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羽林军中选精锐


  从大乔的怀中把茶壶拿了出来,茶壶上还带有微微的温度和少女的体香。刘璋抿了一口茶,竟发现壶里的水还是温的。有些感动的把茶壶轻轻放回桌上后,刘璋抱起了大乔,将她放床上,并为她掩上了被角。其实刘璋拿走茶壶的时候,大乔就醒了。只是她第一次看见温柔的刘璋,不忍心『骚』扰这片刻的宁静。可大乔不知道,她红红的双颊早已经出卖了她!

  来到后院,张飞、赵云等人已经开始习武了。刘璋热热身,上去耍了一会太极拳,感觉通体舒畅后,便带着张任等人往西园而去。今天已经是刘璋受封的第三天,他也该到羽林军中报到了。

  刘宏这个人还是比较仗义的,他把刘璋留洛阳,却也没剥夺刘璋的军权,还允许刘璋羽林军中自选两万士卒为曲部。要知道,西园也不过只有十万羽林军,刘宏一下将五分之一的兵权交给了刘璋,这可是无比的信任。当然,京师防卫并不仅仅只有羽林军,至于其他部队都掌握不同人的手上,比如说司隶校尉!

  选兵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虽说洛阳的部队大汉算是精锐中的精锐,但是常年无所事事,已经让这些人变成了老爷兵,装腔作势凑合,说到打仗,顶多欺负一下黄巾军那种乌合之众,还得是势均力敌的情况下。

  刘璋到达西园的时候,羽林军已经开始日常『操』练了。看着那些拿着武器一招一式打出来比太极拳还慢的羽林军士卒,刘璋都怀疑他们出『操』之前有没有吃早饭。就这种部队,只要是内行看了都失望!其实朝廷中的光禄勋、太尉和掌兵的大将都知道羽林军的弊端,却没有一个人敢说出来。乔玄之所以被人对付,就因为他想改革兵制。

  “来人止步!”就刘璋想往练兵指挥大将那里靠近的时候,两个头『插』鸟羽的士兵挡住了他。正因为有这两人挡住了去路,刘璋才没有对羽林军彻底失望。一支部队,如果随便就让外人靠近,敌人只需趁夜偷袭就能击溃它了。

  刘璋让史阿将印信递给卫士,两人检查印信后,立刻前去通报。过了没多久,一个身穿将领服饰的人就赶了过来。

  “参见冠军侯!”大将粗狂的嗓音中,居然带有一丝尖细。

  “免礼!”刘璋扶起这员大将问道:“敢问将军名讳?”

  “末将蹇硕!”一个熟悉的大名进入了刘璋的耳朵,可让他疑『惑』的是,蹇硕不是宦官么?不过,蹇硕很快就解答了刘璋的疑问,原来是刘宏特意让他来帮助刘璋选兵的。有了蹇硕帮忙,刘璋选兵自然容易了许多。起码,那些将领们心中再不满也不敢扎刺。不过,大家都希望刘璋不要选他们的兵。

  一声号令下,羽林军士卒停止了训练,刘璋带着张飞等人走上了校台。看着一帮十几岁的孩子站到了校台上,羽林军发出了一阵嗡嗡响,就好像一大群苍蝇飞。刘璋加不屑,这些兵的素质与黄忠训练出来的幽州兵,差距实太大。

  过了有一盏茶的时间,嗡嗡声终于慢慢消失了。刘璋看着底下的羽林军士卒,开口笑道:“你们是一群废物!”

  只一句话,羽林军士卒差点营啸,连蹇硕都有些无奈的看着刘璋,可刘璋却面无表情。一个羽林郎将出列道:“我不管你凭什么站校台上,可我希望你收回刚才那句话,否则……”

  “否则怎么样?”羽林郎将还没说完,刘璋就打断道:“这里是大汉的西园,你们是皇帝的禁军,而我是你们的将领,你们能怎么样?杀了我?造反?”

  羽林郎将愣了下,刘璋说的没错,就算刘璋不收回那些话,他们也没有办法。官大一级压死人,刘璋比这些小兵蛋子高贵多了,别说骂他们几句,就是杀了他们,也不是太大的事。看见那个郎将哑火了,刘璋笑道:“说你们是废物,你们还别不服。史阿,告诉他们,老子是谁?”

  史阿站出来大声道:“这位乃是皇帝亲封的冠军侯、五官中郎将刘璋刘将军,正宗的汉室宗亲。他的功绩是以一万两千人击退乌丸十万大军,又亲帅八千部队偷袭乌丸王庭,剿灭乌丸大小部落近八十个,共计十余万人,劫得牛羊马匹无数!”

