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 吞噬死亡之眼


  见古炎那担心的模样,金毛猴揶揄一笑道:“他应该躲某个老虎洞修炼吧,谁知道呢”

  “亏你还笑得出来。”看着金毛猴,古炎面色发青,没做理会。听它这话语,田飞虎应该没什么大问题。随后直径走到一块巴掌大的镜子面前,手凭空出现十多样道具。

  有眉毛,有胡子,有假鼻子,有面膜等等,一看便知,都是用来伪装的器具。

  看眼里,金毛猴一脸好奇地凑上来,问道:“你这些东西哪来的?这么多?”

  “关你屁事,一边凉快去。”撇了金毛猴一眼,古炎不想多说什么,脑不断计算着接下来需要怎么做,往哪个地方进发比较安全。

  此刻的他已经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显然,写那几个字的肯定不是羽墨,而是她的哥哥。如果羽墨能劝阻她哥哥的话,那就没什么。如果不能,则就很危险。

  羽墨顶多不多二十岁左右,就有着灵天巅峰的实力,而她哥哥呢?王道?很有可能!

  虽说金毛猴爆发起来有着媲美王道巅峰级的力量,但也仅此而已。如果真正面对王道强者,或许可以立于不败之地,但想击杀却是很难。

  毕竟,金毛猴不是真的王道,而是灵天巅峰,配合这金元素领域第三重,能和王道巅峰对着来已经很不错。伦战斗力量,持久力,王道五阶都要比它强。

  因此,能不硬碰硬,就好不要硬拼,这种损己又没好处的事情,古炎才不会去做。

  “我说,给我戴上?我也打扮打扮嘛”

  “哇哈哈,这个有趣,胡子扮老头子么?”

  “咦?这瓶子里面红红的东西是什么?血?”

  “哟,你还真想装老头呢?”

  “给老子进里面好好呆着!”终于,古炎实忍不住一旁不停唠叨且蹦来蹦去的金毛猴,抬手,直接一巴掌狠狠拍它那小小的脑袋上,将它送入了赤炼之戒。

  “呼!”收拾完金毛猴,古炎轻吐一口气,耳边终于清静了,而后仔细装扮起自己来。

  明媚的阳光笼罩,将阳天城渲染得金灿一片。街道上,人越来越多,来来往往,热闹非凡。一些紧闭着大门的店铺,廊坊,客栈也开始营业起来。

  风月酒家,进进出出的客人多得眼花缭乱,个个面露笑容,吃着酒菜,赞叹不已。

  这时,一个有些古怪的灰衣老头颤悠悠地从走出,挤入潮流的人群,很快消失不见而风月酒家上空三千米处的云层,三道身影虚空而立,周遭淡淡的气流涌动,同时目视下方的人群。

  此三人,两男一女。

  其一名男子莫约三十多岁,一身白衣,脸上表情淡漠,若隐若无的还闪烁着一丝恼火,一丝丝恐怖的气机从其体内逸散,让得身后那白衣女子不禁低下头去,不敢说话。

  而一旁,同样一身白衣的年轻男子。只不过,这男子的样貌有些阴柔,眼时不时的透露着一丝阴毒之光与骄傲之气,标准的蘑菇发型,让得他显得年轻。

  他所释放出来的气息虽然没有那名男子强大,但也足以让他有着骄傲的资本。

  虚空飞行,这乃皇极强者独有的标志!

  但显然的,眼前的三人并非都是皇极强者。除了那名一脸淡漠的男子外,白衣女子,和另外的年轻人均不是皇极。两人只不过被一脸淡漠的男子用力量托付着,没有掉落下去。

  “羽希,注意到了么?”这时,淡漠男子开口朝一旁的蘑菇发型的男子问道,俯视下方,眉头微微皱起,一脸狐疑。

  一旁,那名叫羽希的男子思了会,双眼精芒闪烁,后摇了摇头道:“没发现,可能一直畏缩风月客栈吧。呵呵,连大师兄你都没发现,我怎能发现,要不再等等吧!我们可不能直接冲上去,引得那位大人发怒可就不好了。”

