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四章 苦斗


  无边无际的黑暗,杨政失去了斯嘉丽的踪迹,却只听道幽幽的声音四面八方荡漾。

  “啧,果然是个蛮夫呀,可惜了一身精神元力了……”

  杨政不能开口,因为身上越来越沉重,黄沙的压力越来越大,他感觉自己的身体被黄沙不断的蠕动吞咽,向越来越深的地心陷下去,四周已经成了完全的土元素世界,所有的风元素都被隔绝了外面,杨政失去了强力的元素力量支持。

  “仅仅是开了风窍的可怜家伙吗?”斯嘉丽的声音带着嘲讽,仿佛对一只蚂蚁的审判。

  “这样的话,感觉下土的力量吧。”

  黄沙猛然凝聚起来,强大的压力如同整个沙漠都翻转过来压到杨政身上。

  水有水压,地也有……地压!

  杨政感觉全身的骨骼都绷紧,颤抖,好像下一刻就要被那惊人的地压碾成一张薄饼。

  土……土……土……

  杨政的精神元力凝聚,他要冲出这个土元素世界,就像陷入泥浆中的汽车,杨政开足了马力轰出去,可整个元素世界是被人操控的,它有了生命,杨政随时都能感觉到那惊人的压力,冲撞了不知道多久,依然没有到达边缘。

  这是一个随时变化的世界,黑暗和挤压从未停止从精神和**上粉碎杨政。

  他几乎要窒息了!

  这算……什么……

  脑海里雷电般闪过一句话。

  将自己置身一个绝对纯粹的力量世界中……感悟开窍的捷径……

  这不就是纯元素世界……去感悟……领会……杨政放弃了抵抗,他将精神元力扩散开,脑海里回想土的特性,他对这种元素的理解,这是与风的力量完全相反的感觉,坚固,黏稠……

  无地强压使他的身体被压迫得缩小的一圈。皮肤表面的经脉开始破裂,痛……痛……痛……几乎要承受不住了……

  ……

  “青莲,你找的小情人帮手不行呀……“斯嘉丽漂浮空中,带着一脸戏谑的笑容看着正前方的紫心。

  两人的脚下,沙漠像暴风中地大海般,波浪般起伏,这种感觉真令人恐怖,整个沙漠都像活了过来。

  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只是斯嘉丽,领悟了土窍的她沙漠中可以发挥出让人震惊的实力。

  “怎样,还不救你的小情人吗?”斯嘉丽笑得千娇百媚,她明知道云中城出来的都是些冷酷的机器,不过仍要这样取笑对方。

  “他可是快死了呢,你没感觉到他的气息越来越弱了吗!”

  斯嘉丽双眼幽火时闪时灭,地面波动得厉害,无数流沙卷进一个巨大地旋涡中。整个沙漠仿佛都要塌陷进整个地心。

  看着紫心无动于衷的样子,斯嘉丽终于觉得无趣:“真的令人失望的战斗呀……青莲……”

  幽幽一叹,斯嘉丽满头银丝狂舞起来,空间撕裂出一条缝隙,一把闪耀着紫火的银勾状武器缓缓浮现。

  曼海银勾,斯嘉丽独门武器,她终于打够了,要将这场战斗结束。

  紫色地流光不断银勾上流动。

  弧线优美的弯月下,是令人窒息的冷酷★★,斯嘉丽收敛起魔女的放荡不羁,面罩寒霜,如同蛇蝎美女蛇撕下美丽地外表,吐露残忍的獠牙!澎湃的气场将周围的黄沙卷力,一个真空的气场不断曼延。

  紫心眼眸无波,反手一亮。一团水纹样的东西她手心弥漫开。

  结晶状的玻璃体将紫心的整个手掌都覆盖住,逐渐向她地臂膀曼延,仿佛与她的筋脉连接了一起,冰晶体逐渐向上,一直到紫心的左肩处才停下来,而紫心的整个右手臂连同手掌都成了冰晶状,晶莹剔透。

  斯嘉丽的双眸露出震惊神色:“这是……冰魔手……你不是青莲!”

  任何云中君都有她自己的招牌武器,青莲的冰莹剑。斯嘉丽熟得不能再熟。而这冰魔手,却应该是青莲之前的那个云中君地招牌武器。

  太久远了,甚至连斯嘉丽一时都想不起她地名字。

  紫心冷冷道:“斯嘉丽,好久不见了!”

