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周七殿下


  “大胆奴才,还不快从实交代!”一名雄壮的先天护卫大步上前,目露凶光,狠狠逼视着武易,厉声大斥。

  周雄与周霸是皇子,身份特殊,但是还未放武易的眼中,蚂蚁般的人物,翻手就能灭杀,北山国皇帝周坚位数十年,本身又是血气旺盛的天境霸主,子嗣足有上近百名,即使是死了几个皇子也会心疼。

  真正让武易顾及的是如今是英才战期间,若杀了皇子,那就是★★裸的打脸了,即使皇帝周坚忌惮武易实力,也不得不想方设法杀掉武易,找回颜面,届时,很可能黑日天尊都会亲自出手。

  黑日天尊,亦是他唯一忌惮的存。

  然而,他武易岂是好欺负的,两名纨绔般的皇子,不能堂而皇之的一巴掌轰杀,但皇子的护卫,显然不此例。

  目光一冷:“找死!”

  猛然一掌拍桌上,酒杯中的酒液顿时如同一挂水帘从杯中弹起。

  右手快似闪电的一屈,一弹。

  “飕!”

  一滴酒瞬间化作了杀人利器,真元的凝聚下,飚了远超子弹的恐怖速度,电射雄壮护卫的眉心。

  这一滴酒液,速度实太快了,快到那护卫甚至连肉眼都丝毫没有捕捉到痕迹,便已“啪”的一声轰穿了他的头颅。

  眉心处,一个拇指大小的血洞正潺潺喷涌着血泉,至死,这名护卫面颊上也没有任何的惊骇之色,眸子里甚至还保持着恶狠狠的眼色。

  当他的身体轰然倒下时,血洞内的血泉才喷涌而起,洒了三皇子与四皇子满身。

  “啊……”

  “殿下快退!”

  “狗奴才,狗奴才,简直就是狗胆包天,狗胆包天啊,连本殿下的护卫也敢杀,你吃了熊心豹子胆了?”三皇子一脸扭曲,双目里的恶毒几乎都快喷了出来。

  “杀了他,立刻给本殿下杀了他,不,不能便宜了这个狗奴才,把他★★万断,一定要把他★★万断,然后把★★喂狗,还不快去!”四皇子一脸的不可思议,仿佛见鬼一样,完全不敢相信,阳都内,居然有人敢杀自己的护卫,片刻之后,如同被掐住了脖子的鸡,疯狂尖叫起来。

  两名皇子怒火中烧,几乎丧失了理智,却不代表着剩下的五名护卫也丧失了理智,五人的脸色变得无比难看,迟疑着久久不敢出手。

  他们五人全部都先天境界的小霸主,眼力自然不低,但是,眼前这人击杀与他们五人实力差不多的护卫时,他们竟然只勉强看到了对方手一晃,自己这一方就已经死了一人,对方甚至连屁股都没有挪一下,这是何等的实力?这又代表着双方有何等巨大的差距?

  冷汗大颗大颗的从五名护卫的额头上直流而下,拼命的大口大口吞着唾沫,目露骇然的紧盯着武易。

  即使是皇室中的天境供奉出手,他们自信也能看个七七八八,但,眼前这人却连一点都没有看到,这人的实力岂不是……岂不是连天境霸主也未必能挡个两三招?

  “混帐?难道没有听到本殿下的话吗?还不快给本殿下把这猪狗般的东西★★万断?”四皇子阴冷毒辣如蛇一样的眸子盯着五名冷汗直流的先天下霸主,咬牙切齿的呵骂。

  五人面如白蜡的互视一眼,心头明白,左右都是一死,向前冲是一死,畏惧不前,不仅自己要死,连家人都无法幸免只能强忍着心头的惊惧,大喝一声,仿佛是想为自己提胆,硬着头皮冲向了武易。

  武易淡淡的看五名先天小霸主一眼,连出手的兴趣都失去了,这五名先天境界的武者,连一颗无惧的武者之心都没有,可见,他们的先天境界分明就依靠丹药强行提升的,对他!连一点威胁都没有。

  轰!