  这人的声音有些细腻,仿佛女孩子一样娇柔。听着这话语,一旁的白衣女子都不由皱起柳眉,心不怎么舒服,但她却没说什么,而注视下方,似是祈祷着什么。

  “嗯。”而那大师兄的男子也点了点头,听到(那位大人)四字,他的面色都有些凝重,只得静静等待着。

  半夜十分,阳天城南方位置,一道灰色身影闪现,而后直接扎进丛林之,一阵手忙脚乱之后,他的样貌从原本的七十岁老头变回了十七八岁的青年模样。

  “应该没被发现吧?”一身灰衣的古炎如同灵巧的猎豹一般窜梭丛林,双目四顾,灵魂感知也释放开来,并未发现有人跟随,轻吐了口气,一脸的轻松。

  “嗯?”旋即,他眉头一皱,眼底闪过一丝无奈。

  一挥手,一个金色身影出现半空。

  “我靠,你妹的,竟然不经过我同意就收了?真是不懂礼貌!”盯着古炎,金毛猴一脸的气愤,口叫骂着。

  自然,古炎不会去理会和它拌嘴,金毛猴也只是叫嚣几句后便闭上了嘴巴,闷闷地不出声。

  “田飞虎哪?”等待金毛猴安静,古炎方才开口问道。

  “哼,有本事自己去找呗”金毛猴嘴巴一翘,一副懒得鸟你的表情。

  见此,古炎眯了眯眼睛,一股危险的兆头涌上金毛猴心头。

  “得,我说,别动手,跟我来吧。”察觉到如此,金毛猴急忙跳得老远,怪叫一声,妥协道。

  “这还差不多。”见此,古炎淡漠的面孔上浮起一丝柔和,之前他也算是被金毛猴给气得很火冒三丈,但一想想也算了,并不完全是它的错,或许自己也有吧。

  而将金毛猴收入赤炼之戒,自然是为了躲避掉那所谓的星辰天族的耳目。如果不将金毛猴收了,哪怕他打扮成老头模样,肯定也是会被认出来的。

  也不废话,很快,金毛猴的带领下,古炎面前出现了一座小山,山脚下则有着一个洞口。

  “吼”

  随着一人一兽的到来,其内传出一道老虎的低吼声。紧接着,古炎愕然的表情之,两头白虎与一头小白虎从走出。后,则是一身破烂黑衣,强壮如虎的田飞虎。

  此刻的田飞虎面色还有些苍白,体表数道伤痕清晰可见,明显是昨夜留下的。不过,好没有致命伤。

  “这家伙还真的老虎洞里!”看着田飞虎,回想起金毛猴之前说过的话,古炎那是一阵汗颜。

  一旁,金毛猴双手环抱胸前,一副‘我早就说过’的样子。

  “吼”

  盯着古炎,那两头白虎眼路凶光,齐齐低吼,连同那头小白虎也是呲牙舞爪的,作出一副凶狠的样子。

  看眼里,古炎一笑,没去意。

  “吼”

  而一身破烂,面色稍许发白的田飞虎对着古炎笑了笑后,便朝那两头白虎也是如同老虎一般咆哮了两声,它们才乖乖走到一旁,懒洋洋地躺那里。

  “你会兽语?”见到田飞虎这般,古炎惊讶一声。

  “切,什么兽语,他会虎兽变,顶多就知道和老虎打交道。而我,身为金刚比蒙,却是什么动物的语言都会。”田飞虎还没开口,金毛猴倒抢先说道,一脸的傲然。

  听闻这话,田飞虎倒没反对。

  “你会所有动物的兽语?”而古炎却是眯了眯眼睛,脸上浮起一丝趣味的笑容来道:“我想听一下,猪语是怎么说的,你能演示一下不?”

  金毛猴本想就要开口,但似乎察觉到了什么,抬头指着古炎怒骂一声:“你骂我是猪?!”

  “哈哈,我可没这样说。”见它那样,古炎和田飞虎相视一笑。

  旋即,古炎手掌一挥,一瓶子药丸抛向田飞虎,关心道:“好好疗伤吧,这几日我需要闭关,你们就先呆这里。”

  “嗯。”田飞虎不客气地接过,眼底流露出一丝感激来。

  这一段时间里,他虽说不认为古炎是自己主人,但至少也是一个好兄弟。而且,古炎助他突破了灵天境界,他心是决定,以后就好好跟随这个比自己小上将近一半年龄的青年混吧!

  而且,他能想得到,古炎这般年纪就能有此等成就,以后的成就绝对不低。跟着古炎不仅能提高实力,而且还可以去外面的世界看看,何乐而不为呢?

  微微一笑,田飞虎与金毛猴的目光下,古炎飞速登上了山顶,山壁上凿了一个的洞口,以用来融合(死亡之眼)。

  渐渐的,夜幕降临,散发着芬芳泥土气息的山洞之,一袭灰衣的古炎盘膝而坐,微调气息,将心灵的杂念全都秉去。

  而后,他才将那通体由灰色晶体所构成的眼睛拿出。

  “开始吧!”看着那死亡之眼,古炎眼精芒乍现,露着一丝期待。

  双手舞动,一个个奇妙而神秘的印诀出现。缓缓的,一股柔和的力量通过眉心处传递而出,将死亡之眼托起,漂浮与半空之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