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七章 巫殿


  木胜都不晓得自己还有勇气站立,心中暗暗庆幸刚才没有莽撞出手。

  杨政展露出的是这群未开化的蛮人从未见过的惊人绝技,与大巫所说的那些传说中的神魔是如此相似。

  杨政飞落地上,受到这些人诚恐膜拜,倒觉得自己有些像蛊惑人心的神棍,旋即又想自己南北大陆做的“神棍”勾当可比这会还大多了,心里清楚这个世界你要和他们讲科学讲道理那是傻蛋,远远不及迷信的力量来得强大和顺手。

  他也不解释,只做清高状让这些游民带他们进入绿洲。

  木族的族长,木幽的父亲木图鲁来出来了,他当然得到了族人的禀告,不敢再怠慢。

  绿洲里和绿洲外是两个天地,绿色的植物遍地,三不五时的能看到帐篷,沙漠游民们隔得远远的看着杨政他们。

  他们的装束大多还是很简陋,小孩子的话一般都是★★,皮肤被沙漠恶毒的阳光洒得很黑,沙漠人整日吹着风沙显老,木幽的父亲顶多也就四十几岁,可是脸庞上的沟壑纵横,与六,七十岁的老人一样,不过身体还是相当壮硕。

  杨政的目光直透人心,直接将自己的来意告诉木图鲁。

  木图鲁第一次见到这种“妖法”,神色大骇,反应比他的女儿还激烈,扑通一声就跪倒地。

  族长一跪,其他人哗啦啦都跪了下来。

  木图鲁高喊着土著语,如同口号,不住膜拜,他的带领下,几千人都发出那种声音。

  杨政听不明白,拉着木幽问她什么意思。木幽说道:“父亲他们都说你是沙漠神灵,向你乞求原谅冒犯了你。”

  杨政摸摸下巴,看着这些沙漠游民充满敬畏的眼神,沉默片刻,他让木幽传达他的旨意:“告诉你的父亲,我不是神灵,我是神灵凡间的代言人。”

  木幽将杨政的话说出来,木图鲁他们深信不疑。反正不管是神灵还是神灵地代言人,对他们来说都是丝毫不能得罪的。

  木图鲁必恭必敬的请杨政一行人进入这个绿洲唯一的用木头制作的大房子,这房子本来是族长的居所,现当然要让给贵客。

  杨政累了这么多天,又荒漠里走了很久,现想做的就是洗澡,也不和这些沙漠人客气,让他们准备好洗澡水。美美的洗上一个澡。

  他走出门外,看到早就候那里地木幽。

  木幽也清洗过了,换上的衣服,黄面风沙拂去,露出一蓬乌油油的长发。

  矫健婀娜的身姿袍子下若隐若现,杨政能一眼看出对方除了一件袍子根本没有别的衣物,不禁也有些心动,这样一个别具一格的沙漠美女确实少见。

  一见杨政。木幽就就跪下去,沙漠人对于神灵的崇拜特别狂热。

  杨政连忙拉住她,说道:“我不喜欢人跪拜,以后见到我不要下跪。”

  木幽低着头小声道:“是。”

  顿了一下,有道:“我父亲已经准备好了食物,他说等大人出来就来请你。”

  杨政等紫心带着蜜★★出来,才跟着木幽往外走去,出了那木房子。

  外面没人,不过杨政能感觉到附近那些帐篷内都有人透过门缝向外面窥视,显出游民对他的猜疑和恐惧,毕竟能有这惊人本事地除了神灵还有恶魔,他们不确信杨政到底是神灵还是恶魔。

  来到一片清理干净的绿洲空地上,这地方还有一口泉眼,积着一汪水,看起来特别清幽。早有数十个人围站那里等待看。木图鲁是为首一个。

  只看他们的装束就知道他们是这个族群的领导者,见到杨政过来。肃立敬礼。

  杨政要做神棍,只是微微点头,梳洗干净后后的他换上崭地袍子,长期居于上位,自有一股威仪,沙漠人眼里,加敬畏。

  得到杨政应许后都坐了下来,一坐下来,杨政脸色微微发青。

  沙漠十分贫瘠,不过这样的大部族还是能凑出许多食物来的,各种各样的肉类堆得像小山一样,可是,杨政桌上地都是牛头,羊头,猪头之类,沙漠人将他们认为好尊贵的东西奉献给杨政。

  不过面对一个个瞪大眼睛的动物脑袋,杨政实食难下咽。

  还好他也没什么进食的需求,只是应付的喝着酒,顺便让紫心照顾蜜★★,这小丫头自然不喜欢这种场合,坐了一会,就拉着紫心四处逛了。

  吃喝了一会,忽然人群有些骚动。

  杨政身旁一直是木幽伺候着,他抬头看了一眼,问道:“怎么了?”

