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七 玄木服了 与道魔斗


  天外天,虚空之上。

  魔祖罗睺傲然的身影正划过一道痕迹,又迅速的消失不见,只是魔祖罗睺的嘴角,淡淡的带着一丝笑意。

  天庭,那号称天庭御花园的蟠桃园已经化为乌有,九千株蟠桃树凭空消失,如今,那原来的蟠桃园之地却是成了天庭的一块禁地,从外面望去,一片虚无,什么也没有,可却是谁也别想靠得近前。

  自然是谁也发现不了,那一片虚无中,道祖鸿钧动也不动的坐那三千阶梯的弈台上,望着棋盘上的黑白交错,面无表情间,眉头却似锁得深了。

  李松暗道不好,当下强提一口真气,硬生生的将喉咙的鲜血复又压下,伸手一招间,已经将那混沌至宝鸿蒙剑挥至手中。

  李松大喝一声:“破!”鸿蒙剑“刷”“刷”连划间,黑色混沌剑气顿时便将那空间劈得开来,将混沌钟包裹的扶桑木道人牢牢的与世隔绝。

  扶桑木道人突觉周遭空气彷佛被抽去了一半,那亿万年来一直笼罩着自己的压抑感蓦地便消失了,紧接着浑身只觉一轻,灵魂似欲挣脱那扶桑树的凝滞而出。

  扶桑木道人哪里还不知自己的机缘降至,当下猛的暴喝一声,身形突然急速的转动起来,那一道红色的光影间,突然一根枝桠猛的生长,直插出混沌钟混沌剑气所包围的空间。

  “轰”的一声中,火光四溅,直冲寰宇,整个不死火山都融融燃烧起来,而那一堆烈火中,一位中年道人身着火红道袍,手中执一红色枝桠,面容清瘦古朴间,头上也没挽发髻,就随着那火焰飞舞,甚是有几分张狂,。

  这位道人,正是那天下万火之祖的先天丙火之精扶桑木道人。

  李松见得扶桑木道人终于化形,只觉心中一轻,当下却是再也忍将不住,将手中鸿蒙剑一收间,“哇”的一口鲜血吐出,沾那青色的道袍上,让人触目惊心。

  李松颓然的蹲坐地上,浑身的力气都似被抽干了,混沌钟却是呜咽一声,迅速的收拢那千万道混沌剑气,慢慢变小间,如受委屈的小猫,匍匐李松身旁。

  扶桑木道人尚未从化形的喜悦中清醒过来,见到李松模样,当下心中感动莫名,朝李松深深的行了一礼,满脸歉疚道:“大恩难言谢,为了贫道,要连累道友如此,实是贫道之罪!”

  李松调息片刻,总算是回过神来,强忍着身上的痛楚,道:“此乃贫道旧伤,怨不得道友,况贫道与道友之间有大因果,而今不过是相偿还罢了。”

  如今事情既了,李松心道自己如今重伤之身,怕也停留不得,当下转过头来,对凤凰道:“今日得道友讲解那昔日天地秘辛,贫道却是受益匪浅。”

  凤凰自知李松伤势颇重,怕是要几百年的闭关才能了事,于是也不挽留,道:“道友玄木岛与贫道份属一脉,贫道不过是做了该做之事而已。”

  李松拖着沉重的身躯,正欲拜别凤凰于扶桑木而去。突然凤凰欲言又止,但还是道:“道友,有一件事情贫道也不能完全确定,且说与道友知晓,道友或许也好心中有个计较。”

  凤凰顿了顿,沉吟道:“道友还记得那日昊天王母相撞封印魔祖罗睺的黑洞时,有宇宙天地的戾气数向那黑洞涌去,而后魔祖罗睺才出之事?”

  李松若有所思,道:“道友是指……”

  “贫道镇守天南不死火山,守护黑洞封印亿万年,却是发现这个宇宙天地有两处与那魔祖罗睺所的异界似有相通,这两处皆是与那天地戾气有关。”凤凰皱着眉头,道:“一处乃是那北海海眼,乃天地戾气发散之源;一处却是幽冥地狱,乃是天地戾气积聚之所。”

  李松顿时一呆,脑袋之中只觉一片混乱。

  “人之一身,肚脐丹田处为藏气之所,气门处为排气之所。昔日盘古大神身化天地万物之时,众人皆知盘古大神肚脐化作了幽冥血海,却不知盘古大神的气门化作了北海及其海眼。”凤凰接着说道:“后妖族余脉占据北海,巫族余脉占据幽冥血海,倒也是合乎情理。但如今妖族建立的金国与道友玄木岛守护的人族所守护的宋国为敌,频道却是一直疑惑,那亿万年与妖族相生相克的巫族为何没有动作?”

