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六章 劫匪原是江东卒


  见刘宪骁勇,强盗首领就有些坐不住了。他拎起手中大刀直扑刘宪。刀枪相交,刘宪竟感到手臂一震,他不禁有些惊讶的问道:“孙坚麾下略有本事的将领,如今都有四十许,你年不过三十,敢问姓名?”

  “大丈夫,行不名坐不改姓,我乃庐江陈武字子烈!”大汉一把扯下蒙脸的黑巾,深深看了周瑜一眼。

  “是你…”看见陈武,周瑜失神了。他本以为来人是孙坚所遣,可陈武却是孙策早的跟班之一!

  “周公瑾,少主待你不薄,你为何弃他而去?你可知道,少主知道你离去,十分伤心?”看着周瑜,陈武一脸狰狞。

  周瑜满脸失望的问道:“你是孙伯符所遣?”

  “是又如何?”陈武觉得周瑜背叛了孙策,便不欲解释。孰不知,正是这样,才让周瑜安心离开。

  “是便好!是便好啊!”周瑜仰天大笑,突然他面『色』一寒道:“既然是孙策派你来,他不仁,就别怪我不义了!”

  “你…什么意思?”当初孙坚叫陈武带人来杀周瑜,陈武认为周瑜背叛了孙策,就毫不犹豫的来了。可如今周瑜话里,仿佛他与孙策之间有什么约定。

  “什么意思?你回去…哦…你回不去了!”周瑜站起身问道:“三位,可否听我命令?”

  刘宪笑道:“兄台能被孙家追杀,想必不是等闲之辈,听你一回又何妨!”

  “好!”周瑜笑道:“刘宪,你与那位拿枪的兄弟一起对付陈武,持弓的兄弟过来,我与伯言护你身旁,你量『射』杀敌军!”

  刘宪与另外两个青年相视一点头,便按照周瑜的话动了起来,五个人竟隐隐组成一个小阵。陈武见状,心中大惊。周瑜的本事,他岂能不知?

  “进攻!”陈武一挥手中大刀,带着士卒扑上前去。作为武将,他从来没有畏缩过!

  “哼!”刘宪冷哼一声,带着另一个青年扑向陈武。或许陈武的武艺孙策麾下仅次于蒋钦、周泰,比黄盖、程普都高,可刘宪也不是等闲之人。

  历史上,刘宪曾以一杆长枪挡住孙策麾下十三骑,而那十三骑中,就包括程普、黄盖。就算是蒋钦、周泰,也不敢说一个人能挡住程普、黄盖,何况陈武?

  只见刘宪大枪纵横,打的陈武左支右挡,难以招架。刘宪身边的青年,抽冷子就是一枪,陈武身上的铠甲,已经被挑飞了好几块。

  “将军,支持不住了!我们撤吧!”眼见带来的几十个人,竟被持弓青年一箭一个『射』翻地,陈武的副将不由一阵心疼,这些人可都是陈武的亲卫。

  陈武闻言立刻扫视战场,只见满地都是他麾下士卒的尸体。陈武有些惶然,几十个军中好手,居然奈何不了五个青年。他身为军中大将,一向自以为勇武,竟败于一个年不过二十的青年之手。

  “撤!”陈武只是愣了一下,便下令撤退,如今这种情形,已经不是他能控制了。

  见陈武撤退,刘宪★★未,竟然还想追击,周瑜赶紧叫道:“穷寇莫追!”

  听见周瑜叫喊,刘宪也醒悟了过来,江夏毕竟是孙坚与刘表交战的地方,若是陈武再带大部队来,他们就无法幸免了。

  “哎呦!”持弓青年和持枪青年把武器往地上一丢,毫无形象的坐了下来道:“江东军真精锐,比起徐州军来,强太多了!”

  “你们见过徐州军?”陆逊转过头,发现两个青年长得很像,似乎是兄弟!

  “怎么没见过!当年徐州军还是我爹的手下!”持弓青年拱手道:“下陶商,见过两位!那位是我弟弟陶应!”

  “原来是徐州牧陶府君之子,失敬!”周瑜与陆逊赶紧向二人行礼。

  “得啦!什么徐州牧之子,已经是过去的事了!”陶应大大咧咧的说:“如今的徐州牧是刘备,我们兄弟已经被赶出了徐州!”

  “这…”周瑜愣了一下问道:“陶府君没把徐州牧之位传给二位?”

  “父亲觉得我们没本事做州牧,连为人臣子的资格都没有!”陶商想起了陶谦的话,不由一阵黯然。

  “对了!敢问两位兄弟,孙家为什么追杀你们?”见陶商、陶应二人颇为失落,与他们认识较早的刘宪,赶紧转移话题。

  “下陆逊陆伯言,庐江太守陆康陆季宁,便是家祖!”陆逊站起身,躬身行礼,刘宪三人赶忙行礼。

  “原来是江东陆家子弟!陆太守死守庐江一年多,实令人钦佩!”刘宪点了点头,他还以为孙策追杀陆逊是为了陆康死守庐江的事。

  “下庐江舒城周瑜周公瑾!”见陆逊通报了姓名,周瑜也起身行礼,可他这么一报名字,陶商、陶应、刘宪都愣住了!

