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张角之血泪秘史


  张角见刘璋答应了自己的请求,不由笑道:“刘公子只要答应就成,至于其他事,就由你看着办了。我会临死前,让我女儿来找你!不过,你得给我一个信物!”

  “呃……”刘璋觉得张角的话很怪异,却说不出哪里有问题,他掏出一个好像令牌一样的东西扔给张角道:“还有什么事么?如果没有,我就回去了!”

  张角笑着点点头,刘璋转身而走,赵云疑『惑』的问道:“大哥,你怎么就答应了?那张角可是黄巾贼酋,他女儿也该族灭,如果让陛下知道您包庇张角的女儿,会不会……”

  “子龙无须担心,等我灭了黄巾道,就算陛下不想担心也不行了!”刘璋笑道:“功高震主啊!”

  “这……”赵云惊道:“大哥,那该如何是好!被皇帝忌惮可不是小事!”

  刘璋笑道:“你放心,陛下就算忌惮我,也不会对我做什么,毕竟我还是汉室宗亲。大汉立国四百年,被皇帝杀掉的宗室有几个?大不了被剥夺兵权永镇京师!不过,我估计陛下会让我镇守一州,而那些世家大族估计也是这么想的!”

  “大哥!”就刘璋和赵云讨论的时候,张飞突然问道:“你说那张角为什么要把女儿托付给你?”

  刘璋大笑道:“谁知道呢?或许是张角看我长的太帅,他女儿送谁都是送,干脆给我了,还能有个托庇!”

  赵云和张飞绝倒,他们绝想不到,刘璋居然会说出如此无耻的一番话。

  回到大营,皇甫嵩和朱儁已经知道来人是张角了,可他们都没有多话,谁都知道刘璋是汉室宗亲,和皇帝、皇后的关系很好,他肯定不会被张角蛊『惑』。当然,也有心怀叵测的人想借机生事,可现找刘璋的事,纯粹是找死。

  皇甫嵩见刘璋回营,立刻凑上前问道:“大帅,我们下面怎么办?”

  “嗯?”刘璋看了皇甫嵩一眼道:“黄巾『乱』我大汉,还能怎么办?自然是攻破广宗,擒拿张角兄弟了!”

  皇甫嵩知道刘璋误会了,他立刻笑道:“我不是问这个,我是想知道什么时候攻打广宗!大帅一定要给我一个立功的机会!”

  “这没问题!”刘璋笑道:“皇甫将军不用担心,你们立功的机会还多着呢!去,召集众将,就说我要商量收拾黄巾的对策!”

  “末将遵命!”皇甫嵩抱拳而去,别看他四十多岁了,却对刘璋这个十几岁的小家伙心服口服。

  很快,众将就中军大帐里汇集了。按照主次坐好,刘璋笑道:“诸位将军,三年前,我艺成下山,曾经遇见过张角,而刚才张角找我,透『露』了一个消息,就是他命不久矣。如果让张角死了,我们的功劳就小了很多。现大家想想,看看有什么方法可以快速攻破广宗!”

  朱儁疑『惑』道:“大帅怎么知道张角命不久矣?”

  “张角自己说的!”刘璋笑道:“有些人能预先知道自己将死之日,张角就是知道自己将死,所以才来见我,希望我不要将黄巾贼赶杀绝!”

  皇甫嵩嗤笑道:“这些『乱』臣贼子,人人得以诛之!张角既然谋反,就该有谋反的觉悟。居然天真到让大帅不要将黄巾贼赶杀绝,这岂不是痴人说梦么?”

  “这倒也不是痴人说梦!”戏志才突然『插』嘴道:“皇甫将军,那广宗城城高池厚,虽然年久失修,但依旧坚固。如果黄巾贼拼死反抗,我们未必有胜算。既然张角将死,我们不如只诛首恶,不问胁从。凡是黄巾将领,族灭之。这样也能化解黄巾贼的同仇敌忾之心!”

  皇甫嵩知道戏志才和郭嘉是刘璋重要的谋主,就连刘璋对他们都十分客气,皇甫嵩还不想给自己找事。可皇甫嵩又觉得放过那些『乱』臣贼子似乎不太妥当,于是他问道:“大帅,这事是不是请示一下陛下?”

  “打完再说!”刘璋笑道:“这还没打赢就请示怎么处理俘虏,万一打输了,岂不是丢我的脸?”

  皇甫嵩愕然,郭嘉突然笑道:“主公,欲破黄巾就今夜!”

  “哦?”刘璋问道:“此话怎讲?”

  郭嘉笑道:“今天张角找到主公,且不说他有什么目的,就说防备也会少一点。我们出其不意夜袭城外大营,必能打败张梁!”

