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册 第九章 强悍种族


  “嗖嗖嗖!”

  千万根尖刺从刺、蚤人的合体上射出,宛如凌厉的箭雨,射向蜃人。

  刺雨刚刚射出,新的尖刺就从它们体内钻出,层出不穷。

  蜃人首领慌张地叫了一声,它也不明白,眼前的生物究竟是刺人,还是什么其它的怪物。不过这些尖刺对于蜃化后的蜃人毫无作用,刺雨穿透蜃人烟雾般的身体,没有造成任何损伤。

  蜃人们的胆子大了起来,纷纷迎向刺、蚤人的合体,但双方人数上优劣明显,往往是几十、甚至几百个刺蚤人,对准一个蜃人猛攻。

  望着杀声震天、搏杀惨烈的战场,风照原茫然地道:“直到现在,我都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

  法妆卿苦笑一声:“这个结果完全出乎你我的预料。刺人族、蚤人族居然会合体,而且合体之后威力大增,形成了新的种族。宇宙的神奇真是令人叹为观止。你看看,现在的刺、蚤人合体哪里有半点刺人的胆怯懦弱,完全继承了蚤人的凶悍英勇,而蚤人浮夸、头脑简单的特性似乎也荡然无存,一个个闷头厮杀,还有效地利用数量上的优势,对蜃人进行战略性的围剿。”

  风照原喃喃地道:“我现在有点明白刺人族、蚤人族的祖先遗训了。它们一旦离开居住地,就会遭遇对方,形成一个崭新的种族。从这一点来说,原先的刺人族、蚤人族等于灭亡了。对它们来说,的确是灭族的命运。”

  法妆卿冷静地道:“它们应该觉得庆幸,因为它们进化了。弱势种族在宇宙中迟早都会走向灭亡,只有强者才能生存。”

  她看了看风照原:“而你,就是一手促成这个新种族诞生的人。如果不是你异想天开,把刺人族带入沼泽地,就不会有现在的刺、蚤人合体。”

  风照原苦笑一声:“现在想来,刺人族、蚤人族有不少对立的地方,一个素食,一个喝酒吃肉;一个胆小谨慎,一个胆大鲁莽;就像是双重性格的对立面。偏偏它们的语言十分近似,我在猜想,也许很多年之前,它们就是同一个种族。”

  法妆卿凛然一惊:“你是说,它们本来就是现在这个样子,后来经历了分裂,现在因缘际会,又重新合体?”

  风照原点点头,眼前的战场,已经到了白热化的地步。

  刺、蚤人合体继承了蚤人的蹦跳优势,身形灵活,跳跃自如,比起蜃人轻飘飘的行动,并不吃亏。而且它们皮粗肉厚,蜃人的长管抽打在身上,毫无反映,更别提钻入它们的脑袋,吸取脑浆了。

  仅仅不怕受伤这一点,刺、蚤人合体已经占据了绝对的优势。

  但蜃人的躯体宛如虚幻,每次击中它们,也难以造成损伤。激战良久,刺、蚤人族长的合体突然伸长脖子,声嘶力竭地吼了一声。

  随着吼声,它身上的刺忽然纷纷合拢,向中心凝聚,在额头中央化作一根色泽明亮,通体发黑的巨型光刺,对准了蜃人首领,倏地射出。

  光刺破体,带着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接射中蜃人首领,后者烟雾般的身躯一阵剧烈扭动,发出“嘶嘶”的声响,烟雾升腾,凝结成一颗颗的水珠,纷纷落下。

  一转眼,蜃人首领已经化作水汽,消失得无影无踪。

  所有的刺、蚤人合体纷纷怒吼,密布的尖刺在额头化作光刺,潮水般射向蜃人,后者连连惨呼,蜃化的身体一旦被光刺射中,就凝结成水珠,“嘶嘶”蒸发。

  刺、蚤人合体顿时占据了压倒性优势,光刺连珠弹发,蜃人开始逃窜,撤离战场。沼泽无声流动,四周的景象早已变化,蜃人像一只只没头苍蝇,在黑暗中到处乱窜,完全迷失了方向。刺、蚤人合体并不罢休,紧追不舍,整个沼泽地仿佛沸腾了一般。

