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一章 失凤丢龙累襄阳


  襄阳城下,曹『操』坐拥大军,等着刘表送儿子来做人质。可是等了两天,愣没什么消息。刘备越跑越远,又听说孙策已经拿下长沙、桂阳,曹『操』的心情可就糟糕到了极点。可是刘表不送儿子来,他又不能率兵离开。万一刘表截他粮道,他可就头疼了!

  当然,还有一个方法就是攻打襄阳。可刘表是汉室宗亲,曹『操』出兵荆州的理由就是帮助他。若是攻打襄阳,曹『操』的借口就没有了!虽然曹『操』经常出尔反尔,但那也是迫于无奈,否则他也不想食言而肥!

  “启禀主公,营外有人求见!”曹『操』坐大帐中,满脸纠结的时候,一个小校走了进来。

  “莫不是刘表的使者?”曹『操』心中一转道:“有请!”

  “参见曹公!”小校的带领下,庞统进入曹『操』的大帐。

  “免礼!”看见庞统,曹『操』眉头一皱。

  倒不能怪曹『操』,庞统实太丑了!一米五左右的身高,塌鼻子,小眼睛,配上一张鞋拔子脸,再加上满脸麻子,仿佛雨后的沙滩,这长相别说是曹『操』,就算是刘璋,乍一见也得皱眉!

  “刘景升怎么派出这样一个货?”曹『操』心中疑『惑』,加上连日来心情不好,他颐指气使的问道:“你来此有何事?”

  “我来此是想看看枭雄曹孟德,谁料也不过如此!”庞统有才,有脾气。见曹『操』连姓名都不问,就颐指气使,他便以为曹『操』以貌取人。

  “大胆!”曹『操』本就心情不好,见庞统如此放肆,他怒道:“刘景升不要命了么?竟然派你来!来人!”

  “刘景升与我何干?”庞统眨眨小眼睛,一脸不解。

  “嗯?”曹『操』愣了一下问道:“你不是刘景升的使者,那你是何人?”

  “我…”庞统有种想打人的冲动,同时也打消了投奔曹『操』的想法,他笑问道:“敢问曹丞相,可曾听过荆州传言?”

  “何传言?”见庞统神神秘秘的,曹『操』加不悦。

  庞统笑道:“荆州传言,卧龙、凤雏,得一可安天下!不知曹丞相可有意乎?”

  “这是自然!”曹『操』闻言眼睛一亮,卧龙、凤雏的事,他何尝不知,只是没有具体情报,想找也没办法。

  “我便是来荐才的!”庞统笑道:“卧龙本名诸葛亮字孔明,琅琊阳都人,如今隐居襄阳城外四十里处,名叫卧龙岗的地方,卧龙岗地属隆中。至于凤雏,姓庞名统字士元,襄阳人。”

  “哎呀!多谢先生!”曹『操』大喜道:“若非先生相告,我实不知大才就身侧!”

  “不必客气,我也是不忍明珠蒙尘!”庞统拱手道:“曹丞相快去寻访卧龙、凤雏吧!下告辞!”

  “先生慢行!”曹『操』追出大帐问道:“敢问先生姓名!”

  “我留有名刺,丞相问小校吧!”声音传来,庞统已经走出曹军大营,很快就不见了踪影。

  看着庞统远去身影,曹『操』突然感觉,仿佛错失了什么,他立刻叫来小校问道:“刚才那人留有名刺么?”

  “留了!”小校将名刺双手捧上,曹『操』一看,眼睛都直了!

  “襄阳庞统?凤雏先生!”曹『操』一把拉住小卒的衣领,怒吼道:“为什么不早点交给我?”

  “我…”小校被曹『操』扯住衣领,勒的喘不过气来,脸上涨的通红。其实并非小校没把名刺交给曹『操』,而是曹『操』心情不好,没注意到小校手中的名刺!

  “来人!”曹『操』将小校猛一推,对冲进来的四个侍卫道:“将他拖下去斩了!人头挂帐外示众!若谁敢再犯同样的错误,族灭!”

  “主公!饶命…”一声声凄厉的叫喊中,小校被拖了出去。很快,一个人头挂了中军大帐外的旗杆上。

  与庞统失之交臂,曹『操』心中十分郁闷,可他想起庞统所说的话,顿时想起了襄阳城外四十里处的卧龙先生。他立刻叫来夏侯兄弟,点起三千虎豹骑,往隆中而去。

  “主公,一个书生而已,何必你亲自前往,我就不信,你以丞相身份相招,他敢不来!”夏侯敦用手指捅了捅脸上的眼罩,很有海盗王的气势。

  “你小子,还是如此莽撞!”曹『操』笑着摇了摇头道:“卧龙、凤雏都是大才,有才之人自然有脾气。我与凤雏先生失之交臂,岂能再失去卧龙?废话少说,你老老实实的随我前往,若得罪了卧龙先生,小心我扒了你的皮!”

