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天地大战


  大雨滔天,一片苍茫不见。风声呜咽,无数世间悲欢。

  天昏地暗,如同天颜怒火冲天!

  天帝的声音仿佛来自霄之外,冰冷、冷漠,不带一丝起伏:“张翼轸,你先是与神女相恋,违犯天条,后又与毕方、玄冥等违背天意之人来往,却不替天行道将其拿下。再有与烛龙交友,与应龙交好,有方丈仙山违抗天官之命,与天魔携手,同抗天命。不用提将海内五洲据为己有,残杀天仙杨不忘以及无数飞仙,条条大罪足以将你打入万劫不复之地!本帝念你不过是受人鼓惑,被天魔利用,故网开一面,暂时不予追究。不想你不知悔改,反而变本加厉竟然率众逆天,为救应龙、烛龙等异类甘愿与天庭为敌,与天帝反目,其罪滔天,罪不容恕!”

  张翼轸未施展丝毫法术,任由雨水冰冷打身上,全身皆湿。雨水如注,却浇不灭他心一腔怨愤和满心失望。原本以为亲生父母方丈仙山受冤屈,被天帝囚禁至今,只等他前往营救,逃出生天。不想天帝竟然身为他的亲生父亲,不但瞒过母亲,瞒过所有天官天仙,且还瞒天瞒地,瞒天过海,只为他所谓的天地大局,世间清明,丝毫不顾天帝之德和仙家根本,行不良无端之举,做出种种令人心寒不耻之事,不但有损天帝之名,且他心目之,再无父亲之德!

  可怜母亲一人被囚禁方丈仙山,还始终认为父亲不知何处受苦,却不知父亲始终高居灵霄宝殿之上,毫不意母亲身心憔悴,不理会亲生儿子世间以身试险,数次险些形神俱灭。不顾及天地无数生灵生死,只为他心目所谓的天地大局漠然俯视世间万事万物,只有一颗自私自利之心无视天道的大公无私,无视身为天帝的大威大德,无视身为人父的仁爱慈祥。

  如此天帝,儿子不敬其父,天魔不敬其德,天仙不敬其正。天地万灵不敬其威,身为天帝,其实已然不配为天地之主!

  张翼轸心如雨水,凉意渐生,果如先前所言,一番追寻,终也落个父子反目的下场,当真也是世事变幻。任凭天帝也好,七色天仙也罢,只有徒生无奈罢了。

  “敢问天帝,布下如此惊天大局,一是为了灭绝应龙等人。二来也如你所言,是为引出灵空灵空究竟何许人也?”如此局面,张翼轸本想率领应龙等人与天帝决一死战,只是心仍有疑惑未去。是以耐住性子开口问道。

  天帝一愣,显然没有想到张翼轸此时此刻竟然还有闲心关心此事,不由冷哼一声:“灵空何人与你无关,眼下本帝只是问你,你是与本帝同时返回天庭,与你母亲相见,还是铁心与应龙等一起,聚众逆天?”

  张翼轸见天帝如此决绝。心凉意转为冰凉,当下环顾四周,冲众人朗声说道:“天帝无良,与魔尊勾结,置天下修道之士修道慕仙之心于不顾,视天地生灵如草芥,生杀予夺肆意妄为,下身为七色天仙。得天道而成就。理应与天道同道而行。由此张翼轸以四海阁之主之名,当着众天官以及天帝之面郑重宣布。从此四海阁**于天地之外,不受天庭节制,不听天帝之命,且以自家性命承诺,愿与应龙、烛龙以及所有异类共存亡,以死捍卫四海阁安危!”

  张翼轸言词铿锵有力,掷地有声,飘荡天地之间玉皇顶之上,回旋不散。

  一众修道之士几乎全因张翼轸获救,如今是得见天帝,证实五洲之事确实是天帝亲命,再亲眼目睹天帝与魔尊联手,心对天帝敬意全无。再有先前张翼轸誓死相救之举,心对张翼轸敬若神明,一时被张翼轸情绪感染,群情沸腾,异口同声高呼:“誓死追随阁主左右!”

  应龙与烛龙自不必说,二人如今对张翼轸死心塌地,商鹤羽、青丘有以身赴死之举,是不会临阵退缩,四人方才自劫云之获益匪浅,现今是信心大增,分列张翼轸两旁,对天帝凛然相视,毫不畏惧。

  潘恒对刚才劫云之发生之事虽然不甚明了,不过心却是清楚,自他千年以前被压一天柱之下,心感悟天机而得明悟,决心舍身入魔,从而与天道呼应,一直隐忍至今,总算可以认定当时的决定无比英明!

