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七九 与老君战(2)


  李松站那里,听着老君形若发狂一般的长啸,感受着老君身上越来越是浓烈的战意,心中也不得不感叹一声:这便是道祖鸿钧天道之下的第一人,这便是道教三清之首西出函关化胡为佛的太清圣人太上老君。这种关系生死的大战中,老君竟然还能参悟天道,达到了修为的突破。

  道教的修★★法共有十几种之多,分为服食、辟谷、丹术(内丹、外丹)、引导、行气、炼神、啸法、符箓、咒语、雷法、占验、禹步手诀等等,其中啸法又分为气啸与歌啸两种。老君为道教之首,这些道术自然了熟于心,方才老君使用的正是啸法中的气啸。

  就这啸声中,老君身上红、白、青三色光芒复又大起,老君的周身的闪耀着,那地上的离地焰光旗霍的又飞上半空,迎着老君身上三色光芒而向着李松招展,似是向李松下着战书。

  诛仙剑阵中,原始、通天、三清道人与着各自对手正杀得难解难分,这一下老君长啸,以三人与老君的关系,自然知道老君此时修为大进,三人大喜,也随着老君长啸起来,与着老君遥相呼应。

  啸声终于停歇下来,老君又回到了原来那般模样,鹤发童颜、仙风道骨,彷佛刚才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般,但与老君咫尺相对的李松心中清楚的很:以前的老君,修为就如那道教的总决“太极”,虽圆润如一,但终分“阴阳两仪”,有隙可寻,可而今的老君,已经由“太极”返本归元为“无极”了,所谓“无极”,便是鸿蒙混沌,阴便是阳,阳便是阴。

  诛仙剑阵中复又一阵铿锵长鸣,一道道混沌剑气纵横交错,老君站混沌剑气中央,浑身虚幽缥缈起来,竟然似透明而不存一般,任由那些混沌剑气身体内穿来射去。

  “鸿蒙造化不计年,开天辟地有吾功;太上无极大道,无为有为混沌中!”随着老君身影的晃动,一曲《无极大道歌》袅袅响起。老君手中扁拐一指,那先天至宝太极图便倏地飞向空中,如一张被无形的手牵动的大网,四平八稳的向着李松卷来。

  太极图来得似缓还急,当你第一眼瞧见时,它还刚刚被老君使出,匍匐空中一动不动,静止一般,可你的眼睛还未来得及眨上一眨,太极图便来到了你的身边,要将你裹住。彷佛老君与你身边的距离,根本就不是距离,这一段空间都重叠了一般。

  这便是“瞬移”,只有掌握了道祖鸿钧天道规则的人才能使用的瞬移,没有时间与空间制约的瞬移。这也标志着,继李松之后,老君成为了又一个可以突破道祖鸿钧天道的人物。

  有此等对手,无论胜败,这一战当酣畅淋漓!感受到老君身上的战意,李松觉得自己浑身的血液也沸腾起来,只想此刻情的释放,情的宣泄,来吧!

  李松双眼紧紧的盯着那太极图,手上的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李松左手一把摘下头顶上漂浮的混沌钟,右手轮回杖猛的望混沌钟上敲去。“铛”……混沌钟声悠扬……却见混沌钟声并不向着四周散开,反而李松的身前凝聚,没错,是钟声李松的身前凝聚。

  “铛”……“铛”……“铛”……李松且敲且退,青色道袍游动间,遗留下一路的钟声。就李松的敲动间,那钟声先前还只是凝聚成一层淡淡的白色薄雾,慢慢的颜色越来越深,居然由白变青、由青变黄、由黄变红、后竟然由红色变成了黝黝的黑色,黑色越积越浓,将一切都阻隔开来,变成了一个黑洞。

  瞬移能无视时空,却不能穿越宇宙。我们宇宙的边缘,便是无的黑洞,能阻挡瞬移着,唯有黑洞。太极图已经覆盖到李松身前的黑洞之上,再也不能前进,如一张薄膜,紧紧的贴黑洞之上。