  史阿的话让校场上再次发出一阵嗡嗡声,刘璋真的很无奈,看惯了那些稳如泰山的士卒,再看这些站队都有些七倒八歪的‘精锐’,他实有些受不了。不过,刘璋必须这里面选兵,皇帝再宠爱他,都不会允许他另募军,因为募兵需要钱。刘璋可不敢用自己的钱募兵,否则天知道皇帝会怎么想。

  直到嗡嗡声散去,刘璋苦笑道:“陛下让我来选兵,说心里话,我宁愿招收兵,也不愿意你们中间选,因为你们真的太没用了!不过,我相信只要能通过训练,你们也能成为真正的精锐。现选兵开始,十八岁以下,二十五岁以上,往后退二十步!”

  随着一声令下,校台下的大军慢慢的动了。这一动,居然动了整整半个时辰。等没有人再动了,刘璋再次说道:“世家大族子弟,向后退二十步!”

  这次快多了,毕竟上一轮淘汰就让羽林军退下了三分之二的人。等刘璋第二个命令过后,校场上只剩下不到三万人,连编制都打『乱』了,因为曲长以上的军官,很多都是由世家子弟担任,这些人都退出去了。不过,皇帝给刘璋的编制是两万,他也不敢多要,于是刘璋笑着对蹇硕道:“蹇大人,你命退出校场的人各归本部吧!剩下的人我再选!”

  蹇硕点点头,便让其他郎将把校场中退出的士兵带走了。这些郎将也是几家欢喜几家愁,特别是那些本身就不受见待的郎将是愁苦万分。汉代将领眼中,只有三十岁到四十岁的兵才能算得上精兵,这些兵大多数被世家大族出身的将领所掌握。可刘璋选的却是十八到二十五岁的兵,这些兵多数是由一些落魄、平民子弟掌握,有些郎将甚至整个曲部都被刘璋留下了。

  “小侯爷,下面该做什么了?”刘璋的选兵方法,蹇硕也是第一次见到,虽然他并不明白,但他既然过来,自然有偷师的念头。

  刘璋看了一眼蹇硕,他并不乎别人偷师,若是看看就能成为练兵大家,蹇硕也值得培养一下。刘璋笑道:“不急,让他们站一会!史阿!去给我和蹇大人泡壶茶来!”

  “茶就不用了!”蹇硕笑道:“那玩意太难喝,还不如喝酒,可惜军中不能饮酒!”

  刘璋听完一愣,他终于想起自己也不喝茶了。那加糖加盐,又苦又涩又甜又咸的黄汤,实不是人喝的玩意。不过,闲着也是闲着,刘璋就开始和蹇硕聊天。蹇硕作为宦官,到处被人鄙视,什么时候遇见过刘璋这种平易近人的人?两人这么一聊,就是一个多时辰。

  要知道,羽林军训练可是穿着甲胄,拿着兵器的。兵器和甲胄加起来,少也有三四十斤。一个时辰过后,校场中的士卒倒下了一大片。直到校场中站立的士卒不到两万人的时候,刘璋终于从聊天的状态中恢复了过来。

  “行了!将倒下休息的人全部拖出去,谁的曲部由谁带走!”刘璋面无表情的说:“剩余的人,你们勉强过关了,可是要做我的兵还不够格!不过,你们若是能坚持下来,我相信你们一定能成为以一敌十乃至以一敌百的勇士!”

  说实话,刘璋一个小孩子说出这么一番话,让校场中的士卒们都有些不舒服,可是刘璋的功绩,却让他们不得不服。汉代,冠军侯只是一个食邑二百户的侯爵,顶多比亭侯高一点,可是这个爵位却代表着无上的荣耀,因为它曾经是打击匈奴的英雄霍去病的爵位!一个功绩堪比霍去病,年龄比霍去病还小的少年,有资格说这番话!

  校场上终于变的鸦雀无声,因为那些士卒已经没有力气说话了。刘璋笑着让张任、赵云、张飞、黄叙四人各挑选五千人做曲部,至于各曲部的曲长、屯长之类的官职,就由他们任命。作为长官的条件只有一个,那就是能力!

  士卒挑选好了,蹇硕的任务也完成了一大半,后一个任务便是西园为刘璋的部队挑选一块驻地。可是刘璋拒绝了,因为他不想让自己训练出来的部队变成仪仗队。一只老虎,只有山林之中,才能称王称霸,关笼子里,只能供人欣赏。再说了,三年之后,大汉『乱』起,刘璋还指望这支部队建功立业呢!

  重要的一点是,刘璋的兵会越来越强。或许其他部队外人眼中算是精锐,可是刘璋眼中,那些部队连纸老虎都算不上。如果刘璋的部队展现出超强的战力,却还西园之中,身为皇帝的刘宏多半会失眠!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