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大扯虎皮(上)


  武易低眉垂目的坐大椅上,始终保持着沉默,冷眼旁观着众多轻蔑,鄙薄,嘲讽的眼神,于他而言,无论争与不争,都没有什么好处,何必和众多的先天强者废口舌之力。

  许君魁正要出口为武易辩解,高坐于上方的第三火皇身上突然爆发出绝强的气势,庞大的如同山崩海啸似的无形气势狠狠的压了众人的身上,使得争相羞辱着武易的众先天为之一滞,缓缓开口:“好了!”

  微微的扯动一下嘴角,第三火皇显然很满意自己制造出来的效果,目光若剑,直刺武易,如山如狱的气势宛若一柄可破苍穹的巨剑,狠狠的刺向了武易的头颅。

  武易身体一寒,似乎是被无数明晃晃的长枪短剑抵每一寸皮肉上,寸寸生寒,步步心惊,这样的气势压迫下,很难让人保持灵台的冷静。

  “武易,本座不管你与鸣剑门之间有什么恩怨,这只是你鸣剑岛内部的纷争,本宗不会轻易插手,但是!你一个区区后天八层修为的小武士,怎么能夷平鸣剑门?鸣剑门内六名先天,竟未走脱一个,把你的倚仗说出来,否则,无缘无故导致八岛势力受损的罪名,你担得起吗?”

  第三火皇凌厉的气势下,武易即使稍微动一下手指,都感觉好似周围立刻会有无数的刀剑刺下来,恐怖的无形压力下,艰涩的开口:“第三大人,并非武易有意隐瞒,实是当初答应了一位前辈,不要轻易泄露他的行踪,武易才没有向任何人提起,既然第三大人您执意要知道,武易自知无法隐瞒,只能有违前辈的嘱咐了。”

  “神秘强者?”高坐上方的第二,第三,第四火皇互视一眼,实质化的目光集中到了武易身上,众多的先天强者们也将视线齐刷刷的集中了他的身上。

  压力瞬间暴增,武易身上的肌肉不由自主的紧崩起来,张开的四万八千毛孔也瞬间闭合,仿佛连空气都凝结成了实质,拼命的挤压他的身体。

  “我一年前,外偶遇一位神秘前辈,他自称来自诸神大陆一个大派的太上长老,前来海外游历,寻机突破,只因我帮前辈做了几件小事,前辈就传授了我一门修★★法,并赏赐了我诸多好处,后来因鸣剑门贪图前辈赏赐于我的傀儡金人,羁押了我父亲,我本想请那位前辈出手,可是前辈并不愿亲自出手,只是随手收服了七头先天凶兽,任我带领先天凶兽去救出父亲……”

  随着武易的娓娓道来,一个神秘,强大,不愿随意出手,却又护短的前辈高人的形象众人的心中升了起来。

  三大火皇目光凝重了起来,超过六十位先天当听到武易居然能指挥七头凶兽时,曾经出言讥讽过武易的先天们不由一惊。

  “哼,既然你说有七头凶兽,这次为什么不见你将凶兽带来?”第三火皇冷哼一声,语气不善的道。

  “第三大人,这只不过是前辈的命令,他老人家曾多次告诫于我,自身的实力才是武者的真正追求,外物可以借助,但绝不能依靠,武者自身实力的提升,必须要经过不断的生死磨砺,否则绝难精进一步!”

  “你说那位前辈究竟姓谁名谁?现又哪里?”第四火皇凝重的问道。

  “第四大人,前辈的名讳即使我也并不清楚,这个前辈并没有告诉我,至于他老人家现哪里,我也不清楚,不过应该还鸣剑岛,三位大人如若不信,可派人前往鸣剑岛的武家山庄,几头凶兽都那里,如果是运气好,或许还能见到前辈!”

  “胡说八道,武易,你莫不是想扯张虚无飘渺的虎皮就能做大旗唬弄我们?究竟有没有这个人,也只有你自己才清楚,让本宗如何去证实?又或者,根本就是你走了狗屎运,胡乱某个遗府内得到前古遗留下的宝物,收服了凶兽,却诈称前辈高人收服赐予你的,想以这么一个莫须有的前辈高人来为你撑腰?”左首的十尊大椅上,黑袍副使猛的站了起来,厉声呵斥。

  正被武易所说的前辈高人唬住的众先天们也反应了过来:是啊,唬谁呢?随手就能收服几头先天凶兽?当他是五大圣地的强者呀?

  针对武易的气势已经完全消散了,武易闻言只是淡淡的瞥了黑袍副使一眼,弹了弹衣袖:“副使大人如果不信,可以自己到鸣剑岛去求证,相信,只要你一路大骂过去,他老人家很乐意出来见见你!”

