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迷恋


  杨政没有再靠近,而是走到路边,从数上摘下一片水嫩的绿叶,弹掉上面的雨滴,撮叶唇,一缕尖细便那绿叶的轻颤中荡漾出去……风掠过,那叶子的声音这潇潇风雨中显得辗转,显得孤清。

  一波一波的乐声荡漾。

  屋内那隐约的琴声忽然断了……四周的杀气也缓缓退去。

  青石建筑的门忽然打开了,一名侍女装扮的女人站门口,探目望来,见到杨政,急步走来。

  “先生。”那名侍女很有礼貌的朝杨政行了一礼,风度气质都无懈可击。

  杨政朝她笑了笑:“姑娘,有什么事吗?”

  侍女闪动着那双明亮的眼睛,声音细细弱弱的,让人垂怜:“我们家小姐想见见先生,先生能移驾一叙吗?”

  “女士的邀请我都不会拒绝。”杨政很有风度的行了个绅士礼。

  侍女嫣然一笑,引领杨政款款而行,步入那建筑的院门,走过碎石铺成的小路,来到那熟悉的木制阁楼前。杨政深吸了口气,鼻中全是兰花和果蔬的香气。

  侍女请杨政坐阁楼内,轻扭着小腰走出去。

  阁楼内的环境与数年前并无二致,暗红色的桌椅,简约自然,竹条编制的花笼放小木柜上,窗户的构造很像天窗,用一根木条将精致的窗木撑起,只多了几盆长势喜人的兰花,外面一鸿清潭,水波荡漾,潭边是几溜农田,空气里飘荡着果蔬味。

  轻若无声的脚步声从木制的楼梯上传来。

  那素白的身影仿佛从梦中走来,四年多了。

  杨政再次看到那雍容的身影,穿着素白的★★,腰间属一根白带,一头青丝只用简单地竹簪扎着,银色的眼赭如水,如梦,让人奋不顾身的想投入其中……

  他想了无数次见面的场景,只是面对这纤丽的身影时。竟无语凝噎。

  他呼的站起来。

  银色的眼赭落他身上,饱含着浓烈的情绪,却又全部转化为不可置信。

  “姐!”杨政轻声呼唤,上前几步。

  素白身影却踉跄后退,她伸出一只手,喊道:“站住!”

  声音中犹带颤栗,因为太激动,她地唇白得近乎无色。

  深深吸了几口气。她一字一句道:“我不要看你这个样子!”

  别人不明白她说什么,杨政却清楚,他急步走到一边水盆边,拿出一瓶药水抹到脸上,把那些粘贴的胡须什么全都拉了。又拿水泼到脸上。

  再回过身时,平凡的脸变了,棱角分明的坚毅脸庞上,一双黑色的眼睛深邃明亮。两道浓眉和一条秀气挺拔的鼻梁仿若雕塑。

  历了这么多风雨,这张本来就出众的面容充满了成熟男人才拥有的自信与内敛,并不惊艳,却越看越有味道。

  水顺着他地脸庞滴落。

  银色的眼赭里后一丝怀疑消散,眼泪终于夺眶涌出。

  一步步的走近,脸上犹带着不能相信的喜悦和激动,瑞秋伸出玉石般的指,落杨政脸上。轻轻地抚摸,想要将消失了近四年的容貌印记再次重合。

  泪流得急。

  杨政忽然涌起一阵强烈无比的冲动,他也不知道这冲动为何而来,伸出大手就将瑞秋的娇躯紧紧拥进怀里。

  看着那近咫尺地绝色容颜,那挺直白玉般的琼鼻,那娇艳若滴的唇,他忽然埋下头用力吻了上去,瑞秋的眼睛猛的瞪大了。

  银色眼赭里流露惊慌诧异还有深的羞意。

  她想推开杨政。可是根本办不到,杨政的身体火烫如山。

  粗重的鼻息扫她地脸上。杨政近乎暴力的肆虐“蹂躏”着她的唇。

  手掌的推拒渐渐无力,手指插进杨政的发里,鼻息里有腻甜的声音,瑞秋眼里流露迷茫的神色,姣妍得柔弱,杨政的动作柔和下来,轻轻地舔弄她软柔地唇,然后轻轻的上移,吮掉瑞秋流下地泪,缓慢,温柔,像品尝世间动人的珍品。

