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三零 妖亦归服


  却说这儒法两家西进与佛教东度同时进行,可张百忍和唐玄奘受到的待遇可就完全不同,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西牛贺州群妖之首牛魔王接到玄木岛命令后,立即放出消息:凡是玄木岛张百忍一行人路过,群妖当扫清道路,亲自护送张百忍一行走过其势力范围。

  牛魔王消息一放出来,西贺牛洲群妖哪个敢不从?再说,群妖和天庭作对了这么多年,怎会不知自己若非玄木岛罩着,怕是早就躺那天庭斩妖台上了。

  群妖虽然凶悍,却是个个义气之辈。当下各路妖王一声令下,于是西贺牛洲群妖开动起来,凡是张百忍一行人到之处,群妖皆是顶礼膜拜,前呼后拥,锣鼓开道!

  也有个别不识时务者,想要跳将出来阻拦,那六耳猕猴也不含糊,总是一棍子了事。六耳猕猴手中擎天棍,乃是六耳猕猴采花果山开山时候的一颗大树制成,后经李松炼这个先天甲木之精亲自炼化,如今乃是灵宝级别,虽然比不得袁洪手中的玄木棍与至尊宝手中的金箍棒,但也是不可多得的好宝贝!

  六耳猕猴有金仙后期修为,又有七大圣随叫随到,这西贺牛洲,绝对是可以横着走的了!

  佛教唐玄奘一行人可就没有张百忍等人这般好命了,一路上冷冷清清,连个鬼影也瞧不见,降龙、布袋两罗汉与八部天龙还好点,可唐玄奘转世那是正宗的凡人,需要吃喝拉撒啊!

  老百姓们都去听那儒法大道去了,谁来理会这几人?佛教又戒荤腥、戒偷盗,因此这唐玄奘一日三餐也成了困难!这爬山涉水的活儿,终究还是白米饭、白面馍管用些!

  好这金蝉子也是有大毅力之人。咬牙坚持着前行。

  这些西贺牛洲群妖护送佛法两家西进之事,传到了东胜神州老百姓耳中,只惹得老百姓们一个个的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这个说:“听说那张百忍受我皇亲派,前去西天传播玄木岛圣父一脉儒法两家**,竟然连那些穷凶恶及的妖怪都感动了!那些妖怪一个个的跪拜西进路上的两边,高呼圣父与天同寿,吾皇万岁呢?”

  那个说:“正式如此!昨日我地一个远房亲戚来我这还讲起了这事。我那亲戚原本想去寻那西天极乐世界,谁知道路上遇见了一头妖怪,那妖怪竟然露出血盆大口笑话我亲戚说‘你等东土有玄木岛儒法两家**,学成后看惊天地、泣鬼神,连我等妖怪我羡慕不已,为何你还要舍近求远,如此无知?’我那亲戚满面羞惭而退。这不,我亲戚前来长安参加科举考试了!?”

  众人听得啧啧称奇。皆叹服!玄木岛圣父**竟然连妖怪都可以感化到如此高深的境界啊!

  而玄木岛张百忍等人一行传到了西天诸国人耳中,也是引起了暄然大波。

  某甲说:“南无阿弥陀佛,听说那东土盛世大唐派人来我西天求取真经了,可见我佛之**力!”

  旁边某乙马上回道:“你却是日日佛前枯坐,消息太过闭塞了。我听说那盛世大唐还派人过来欲传东土大唐之仙法,好解脱我等西天之人!”

  某甲迟疑到:“大唐仙法,怕是比不得我佛之法吧!”

  某乙道:“那可未见得!?东土大唐乃是地界中心,繁华富饶。其国君不是被尊为‘天看汗’么?可见东土大唐仙法定也是好生了得!”

  顿了顿,某乙将嘴唇凑近某甲耳朵悄悄道:“我听说那东土大唐仙法过来时,连西贺牛洲群妖都朝拜呢?而佛教求取真经之人过来时,连一个人影也没有!这高下可就立判了!”

  某甲道:“如此说来,这东土大唐仙法到来时,我倒也要去见识一番!”

  某乙道:“不正是,我听说我们国王都已经做好准备要大张旗鼓,来迎接天朝使者了呢?据说那天朝使者还将大王宫殿宣讲一日一夜的仙法呢?”

