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章 战张绣小露身手


  战张绣小『露』身手

  吕布的话让关羽大怒,虽然关羽承认自己不是吕布的对手,但以二敌一还被吕布看不起,这让高傲的关羽实不能接受。只见关羽手中反握青龙偃月,刀头拖地,他冲到吕布面前爆喝一声:“看刀!”

  “呼……”青龙偃月刀被关羽猛抡起来,就好像风车的长臂,刀口对着吕布就斩了过去。张飞见状也不甘示弱,挺起丈八蛇矛,对着吕布胸腹之间捅去。

  “哼!”吕布冷哼一声,用画戟上小枝勾住张飞的蛇矛猛一拉,关羽的大刀竟斩张飞的蛇矛上。吕布冷笑道:“就这点本事,还想我面前逞能?看戟!”

  方天画戟带着呼呼风声,夹着万钧之势向关羽斩去,关羽挺刀向前,只感觉一股巨力砸刀上,震的虎口发麻,连退三步。吕布得势不饶人,画戟连挥向关羽。张飞见状不由大怒,他爆喝一声,挺矛向前,终于关羽力竭之前挡住了吕布。

  关羽的脸本来就通红,如今被吕布砸的气血上涌,脸红的就好像滴血,而关羽心中却想起了黄忠,他真没想到,这位老将居然能和吕布交手而不败。关羽知道,如果让他一个人与吕布交手,他已经败了!

  关羽楞了一下,可他这么一愣,张飞就倒霉了。欲求不满的吕布,把一身精力全部发泄到张飞的身上,张飞虽不至于落败,却也苦不堪言!幸好,关羽很快就张飞的爆喝声中回过神来,他提起大刀,与张飞一起双战吕布。

  “痛快!痛快!”吕布一边打一边怪叫,自从他学艺归来,就再没有敌手。高手寂寞,虽然吕布没有这种想法,但也常常感到无趣。如今先是出现了与他势均力敌的黄忠,而后又有关羽、张飞与他战平,他岂能不兴奋。

  “很过瘾么?”刘璋看着吕布兴奋的面庞,对赵云道:“子龙,你也上!”

  “什么?”赵云惊讶的看了刘璋一眼问道:“师兄,如今翼德与云长双战吕布,我再上,岂不是胜之不武?”

  “现是打仗!”刘璋笑道:“你们三人的勇武,当成就吕布天下第一猛将之名,而你们也能借着吕布扬名天下,岂不是很好?重要的是,吕布不败,我无法将皇嫂与侄儿、侄女接出来!”

  “我明白了!”赵云提枪跃马冲向吕布,一出手便是杀招。

  “百鸟朝凤?!”虎牢关上,一员小将盯着赵云喃喃自语。

  “什么?”董卓和李儒看向那员小将,只见那小将身高八尺,一脸英气,身后背着一把长枪,与场中赵云的气度,有八分相似!董卓沉声问道:“你是何人!”

  “主公怎生忘却,此乃属下侄儿张绣!”张济赶紧踹了张绣一脚道:“还不速速拜见主公!”

  “拜见主公、李先生!”被张济一脚踹醒,张绣赶紧对董卓和李儒行礼。

  “免礼!”董卓笑道:“有北地枪王之称的张绣竟本相麾下!张济,你怎么不早早举荐?莫不是不欲让张绣为本相效力?”

  “属下不敢!”董卓这丫可不是什么好鸟,若被他怀疑,张济可就没有好日子过了。

  “量你也不敢,可你不需要解释一下么?”董卓的脸『色』越发深沉,张济头上冷汗直冒。

  “启禀主公!”张绣比张济的胆子大多了,他躬身下拜道:“末将早就主公麾下效力,只是主公不知罢了!若问家叔为何不举荐,其实是我想闯出一些名声,再请叔父举荐。为将者,岂能靠关系幸晋?”

  “好!”董卓拍了拍张绣的肩膀道:“果然是西凉好男儿!”

  “丞相谬赞!”张绣的后背已经湿透了。

  “刚才你说什么百鸟朝凤?”李儒一旁略有些阴沉的发问。

  张绣心中悚然,他十分恭敬的说:“回禀李先生,百鸟朝凤乃是我师门的一套枪法,那赵云使的正是这套枪法,我怀疑赵云乃是我的师弟!”

  “你的师傅是何人?”董卓沉声发问。要知道,赵云和刘璋据说也是师兄弟!

  “我的师傅名叫童渊字雄付!”张绣一脸恭敬,毕竟童渊是他的师傅。

  “那就没错了!”李儒笑道:“据说,赵云和刘璋乃是师兄弟,他们还有一个师兄名叫张任,师傅正是神枪童渊!”

  董卓闻言笑道:“既然都是童渊弟子,张绣,你可有信心战胜赵云?”

  “没有!”张绣摇摇头道:“若是大师兄,我有信心打赢,可若是师弟,我却没有!”