  “了”字还空中飘荡,紫心已狂飙而至,冰魔手的五个指甲刷地探出一尺余长的五道锋刃,斯嘉丽因为一时震惊,险些被五把冰刀切碎,一缕发丝飘散空中,冰刀的光芒再闪,曼海银勾急速旋绕,勾影不断牵动,千百万道气机交错纵横,与冰魔手上五把冰刀空中击闪出无数光芒。

  两人手是速度上的王者,轻飘如絮,偏偏发动攻击时雷霆万钧。

  这一次,包含着两人绝门武器的战斗比前次交战加恐怖,每一次的撞击,都带来震耳的尖啸,空气如火药一样不断膨胀,压缩,发出比雷声强劲的爆炸声,那只是因为两人所到之处,所有元素都会被迅速抽空,真空不断形成,而两人的速度又实太快,一下从这里就飚移到千米之外,因此真空不断形成又被空气挤压,肆虐之处惊天动地。

  因为元素的混乱,一会是惊人爆炸,一会有是雷雨闪电,一会又变成冰雹满天……

  施展出冰魔手的紫心终于让斯嘉丽挂彩了。

  她一身紫衣被割出七八个大洞,头发也散乱下来,但相对的,紫心的伤加严重,胸口到腹部被曼海银勾拉出一条长长的血线,鲜血将她半个身体都染红了。

  斯嘉丽重重喘着气,盯着对方:“我想起来了,冰魔手的主人……紫心……你不是青莲!”

  被这种独门武器所伤的伤口是很难愈合的,紫心脸色有些发白,不过目光依然冷淡无波,仿佛这生死大战根本就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她的沉默也让斯嘉丽确定了事实,她惊讶:“你真的是紫心,你怎么会和青莲长这么像。”

  紫心缓缓抬起冰魔手,她冰晶般的右手上,几滴鲜血正顺着冰刀的锋刃缓缓淌下,充满极端残酷之美……

  一见她的动作,斯嘉丽就低声咒了一句:“为什么每个云中君都是这副德行……”

  相比于云中君,斯嘉丽和惜月都是性格别扭的女人,不过至少要人性化许多,她心中还有疑问,都不想这么快杀了对方,人事的喊道:“我不明白出了什么事,不过你和我想像的云中君有差距,你打不过我的,放弃吧,回答我几个问题,我就放了你!”

  回答她的是无数暴雨般闪耀的光点。

  千万道针尖般细小却致命的气劲暴射到眼前,斯嘉丽气得又咒一声,再不留手,紫炎焚天而起,银勾急耀,翩然振翅!

  如千万只蝴蝶暴雨中穿梭,明明岌岌可危,却惊险的穿透了暴雨,有几只停留紫心★★的肌肤上。

  鲜血狂射,紫心像一团染血的白羊从高空跌落,曼海银勾独特的杀伤性终于重创了紫心。

  斯嘉丽幽幽一叹,没什么愉快的感觉,云中君管是她的夙敌,但今天这一仗打得她没有快感,反而心中埋下越来越多的疑问。

  正要扑下去抓住紫心,忽然沙漠的滚动变得无比剧烈,如同开水滚沸着,超出了斯嘉丽的掌控,接着从那巨大沙涡的中心,一个黑影冲了出来,接住了高空坠落的紫心。

  整个沙漠另一股力量的抵抗下,逐渐的平静。

  斯嘉丽的目光露出一丝惊异,望着接住紫心的那人,意外的道:“竟然没死!”

  托着紫心重伤的身体,杨政没有选择逃走,因为知道根本逃不开对方的速度,他将体内的精神元力输入紫心体内,却遭遇到一股阴寒的破坏力量的抵抗,幸好紫心的精神本源强大无比,抵挡住了那股力量,可是若不及时救治,这好不容易从青莲那里夺取的身体又要报废了。

  斯嘉丽缓缓的飘来,看着外表狼狈的杨政,露出了感兴趣的神色:“不但没死,还感悟了土窍……人类中也有这样的异类出现了吗?就是不知道云中城的主宰怎么会让你这样的人类活下来。

  ”

  杨政心中戒备丝毫没减弱,只是对方的强大超乎他的想像,听对方的话语似乎有交谈下去的样子,他也屏息凝神,寻找机会。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