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四章 欲破敌众军齐动


  武关总是摇摇欲坠,就是不能攻破,关下的曹军也有些着急了。看着不停损耗的士卒,魏延找到司马懿问道:“军师,我军强攻两天两夜,已经损失了五万士卒,再这么下去,损失太大了!”

  “急什么?不是早已经决定了么!”司马懿看着武关,面无表情的说:“卧龙先生果然名不虚传,我军兵力已经是刘璋军的四倍余,他还敢分兵抵挡,真不简单!”

  “你是说,诸葛亮只用五万人,就挡住了我军十万人的攻击?”魏延眉头一皱,心颇为不爽,他讨厌敌人比他强大!

  “这有什么稀奇的?”司马懿道:“守城本来就占有优势,何况武关这种险要之地?庞统的本事我见过,那是险带奇,诸葛亮与之搭配,定是沉稳无比!沉稳者善守,又依托有利地形,自然事半功倍!”

  “那我们就这样继续消耗下去?”魏延眼闪过一丝寒光,心加不爽,一股凛冽的杀气从他身上弥漫开来!

  “欲成大事,要先学会能忍耐…”看着满脸焦急的魏延,司马懿淡淡的说了一句,魏延以后可能是他麾下大将,他不希望魏延是一个冲动的莽夫!

  “下明白了,多谢军师教诲!”魏延心一悚,立刻将心的急躁与莽撞给压了下去!

  司马懿满意的点了点头,继续观察着武关上的动静,过了好半晌,他才开口问道:“长,斥候派出去了么?”

  “早就派出去了!”魏延皱眉道:“只是很奇怪,方圆二十里内,都没有庞统大军的踪迹,就算是马蹄印都没有!”

  “不行,二十里不够,推进到五十里!”司马懿沉声道:“以骑兵的速,五十里也不过是一个时辰左右的事。你还要注意穿着我军军服的援军,当初偷袭孙权的人,就是穿着江东军军服!”

  “说到偷袭,你说庞统会不会偷袭江陵、襄阳?”魏延心急转,顿时想到了一个可能!

  “不会!”司马懿道:“襄阳、江陵都是坚城,还有雄兵十万,并不是庞统能够攻克的。再说了。庞统的目标是我军,攻克江陵、襄阳与我军何干?”

  “军师所言甚是。下糊涂了!”魏延点了点头,他忘记了曹操已经把荆北送给孙权,而这件事也是他倒向司马懿的原因之一。身为武将,应该寸土必争,魏延看来。不战而失去领地,是一种懦弱的行为。

  “你能想到已经很不错了!”司马懿笑道:“对付诸葛亮、庞统这种敌人,就要多想想,而且要以他们的思维来想!你说,你若是庞统,什么情况下才会出现?”

  “这…”魏延犹豫了一下道:“我若是庞统。自然武关快要被攻破的情况下偷袭,那应该是我军防卫薄弱的时候!”

  “你说的没错!”司马懿道:“如今武关一直摇摇欲坠,却没有攻破的迹象,庞统自然不会出现。故而我们还要耐心的等下去。我们要和庞统比耐性,谁能忍耐,谁就是后的胜利者!”

  “我一定能忍耐下去!”魏延双手握拳,眼冒红光,显然下定了决心!

  “不用如此痛苦,以如今的形势,我们必胜无疑!”司马懿拍了拍魏延的肩膀道:“你没现么?我军士卒的损耗与刘璋军几乎是二比一,也就是说。我们损失二十万士卒,就能将武关攻破!攻破武关后。我们就能切断长安与洛阳的联系,直逼潼关下!刘璋军也不得不放弃长安与虎牢关。到时候。丞相从司隶入并凉,包围长安,刘璋就得失四州之地!”

  “果真如此,就算损失五十万人马也是值得的!”魏延点了点头,小卒他心并没有半点地位。为达到目的而死一些人,许多将领眼都是无所谓的,因为一将功成万骨枯!

  “下令,继续攻城!”见魏延果然戒骄戒躁,司马懿也很满意,虽然魏延未必会按照他的想法展,但只要有成功的希望,他也不介意赌一赌。毕竟以曹操麾下众人的忠诚,很难被他收买!

  曹军的攻击越犀利,经过两天两夜的抵抗,武关上士卒都有些支持不住!虽然诸葛亮每天都让士卒轮番休息,但关上士卒每少一个,其他士卒承受的压力便大一分。到了第三天傍晚,黄忠麾下的虎贲军已经损失了三层,而关羽的青龙卫也损失了两成!