  “这是为何?”董卓一脸不解。他看来,武艺这种东西,越练越强,练的时间越长,成就越高。当然,这是年轻的时候,如果七老八十、体力下降就不行了。张绣比赵云要大一些,接近武将巅峰,照理说,赵云应该打不过张绣。

  张绣苦笑道:“师傅收徒只看资质、人品,大师兄资质不如我,所以师傅才收下我。而小师弟的资质,必然比我高!当然,也有可能,小师弟资质与我差不多,人品却比我好。但小师弟的资质,绝不会比我差!习武也讲究天分,师傅说过,我见到他的时候,太迟了!”

  董卓一脸失望,李儒却笑道:“既然如此,张将军可否将你的师兄弟都请来主公麾下?”

  “这是不可能的!”张绣轻轻摇头道:“师傅的徒弟,一旦认定了主公就绝不会背叛,除非其主做出太多天怒人怨的事,或者其主死了!”

  “这……”董卓再次漠然,李儒却拱手笑道:“恭喜岳父,贺喜岳父!”

  “喜从何来?”董卓一脸不解。

  李儒笑道:“张绣将军也是其师之徒,照他所言,主公岂不是又得一员忠贞之将?据儒所知,张将军的武艺或许不如冠军侯麾下几将,甚至不如华雄,可他的领兵才能,毫不下于这些人,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董卓哈哈笑道:“儒儿所言不差,若非你点醒本相,本相几乎自误!张绣将军,可愿来本相麾下效力?”

  “主公谬矣!绣本来就是主公麾下,何来愿不愿意之说?”张绣一脸疑『惑』,却让董卓大喜。

  “既如此,本相当表你为骑都尉、中郎将,以后有功再另行封赏!”官爵就是拉拢人才的利器,董卓自不会小气。

  “多谢丞相!”张绣躬身行礼,那不卑不亢的神情,让董卓加欣赏。不过,当董卓再次看向战场的时候,脸就绿了!吕布挡住关羽、张飞已经勉强,如今赵云一上,吕布变的非常狼狈。

  “张绣、华雄,去助奉先一臂之力!”董卓刚得一员大将,也想知道他的能力如何。

  “奉先休慌,我们前来助你!”张绣与华雄下得关来,大吼一声,便冲向吕布四人交战的地方!

  “典韦!”刘璋见状一声大喝,典韦就好像一道妖风,策马向前。

  见又有人出战,华雄自然迎向典韦,刀戟相交,只听一声巨响,华雄的刀差点飞了!张绣见状,赶紧上前帮助华雄,可是与典韦一交手,张绣立刻叫苦不迭。若非百鸟朝凤枪讲究灵动,他没有与典韦拼力气,说不定他已经被典韦斩于马下了!

  “嗯?”刘璋又岂能认不出百鸟朝凤枪,他上前问道:“来者可是张绣?”

  “正是!”张绣一枪挑开典韦双戟,喘着粗气回应刘璋。典韦见刘璋发问,便不再攻击。

  “见过二师兄!”刘璋马上行礼道:“我劝二师兄还是回去吧!你不是典韦的对手!”

  张绣何尝不想回去,可董卓下令,他只能依令行事。见张绣不退,刘璋笑道:“既然如此,让师弟陪二师兄练练手!”

  刘璋早就想看看自己武艺如何,可是关羽、张飞等人武艺太强,黄叙历史上却是早死的人,至于张任,毕竟是大师兄,他不愿意和刘璋动手,刘璋也不能『逼』他。如今遇见张绣这位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将军,又是二师兄,刘璋岂能不跃跃欲试,毕竟刘璋也算是武人!

  张绣闻言,心中揣度,擒贼先擒王也是不错的选择。他轻声笑道:“既然冠军侯有此雅兴,我便陪你玩玩!”

  张绣话音一落,手中长枪犹如灵蛇出洞,向刘璋刺来,那长枪带起刺耳的风声,赫然是童渊的绝技百鸟朝凤。刘璋不甘示弱,一抖手中的霸王枪,同样一阵鸟鸣响起。两人交马而过,战场上响起一阵兵器相碰的声音,等两人分开,只见张绣与刘璋都狼狈不已。不过,刘璋比张绣的情况要好不少。倒不是刘璋武艺比张绣高,而是刘璋的装备比张绣好!

  “二师兄,承让!”刘璋马上一抱拳,他知道自己的武艺与张绣伯仲之间。当然,刘璋已经很高兴了。要知道,历史上的刘璋可是一个废物,如今他虽不敢说脱胎换骨,却能与赫赫有名的北地枪王战成平手,少他战场上有了保命的本事。

  相对于刘璋,张绣却满脸苦涩,看着被刘璋挑开的衣甲,再看看告一段落的战场,他无奈的摇摇头,往虎牢关上而去。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