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一 儒法合力


  弈台之上,昊天王母见得魔祖罗睺赐下五行果,登时大喜,赶忙跪拜谢恩,辞别魔祖罗睺往那玄木岛而去。

  看着昊天王母二人离去的背影,一直冷眼旁观的道祖鸿钧说话了,道祖鸿钧嘲弄道:“罗睺,或如巫十三那般自私自利之人,或如耶稣默罕默德那般懦弱卑鄙之人,或如昊天王母那般利欲熏心之人,你魔道之下是这样的人物,即便你胜了玄木道人,又能如何?”

  魔祖罗睺这次并没有反唇相讥,只看着那弈台,静静的道:“这便是我的魔道,我只要结果,胜了便好!”

  开封城上虚空,玄木岛儒法二圣孔宣韩非摆好架势,与着巫族圣人巫十三的大战一触即发。

  巫十三如今集盘古元神肉身于一体,自信战斗力之强,这个天地三界内,除了道祖鸿钧、魔祖罗睺、人祖李松三人外,再无其它对手,所以巫十三也不犹豫,大喝一声,抡起手中的混沌至宝开天凿,朝着孔宣韩非二人砸去。

  开天凿毫无花哨之处,就那么直挺挺、**,空中甚至没有弧线,也不挟带着一丝的风雷之音,巫十三手中使将出来,就彷佛是无边无际的大海中,扔进去一粒细小的沙子,寂寂无声中几可忽略不计,没有掀起一丝的波澜来。

  可再孔宣韩非二人的眼中,却完全不是这般了,孔宣韩非只觉得,那开天凿似乎像一根羽毛,轻飘飘的向着自己浮过来,又似乎将整个天地宇宙的力量,都囊括起来,朝着自己压过来,当真个举轻若重,举重若轻,让人琢磨不透。

  这种奇怪的错觉,让孔宣韩非二人的心神一怔,手中的反应竟然难以跟上脑海中的思维,浑身的不协调起来,憋屈的让人十分的难受,两人尚来不及眨眼间,开天凿便已经到了身前。

  孔宣韩非二人终也是圣人之尊,临危之下毫不慌乱,两人齐齐一声大喝,孔宣背后五色神光“倏”的发出,直刷上那开天凿,一阵“嗤嗤”声中,孔宣闷哼一声,五色神光被那开天凿越压越低,而开天凿的去势也慢慢的缓了下来。

  就此时,韩非身上的先天灵宝地书已经飞出,地书散发着幽幽混沌气息,“霍”的变大,将孔宣的五色神光裹住,顺势望上一托。

  “轰”……的一声巨响中,孔宣韩非“蹬蹬蹬”的连退几步,才稳住了身子,而巫十三的开天凿上传来一声尖啸,也是倒飞而回,一声怒吼,身影虚幻几下,将开天凿抓了手中。

  交手得一招,大伙儿都是清楚了对方的实力,孔宣韩非二人平复着心情,心中苦笑不已,两人被巫十三一招逼退三步,显然是力有不逮了。尤其是孔宣,是惊诧,上次诛仙剑阵中曾与巫十三交过手,以那时候巫十三的修为,自己与韩非二人定然是可以应付过来的,没料到巫十三将盘古大神的肉身元神合一后,修为竟然成倍的增加,到达如此恐怖的境界。

  巫十三握着开天凿的手微微有些发抖,胸中一阵烦闷,显然是气血不畅,巫十三本来以为可以轻松的解决孔宣韩非二人,没想到孔宣韩非二人联手对敌自己,互补长短,竟然比起自己,也只是稍落下风而已。

  巫十三尚疑虑,那边孔宣韩非二人已经发动起来,原来孔宣韩非二人知道不是巫十三对手,若是一味的采取守势,怕是被巫十三的开天凿一顿乱砸,早晚要将自己砸跨,所以干脆以攻代守,打得了多久是多久。