  木幽小声道:“大巫来了。”

  这两天杨政也大概从木幽口里了解了一些沙漠风情,沙域面积广大,甚至超过沧月,卫戎,流云三大国的面积总和,只不过这地方太过贫瘠,不可能有国家产生,这片土地上生存着大大小小数百个部族,大多只有几百上千人,像木族这样总人数达万的已经是很大的族群,这样地族群不多,约莫十几个,占据着整个沙域肥美的绿洲。

  沙漠人并不是没有信仰的,正因为他们土地贫瘠,气候的影响对他们十分大,所以,沙漠人对神灵的信仰反而加狂热。

  而巫师是整块沙域神秘的一个群体,传说中他们能够沟通神灵,而神秘的巫殿是所有沙漠人心目中的圣殿,每个大族群都有来自巫殿地巫师,这些人被沙漠人尊称为“大巫”,他们是每个族群地灵魂,指导族群生存的方向。

  不得不说他们是有些本事地,能预测天气,夜观星相,甚至能驱魔治人,所以每个族群对大巫都异常尊敬。

  木族是沙漠里的大部落,自然是有大巫坐镇的,甚至木幽被选为祭品也是因为大巫的预言,因为木族赖以生存的绿洲忽然出现一个火眼,正威胁着整个绿洲的生态,大巫认为要纯洁的★★才能让火神息怒,导致了后来发生的一切。

  木幽管一心想逃离沙域,可是对这个间接导致她差点丧命的大巫,言语中依然充满恭敬,可见大巫沙漠人心中的地位。

  杨政坐那里,目光清冷的看着一个穿着麻袍的老者从远处走来,老人柱着一根树根雕制的木棍,佝偻着腰,灰白的头发梳出七八根小辫子垂脑后,他的脸是典型沙漠人的脸,沟壑纵横,肤色黝黑,目光却幽深无比,仿佛有一团烟云笼罩。

  所有场的,包括木图鲁内的沙漠人都站起来迎接他。

  杨政拿过毛巾擦了擦手,没有站起来。

  大巫走到了这片平地上,他的目光掠过木图鲁他们,没有停留,杨政身上,眼眶里忽然爆起一阵幽芒。

  外人是无法察觉的,只有杨政能感受到大巫的试探,他的脸色变了。

  当然不是说大巫有多么厉害,而是大巫的手段,竟然是通灵术,管很低级,但对于杨政来说,这无异一个★★,因为通灵术是斯嘉丽教给他的,而这门术法也不是常人可以学的,所以哪怕大巫施展的通灵术再低微,也足够引起杨政的震动。

  他的精神力遭遇通灵术后自然反击,两团紫色幽火浮上杨政眼眶,与大巫那烟雾状的眼窝相比,杨政的眼眶就像燃烧起来,就算木图鲁这些外人也能感觉得到,纷纷大惊的下跪。

  大巫发出一声惨叫,他的精神元力和杨政相比实天差地别。

  几乎一瞬间,杨政的精神元力就反扑过去,将大巫整个神经锁死了,若不是杨政手下留情,就这一下就足以让大巫脑袋像西瓜一样爆裂。

  杨政单手伸出,大巫腾空被吸纳过去,被杨政抓着脑袋。

  见到这一幕的所有人整个人都软地上,瑟瑟发抖,杨政此时的形象太过恐怖,双眼燃烧紫火已经将整个眼窝覆盖,头发无风自摆,而沙漠人心中的精神向导大巫他手中像缚爪之鸡一样不知死活,所有人都生怕惹怒了这恶魔。

  杨政此时倒没心情注意这些,他正被眼前事实震撼,所以决定用高段的通灵魂术直接攫取大巫脑海中的信息。

  短短十多秒钟,大巫脑海里的信息就被复制到杨政脑里,他将大巫放倒地上,此时的大巫早已失去知觉,蜷缩那里,冷汗直冒,不过那只是精神力虚弱的征兆,杨政并没有打算要他的命。

  他回味大巫那里得到的信息。

  真是有趣的发现,和大巫这样的巫师都来自神秘的巫殿,他们那里学习到这些粗浅的术法,然后又被派往整个沙域的各个部落,他们成为了沙漠人心中的精神指引,从另一方面说,他们其实精神方面已经控制了所有沙漠族群。

  而这一切,显然是那个巫殿的作为,而那个巫殿,似乎和传说中的圣殿有联系。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