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5章 地狱般的磨炼


  “很好,你要记得现所说过的话,我不会逼迫你做什么,也不会靠什么去控制你。但接下来的一个月内,你得听我的话,因为我会可能的让称强大起来。”盯着面带着一丝狰狞之è的乌山,得到回答的古炎微微一笑,缓缓出言,而后对着乌山伸出了右手。

  他的这一举动,顿时让得乌山为之一愣,狰狞的面孔缓缓恢复正常,用力点了点头:“嗯!”而后,把手放了古炎伸出的手掌上,站直身体。

  “好了,早点休息吧,先做好心理准备。接下来的一个月里,可不是那么容易度过的。”古炎一笑,之前的冷漠早已消散一空,反而变得平和无比。

  这让得乌山一时间反映不过来,只能反射般的点头。

  对此,古炎也未意,转身离开了凉台,留下乌山独自一人愣愣发呆。

  次日,旭日东升。显然的,这是一个晴空万里的天气。淡淡的微风拂过蓝天,带着一丝祥和之意,令人心旷神怡,感觉这是美好的一天。

  自然,这是相对于终年生活城市之,不去到外面经历风险者而言。而那些冒险之人眼,是晴天还是雨天,他们看来都一样凶险,随时都有可能丢掉ing命。

  唯有不断的积累财富,获取提高修为境界之物,才能残喘的活这个世界上。

  随着的一天的降临,异幻大陆上所生活的人类皆开始忙碌了起来。他们都有着自己各自不同的职业,也有着不同的地位,做着是不同的事情。

  但终,他们的目的都只有一个~活下去。

  只不过,这“活下去,的方法有所不同,好坏不同。

  今日,便是古炎针对于乌山进行训练的日子。而这个训练,不仅仅是修为境界实战之上,还有心理。

  对于乌山的心理层面,古炎也曾研究过。是属于那种从小就有种低人一等,惧怕他人的念头。因为他无父无母,长这么大一直受到欺凌。

  或许,乌山的内心有反抗的念头。但每当想到他人的地位与身份之后,这种反抗之念就被吓回去了,说他胆子小也不为过。喜欢顾忌这个,顾忌那个。

  一旦当一个人怕这怕那,那还能做什么?还能做什么大事?

  因此,实力是一方面,心理层面的强度又是另一方面。自然,主要还是实力。毕竟,实力决定一切。就算某个人心理再怎么强,实力不够还是只能被他人欺凌,怎么死都不知道。

  而一旦有了实力,这个人的心理层面也会随之增强。

  此刻,幻城之外的一处山坳之间,古炎特意的寻找到了一处和当年四大怪人训练他时所处之地有着相像的地处。

  同时,这里还有着石林,有着河流。

  按照白虎老人当年所用过的阵法,古炎用那些巨石摆设了起来,而后直接将空间戒指的那根黑è铁棍扔给了乌山。

  一开始,乌山不以为然,这算什么训练啊?

  可是,越到后面,他的面è越发难看起来。因为,原本他能够轻松的拿着那黑è铁棍行走于石林之间。虽说古炎限制不允许使用灵hun,力量,不允许破坏巨石,但他也依旧能够轻易走出去。

  毕竟,这阵法实是太过简单。骗骗普通人还可以,再怎么说1乌山也是尊威级异能者,眼力并不弱,很快就能够找到★★。

  而对此,古炎的方法很简单,再让他走一次。就这样,反反复复,乌山不断的这石林来去来回。

  可仅仅是这样,也根本没什么。以他的力量,就算来回一万次都不会累。

  然,就乌山第十次来回时。他只感觉周遭的一切都变了,发觉,自己的力量突然消弱了成!一股虚弱感,猛地涌上心头。

  瞬间,他便发现这是古炎所为,内心震动非常,无法明白这是什么力量。

  但他却未多言,依旧石林来回着。就算只有四成力量,也足以来回万次以上。

  不过,乌山却隐约觉得,事情恐怕没这么简单。

  如他所想,就他来回第二次时。原本手所拿的黑è铁棍,突然变得沉重起来。

  原本,乌山以为是由于力量受到古炎限制的缘故,所以感觉有些重。但经过几次来回后,他的面è顿时变得难看起来。

  因为,那黑è铁棒的重量还逐渐不断变重!压迫着他的身体,连脚下都出现了一个个肉眼可见的脚印痕迹!