  五名先天小霸主如遭雷击,呆立当场,这一眼,包含着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龙的淡淡剑意。

  连无惧,无畏的武者之心都没有磨砺出的五名先天哪里受得了霸道的剑意轰击啊,比普通人也强不了多少的意志当即就被无形无质的剑意轰击崩溃,面如死灰。

  慢条斯理的夹了一筷子菜,放嘴里咀嚼了半晌,吞了下去,才不咸不淡的开口:“去,把两这只聒噪的乌鸦各自打断一条腿,然后带着他们,滚吧!”

  意志崩溃,意识陷入了混乱中的五名先天小霸主居然诡异的果真转过了身,目光呆滞的悍然出手,向两名皇子发了猛烈的攻击。

  “你……你们五个狗奴才,想要造反吗?竟然……竟然敢向主子出手,夷灭十族,本殿下要把你们夷灭十族啊!”

  两名皇子也有先天修为,而且是高达先天后期的修为,不过显然,这两名皇子的修为也是依靠丹药才强提上来的,实战经验少得可怜,被五名先天护卫一逼,顿时手忙脚乱。

  眼看两名皇子被自己养的狗逼得上蹿下跳,狼狈不已,赢威如同七月暑伏里吃了冰镇西瓜一样,从头爽到了脚,眉开眼笑的只差没有高声叫好了。

  至于武易得罪了两名皇子后为如何,他丝毫都不担心,且不说武易那一身深不可测的实力,单单是他眉心上印着的神剑门三个字,就是大的护身符了。

  “哼!”

  一声振聋发聩的冷哼猛然炸起,将五名失了本心的先天护卫震的浑身一颤,迷茫的双目顿时清醒了过来。

  “属下该死,属下该死!”五名先天小霸主惊醒后,想到自己刚才的行为,顿时汗流浃背,惊恐的齐齐跪倒地,拼命叩头。

  “杀杀杀!你们五个狗东西,本殿下要把你们千刀万剐!”四皇子周霸暴跳如雷,凝聚真元,便要将五名磕头如捣的护卫轰杀。

  “够了,还不嫌丢人吗?”一道冷厉的低呵炸雷般传来。

  一位身着黑色武士劲装,头扎发带,面如冠玉,目如星辰的俊逸青年沉着脸大步从梯子上走来,身后则跟着一名衣袍邋遢,颚下留着几许山羊胡须的老者。

  “七……七弟!”暴跳如雷的四皇子周霸一见这青年一腔怒火顿时散去,反而面露尴尬,讪讪的出声道。

  “七弟,你……你来了!”三皇子周雄同样怒火全消,眉目间隐隐藏着一丝畏惧。

  “哼,欺男霸女,横行阳都,你们两人到真给父皇长脸啊!”七皇子怒声道。

  赢威此时面色已经凝重了起来,向武易使了个眼色,对七皇子慎重的一抱拳:“赢威拜见七殿下!”

  武易从赢威的话里听出了端倪,他向三皇子与四皇子见礼时,仅以皇子为称,而这位七皇子却冠于殿下的尊称,这其中的差别已经无需多言。

  七皇子立刻展露出极具亲和力的微笑,温声道:“赢兄快快请起,不必多礼,到是小王要代两位兄长向赢兄陪礼才是,还望赢兄万万不要放心上。”

  赢威谨慎的微笑着连连摆手:“七殿下说哪里话,此前不过是一场误会,威又怎会放心上?”

  七皇子手段高妙的放低了姿态,安抚赢威后,转过头来,目光炯炯的直直盯向武易,当他的目光扫过武易腰带上眷秀着的神剑两个小字后,瞳孔猛的一缩,面颊上的笑意彻底消失,并不显高大的修长身躯骤然爆发出一股强横的皇者气势。

  “阁下胆子未免太大了吧,敢阳都当众行凶,刺杀两位皇室贵胄,也不知你究竟长了几个脑袋,敢蔑视我周氏,今日若不说出过子丑寅卯来,无论你有什么身份,休想生离阳都!”