  老君见状,口中唱了声诺,手中扁拐遥遥一指,一道霞光径直飞向那太极图上,被太极图数吸收,太极图吸收了那道霞光,如同饥饿的汉子吃到了馒头,身体里重充满了力气。

  太极图上霍的一片光亮,太极图正中央,显出一个阴阳鱼来。阴阳鱼迅速的转动,就阴阳鱼转动的过程中,阴阳鱼的阴阳眼中一道道的黑气逸出来,那情形,倒像极了两个正冒烟的烟囱,老君欲以**力,消除李松用轮回杖与混沌钟布下的黑洞。

  李松冷哼一声,全然不理会老君,继续以轮回杖敲着混沌钟,以先天五行之气产生着宇宙黑洞,倒颇有那“他强任他强,明月照大江;他横任他横,清风拂山冈。”的味道。

  李松与老君两人一时间谁也奈何不了谁,便如此的相持下来,这产生黑洞与消逝黑洞毕竟乃是连寻常圣人都无法进行的大消耗之事,虽有混沌钟与轮回杖两大宝贝借力,不多时,李松额头脸颊便见微微冒汗;老君才掌握天地法则,尚没有李松使用的纯熟,自是为难,好而今处于诛仙剑阵之内,可以借绝仙剑之力,饶是如此,老君的头顶上也是慢慢腾起一团团白雾。

  这就比地界修真界的两人比试,进入了纯耗内力的阶段,凶险之极。老君虽然三清元神合一,又有大领悟,但又如何比得上李松集齐先天五行之精,体内形成小宇宙,循环反复,用不竭息,否则李松又如何敢诛仙剑阵内与老君来如此决斗?

  李松脸上汗珠愈来愈大,终于“噗嗤”一声掉落下来,这汗滴掉下,顿时让李松觉得一阵心神悸动,晕眩的感觉,就此时,李松头顶的松子突然一阵滚动,滚动间,七彩霞光喷涌而出,笼罩住李松的周身,让李松的心神一片清凉,关键时分,李松平时积聚的功德终于有了大用。

  老君不好受,头上的白雾却是越来越浓,宛若老君的身体便是一鼎煮沸的水,老君满脸涨得通红,道袍已然湿透,头上的三朵莲花已经东倒西歪,摇摇欲坠,连带着头顶的离地焰光旗也是黯然无力的垂下,老君的身子已经开始晃动起来,只凭借着大毅力支撑。

  李松一声长啸,手上动作便要加速,突然李松觉得背后一凉,有那“嗖”“嗖”的混沌杀气直射过来,李松暗道不好,原来李松不知不觉的战斗间,已经退到了诛仙剑阵的边缘,若再退一步,要么便是同时承担着整个诛仙剑阵的攻击之力,要么便是出阵,输掉了此阵仗。

  老君如何会错过这等良机?手中扁拐一敲,大喝一声:“破”!脚下步伐急转,由天罡七星步转为九宫八卦步,扁拐上一道红光射出,瞬即消失得无影无踪。

  诛仙剑阵内猛的一阵电闪雷鸣,混沌剑气如雨点般落下,密密麻麻,打得地上坑坑洼洼。紧接着,一声尖锐的铿锵长鸣,李松的头顶上蓦的显了一团黝黑的混沌气息,那团黝黑的混沌气息中,一道白光若闪电划过,将整个混沌气息照得通亮,赫然是一柄锋利长剑,长剑若蛟龙出海,凛冽的杀气刺得李松浑身透骨而凉。

  这一刻,老君终于发动了自己镇守的绝仙剑,意图一举击溃李松,赢得此仗。

  “哼,你有绝仙剑,却不知贫道亦有鸿蒙剑!”李松一声大喝,左手混沌钟一摇,“铛”的一声中,李松右手中的轮回杖突然猛的向着那图黑洞砸去,取而代之的是一把青色的长剑,长剑苍凉古朴,正是那创世青莲莲茎所化的混沌至宝鸿蒙剑。