  “呃…”夏侯敦愕然,可他却不敢不听曹『操』的话,只好闭上嘴巴,跟后面。

  四十里说远不远,虎豹骑的保护下,曹『操』只用了一个时辰,便来到了卧龙岗。看着竹林、流水、小桥、茅庐,形成一副世外桃源般的美景,曹『操』叹道:“不愧是贤士隐居之地,『乱』世中,竟还有这份静谧。”

  “主公,那座茅庐应该就是卧龙先生的家了!夏侯渊笑道:“我们过去吧!”

  “慢着!”曹『操』下令道:“命士卒们竹林外待命,你二人下马,随我步行上前!”

  “这…”夏侯兄弟本想反对,可是看着曹『操』一脸不悦,他们只好奉命行事了。

  一行三人往茅庐而来,曹『操』走到门口,轻叩柴扉。敲了半晌,都没人应门。夏侯敦『性』急,猛上前推开房门,只听吱呀一声,虚掩的房门竟然打开了。

  “主公,似乎有些不对!”夏侯渊沉声道:“我与兄长先进去看看!”

  “好!”曹『操』一点头,夏侯兄弟拔出腰刀,开始向内堂。

  进入内院,绕过走廊,夏侯兄弟的带领下,曹『操』来到茅庐正厅。只见厅前挂着竹帘,厅中只有一张榻与一张小案,并无一人。

  “怎么回事?”曹『操』与夏侯兄弟相视一眼,一起进入大厅。

  “主公,这里有封信!”夏侯敦虽然只有一只眼,但他把所有目光都集中到那只独眼上,故而那只独眼十分锐利,一眼就看到了小案上放着的书信。

  曹『操』接过书信打开一看,竟然是诸葛亮专程留给他的。一边惊于诸葛亮的算计,一边读起信中的内容。读完后,曹『操』心中一阵叹息。与庞统失之交臂,让曹『操』颇为悔恨。与诸葛亮无缘一见,曹『操』竟有些释然。

  “主公,诸葛亮已经离开,我们还是回去吧!”夏侯渊有些不忿,他看来,曹『操』是明主,不愿意为曹『操』效力的人都该死!不过,曹『操』没有说话,他也不敢多说。

  “走吧!”曹『操』叹了一口气,与夏侯兄弟走出茅庐。

  “来人!”与大军汇合后,夏侯敦突然下令道:“把这片竹林给我砍光,把茅庐给我烧了!”

  “是!”夏侯敦有令,自有小卒前去执行。

  “慢!”曹『操』摇头道:“此地难得,还是不要破坏了!”

  “主公,这诸葛亮敬酒不吃吃罚酒,不给他点颜『色』,岂不是…”夏侯敦满脸不忿,他的『性』格比夏侯渊暴躁多了!

  “算了!走吧!”既然曹『操』做出了决定,夏侯兄弟便不再多言。

  回到大营,曹『操』越想越气,若不是刘表一直拖延时间,他就不会与庞统失之交臂,说不定还能见到诸葛亮。愤怒的曹『操』,立刻点起兵马,来到襄阳城下。

  “叫刘景升出来见我!”曹『操』策马城下,满脸严肃的看着城上的荆州兵。此时,荆州兵也有些慌『乱』。

  “拜见曹公!”一个大汉簇拥着一个十来岁的少年来到城头上。

  “你是何人?”曹『操』眉头一皱问道:“叫刘景升出来!”

  “启禀曹公,并非我主不愿前来,而是他病重,无法出行!”大汉指着少年笑道:“这位是我主之子!”

  “生病了?还真巧!”曹『操』冷笑道:“我不管刘景升真病假病,明天这个时候,若他再不送出人质,就别怪我攻城!”

  “这…”少年城上为难的说:“曹公,我乃刘琮,是刘荆州二子。我父亲由于城上防守数月,不幸着凉而导致风寒入体,现转为伤寒,正需要子女照顾,我岂能这个时候将兄长送出?还请曹公宽限几日!”

  “我宽限你,你谁宽限我?”曹『操』冷笑道:“如今荆南四郡已有两郡沦陷,荆北只有江陵、襄阳二郡还刘表掌握中。如果你们再迟疑,让荆南四郡入孙坚、刘备之手,我也只能取荆北五郡了!”

  “舅舅,这该如何是好?”听完曹『操』的通牒,少年满脸焦急的看着身边的大汉,而这个大汉就是荆襄水军大都督蔡瑁,刘表续弦蔡夫人的兄长。

  “还能怎么办!”蔡瑁冷笑道:“只能将你兄长送出去了!否则曹『操』攻城,我们全得玩完!”

  “可父亲尚未苏醒,我们就这样把兄长送出去,会不会…”刘琮虽然年幼,但十分聪慧。只可惜,他生的太晚!若其早生十年,刘表说不定为了他,还能拼一拼!

  “琮儿,就这样将你大哥送出去,我也不愿意。可是用他一人,换整个襄阳城平安,你说我该怎么办?”蔡瑁早就想除掉刘琦,如今正是一个好机会。加上曹军势大,蔡瑁实不想与曹『操』为敌,他正考虑,是不是用刘表父子做觐见之礼!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