  刺、蚤人族长的合体目光缓缓扫过战场,在风照原和法妆卿身上停留了一下,猛地蹦跳到他们身前。

  “你们好,朋友。”

  它对两人点点头,表情镇定而冷静,虽然语气依然友好,但有一种与对方刻意保持距离的感觉。

  “我该称呼你什么?”

  风照原苦笑一声:“刺人族长?蚤人族长?还是一个什么新的名词?”

  它傲然道:“就叫我们刺蚤人吧,我必须感谢你,朋友。是你,让我们分裂多年的个体重新聚合起来。赤阴界强大的统治者――刺蚤族,终于复活了!”

  随着刺蚤族长兴奋的喊声,四周响起了刺蚤族人雷鸣般的欢呼声:“刺蚤族复活了!”

  “我们将再次统治赤阴界!”

  “刺蚤族是最强大的生物种族!”

  风照原默默地看着它:“恭喜你们了,从此以后,不必再受蜃人的压迫了。”

  刺蚤族长爆发出一阵笑声:“哈哈,朋友,你太小看我们刺蚤族了。被蜃人压迫?从今天开始,我们要以血还血,以牙还牙,狠狠地压迫蜃人族!如果它们也有脑浆的话,我也想尝一尝,那到底是什么滋味!”

  望着刺蚤族长双目中闪动的凌厉光芒,风照原微微一愣,过去那个善良的刺人族长、鲁莽热情的蚤人族长的影子,再也不能从它身上看到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铁血强硬的生物,一个崭新的生物种族族长。

  难道这就是进化的代价?

  风照原忽然觉得茫然若失,一时之间,他不知道自己让这两个种族相遇合体,究竟是一件好事,还是一件坏事。

  刺蚤人追杀蜃人并非盲目,而是分成几十个分队,沿着沼泽地边缘,逐渐向内缩小包围圈。

  整个追击行动显得精炼而策略。

  刺蚤族开始逐步显示出合体之后的威力。

  黎明时分,刺蚤族结束了追杀行动,蜃人们被清除干净,即使还有几个漏之鱼,也只能徘徊迷失在沼泽地里,难以逃离。

  这一战,刺蚤族大获全胜。

  回到过去蚤人的居住地,刺蚤族长开始清点族人的数量。一切工作有条不紊地在进行,几个刺蚤人拿出了野果、酒款待风照原和法妆卿,但再也不像过去那样,狂欢歌舞,和他们亲热地打成一片了。

  “真的完全不同了。”

  风照原闷闷不乐地道,坐在这些刺蚤人中间,他们两个好像只是陌生的看客,被人冷落。他无聊地抛起一块涂鳄肉干,用嘴接住,没滋没味地咀嚼着。

  “现在的刺蚤人,就像是一支训练有素的军队。”

  法妆卿冷冷地观察着它们:“这就是刺蚤族的本来面目吧。也只有这样,它们才能在宇宙中生存下去。”

  风照原默然无语,这样的变化,也许对刺蚤人更好吧。

  刺蚤族长忽然来到他们面前。

  “实在对不起,怠慢了你们两位客人。”

  刺蚤族长沉声道,但从它的神态上,看不出任何抱歉的意思。

  “没有关系。”

  风照原在心中叹了口气:“能见到一个强大种族的复活,我们很高兴。”

  刺蚤族长得意地大笑起来:“是啊,几万年了,我们分裂的个体终于重新回归了。”

  风照原好奇地道:“你能给我们解释一下吗?”