  “军师,若再这样下去,我军就守不住了!”见麾下士卒的消耗越来越大,关羽再也冷静不下去,他本来就疼惜士卒,怎么舍得让士卒与敌军同归于?

  “的确如此!”黄忠的损失比关羽还大,就连黄叙都负伤了,他也颇为犹豫的说:“军师,若您再没有办法,武关迟早要被攻破,还请您三思!”

  “这…”诸葛亮看着身前的两员大将,他咬牙道:“既然如此,咱们就执行计划!云长,你立刻去关下布置,将引火之物按照我指定的方式埋好,以免关隘被破的时候,让敌军冲破我军的防御!”

  “是!”关羽立刻走下关头进行布置,就算他不服诸葛亮,也不敢误了刘璋的大事。

  “汉升!”诸葛亮又叫道:“你去把我准备好的拒马搬上城头,切记不可让曹军的人看见!”

  “是!”黄忠领命而去,诸葛亮立刻把头转向张郃。

  “儁乂,待会你率领大戟士躲拒马后面,若曹军骑兵冲上城头,就看你的了!”诸葛亮面带微笑的看着张郃,却让张郃心大震!

  “军师放心,下定不负重望!”张郃行了一礼也下关调兵,将大戟士带上城头!

  “陶应、糜芳、潘凤!”庞统吩咐道:“你们待会躲大戟士的后面,若有曹军冲上城头,不用跟他们客气,用连弩好好招待他们!”

  “军师放心,我们一定会让他们好看!”陶应三人立刻躬身领命,他们还是第一次被人看重,心十分兴奋!

  “军师,陶应、糜芳去指挥连弩兵,我留这里保护您!”潘凤握着手的大斧,满脸凶悍。其实,当年他战吕布的时候才十七岁,力气没有长全,连挥舞大斧都有些困难。如今,他已经三十多岁,可谓正当壮年,那一柄大斧让关羽都有些叹为观止!起码,关平已经不是他的对手了!

  “这…”诸葛亮有些犹豫,他知道潘凤的武艺不错,但他并不想将潘凤留下,他想将每一份力量都用守关上!

  “军师,您的安全不容忽视,而且也需要有人帮您号施令,就让潘凤留下!”陶应、糜芳知道潘凤的能力,也知道诸葛亮的重要性,自然很支持潘凤留下保护诸葛亮。何况,潘凤不,就没人与他们争功了!

  “好!”诸葛亮的确需要人保护,否则随便冲上来几个士卒,就能把他结果了,哪怕他并不是那么弱!

  待关上准备好以后,诸葛亮命潘凤用火把点燃了一根引线。只听砰一声,天空出现了一朵巨大的火花,瞬间绽放出一个美丽的图案。依然是左慈制造的半成品火药,被刘璋制成了烟花,是刘璋为了讨好夫人们才搞出来的,却被诸葛亮当作信号弹来用!

  “那是什么?”见天空绽放出巨大的花朵,魏延立刻向司马懿问。

  “不知道,或许是信号!”司马懿皱眉道;“长,命众军戒备,小心庞统偷袭!”

  “末将遵命!”听说庞统终于要现身了,魏延眼闪过丝丝兴奋,连忙下去传令。与此同时,武关外埋伏的张飞,也看见了空巨大的火花。

  “军师,你看那是不是信号?”张飞将半梦半醒的庞统摇醒,庞统睁开眼睛一看,顿时笑了!

  “诸葛亮,你也有支持不住的时候?”庞统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跳起来,动作竟如此流畅,他不顾众人惊愕的眼神,笑着说:“诸葛亮让我们攻击曹军,你们谁打头阵?”

  “我来!”张飞大步向前,当仁不让,可张辽却拉住了他!

  “翼德,你太不仗义了,每次都吃独食,这次总要让兄弟尝尝鲜!”张辽笑着拍了拍张飞的胸甲道:“十坛美酒,让我带兵先上!”

  “这…”美酒与带兵杀敌之间犹豫了好久,张飞摇了摇头道;“不行,少于二十坛,免谈!”

  “一口价,十五坛!”张辽也满脸笑意的讨价还价,就是不知道司马懿知道了,会有什么感想!

  “成交!”张飞笑着说:“我先声明,司马懿可不能让给你。当然,你若能抢先杀了他,我也没话说!”

  “没问题!”张辽转身对庞统道;“军师,请您下令!”

  “好!”庞统站起身子,用秃毛羽扇直指众人道:“众将听令,命张辽率领并州狼骑直冲司马懿军,命张飞率领霸王骑随我攻击曹军大营!刘宪,让霸王骑士卒全部点上火把,进入曹军大营后,四处放火,务必让司马懿率兵回援…”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