  现今千年已过,天帝无德,纵容天魔下凡猎取地仙,是与魔尊同流合污,置天地平衡于不顾,已是大失天帝威严,大损天庭世间高高上地形象。再有劫云之灵空忽然化身为三十三天的涤荡之风,不但将几人自劫云之解救出来,是令众人伤势全好,神通恢复,隐隐还有增长之意。

  潘恒虽然不敢妄下结论,不过心大安。再后灵空化身为风之后,忽然消散不见,不知所踪,心是认定一点,就是先前他毅然决定下凡助张翼轸一臂之力,阻挠天魔得逞,并且与天帝对抗,以眼下情形来看,当真是走对了为关键的一招。

  潘恒听张翼轸所说,心是大定,冲天帝拱手说道:“潘某不才,不过也敬翼轸为人,愿与翼轸同进共退!”

  无天山神人以及四海龙王虽然畏惧天帝威严,不过想到天帝处心积虑暗挑拨两族之间矛盾,让金翅鸟与龙族自相残杀以消耗各自实力,也是恨上心头,是以倾东和戴风斗胆越众而出,大声说道:“四海与无天山愿听从翼轸号令!”

  倾东此言一出,倾西只是微一皱眉,未做任何表示,倾北和倾南二人相视一眼,脸露犹豫之色。二人一脸畏惧仰视天帝片刻,又凝望翼轸少许,欲言又止,见手下众人齐刷刷望向张翼轸等人,一脸仰慕之意,竟是无人敬畏天帝,心知不可勉强,只好硬着头皮站立原地不动,不发一言。

  木石化形以玉成为首,妖类以蓝魅为首,经历两次生死,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二人自知法力低微,也是挺身而出,站立张翼轸身后,齐声说道:“木石化形与妖类愿奉翼轸为主,永世追随!”

  风雨大作,所有人心却烧起熊熊火焰。此情此景,张翼轸率众公开与天帝决裂,公然与亲生父亲对抗,不知会引发怎样的轩然大波?

  摩罗见此情景,不免暗自摇头,转身看向七天官:“怎么,尔等也要追随张翼轸与天帝作对不成?”

  七天官面面相觑,见天帝一人屹立起漫天风雨之,虽然身形无比伟岸,神情无比孤傲,却是形影相吊,真正的孤家寡人。为讽刺的是,只有一人与天帝紧身而立,而此人竟然是魔尊!

  七天官一时踌躇,身为天官理应与天帝同,只是眼前天帝无比陌生又无比可怕,身为天地之主,眼下情景却是孤身一人,落个无人追随的下场,只有与魔尊同行。身为天官本当奉其为主,只是一是于天道不容,二是若与天帝为伍,却又相当听命于魔尊之言。七天官成就天仙数千年,自有一身正气。且身为天官,一心认定仙魔有别,怎能与魔尊同流合污?

  是以七人左右为难,一时难下决断。

  北布身七天官之,审时度势,盘算一番,认定天帝再是神通广大,只怕也难敌七色天仙与天魔联手,何况应龙渡劫成功,已有通天彻地之能。当即眼睛一转,一转身来到张翼轸身后,自嘲地一笑:“本仙与翼轸有旧,与潘恒也算是旧识,今日之事本仙顺应★★,愿与翼轸为伍!”

  北布见风使舵,也算是识趣之人。东星见状,长叹一声:“好一个顺应★★,诸位,北天官言之有理,我等也只好从善如流!”

  东星此话一出,其余几人竟是毫不迟疑纷纷转身,瞬间全部闪身到张翼轸身后。

  摩罗一脸惊愕,对天帝说道:“天帝,我等是否先返回天庭再说,此事需从长计议!”

  天帝一副君临天下的神情,视张翼轸及其后身后无数人如无物,漠然说道:“不必!既然张翼轸与本帝决绝,也好,本帝与他之间地父子恩怨,连同应龙、烛龙内的所有异类,还有此间所有不敬天帝的神人以及修道之士,今日一并了结此事,不妨来一场天地大战,本帝不信,凭天庭之上无数天官天仙,连同不计其数的飞仙内,拼了打破天地平衡,还不将泰山顶上的小小的玉皇顶荡平!”

  天帝话一说完,蓦然身形涨大到千丈之高,一手托天,一手平伸胸前,双手之上各自放射七彩光芒,连接一起,直冲天而去。

  潘恒见状悚然动容:“引天诀天帝身为天地之主,怎会做出此等毁天灭地之事!”

  摩罗也是惊叫出声:“天帝万万不可,引天诀一出,引来天官天仙下凡,稍有不慎,天地平衡一破,到时天崩地裂,我等又到何处容身?岂非自寻死路!”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