  北山国皇族周氏北山国内,自然是贵不可言的皇族,但是,面对非北山国的强者,自然不会再用皇族之个招牌,否则遇到真正的强者或者加强大的帝国皇族,岂不是徒增笑料?

  自七皇子到来之后,就由疯狗变成了鹌雀的两名皇子顿时兴奋了起来,目光怨毒的盯着武易,仿佛已经看到了武易凄惨的下场一般。

  赢威心中一突,知道这位周氏皇族五百年来杰出的天才是要立威了,心中大急,正要开口解释,却猛的感觉身体一沉,仿佛背上突然多了万斤巨石似的,压得他连气都喘不过来。

  被七皇子气势压制住,连手指都动弹不了一下的赢威脸色一片蜡白,心中虽急,但也只能干瞪眼,无论如何都说不出话来。

  武易双目眯成了一条线,闪烁着莫明的光芒,盯着七皇子,缓缓开口道:“七殿下未免太看得起我了,三殿下与四殿下皆是皇室嫡传,就算一根指头都比我的性命重要,下又岂敢犯下灭门之祸,刺杀两位殿下?此事,诚如赢兄所言,不过是一场误会罢了。”

  不到万不得已,武易还是不想轻易与北山国至高无上的皇族为敌,这不仅仅是因为有黑日天尊这尊巨擎坐镇,因为他不想因此而误了当前的大事——英才战。

  “嘎嘎,好个误会,你这小子空口白牙,就敢把黑的说成白的,方才你使了手段,驱使这五个废物围攻三殿下与四殿下,难道这是误会?要将三殿下与四殿下各自打断一条腿,这话出自你口,难道也是误会?殿下,依老夫看,这小子分明就是神剑门的刺客,殿下何需与他多言,不若由老夫代殿下将这刺客斩杀了,再提头去见神剑门的门主曲破天,且看他还有什么话说!”

  七皇字身后那衣袍邋遢,下颚留着几许山羊胡须的老者眼珠子骨骨碌碌的转了几圈,夜枭般刺耳的干笑两声,杀机沸腾的出声。

  声音未落,邋遢老者闪电一步踏出,枯瘦的五指变成了金色,宛若五根锋利无匹的匕首,直刺武易天灵,手未至,犀利的指风已经把武易天灵盖的刺得微痛。

  这老者赫然已经是领悟了金行中一种属性力量的天境霸主,而且他的手指不知是修炼了什么武学秘技,锋锐程度完全不下于上品天境剑武。

  上品的天境剑武,可以说至少一半以上的天境霸主也没有,这种品质的武器,大多掌握天境后期以及大圆满的强者手中,将手指练成上品天境剑武一样的品质,这必定是一门极为厉害的武学秘技。

  掌握了这样一门武学秘技的天境霸主,却甘愿七皇子身边效力,这已经完完全全的说明了七皇子的厉害。

  武易目光一寒,他忌惮黑日天尊,但并不代表就怕了周氏,即使打不过黑日天尊,也可以逃,以他的修为,若是肆无忌惮的隐暗处刺杀周氏皇族,就算有黑日天尊坐镇,整个周氏皇族都要人人自危。

  周氏,承受不起这样的代价,也不敢承受这样的代价。

  “找死!”

  已经被欺到头上来了,武易岂能继续再低调的忍下去,真元★★,灌注到手中的筷子中,当头一点。

  “锵!”

  木制的筷子与老者那堪比上品天境剑武的手指碰撞,居然发出了金铁交击的声音。

  “什么?”邋遢老者抵受不住筷子上涌出的巨力,连退了三步,心头狂震,不敢相信自己即使精铁都能轻易刺穿的手指,居然奈何不了一双木制的筷子,让他难以置信的是明明仅有先天大圆满境界的武易,能将他这个天境中期霸主逼退?