  李松虽法力通天彻地,然终究顾忌杀伐无双的诛仙剑阵,是以一开始并不愿祭出鸿蒙剑,毕竟,鸿蒙剑这等宝贝,使用起来打是消耗,连李松也不敢轻动。

  鸿蒙剑一出,只见那绝仙剑猛的一弹,剑身上杀气便隐没了几分,随即一声悲鸣,世上宝贝,强莫过于混沌至宝,混沌至宝有盘古大神开天斧、开天凿、道祖鸿钧造化玉牒,还有便是这鸿蒙剑。诛仙四剑虽然为先天至宝,但终究只得开天斧四份之一,绝仙剑又只得诛仙四份之一,绝仙剑乃是大灵性之物,如今鸿蒙剑出,骄傲的心受到打击,能不悲鸣?

  然绝仙剑乃是上清圣人通天教主所有,被通天炼化亿万年,通天性子坚忍不拔,宁折不弯,否则昔日商周封神中通天也不会宁愿覆灭截教,也要与三教四圣拼个你死我活。这诛仙四剑沾了通天的性子,端的是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绝仙剑复又一摆,剑身上一阵青光闪过,来势见迅猛,杀气见浓烈,直向着李松手中的鸿蒙剑缠去。

  “轰”……先是李松手中甩出的轮回杖砸上了老君的太极图,那团黑洞猛的爆炸开来,强大的气劲冲天而起,形成了一个巨大的蘑菇云,蘑菇云一分为二,一半向着老君袭去,一半向着李松袭来。

  老君也没料到李松有如此破釜沉舟之势,如今众圣决斗,寻常后天宝贝已是无用,所有老君宝贝虽多,管用者仍是扁拐、离地焰光旗、太极图等寥寥几种。老君赶忙将头顶上离地焰光旗摘下来,横身前,欲阻挡那片黑洞云。

  “嘿!”老君一声闷哼,身形直望后退,双脚地上竟然拖出两道大槽,数十丈外才停得下身子。老君神情萎靡不堪,气喘吁吁,手抚胸口,张嘴“哇”的一声便吐出一滩殷红的鲜血来。

  另一团蘑菇云挟带排山倒海之势,呼啸着向李松滚滚而去,李松一声大喝,左手上混沌钟猛的摇动,一声声连绵不绝的钟声里,蘑菇云已经猛的压下。

  李松只觉得一股巨大的推力涌来,身子彷佛就要摔出去一般,但此时此刻哪能退得半分。李松一声怒吼:“定”!使了个千斤坠,“喀嚓”一声,李松的膝盖以下已经埋进双脚下面的地中,“轰”的一声,混沌钟声被完全覆盖,李松那执钟的手儿酸痛难当,一时间竟然使不上力气,“啪”的一声,左手往下一歪,混沌钟竟然顶了地上。

  绝仙剑就头顶,李松也顾不上那么多,左手按住混沌钟,借力倚住身子,右手中鸿蒙剑挽了朵剑花,便朝头顶上绝仙剑刺去。

  “嗤”……一阵火花乱溅中,鸿蒙剑尖顶了绝仙剑尖上,绝仙剑一击不中,迅疾飞回诛仙剑阵中,片刻间便消失得无影无踪,端的是来去有如鬼魅。又是“喀嚓”一声,伴随着李松的闷哼,李松的双脚继续往下沉,已经没极大腿了。鸿蒙剑虽强于绝仙剑,奈何绝仙剑爆发之下,也非毫无反抗之力,况且居高临下,李松又动弹不得,因此也斗了个旗鼓相当。

  李松双掌借力,一声大喝,出得了地面,李松喘着粗气,只觉喉咙一甜,“哇”的一声,终究没按捺得住,一口鲜血喷将出来。

  但是李松看着那消失的绝仙剑,却是心中一松,长吁了一口气,绝仙剑已经现身过一次,自己便有把握凭借手中的鸿蒙剑来追踪到绝仙剑神出鬼没的身影,总算是度过入阵以来危急的时刻了。