  某甲与某乙又是一番交头接耳。

  西方佛教。灵山之巅。

  现佛如来、过去佛燃灯、大日如来、未来佛弥勒等四位佛祖面带愁容,相对无言。

  大日如来道:“南无阿弥陀佛,如此下去,怕是金蝉子(唐僧)一行取不得应有效果!”

  佛经东度,度的却并不是佛经,而是老百姓们心中的佛法。这金蝉子一行如此静悄悄的进行,那还不如几位佛祖施展**力,直接将那佛经从西天飞到东土去来的有效果!也省得为了这事结下诸般因果。

  如来遥望向那西贺牛洲方向。面无表情。良久之后才缓缓说道:“南无阿弥陀佛,如今之计。我等也只有兵行险招了,且命观音菩萨前去拜会一趟太清道人,寻求帮助!”

  几日后,地界上到处流传一个消息,说是吃了这金蝉子(唐僧)之肉便可练就那金刚不坏之身,长生不老!

  这个消息一传出来,西贺牛洲群妖顿时热闹起来,一些凶残的妖怪顿时蠢蠢欲动。金刚不坏之身,长生不老,那是所有妖怪地梦想啊!

  从此,这金蝉子一行四人的事儿终于多起来,今日要去求这位星君,明日要去拜那位菩萨,只将这降龙、布袋两位罗汉忙得不可开交。

  玄木岛玄木府内,李松正与孔宣云霄三人闲适而坐,正听着高明高觉两兄弟汇报着张百忍唐玄奘两行人之进程。

  张百忍终究速度要快上许多,如今已经路上将那高老庄的猪收了,名字仍做猪八戒!而那通天河的泥鳅(沙和尚),也是老老实实的做了一名挑夫!

  李松听后只是笑笑,这头猪和泥鳅是些小角色,多两个不多,少两个不少!他们的存,不过是为了让这西进故事加丰满罢了!

  这时,高明道:“再过得几日,张百忍一行人便要到得那万寿山五庄观地盘了,观这张百忍等人行走路线,怕是想要前去拜访那镇元子大仙!”

  李松点点头,与孔宣云霄二人对望一眼,笑道:“镇元子大仙与我等玄木岛素有交情,张百忍等人此去拜访,却是应当!若是运气好,能讨得几颗人参果,那就是天大的福气了!”

  顿了顿,李松对白石两童子道:“你等且去唤那韩非子师兄前来!就说他的机缘到了!”

  韩非子这些年来一直闭关未出,以期修为上有所突破,所以李松才有此说!

  就此时,有玄木岛大弟子竹灵来报,说是房玄龄魏征二人带着地界君王唐太宗前来求见李松。

  李松自是知道何事,不过李松倒也想见见这历史上是雄才大略地君主,当下沉吟道:“宣!”

  旁边孔宣道:“兄长,道教虽然号称唐朝国教,不过今日李世民玄木岛一行,却无异扇了道教一个耳光!”

  那倒也是,李世民有事情不去朝拜那三清圣人,反而上了玄木岛,就像当初人皇轩辕求取长生不老之术,不寻那师门阐教,反而张榜问贤一般,确实让道教面上无光。

  云霄却是沉吟道:“李世民此次前来玄木岛后,怕是道教之人会害怕道教地位地界不保,加和佛教联合起来,加快实施对付玄木岛的计划了!”

  李松笑道:“妹子也无须担心,这世上之事,总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如今头疼的反正不会是我等玄木岛,而是那些号称不死不灭的圣人!为兄倒要看看,那些圣人还能生出些什么事情?”

  三人会心一笑!

  就此时,有青芝童子引了李世民、房玄龄、魏征三人进来!

  李世民英伟挺拔,气势威严,举止中自有那帝王之资;房玄龄长得甚是清奇,一看就知道是饱读诗书之士;魏征却是目不斜视,一脸刚正之气。

  李世民也是第一次见得这传说中的人族圣父,李松还是老样子,头挽发髻,身着青色长袍,手中持这那本命轮回杖。李世民初看之下觉得李松仿佛与普通人无异,可时间稍久,只觉李松有如高山仰止、大海息波,是那般地深不可测!

  明明这李松还眼前微笑望着终究,看自己却感觉到这天地间似乎都是这李松的影子,再细细思量,却又都不是李松!

  观山非山,观山还是山;看水非水,看水还是水!

  李世民心中一惊,赶忙就要拜倒!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