  七皇子一双杏眼中瞳孔猛的放大,脸色一变,急忙出声:“铁老住手。”

  武易嘴角扬起一道无声的讽笑,依旧稳坐桌前,将一只筷子捏于指间,真元涌动,施展出六层实力,屈指一弹。

  这一根筷子瞬时化作了一道肉眼难间的流光,疾刺邋遢老者。

  邋遢老者一张脸已经变得铁青,惊恐的看着武易弹出的筷子,状若癫狂的怒嚎一声:“一根筷子就想杀了老夫,小子你未免太小瞧老夫了!”

  “无上金剑指!”

  “波若镇空术!”

  邋遢老者衣袍飞扬,一头邋遢的半白长发狂乱的当空乱舞,先是屈指成爪,横空一抓,浑身的气势骤然暴增两倍,两条手臂都化作了金臂一样,十根指头散发着耀眼的金光,随即一咬舌,一口精血喷出,成爪状的手指猛然一捏,变成了拳头,顿时贺客酒楼内的空间都变的粘稠起来,使得人这空间内,无论做什么都要花费比以前多三分的力气。

  “现才知道拼命?晚了!”武易讥讽的看着邋遢老者。

  那狂飙突进的筷子不仅速度奇快,而且力量极大,这已经不是一根筷子了,而且杀人的利器。

  果然,只听到“噗”的一声,拼着损耗精血,同时施展了一门绝学与一门秘技的邋遢老者毫无抵抗之力,整条右臂连同半边身体轰然崩溃,化作无数的碎肉细骨,被武易一根筷子轰穿。

  “什么?”

  “怎……怎么可能?”

  “一根筷子,就将天境中期的洞铁手铁老轰杀?”

  赢威,三皇子,四皇子,几名先天护卫全部呆若木鸡,惊恐的盯着武易。

  实际上武易仅仅动用了六层的真元力量而已,甚至连一门绝学都没有施展,但是,仅仅是六层的真元力量,相对于他本身五千吨的真元力量,就已经高达三千吨力了,再加上肉身的八百吨力,足足三千八百吨的力量,岂是一名天境中期的洞铁手能抵挡的?

  需知平常天境中期的霸主,真元极限也不过一千吨力而已,洞铁手的绝学〖无上金剑指〗增幅一倍战力,也才两千吨力而已,而秘技〖波若镇空术〗仅能削弱对方十分之三的力量,可哪怕是削弱了十分之三的力量和速度,也还剩下2660吨力,以2000吨力和2660吨力的碰撞,出现这样的结果就没有什么奇怪了。

  先前两名飞扬跋扈的皇子完完全全变成了瑟瑟发抖的鹌雀,死死咬着嘴,垂着头,甚至于连怨毒的眼神都不敢有了,就算他们再蠢也看出来了,始终稳坐桌前的武易,绝绝对对是一名实力无比恐怖的超级强者,一根筷子就可以轻描淡写的轰杀名震北山国的天境中期霸主洞铁手,显然是未全力,只不过为了一点面子,就去恨这样一名超级强者,那不是脑袋被门板夹了吗?

  七皇子同样陷入了惊骇中,半晌才缓过了劲来,目光闪烁的盯着武易,徒然,眼睛亮了起来,哈哈大笑着走上前,恭恭敬敬的向武易一抱拳:“不知前辈高姓大名,晚辈北山国皇帝周坚七子——周临拜见前辈,方才之事,不过是一场误会,还望前辈谅解。”

  武易似笑非笑的盯着七皇子,给还陷入震撼之中的赢威添满了酒,自己则拿着酒壶抿了一口:“七殿下现知道是误会了?”

  七皇子依旧恭恭敬敬的保持着曲腰的架势,微笑道:“之前周临误以为前辈是神剑门中人,因此才借机寻衅,想借前辈立威,不过前辈刚才展现出的实力,足以说明前辈绝非神剑门中人,即使是有神剑门标志,想来也不过是借助神剑门的名头罢了,如今既然误会已经澄清,周临绝对知错不改之辈,自然要向前辈解释清楚,乞得前辈谅解!”