  “巫族也是有动作的,那日陆压建立金国时,便有刑天九凤两位大巫,前来玄木岛向贫道问计,不过贫道却是命令妖族静待地界齐始皇后的三千年之大复兴,所以巫族才隐于祖巫神殿内不出……”李松理了理头绪,见得凤凰有疑惑,便欲将那日刑天九凤来见自己的事情说出。

  却是李松说到此处,脑袋里猛然想起了一事,思维蓦地“轰”的一声爆炸起来,似乎打开了一扇窗子,许多李松以前没有想透彻的事情这一刹那间变得清晰无比。

  自己一直以为祖巫神殿的刑天九凤便是代表着巫族余脉,可按照方才凤凰所说的盘古大神气门与肚脐之说,真正意义上与妖族相对的巫族不是指北俱芦洲祖巫神殿的刑天九凤等人,而是盘踞幽冥血海的蚩尤等地府诸。

  确实也是,巫族中首先以祖巫为尊与实力为尊。如今世上的巫族之人,首推那身化轮回地狱的后土祖巫元神(孟婆),可后土不问世事,有等于无;其次便要算那拥有祖巫精血的巫十三(蚩尤)与准圣修为的后羿,然后羿投身玄木岛后,孤身一人,还此次封神量劫中身受重伤,闭关不出,至于其它拥有后土祖巫精血的李松、袁洪、哪吒等人,却是算不得巫族中人。

  而今巫族,实是以蚩尤为首,自从蚩尤问世后,刑天九凤等祖巫神殿便只能算是巫族旁支了。

  自己是身棋局,沉迷其中啊!

  嘿嘿,什么昔日自己不周山下救得巫妖两族余脉,什么自己助巫族后土建轮回地狱,并以蚩尤率领八十一巫镇之……到如今宋金封神大战,自己屠杀圣人准提,乃至今日助丙火扶桑木化形而使修为大损,再无力介于天地三界之争……

  如此的种种事情,看似自己随心所欲而为,可冥冥之中,却是一切皆有定数,早道祖鸿钧或魔祖罗睺算计之中。

  因为李松终于明白得,那自己一直掐算的历史上灭掉灭掉东胜神州大宋,使得“崖山之后无中华”的大元蒙古铁骑,正是应那自己亲自扶植的轮回地狱蚩尤巫族一脉之上。

  巫族是自己所救,巫族三千年大兴是自己所定,玄木岛一脉弟子皆重伤闭关,法家之祖韩非抱镇元子尸体归隐;儒家之祖孔宣被佛教接引打成重伤,不能理事。

  妖族被自己赶去了西贺牛洲;佛教此次封神量劫中遭受重创,东土一脉全军覆没,被自己打残了,准提败亡,接引将自己尘封西方极乐世界中;道教也没好到哪里去,连天庭都被自己占了,三清圣人也是闭关不问世事。

  这天地间,还有谁阻止得了大元蒙古铁骑的横空出世?

  看似是自己玄木岛大获全胜,其实自己只是做了一个打手,痛苦的是,自己还不知道是谁的打手。是道祖鸿钧,还是魔祖罗睺?

  难怪昔日自己面见道祖鸿钧时,道祖鸿钧与自己说:“你便是我与罗睺各以三千大道大魔相加,召唤而回洪荒。”

  那是说得委婉,如今李松真正的明白,道祖鸿钧与魔祖罗睺的相争中,自己总逃不脱不颗棋子的命运,不是道祖鸿钧的棋子,便是这魔祖罗睺的棋子。

  即便自己如今身具先天五行,麾下玄木岛一脉中,有孔宣圣人一名、云霄等准圣七名,也还是没逃脱这棋子的命运。

  李松面色惨白,浑身颤抖,口中喃喃自语间,面上青、黄、赤、白、黑五色光芒急剧闪过,“哇”的又是一口鲜血吐出,头晕目眩,一跤便跌坐地上。

  凤凰与扶桑木见得李松如此,都大吃了已经,扶桑木上前扶起李松,助李松缓过一口气来,虽不知李松此般缘故,也是劝解道:“道友,你如今身受重伤,真气一时间难以聚拢,还是不要想得太多……”

  “嘿嘿……身受重伤,怕是贫道如今连一个金仙修为者也对付不了……”李松一声苦笑,失魂落魄间,全然顾不得形象,只向着那天庭弈台方向,自言自语道:“道祖鸿钧、魔祖罗睺,你等一局下了亿万年的棋,果然是将宇宙天地三界,所有的一切皆当做了棋子。厉害、厉害!我玄木道人今日算是服了。”

  李松那憔悴的脸上却是突然升起了一股坚毅,复又望着的那虚空,一声长啸,斩钉截铁的道:“我玄木道人虽不为那下棋之人,却也绝不为那任人摆布的棋子。”

  天空中猛的一道霹雳贯过,隆隆做响,久久不消!

  李松缓缓转过身来,朝凤凰于扶桑木一抱拳,也不说话,继而身形一闪,踉踉跄跄的便望玄木岛飞去,身影消失间,似那般的孱弱,彷佛风吹之欲飘,雨淋之欲倒。

  扶桑木还想跟上去搀扶李松一把,却有旁边凤凰摇了摇头,两人只望着李松去处的茫然发呆。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