  刘宪瞪着大眼睛问道:“可是‘曲有误,周郎顾’的周瑜周公瑾?”

  “正是!”周瑜一阵苦笑,有时候,名气太大也不好。

  见周瑜承认,刘宪猛握住手中长枪,咬牙切齿的说:“周瑜周公瑾,你不是孙策麾下第一谋士么?如何与孙策闹翻了?如今,我便要杀你,为叔父报仇!”

  “不可!”刘宪一枪扎向周瑜,陆逊将手中长剑猛挥。只听当一声,一把长剑飞出,掉地上,断成两截,而刘宪的长枪正停离周瑜脖子还有一寸的地方!

  “为何不可?”刘宪冷哼道:“他是我杀叔仇人,我杀他报仇,乃是天经地义的事!”

  见刘宪停下,陆逊长舒了一口气道:“常言道:冤有头,债有主。就算周瑜亲手杀了你叔父,也不过是各为其主。何况,杀你叔父的人是孙策。如今周瑜已经不是孙策手下,他正准备去益州投奔冠军侯!”

  “你准备投奔季玉叔父?”刘宪看着周瑜,似乎有些不信。

  “呃…”众人听了刘宪对刘璋的称呼,不由愣了一下。不过,当众人想起,刘繇也是汉室宗亲,而刘宪称呼刘繇为叔父,自然也是汉室宗亲。至于刘宪与刘璋之间的辈分,就不是众人能管的事了!

  “正是!”周瑜一脸古怪的说:“我六岁那年,便与冠军侯约定,待成年后,助他一臂之力。可这些年,我身处庐江,受孙氏照顾之恩,不得不报,便助孙策一次,以报其德!当初,我与孙策说好,待他定了江东,我便离去,不想他竟然派人来杀我!”

  “六岁…”刘宪一头冷汗,他以为自己已经够早熟了,没想到周瑜与刘璋早熟。

  要知道,周瑜今年也不过才二十岁,而刘璋就算比周瑜大,也大不了多少。周瑜六岁的时候,刘璋多大?八岁?十岁?当然,刘宪并不知道,刘璋虽然只有二十多岁,但他心理年龄已经不小了!

  既然误会解除,众人收拾了一下,便准备上路了。陆逊的长剑被刘宪挑断,他本想江东士卒身上随便拿一把长剑,却被周瑜制止了。带着江东的兵器进入益州,万一被人当作『奸』细就不好了!后,还是陶商把腰间的长剑解了下来,毕竟陶商是文士,虽然他也懂君子六艺,但对于剑法,却没怎么涉猎。

  “对了!三位,你们准备去哪?”正要启程,陆逊突然发问。

  刘宪笑道:“我们准备去投奔荆州牧刘表!”

  “三位,刘景升不过是守户之犬,你们去也没用,不如与我们一起去投奔冠军侯吧!”周瑜看上了刘宪的武艺。

  其实周瑜一直懊恼,没能将鲁肃带到益州,如今能为刘璋挖一个大将也不错。当然,周瑜并不知道,他看来比不上鲁肃的陆逊,其实并不鲁肃之下。只是周瑜了解鲁肃一些,却不知道陆逊的手段。

  “这…”刘宪犹豫了,因为刘表的名声比刘璋大多了。

  别看刘璋屡次击败外族,又平定了黄巾之『乱』,可武将的功劳再大,不如一票笔杆子鼓吹。古代消息闭塞,老百姓怎么知道,哪句是真,哪句是假?他们只逮着自己感兴趣的事,到处传!而那一票笔杆子,擅长就是鼓动人心。就好像孔融,名气虽大,但说到治理百姓,可谓一筹莫展。否则,就管亥那几十万黄巾,还不轻轻松松搞定?

  要知道,青州黄巾闹得仅次于冀州。曹『操』收了三十万青州兵之后,青州可以说是十室九空。若是孔融精明,就凭北海存粮,招募管亥为帅,并将管亥麾下黄巾,分派到北海附近的荒地垦种。无论孔融有没有野心,都自保有余!

  见刘宪犹豫,陆逊笑道:“冠军侯与刘景升同是汉室宗亲,刘公子投奔谁不一样?若说冠军侯的名声不及刘表,可冠军侯今年才二十余岁,那刘景升已经年近六旬。就算刘景升有雄心壮志,他还能活几年?至于刘景升之子,一个懦弱无能,一个年方八岁,若是刘公子还不能选择,就算我与公瑾高看与你了!”

  “你们怎么看?”刘宪目视陶应、陶商,毕竟他们与刘宪认识的比较早。

  想了半晌,陶商刘宪耳边轻声道:“徐州别驾糜竺为我父亲所赏识,他平时对冠军侯也赞不绝口,想必冠军侯必有过人之处!不如去益州!”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