  长得惊人的睫毛微微颤动,也不知道是因为恐惧还是害羞。

  这感觉骗不了人。

  杨政吻★★脸上后一滴泪,将额头抵她的额头,四目以近得不能再近的距离相对,鼻息互相喷对方的脸上,能听到彼此之间的心跳声。

  久久的,两人都对这突发的状况而默然,能做的只是互相看着对方。

  “对不起……姐……咝……”

  杨政道歉的话还没说完,被瑞秋一口咬破了唇。

  瑞秋的眼神终于恢复了清明,狠狠道:“你一走就是三年多,回来就是为了欺负我?”

  她挣扎着身躯,杨政却不肯放开。

  “我想你!”

  杨政低呼着,目中柔情骗不了人,瑞秋身子一僵,微微垂下了头,羊脂般的耳廓上泛起淡淡的粉。

  杨政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对瑞秋产生迷恋的情感,他来到这个异世界遇上那么多出色的女人,偏偏产生不了爱,也许他一直隔离自己,可是对瑞秋却有依恋,那份依恋分离之后才愈加强烈,重逢之时才变得如此清晰。

  瑞秋侧身理了理有些散乱的发丝,袖子滑下来,露出一截霜雪似的皓腕,雍容之中有令人着迷的气息。

  杨政目光直勾勾的看着她动人的动作,从他这个角度看过去,能看到她微微松开的衣襟里一抹腻白的胸肌,格外高耸,有些贪婪的狠盯了几下。

  瑞秋恢复了情绪,毕竟是执掌这样一个大国的女王,三年多的成长已使她比以前加从容自若,举手投足都让人有自惭形秽的感觉。

  见杨政这样看她,瑞秋捂住胸口,白他一眼,嗔道:“你看够没有?”

  “姐,你真美!”

  瑞秋恼怒的瞪着他:“你还来!”

  杨政举起手,示意投降,微笑道:“姐,听说斯帝安生病,我可是第一个赶回来。”

  “你就是神医?”瑞秋闻一知十,一下就猜出来。

  杨政点点头:“我可是听说你这里出状况,连忙赶过来,威古兰已经呆了一段时间了。”

  听他这么说,瑞秋心里也是一甜,脸上仍没好脸色,撇了撇嘴:“算你还有点良心。”

  过了一会,她脸色又是一变,强做出狠厉模样:“你说,这三年多,自己一个人跑哪去逍遥快活,便把这一大个烂摊子丢给我一个女人,如今还回来做什么?我且要你管?”

  杨政挠挠头,有些孩子气,瑞秋面前他真的兴不起一丝往日的霸道,因为他心里,仍感觉到她对他浓浓的关心,像母亲,像姐姐,像妻子,这亦是他对她迷恋的原因,从初见的那一刻起,这女人就吸引他。

  “姐,三年多前我确实不该那样走了,那时候我还是很任性,不过我保证,那是后一次。”

  杨政眼里流露出坚定的光芒。

  瑞秋看他的神采气质,比三年前多了内敛,多了沉稳,能让人依靠。

  她也只是气他一声不吭便走,三年多了,为这家伙流了多少泪,现见他如此承诺,心头一软,也不忍再苛责他。

  杨政拿小刀削了一个苹果递给瑞秋,说道:“这几年我去了北大陆。”

  “什么?”瑞秋大吃一惊。

  杨政继续道:“我的故事很长,暂时先不去管它,先把你目前的麻烦解决,我威古兰已经将情报收集得差不多了,西南军系的情况我也了解,我有办法让他们交权。

  ”

  瑞秋目射异彩,西南军系的麻烦已不是一天两天了,她为此真是愁断肠,没想到杨政一来便说有办法解决,她有些急切道:“你说。”

  杨政凑过头去,小声道:“你这样办,首先……

  ……

  听完杨政计划的瑞秋愣愣的看着杨政,叹道:“有你这样的敌人真可怕,不知道什么时候便被你算计了。”

  杨政嘿嘿笑道:“可是有我这样的伙伴却很好,什么都能帮你解决。”

  瑞秋对杨政的“大言不惭”无话可说,这男人确有这样的本事,只能将杨政帮她削好的苹果又塞进他嘴巴里。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