  “当然可以。”

  刺蚤族长和颜悦色地道:“你们是我们刺蚤族的朋友嘛,以后,还有许多地方要靠你们帮助呢。”

  法妆卿心中冷笑了一声,合体后的刺蚤族长,开始变得有心计起来,它分明瞧出了两人的异能力,试图拉拢利用他们。

  刺蚤族长道:“虽然我不知道几万年前具体发生了什么,但是合体后,蚤人族祖先和刺人族祖先的记忆烙印重合,刺蚤人的记忆复苏,才陆续让我们记起了一些过去的片断。”

  风照原点点头:“这的确很奇妙,个体分裂又重合后,连记忆也能重合,实在堪称是生物史上的奇迹。”

  刺蚤族长眉宇中露出一丝得色,接着道:“几万年前,刺蚤族空前强大,统治了整个赤阴界。那时候,赤阴界还有不少生物种族,不过在我们的征战下,不是灭亡就是逃亡其它宇宙。我们刺蚤族,成为赤阴界的霸主。可是,后来发生了剧变,赤阴界里突然滋生出一种可怕的细菌,这些细菌十分可怕,是刺蚤人的克星,族人们一旦被这种细菌侵蚀,就会逐渐死亡。”

  风照原心中一动,根据地球的自然规律,当一种生物占据了绝对统治地位,导致其它生物种族无法共存的时候,往往会爆发天灾**,使这种生物灭亡,平衡生物种族。恐龙的灭亡,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而刺蚤人的情况,应该也是如此。

  刺蚤族长想了一会,又道:“接下来的记忆十分模糊,我也无法回忆起来。不过从那以后,刺蚤族就分裂成两个种族,刺人族和蚤人族。”

  风照原沉吟道:“这可能是为了避免被细菌灭族,你们自动分裂,分化危机的一种生物潜能。不过我想知道,在那个时候,植母已经在赤阴界了吗?”

  “那个废物。”

  刺蚤族长脸上露出不屑的表情:“植母的生命几乎和赤阴界一样长,那个时候,它就已经存在了。不过这家伙只管自己生活,什么事都不会做,对我们根本构不成任何威胁。”

  风照原道:“据我所知,蚤人的祖先曾经恳求过植母,请它将你们和刺人族分隔开来,不要让你们走出沼泽地,以免遭到灭族的危害。”

  刺蚤族长傲然道:“它们只是担心合体后,细菌会重新降临。不过这种担心根本就没有必要,自从分裂以后,细菌陆续消失,今天的赤阴界早就不存在那种细菌了。”

  它用力挥舞手臂:“今天的赤阴界,又是我们刺蚤族的天下了!”

  四周的刺蚤人应合着发出阵阵狂笑。

  “只能说是沼泽地,而不是赤阴界。”

  法妆卿神色漠然:“限于对你们祖先的承诺,植母是不会让你们离开沼泽的。”

  刺蚤族长冷冷地道:“合体后的刺蚤族,和过去已经完全不同了。我们随时可以走出沼泽。植母的力量对其它生物可能会有些作用,但对我们,毫无用处。”

  它猛地高喊了一声,所有的刺蚤人全部围聚过来,额头上的光刺齐齐对准了一个方向。

  沿着几万根光刺,一道耀眼的光芒倏地射出,越过半空,又在远方向下弯曲,犹如一道光的彩虹通道。

  刺蚤族长双腿一蹦,跳上了光道,竟然沿着光道向前一路蹦跳,几万个刺蚤人也纷纷跳上光道,风照原和法妆卿好奇地跟在后面,双脚踏在彩虹般的光道上,犹如踩在云堆里,软绵绵的,光道一直向前,走到尽头时,两人忽然发现,已经置身在沼泽地之外了。

  彩虹光道的下落点,恰好在壑沟里的植母躯体旁。

  刺蚤族长得意地对法妆卿道:“怎么样?我们刺蚤人的光刺凝聚而成的能量,可以穿透植母的磁力场。走出沼泽轻而易举。”

  风照原皱了皱眉:“祝贺你们重返家园,又消灭了蜃人,现在可以安心地在赤阴界生活了。”

  刺蚤族长冷笑一声:“安心?还早得很。蜃人族是不会罢休的,它们一定还会再来,新的战争很快就会开始。何况就算杀光了蜃人,还有背后支持它们的那些闪魄。不把它们全部消灭,我们是不会停手的。”

  法妆卿嘴角露出了一丝讥讽:“你们想消灭闪魄?”