  武易有点儿惊讶,他没有想到这位七皇子如此的坦白,明明白白的将他此前的动机一点也不掩饰的说了出来,若换个人,决计不会如此。

  就连武易自己都不得不承认,这位七皇子确实很有魄力,也很容易让人生出好感。

  武易心中一动,伸手示意:“坐!”

  七皇子歉意的笑道:“前辈稍待,洞铁手虽然未经我同意擅自动手,不过他终究和周临主臣一场,自当为他收尸厚葬!”

  武易微微一笑,示意对方自便,他又怎会看不出来这七皇子周临此举虽说是收买人心,但也确实让人增好感。

  整个大陆包括海外都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丛林法则这里已经深入到每一个人骨子力,强者只有活着的时候才有用,死后,还有什么利用价值?因此对于武者来说,死后暴尸荒野,被野兽秃鹰吞食都很平常的事。

  但是谁又不想死后能够尸首完整,安葬于地下?

  可惜这充斥着丛林法则的世界中,失去了利用价值后,便不屑一顾,已是各个世家门阀的习惯了,能够做到死后还收敛尸首,丰厚安葬者,寥寥无几。

  七皇子周临低声对五名护卫吩咐一番后,五名先天护卫如蒙大赦,顾不得洞铁手碎了半半身体的恶心,匆匆将他的尸首收拢带走。

  三皇子和四皇子则七皇子周临凌厉的目光下,硬着头皮战战兢兢的走到武易面前,脚下一软“扑通”两声跪倒地,颤声道:“先……先前晚辈……晚辈二人冒……冒犯前辈,还……还请前辈念……念晚辈二人年幼无知,饶……饶晚辈不……不敬之罪!”

  已经从震撼中恢复过来的赢威顿时呆了呆,古怪的盯着武易,想笑,却又拼命忍着。

  武易知道他想什么,苦笑着摇了摇头。

  赢威可是知道他年龄的,年仅十八岁被称作前辈也就罢了,这两位皇子的年龄可都是五六十岁了啊,居然自称年幼无知,也难怪会让赢威差点没笑出声来。

  想到这里,赢威又叹了一口气,心中没有了笑意,用看怪物的眼神盯着武易,心头那个沮丧啊,想想自己和武易的年龄都还差了近十岁,可是修为的差距……

  七皇子同样深深的向武易一鞠躬,抱拳过顶,沉声道:“还请前辈稍熄怒火,三哥和四哥之前冒犯了前辈威严,晚辈当向父皇禀明原由,父皇必会加以严惩,这个宁心★★,曾是天尊老祖宗赐下,今日便献于前辈,以恕三哥和四哥冒犯之罪!”

  周临说着从空间戒指内取出一个犹如水晶般的玉质★★。

  武易目露奇色,从海临手中接过宁心★★,立刻就感觉到阵阵清凉的气息从★★上涌来,使他的心神一震,越发的清醒了,毫无疑问,若端坐这宁心★★上修炼,必定事半功倍,而且不会有走火入魔之危。

  不过这★★到是次要,真正让武易心中起了波澜的是,看到宁心★★,他想起了前世一个消息,前世被当作八卦娱乐的小道消息。

  若非这宁心★★,他肯定不会想到前世那不过近似于小道消息的信息。

  一想到那个消息中孕含的价值,武易心中立时升起了千般念头,略一思,立刻拿定了主意,清秀的面颊上露出了浅浅的笑意,顺势将宁心★★收入空间袋内:“七殿下无需多礼,既然这样,那我就收下这件宁心★★,至于三殿下与四殿下自行离去既可,此间之事,就此作罢吧!”