  “打败张梁有什么用呢?”朱儁问道:“广宗城有张角,就算张梁死了,广宗也攻不破。”

  郭嘉笑道:“此言差矣!若是主公的情报没错,用不了多久,广宗将不攻自破!”

  刘璋立刻明白了郭嘉的意思,他哈哈笑道:“奉孝所言不差,那我们就先把张梁拿下!皇甫嵩、朱儁听令,我命你们立刻整兵,戌时出营,丑时对张梁大营发动攻击,孙坚、子龙,你们去帮帮二位将军!”

  “末将遵命!”皇甫嵩、朱儁、赵云、孙坚抱拳应命。张飞一旁好像猴子一样抓耳挠腮。

  “翼德!”刘璋就知道张飞忍不住,便开口下令道:“等皇甫嵩、朱儁攻入大营,你随我直捣张梁中军。你的任务就是击杀黄巾大将!”

  “末将遵命!”张飞接过令牌傻乎乎的笑道:“还是大★★我!”

  刘璋摇摇头道:“黄叙、张任,你们二人留守大营,若有黄巾来犯,可由一人出战,但决不允许追击超过五里,以免中敌人的『奸』计!”

  “是!”黄叙和张任接过令牌,刘璋见安排妥当,便让众人下去休息,毕竟晚上还有一场大战。

  广宗城内,张角见过刘璋便把女儿张宁叫来了。看见女儿,张角的心中不由的一痛。说实话,造反是掉头的买卖,照道理说,张角不该叫上张宝和张梁这两个亲兄弟,可张角不仅叫上了他们,还叫上了他们的儿女,只有张宁虽然身黄巾军中,却不是黄巾道的人。

  若说张角为什么这么做,还要从他去学道说起。当年,张角为了出人头地,便外出游学,留下了妻女和兄弟。一去十年,张角的运气不错,被南华老仙收为徒弟。有一天,正安心修道的张角遇见了一个同乡,而这个同乡告诉他一个让他既震惊又悲愤的消息:张角的妻子被当地一个大户看中,而张宝两兄弟为了银钱,竟将其嫂捆绑送入大户,张角之妻不堪受辱撞墙而死!

  张角和他的妻子十分恩爱,虽然只有一女,但张角从没有嫌弃过她,这种情况古代这种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的社会是相当难得的。乍听噩耗,张角立刻就想下山,可是他什么都没有,下山也无所作为,于是张角就偷了南华老仙的《太平要术》下山去了。南华老仙发现失窃,直接将张角逐出门庭,至于为什么没有收回《太平要术》,张角就不得而知了。

  回到家乡,张角发现家乡正闹饥荒。他赶到家的时候,竟然看见张宝和张梁正准备把他的女儿煮着吃,如果他晚一步,那张宁就彻底完了。说心里话,张角当时真的很想把这两个狼心狗肺的兄弟给剁了,可是看见饿的奄奄一息的兄弟,他实下不了手!

  其实张宝和张梁也很无奈,他们只是小民,当地大户想要张角之妻的时候,他们也想抗争,可抗争就代表死亡,他们不想死。自私是人类的天『性』,虽然张角之妻是张宝和张梁的大嫂,但女人古代没有地位,既然只要把张角之妻送出去就能保全全家,张梁和张宝自然不会犹豫。同样,张角的女儿也是这个道理。只要杀了张宁取肉,就能保证张宝、张梁的儿子不会死。等张角回来,过继一个儿子给他,也算是交代了。

  时代如此,张角也没有办法,为了妻子和女儿杀害兄弟,汉代是说不过去的。刘备就曾经说过:妻子如衣服,兄弟如手足。这不是刘备一个人的想法,而是汉代大多数人的共识。虽然张角没有对张梁和张宝做什么,但是他的心里对这两个兄弟充满了怨恨,所以就算明知造反不可能成功,他也把这两个兄弟全家拉上了。

  看着面前活泼可爱的女儿,张角笑了,他很庆幸自己回家回的及时,就算因此断了仙缘,他也无怨无悔,世上哪有不疼儿女的父母?张角伸手张宁的头上『摸』了『摸』,心中万分不舍,他从怀里掏出一本书和刘璋的信物递给张宁道:“宁儿,广宗城破以后,你去找冠军侯刘璋,他会照顾你的!”

  “什么?”张宁见父亲『摸』着自己的脑袋发呆,很乖巧的趴张角的腿上,可是听见张角的话,张宁大惊道:“有父亲,这广宗城固如金汤,怎么会破?”

  张角苦涩的笑道:“宁儿,为父命不久矣!而你那两个狼心狗肺的叔叔,也会布我的后尘,与其让你东躲**,还有『性』命之忧,不如找一个人照顾你。我夜观天像,这刘璋有帝王之气,甚至有逆天改命之能,你他身边,定能保住『性』命。”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