  这一番凶险之极的龙争虎斗之下,李松与老君两人都有点力竭的感觉,此刻两人也顾不得颜面,一人拄着轮回杖,一人拄着扁拐,大声的喘着气,好回复些气力。

  道教三清心神相通,诛仙剑阵神鬼莫测。李松等五位破阵之人却是各自为政,老君虽是三清第一,李松也不愿阵中久呆,与老君这般的相持消耗下去,毕竟通天才是主阵之人。李松挺直身子,将手中鸿蒙剑一划,遥遥指着老君道:“道友之太极图守重于攻,如今就让贫道来见识一番道友的大手段。”

  李松深深呼吸一口,复又一声大喝,将本命法宝轮回杖往背后一插,轮回杖上五色光华流动,不断的补充着李松的体力。李松一手持着鸿蒙剑,一手擎着混沌钟,站两大宝贝散发的幽幽混沌气息中,一身青衣道袍虽然有点凌乱,仍然显得神采奕奕,卓而不凡。

  老君望着战意盎然的李松,顿时一阵气苦,李松之话,明显是仗着手中的宝贝了得,得了便宜而卖乖,鸿蒙剑之利,混沌钟之守,洪荒天地皆难以匹敌,如今集于李松一生,不得不让人感概天地的不公。可老君除了心中牢骚几句,又能如何?这打仗,自然比的是胸中修为,手中宝贝,你总不能要求大家都空着双手打架吧?

  李松踏前一步,手中鸿蒙剑望着虚空疾点几下,一朵朵混沌剑花漫漫洒洒,如雪花飘落中,李松复伸手一挥,鸿蒙剑尖一抖,发出一声铿锵龙吟,此时,鸿蒙剑如离弦之箭,已经脱手而出,直指老君。即便是诛仙剑阵之中,那鸿蒙剑剑身过处,空间亦是被劈开成两半,迅速的消融。

  这鸿蒙剑乃是屠杀过圣人准提的大凶之物,老君何敢大意?老君强提真气,一声长啸,头顶上的离地焰光旗已经飞出,迎向了鸿蒙剑,那绝仙剑又是显了踪影,取代了离地焰光旗,漂浮老君头上,对着鸿蒙剑虎视眈眈,老君一手持扁拐不停的敲打着地上,一手擎着太极图空中挽了个圈,脚下步履变换,太极图上的阴阳鱼黑白两色光芒大起,流动起来。

  鸿蒙剑已经杀到,先是对上了离地焰光旗,只听得“喀嚓”一声,离地焰光旗竟然被鸿蒙剑硬生生的划破,削去了一角,离地焰光旗呜咽一声,摔地上,鸿蒙剑仍然是去势不缓,继续向前前进。

  老君一声闷哼,伸手一招,只见那绝仙剑空中划了个圈后,突然一个猛子,扎向了老君手中的太极图,“嘶”的一声,绝仙剑已经消失不见,融合于太极图中,太极图吸收了绝仙剑后,光芒是大起,“扑腾”着飞上半空,迎上鸿蒙剑。

  老君知李松鸿蒙剑锋利无比,怕自己的太极图难以抵挡,是以将太极图与绝仙剑合而为一,用以对抗鸿蒙剑,总算是堪堪抵挡得住。

  “扑”的一声,鸿蒙剑便刺上了太极图上的阴阳眼,太极图被刺成一张巨大的弧幕,向着老君方向收缩着,但鸿蒙剑终究刺不过去,鸿蒙剑尚是第一次遇见阻挡之物,狂暴起来,那里发出尖锐的啸声。

  李松有备而来,焉能如此罢手?李松双脚猛的望地上一跺,大喝喝道:“出!”只见李松周身猛的一晃,有黄、赤、白、黑四道光影从李松头顶松子内飞出,待得光影落地,李松大喊一声:“变!”那四道光影便化成了黄、赤、白、黑四位道人,与李松一般模样,正是李松修炼已久的先天戊土、丙火、庚金、壬水四位分身道人。

  如此紧要关头,李松终于毫无保留,使出了自己的全部力量,使毕生功力,行此一击,务必要将镇守绝仙剑的老君挑落于鸿蒙剑下。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