  七皇子低垂着的英俊面颊上几分喜色一闪而逝,对于他来讲,三皇子与四皇子的生死他根本不会意,虽然是同父异母,但当今北山国皇帝的子女众多,数以百计,自小又不是一起长大,哪里会有什么感情啊,相互算计暗中火并都不少数,他之所以如此,不过是为了顺势结交武易罢了。

  他的目的,武易一眼就看了出来,心中已经有了计较,当然是顺水推舟,收下了赔罪的礼物,放过了三皇子和四皇子。

  至于放过这两名皇子后,会不会被报复,他根本就不意,不过是两只蚂蚁般的人物,随时都可以一脚踩死,难道说黑日天尊还会为了两个可有可无的后代与他为敌不成?

  两名皇子如蒙大赦,仿佛丧家之犬,听到武易不再计较,哪里还敢再留,几乎连滚带爬的逃走。

  “七殿下请坐!”武易伸手示意自己右侧的条椅,含笑着道。

  周临这时也不客气,顺势左了武易右侧,从空间指环内取出一套碧玉酒辈和酒壶,为武易与赢威满上后,站了起来,举杯道:“前辈初来我北山国,就遇到我那两位不成气的哥哥冒犯,让周临心生愧疚,好前辈心胸宽广,不于计较,不过周临还是要自罚三杯,再次谢过前辈不罪之恩!”

  ……

  不多时,酒过三旬。

  武易微微一笑:“七殿下若是有事,不妨直言,若是武某能帮得上忙的,自然不会推辞!”

  欲言又止的七皇子周临心中一喜,歉意的道:“武前辈,此事本不该烦恼前辈,只是英才战即,周临虽然已有天境中期的修为,但并没有进入天境英才战前十的把握,若不能进入我卧龙战区前十,必定会辜负天尊老祖宗和父皇的期望,这叫周临这个做晚辈的于心何忍啊!”

  赢威诧异的看了七皇子周临一眼,他可是清楚这位号称皇室五百年来,杰出天才的七皇子的天赋的,虽然只有天境中期的境界,但是实际战力已达天境后期颠峰,甚至可以媲美天境大圆满,这样的修为还没有把握夺取卧龙战区的天境前十?

  武易不动声色:“哦?”

  周临诚恳的望向武易:“如果再给临三年时间,必定有望冲击天境后期,冲入卧龙天境前十就会多三分把握,可惜六天后,天境英才战就会开启,已经没有时间了,幸得天尊老祖宗开恩,这六天里将会开启我皇室的秘地,临想这六天进入秘地冲击高一层的境界!”

  武易眼睛一亮,心中漾起了几分喜色,没想到,他结交这位七皇子想要寻求的机会,这么快就来临了。

  周临说话时,一直小心的观察着武易的神色,待发现武易目光略有变化时,心中顿时一喜,继续解释道:“不过秘地内极为危险,就算天尊老祖宗进入秘地,都没有绝对安全的把握,因此周临想请武前辈出手一次,帮助临秘地生存六天,六天之后,无论成败,必有重谢!”

  武易脑中千百念头转过,思了片刻:“七殿下参加英才战为夺取卧龙前十,可是为了夺取皇位?”

  周临怔了怔,重重的点了点头,随即难掩喜色:“武前辈这是答应了?”

  见武易没有回答,周临解释道:“事已至此,周临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性都告诉前辈吧,此次英才战于我和众多的兄弟确实关系皇位,天尊老祖宗已经下了谕旨,我们众兄弟中,谁若能夺得卧龙战区天境前十,父皇就会退位,继承皇位,重要的是,只要登上皇位,老祖宗就会竭力培养,以成就天尊!”

  “因此,这英才战不仅关系本国之皇位,关系到海临日后能否突破成就天尊!”

  此时,即使是赢威之个赢家嫡三子前,七皇子周临也顾不得了,武易所展现出来的实力,堪比天尊,只要得到武易的臂助,他的把握至少能达到九层,因此并不忌讳赢威。

  毕竟哪位皇子能继承皇位,即使北山国另外两大家族,赢家和符家都没有资格指手画脚,甚至根本不敢参与皇位的争夺,惟有获得黑日天尊的认可,才能继承皇帝位。

  武易微微一笑,摩挲着碧玉酒杯:“七殿下,我看,这秘地内的危险,多的……是**吧!”

