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 有门!


  此人莫约十左右,一身棕色袍子,看上去异常朴实无华。而且那佝偻的身躯,也仿佛弱不禁风,随时都可能吐血倒地。

  然而,明白人都不会这般想。因为,他的周身,竟然不断的出现空间扭曲,甚至于出现细小的空间旋窝。而凡是进入那片空间的物体,均会刹那间化作虚无!

  空间至强,时间之上。

  显然,眼前这老者正是运用的空间之力。而他,也就是纳家家族——纳德!

  他乃伯阳城第一高手,连青云宗都要去重视他,与他建立好良好的关系。这,并不是说纳家有多大的家业。对于青云宗来说,纳家的家业算得了什么?他们看重的是纳德的力量。

  相比而言,伯阳城的城主,纳家家主面前只有被挨揍的份。因为,纳家家族实力不仅达到了王道巅峰,同时还能运用那世人梦寐以求的力量——空间之力如今的他可以说王道境界无敌,如果一旦纳德突破皇极,实力将会极其可怕!

  因此,青云宗才会限制城主府去欺压纳家,同时还派出使者与纳家结友,家族弟子可无任何条件的送入青云宗得到优良的教导。

  “小子,报上你的名来吧,为何来我纳家撒野!”盯着黑袍人,纳德面色沉冷,张嘴冷冷说道。

  “为何?”黑袍人邪笑一声,一脸无奈地道:“没有为何,因为早就知道纳家要举办交易会,而且其一个家伙也是我早已盯上的猎物。嗯所谓将计就计吧,多捞点东西总是好的,嘿嘿。”

  “猎物?”听闻这话,纳德脑海回想起(炽天翼)的拥有者死去的样子,面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一步踏出,其气势猛地暴涨,空间震荡,闷声喝道:“你竟然吸纳他人灵魂为目标?”

  这一道轻喝声,如同闷雷一般传递开来。被这声音,丛林的古炎等人均忍不住的运转能量,护住双耳与心神。但饶是如此,体内能量也硬生生被震散开,古炎喉咙一甜,忍不住的涌出一丝殷红的鲜血来。

  “这纳德好强!”看着那苍老的身影,古炎面色发白,脸上露出惊骇之色。

  “嗯,很强,”田飞虎同一的点了点头,胸口起伏,显然也不怎么好受。

  金毛猴也没之前的嬉戏,金色的眸子露着一丝凝重。要知道,古炎三人并未直接承受这道闷雷般的声音,而且距离这般远,竟然还会受伤。由此可见,这纳德所拥有的力量多么强大!

  “哼”

  一道闷哼响起,那完全承受这股力量的黑袍人,面色顿时一白,身形一颤,忍不住地爆退几步,鲜血不由自主地从他嘴角渗透,眼惊色显露。

  但旋即,他脸上浮起一丝怪异的笑容来。

  “真强呢,才仅仅能运用一成的空间力量,然后通过本身王道巅峰的你施展出来,就能凭空伤我。如果是圣域级,恐怕随便叫一声,我就会生生被震死吧?”稳住脚步,黑袍人微微擦拭掉嘴角的血迹,但他那发白的脸上依旧布满邪冷的笑容,微摇着头说道:“可惜,你不是圣域级。而是王道巅峰,配合一成空间力量能这样伤到我,应该可以挑战皇极一。我承认,并不是你的对手。但是,你想杀我,却是不可能的。”

  说到这里,黑袍人眼流露出一丝战意来:“既然今天遇见你了,我就试试,这空间力量到底强到什么程度!”

  “是么?那你试试看就知道了。”见黑袍人这般,纳德知道,再问下去也全是废话。既然如此,还是将之斩杀,或是擒住再说。

  话语间,他那苍老的身影微微一颤。周遭的十米内的空间仿佛被他掌控了一般,成为他的推动器。彷如瞬移,佝偻的身体连闪数次,便已出现黑袍人面前。干瘪的手掌挥下,冷冽气息弥漫开来。白茫茫的寒冰气息,自那手喷涌而出。

  磅礴的能量蔓延无数,仿佛可以将一座小山峰给冰冻!

  “嘿!”然而,面对这一掌,黑袍人却是冷笑一声,漆黑的眸子猛地亮起。而后飞速抬头,直勾勾地盯着纳德双眼,绽放出诡异的流光溢彩。

  “嗯?”

  看着那泛着诡异光芒的漆黑眼睛,纳德眉头一皱。紧接着,他的神情便是一阵恍惚。这一刻,他只感觉周遭的一切仿佛都变得虚幻起来,脚下也是一阵虚浮!

  “灵魂幻境么?”不由得,纳德面色微微一变,但并未慌乱,灵魂力量涌动起来,飞速将那侵袭而来的能量给溃散。手动作并未停止,反而加力,狠狠拍下!

  “嗤嗤!”

  顿时,凌冽的寒气爆发,直接将前方百米内大地给冰冻开来,地面之上覆盖出了一层厚厚的冰块。也正是这一刻,纳德恢复正常。

  “嘿,有破绽!”

  而这时,他头顶之上,却是传来一道破空之。一股阴寒之气降下,两只数丈大小的黑色焰爪,携着恐怖的能量直勾勾地朝纳德爪去。

  “轰!”