  刺蚤族长吼道:“我们是最强的战士!我们可以消灭任何与我们作对的生物种族!不相信的话,你就等着瞧!”

  法妆卿无声冷笑,对风照原道:“看来刺人、蚤人虽然合体,但蚤人狂妄自大的个性却保留了下来。以它们的力量对付蜃人还行,但要对付神,真是有点自不量力。”

  风照原虽然并不喜欢对方现在的样子,但还是善意地规劝:“闪魄是一种十分厉害的生物,你们最好小心。”

  刺蚤族长道:“我们有数量上拥有优势,另外在赤阴界作战,我们占据了地利,只要周密部署,根本不怕它们。何况,”

  它对风照原道:“你是我们的朋友,当然也会帮助我们,不是吗?要知道,赤阴界没有我们刺蚤族的支持,其它外来生物是很难生存的。”

  这一句话,威胁的意思已经十分显然。

  法妆卿面色一变。

  风照原强忍住心中的不快,道:“我帮你们,是帮助曾经的刺人、蚤人朋友。刺人虽然胆小,虽然任人欺凌,但它们很善良;蚤人虽然狂妄,虽然喜欢吹牛,但它们热情,它们好客,它们曾经帮助过我们。说句心里话,我十分想念曾经的刺人、蚤人。”

  他大踏步地走了出去,看也不看刺蚤族长一眼,后者迷惑不解地看着他,摇摇头:“真是奇怪的生物,刺人、蚤人,不就是我们刺蚤族嘛。不过既然愿意帮助我们,我们也会给你们生存的权利。”

  远远地离开刺蚤人,风照原站在一座岩山的最高处,凝视着下方闪亮的银河,沉默无语。

  法妆卿黑袍翻飞的身影出现在他身后。

  “在想什么?”

  过了很久,法妆卿悠悠地问道。

  “我也不知道。”

  风照原摇摇头。

  “觉得心里不舒服么?”

  法妆卿冷冷地道:“懦弱的刺人消失了,强大悍勇的刺蚤族诞生了,这不是正如了你的愿望吗?你一直希望刺人能够反抗,能够勇敢,做一个有血性的种族。现在它们已经是了,而且还是你一手促成的。你应该觉得高兴,觉得满意才对。”

  风照原苦笑一声:“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心中如此矛盾。看到现在的刺蚤族,我反倒怀念过去的刺人、蚤人。是的,刺蚤族是很强悍、很勇敢,可是,现在的它们,比起蜃人又有什么本质的区别?”

  法妆卿淡淡地道:“这样的转变才符合自然规律。风照原,你太以自我为中心了。”

  “为什么这么说?”

  “你不是创世神,不是造物主,你没有权利让生物完全按照你的意愿发展。”

  法妆卿悠悠地道:“老虎凶猛,拥有力量,所以才猎食其它动物。难道你要老虎变得善良,用锋利的爪牙去行善吗?这未免太好笑了。宇宙中的每一种生物,从它们产生的时候起,命运就已经注定。”

  她停顿了一会,道:“你不能改变它们,你谁也不能改变。”

  风照原茫然道:“你说得也有道理,也许是我想得太天真了。”

  和煦的山风,从两人中间静静地吹过,夜空明亮,两人的影子映在陡峭的石壁上,轻轻摇晃。

  “不要,让自己生活在理想中,那太痛苦了。”

  良久,法妆卿忽然道,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那你呢?”

  过了一会,风照原转过身,默默凝视着迷茫的夜色中,那一头飞扬的银发,喃喃自语:“为了逝去的爱人而追求永恒,你又生活在哪里?”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