  周临一脸钦佩之色:“武前辈果然明察秋毫,秘地中的危险,对临来讲,只要不进入深处,并不难应付,但周临忌惮的却是几位兄弟的帮手!”

  武易心中转过无数念头,思了片刻,有了决定,笑道:“若是如此,那到也简单,我若出手帮你,不是不可以,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周临欣喜若狂,强忍着喜悦,郑重的道:“武前辈请讲,只要周临能够做到的,绝不推辞!”

  “无需这么郑重,赢兄也这里,我也不瞒你,我姓武名易,我助你登上皇位,你登上皇位后,只需多加照顾我武氏家族既可!”

  周临遍寻记忆,也没有找到一个武氏家族,按理说能够培养出武易这种强者,那绝非是什么不入流的家族该有的能力,培养强者,从根本上来讲,就是一个超级烧钱的行为,修炼所需的资源,战斗所需的资源等等,这些没有庞大的财力支持,绝无可能,不入流的家族就算出现了天赋再逆天的超级天才,没有足够的资源培养,那也等于空废了天赋。

  见周临思的模样,武易哪还不知他想什么,摆了摆手道:“无需再想了,我武家根殖于海外,只是有不少生意北山国罢了,你只需对我武家的各种生意多加照顾便可!”

  武家虽然位于海外,其实距离大陆并不远,属于近海,因此早武易还未崛起时,武家的生意就已经做到了北山国,毕竟武家培养众多子弟,也是需要大量资源财富的,没有庞大的生意赚钱支持,岂不是做吃山空?

  实力增长至今,武易已经再没有隐瞒身份的必要,就算神剑门得知了他的真实身份,也绝不会意,这……就是实力所带来的好处!

  武易的条件对于周临来说,简直就是太简单了,可以说是不是条件的条件,偏偏他却相信了武易的目的,不因为别的,仅仅因为武易说出了真实的身份,这种事情,只需要一查,就能明明白白的查出来,他相信拥有家族拖累的武易,绝不会于他不利!

  狂喜之下,周临当即站了起来,躬身抱拳道:“武前辈放心,只要周临能登上帝位,绝不负前辈之愿,日后武家北山国,无论是经商采矿一应比照赢,符两大家族的权力,只要周临位一天,前辈家族之人国内当稳如泰山!”

  武易露出了淡淡的笑意,无论他此次随周临进入皇室秘地能否达到他的目的,能够得到周临的承诺也算颇有收获了,无论如何,他此时已经是武家的撑天巨柱,精神领袖,能够为家族争得几分利益,都是好的。

  “七殿下,现可以说说你的主要对手了!”

  “武前辈,此地简陋怠慢了前辈,前辈不若随周临前往王府,再一一叙说如何?”周临满面红光,笑吟吟的道。

  武易略一沉吟,看了赢威一眼,点头道:“也好,赢兄,不若你也随我一起去如何?”

  周临心中一动,呵呵笑道:“赢兄,我看你也停滞先天中期不短的时间了,不如和我一起前往秘地,说不定能有所突破呢!”

  正准备拒绝的赢威顿时心动了,皇室秘地,这个被皇族珍之又珍的宝地,他又岂会没有听说过,一想到秘地的好处,心跳立刻加快了,只是这七皇子明显是看武易的面上,为了拉拢武易才邀请自己的,否则若换一个人,哪怕是他的父亲,赢氏族长,这位七皇子恐怕都不会开口邀请,因为害怕让武易难做,因此犹豫了起来。

  武易笑着长身而起,拍了拍赢威的肩膀,调侃道:“赢兄,怎么扭捏起来了?七皇子既然邀请你前去,你难道还怕被人打将出来不成?”

  见到武易面上的笑意,赢威哪还不知他的意思啊,心中不由充满了感激,只能向武易露出一个感激的笑容,抱拳向周临道:“多谢七殿下成全!”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