  下一刻,巨大的轰炸声作响,地面瞬间龟裂,哪怕被冰冻住的土地,也承受不住这股力量而崩裂开来。尤其是沾染住那黑色火焰,全都‘嗤嗤’的声响化作虚无!

  “嗖!”

  爆炸之,黑袍人冲射而出,爆退数十丈稳住身形。他紧紧盯着那废墟心,脸上的阴冷笑容缓缓消失,反而变得沉重起来,撇了撇嘴嘀咕着:“这老家伙,本想计算一下干掉他,可没想到还是搞不死!”

  “嘭!”

  他的话语刚落下,一道沉闷的声响传出。紧接着,那浓浓的雾气全都扭曲开来。一道棕色身影爆射而出,携着狂暴的力量出现。冰冷的气息铺天盖地,饶是黑袍人所拥有阴黑之火,也不禁全身发楞!

  “拿命来吧!”全身狼狈的纳德跃入高空,一件蓝晶铠甲凝聚体表,眼火意升腾。佝偻的身躯猛地一震,强劲的力量瞬息爆发。

  双脚对着虚空一蹬,诡异的,那片空间竟是如同一块墙壁一般,将他的身体推了出去,彷如幻影,黑袍人根本没来得及动作,便已被那寒冰之力给淹没。

  “嗤嗤!轰!”

  刹那间,剧烈的轰炸声作响。大地龟裂。白色的寒冰力量,与漆黑的阴火之力纠缠,爆发出令人惊颤的威力来。

  “嗖!!”

  一个黑影从爆射而出,狠狠擦着地面滑出数十米,一条一米宽,一尺深的惊心沟壑就这般形成。而那人影,正是黑袍人!

  此刻的他,哪有之前那般悠闲随意?一身黑袍破烂不堪,一条条深浅不一的伤口分散他体表各处,殷红的鲜血不断地从渗透出来。其内还残留着颗颗冰晶,黑色火焰的包裹下缓缓融化。冰冷的气息,让他整个人都颤抖起来,面色是苍白无比!

  “嘭!”

  陡的,苍老的人影浮现。面色发青的纳德一脚踏出。一甩手,将那漆黑且带有腐蚀力量的火焰给数驱逐。冰冷的眸子盯着十多米开外的黑袍人,抬起右手,而后对着面前的虚空一抓。

  “空间爆裂!”沉冷的声响自他嘴吐出。

  “轰嘭!”

  顿时,黑袍人惊惧的目光之,他所的空间竟是爆裂开来。这并不是真正的空间爆裂,哪怕纳德掌控一成的空间力量,也没有那个能力让整个空间都碎裂开来的。

  这所谓的空间爆裂,只是那一处空间的气体,强大的压迫之下,如同被挤压气球一样爆炸开来。虽然没有真正的空间爆裂那般强大。但其威力,绝对不逊色于王道巅峰强者的全力一击!而且,这还是无形物质的攻击!

  如果先前那般,黑袍人的身体没有任何抵抗的,就被那爆开的空气给炸个粉碎,一个直径十米的巨坑浮现。而黑袍人,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

  看眼里,丛林的古炎一阵头皮发麻。想想,这纳德,比那个旁系老头绝对要强,而且还要强不少!

  “呼,看来这渔翁当不成了。”看着爆裂成无数块的黑袍人,古炎不由轻吐了口气,口呢喃道。

  古炎本就是打算来看看戏,不过,一想起那(云踪梯步)和(炽天翼),他心就有些痒痒。暗想,如果能将这两样东西弄到手,对实力的进步绝对有莫大的帮助。不管是(云踪梯步)也好,还是(炽天翼)也好,都是高阶的稀罕之物。

  谁不想得到?谁都想!古炎也不免俗。

  不过,之前见证了黑袍人的强大。别说古炎,就算金毛猴出手也免不了一场恶战。而当纳德出现后,古炎本希望他们好是两败俱伤,而后他当一个渔翁,坐收利润。

  可惜,想法是美好的,现实却是残酷的。没想到这纳德竟是这般★★,那黑袍人明显也达到了王道阶,可却被蹂躏成这个样子,到后死无全尸,这是古炎所不想看到的结局。但如今发展到这部田地,那也是没办法的事。

  “哼!”狼藉之处,一身棕袍的纳德一拂衣袖,看了看周围的样子,眉头紧皱,似乎感觉有些不对劲。但仔细一查,依旧没能发现什么,当下也只能断定那人已被自己杀死。

  而后身形一颤,诡异的消失不见。

  “得,就这么完了?”丛林,金毛猴眨巴了两下眼睛,一副郁闷地说道。

  古炎和田飞虎直接翻了翻白眼,古炎一脸无奈道:“好了,我们也走吧。”

  “没意思”闻言,金毛猴一脸悻悻。

  “嘿,这老头,早就说了。想杀我,可没那么容易呢。”就古炎等人将来离去之时,一个冷讽的笑声忽然从那空地上传来。

  听到这声音,古炎三人面色微微一变,齐齐停住脚步。侧过头,他与金毛猴对视一眼,露出同时一丝兴奋的神色来。

  “嘿,有门!”金毛猴对着古炎一咧嘴。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