  “武易……你!”黑袍副使脸色一变,阴沉的盯着武易。

  “够了,黑袍副使,你退下!”第三火皇不满的瞪了黑袍副使一眼,使得黑袍副使冷汗刷的流了下来,急忙告罪坐了下去,不敢再多言。

  座的人,没一个是傻子,武易说得自信满满,可是没见到真人,谁也不可能完全相信,但是,不能确认之前,也不能随意得罪武易啊,万一要是这个前辈高人真的存,真的很护短,真的修为绝顶,得罪了武易的人要是被他告上一状,岂不是要倒霉?

  不能信,但也不能武断的否认,只因为武易说的事,确确实实曾经发生过无数次。

  “咻……蓬!”正这时,武易一搓双指,一道长达二十五寸的白色剑气一闪,旭日殿外的粗大梁柱上轰出一个海碗大的洞口。

  众人脸色顿时大变。

  “这门修★★法就是前辈传授于我的,剑气的威力不先天剑器师所发剑气之下,唯一不能与先天相媲美的就是剑气覆盖的范围只能方圆五十米内,实太短了些!”武易有些可惜的叹道。

  三大火皇见到武易以后天修为居然能做到凝气成剑,这种先天强者才能做到的事时,心中不由的稍微有些相信了,虽然依然有大半是怀疑,可是这已经足以让他们短时间内不能轻举妄动。

  许君魁望着武易浑不意的样子,心中暗笑:“武易这家伙,当初他杀上天堑峰时,剑气就能一百米内纵横捭阖了,现如今修为比之前强大了不知几倍,这个距离反到给他说短了,若是有人相信,真要对他动手,非得吃大亏不可,即使不信,多也只怀疑他将剑气的射程缩小了一倍两倍而已,谁能想到,不是一倍,甚至是几倍十几倍呢?”

  “此事就到此为止,至于求证一事,本次遗址之行结束后,本座会禀明宗主,亲自前往鸣剑岛拜会你口中的前辈。”第三火皇平淡如水的语气里,却隐含着极大的威胁,言下之意就是一旦没有这么一个人,后果就不好说了。

  武易微微一笑:“到时候,武易自会随行,至于前辈是不是肯见大人,就不是我说了算了。”

  “是吗?”第三火皇深深的看了武易一眼。

  众多的先天小霸主们也若有所思的或是冷笑,或是忌惮,又或是幸灾乐祸的等着看笑话。

  “武易,本座不管你有什么倚仗,你修为太差,遗址所得的分额就不给你了,不过也不能让你白跑一趟,本宗现给出的奖赏可以给你一半,你有什么异议?”第三火皇口风一转,直接进入正题,锋利如刀的视线灼灼盯着武易毫不客气的呵问道。

  如此★★裸的轻视和可怜似的话,换了与武易同龄少年得志的天才恐怕立刻就要翻脸,前世什么样羞辱没经历过的武易,岂会面上显露出喜怒?哪怕心中再怒,依然带着浅浅的微笑,似乎很是满意这种分配方式的样子:“没有异议!”

  第三火皇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将咄咄逼人的视线从他身上转移开。

  “鉴于红雾禁区确实有几分危险,本宗这次将赠于座的每人极品灵石十块,地元级天材阳骨白龙果一颗,先天上品剑器或者甲器材料一套,另可以提升后天武者一个境界的百狮灵丹一粒!”红袍使第三火皇授意后,长身而起,高声宣布道。

  “嗯?”

  “是老五?”

  “他还没找到凶手?”

  突然,第二,第三,第四火皇同时站了起来,凝重的望向了大殿外!

  “蓬,蓬,蓬!”一声声闷雷一样的脚步声似缓实快的走了进来,遮天蔽日的恐怖杀机疯狂的涌入了大殿,将众先天们压得胸口发闷,脸色一白,连呼吸都困难起来,一个个额头上豆大的汗珠大颗大颗的往外渗出。

  一名身穿血红大袍,同样戴着玄金面罩,正散发着一浪强过一浪如同海啸般★★杀机的强者走了进来,充满了血丝的双眸简直就是两柄绝世宝刀的刀锋一样,刮过众人先天的面颊,被他充斥着疯狂杀机的眼神掠过的人,无不气血沸腾,体内的内气循环立刻不稳,仿佛随时都会崩溃,走火入魔一样。

  “谁,是谁?谁杀我的儿子?自己给我走出来,我只诛他九族,留下全尸,出来,给我滚出来!”充斥着火山爆发一样疯狂★★的红袍强者阴沉到极点的咬牙怒吼着。

  众多先天小霸主,包括旭日宗内的六十余人,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低眉垂目的保持眼观鼻,鼻观心,暗下却拼命稳定着隐隐混乱的经脉。

  “一天,整整一天,我找遍了整个旭日岛,没有发现凶手,从云儿死不过半刻钟,我就开始,那杂种绝不可能逃出旭日岛,唯一剩下的就是你们这些人了,六十五名先天,很好,你们全部都有嫌疑,把你们的空间戒指通通交出来,我要查!”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