  “这怎么回事?!”乌山内心震动。

  原本,他一直以为这黑è铁棍并没什么特殊之处。或许是用特殊材料制作,但重也就几万斤而已,对于他上千万斤的肉身来说,并没有什么负荷可言。

  可是,此刻的那等重力,让他的面è异常难堪,绝对已经达到了数百万斤,且还不断增强着!

  没多久,乌山便气喘吁吁来。黄豆般大小的汗水从他额角滴落,灰è长袍被浸染,完全湿透。一丝丝苦笑,他脸上浮现。

  清楚的意识到,这训练可不简单啊!

  不过,乌山内心虽然发苦。但也知道,既然是训练,就得艰难,如若不艰难怎么才能提高实力?所以,他坚持着,没表u出来。

  “看来还算有一点觉悟,不过,这还不够。”古炎一直都漂浮半空,看着石林走动的乌山。缓缓的,他脸上浮起一丝微笑。

  而后虚眯双眼,意念一动。

  顿时,他意念之间,一股无形奇特的力量落了那黑è铁棍之上。那原本看上去非常普通,并不起眼的黑è铁棍,重量猛地暴增。

  乌山整个身躯都为之一颤,双臂是打寒颤一般,酸软的之意让他差点将黑è铁棍丢到地上。不过,察觉到古炎那冷冰冰的目光后,依旧咬牙坚持了下来,举步艰难地前行者。

  但是,不久之后“啊!受不了了!”终于,来回第三丰次的时候,乌山发出了一声惨嗷,虚脱地倒了地上。

  而那黑è铁棍,也同样掉落地。只不过,铁棍掉落地后并未压坏地面,甚至连痕迹都没有,这让乌山加苦涩。

  “受不了了?”随着乌山的倒下,古炎立刻降临,看着倒躺地上喘气喘个不停的乌山,眯了眯双眼,其内闪烁着一丝丝冷光。

  “休息一下吧”乌山脸上u出一丝惧怕之è,弱弱问道。

  “可以。”古炎笑了笑,且也点头,并未反对。

  “呼”听到这等爽快的回答,顿时让得乌山松了口气,脸上忍不住的浮起一丝笑容。

  然,就他心准备赞美古炎几句时。他只感觉眼前一huā,便发现自己整个人便已飞了半空之。而后,根本没能反映过来,一股冰凉之意便已涌上心头。

  “这里才是你休息的地方。”古炎平静的漂浮这条河流之上,而后一招手,那乌山手可达数百万斤的黑è铁棍,却是轻易的飘飞而起,落了他手上。

  随后,他再次将黑è铁棍对着河流之下奋力冲上来的乌山砸了过去。同时,闭着双眼,释放出一股诡异的力量,直接压迫水面上。

  顿时,河流的水压成百上千的暴增!

  “不是吧”原本想要冲出水面的乌山,当感受到水内的压力后,忍不住的苦笑起来。

  “咳咳咳”终于,等待艳阳高照时,乌山才从河水挣脱出来。从他那毫无血è的面孔上就可以看得出,此刻的他有多么难受。

  不过,古炎却没有要放过乌山,让他休息的意思。

  “交给你了。”古炎目光转向老骆子,微微一笑。

  骆子点了点头,来到了面u恐惧的乌山面前。

  这一刻,老骆子脸上那和蔼的笑容,顿时化作了肃穆。紧接着,他张开双臂,低喝一声:“雷淬!”

  刹那间,以老骆子和乌山为心,百丈之内顿时化作了雷海。雷电的噼啪之,隐约还可以听到乌山的惨叫。

  “血虎,帮他修复伤势吧。”下午,河流旁,古炎看着已经变成一块木炭般的乌山,无奈一声。

  “这小子交到你手,真惨。”血虎凝聚,看着乌山那参样,也忍不住地打了个寒颤。

  对此,古娄只未意,是笑了笑:“这还远远不够。”

  说着,他扭过头去,看向远处趴草丛堆睡了一天的金毛猴道:“猴子,该你了。”“哇哦?总算轮到本王了,嘿嘿!”原本还呼呼大睡的金毛猴,听到古炎话语后顿时蹦了起来。大笑一声,还未等血虎完全将乌山的伤治疗好。他便一巴掌将乌山拍飞,双眸之猛地闪过一道血芒。

  “血雷界,传送!”

  一!。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