗。所以才准备借与潘宗飞比试之由,来靠近潘宗飞,再趁机将其杀掉。“刘兄的好意屠某心领了。父仇是我个人的事,我不希望任何人插手,不希望连累了你们。”屠一万淡淡的说道。

  刘虎本也是一时发热,回过神来时,也意识到事情不可能这样去解决,当下安慰屠一万说道:“既然这样,屠兄还是暂避一时,等有机会再一刀宰了他!”

  “难道要我容忍我父亲的尸体被他们这样糟蹋吗?我绝对不会就这样走了的!”屠一万绝然说道。

  杨诚想了想,沉声说道:“既然我们遇上了,也不会坐不管。虽然我们不能帮你杀了潘宗飞,但起码得帮你要回你父亲的尸首。屠兄放心,一会我就去见潘宗飞,我相信他不至于连这个面子也不给我。”

  “是啊,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屠兄你还是忍一时之气,让那混蛋多活几天。”刘虎也宽言劝道。

  “两位也不必相劝。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这一次,我一定要为父报仇,就算死,也所不惜!”屠一万怒声说道。

  杨诚摇了摇头,耐心的劝说道:“屠兄也知道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屠兄虽然毫不畏死,但也要看死得有没有价值,若没有价值,岂不是死得毫无意义?刘虎说得对,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以你现的实力,怎么可能斗得过潘宗飞?若是就这样白白送死,那你们的仇,可就真没希望报了。”

  “是啊,我们现虽然没办法帮你太多,但若是屠兄相信我们,将来一定会有机会报仇的。”刘虎也劝道,对杨诚投来那道异样的目光,视若未闻。

  屠一万低头沉呤了半晌,他也不是个糊涂的人,当然知道自己这样一个人去,想要杀死潘宗飞几乎是不可能的。但他们父子俩一向相依为命,凭他个人的力量,也只能借这一次机会。听了杨诚和刘虎的劝谏,他不禁也有些动摇。“那好吧。家父能入土为安,全仗两位的仗义相助,我屠某定会没齿难望。若是他日得报大仇,定会衔草相报。”屠一万感激的说道。

  “那好,我们这就去把你父亲的尸首要回来。”杨诚拍了拍屠一万,拉起刘虎便欲向将军府方向走去。

  “慢,我想亲自报着我爹的尸首出来,希望两位能满足我这个要求。”屠一万站起身来,坚定的说道。

  杨诚犹豫了一下,点头应允。虽然他也担心一旦让屠一万见到潘宗飞,恐怕会控制不住,闹出乱子来。但屠一万父子情深,让他根本无法拒绝这个要求。

  “要不要……回去带点人去?”刘虎迟疑的说道。

  杨诚淡淡一笑,抬头看了看四周,自信的说道:“凭我们两的身份,谅那潘宗飞也不敢胡来。”这倒也不是杨诚自大,凭他们三人的身手,加上隐藏旁的羿族四卫,凭将军府那些老弱残兵,恐怕难以将他们留得下来。何况他和刘虎的品级也不比潘宗飞低,潘宗飞再怎么霸道,也不敢轻易对他们动手。

  “那好,我们便一起闯上一闯,看看这个混蛋是个什么货色。”刘虎豪气的说道。

  三人相视点头,大步而去!

  网bp;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