  孔宣韩非皆有李松赐予的一道甲木青气,而且手中的玄木尺玄木笔有都是取自李松的本命法宝轮回杖,所以两人心中都能隐隐的感觉到,李松证就大道,或许也要不了多久了。

  孔宣手中玄木尺朝背后一指,大喝一声:“起”!背后的青、黄、赤、白、黑五色神光“霍”的展开,重重叠叠间,将着整个天地三界都囊括内,似乎没有什么东西能逃出那五色神光的范围之内,五色神光婉转流动间,青、黄、赤、白、黑光芒都慢慢的变淡,后完全的透明起来,那幽幽混沌气息便弥漫了整个天地三界。

  五色神光原本是天地间的至刚至强之物,无坚不推,孔宣尚未成圣的时候便可刷后天万物,但是孔宣五色神光厉害的地方尚不是这些,而是孔宣的五色神光也能自成天地,幻化诸生万相,捉人拿宝,无所不能,昔日商周封神之际,尚未成圣的孔宣三山关下以五色神光拿阐教诸人诸宝,使得阐教不得不请那西方佛教圣人准提前来对付孔宣。

  准提那时候已经证就圣人之位,修为远高于孔宣,一眼就瞧出了当年孔宣五色神光拿不得先天之物的破绽,于是以先天庚金之精的本体佯装被孔宣拿住,然后从内一举将孔宣的五色神光击破,若不是李松后来举玄木岛之力前来相救,孔宣怕是如今还佛教奴役,做那什么孔雀大明王。

  准圣败于圣人,理所应当,并不是什么丢脸的事情,不过孔宣心高气傲,将此事引为平生的奇耻大辱,是以后来的战斗中,一直没有将五色神光幻化天地,直到如今孔宣以先天五行之气炼化了五色神光,证就圣人之位后的数场生死恶战下来,孔宣终于也是做到化先天五行为阴阳混沌,五色神光刚中带柔,柔中带刚,刚柔并济的境界了,孔宣才再次使用。

  孔宣的五色神光既然能化先天五行为阴阳混沌了,那便证明孔宣的五色神光可以刷先天之物了,当然,还是那句话,这也是要看交手双方的修为而定。

  孔宣如此裹天地之威而来,巫十三避无可避,以巫十三的性子修为也根本不会闪避,巫十三冷哼一声,斥道:“此不过雕虫小技尔!今日本尊便叫你身败名裂,再做一次奴役!”说罢巫十三身形不退反进,举起手中的开天凿便迎上去。

  巫十三也是知道孔宣三山关下与准提相斗故事,巫十三今日故技重施,便要如准提那般从内部破了五色神光,擒拿了孔宣,一则以巫十三的肉身之强悍,即便五色神光之内,孔宣也是伤不得他,二则巫十三坚信凭借着自己的修为宝贝,孔宣的五色神光根本无法阻挡自己。

  就巫十三发动的时候,孔宣身旁的韩非也是开始行动,韩非没有使用那★★法家气运的玄木笔,没有使用那先天灵宝地书,而是将那跟随自己闯荡洪荒天地亿万年,一直挂腰间的**散魄葫芦摘于手上。

  韩非大喝一声,大手一挥,**散魄葫芦登时便飞上半空,滴溜溜的转动起来,转动间,**散魄葫芦通体如烧红的炭火,越来越大,竟然覆盖了孔宣的五色神光。

  韩非将着手中的玄木笔一指,一道青光直向那**散魄葫芦射去,**散魄葫芦猛的一颤抖,那黑黝黝,让人头晕目眩的葫芦口便歪下来,一道道红光从那葫芦口中倾泻下来,如那鲜淋淋的血液一般,直洒孔宣的五色神光之上,顷刻间,孔宣那原本已经透明的五色神光便红通通的一片,看起来甚恐怖骇人。

  巫十三已经抓着开天凿一头钻进了五色神光之内,正待行动间,突然巫十三发现眼前一片血红,脑袋中“嗡”的一声,似被牵动了哪一根神经,不由自主的便疼痛起来,以巫十三肉身之强悍,也是经受不住,直疼得呲牙裂目,脸上阵阵抽搐,一身都要不受控制起来。

  这便是韩非**散魄葫芦的厉害了,**散魄葫芦不伤人肉身,专毁人元神,端的是歹毒无比,昔日红云便是仗着这**散魄葫芦横行天地三界。原本以巫十三的修为,**散魄葫芦顶多只能造成干扰,难以实实的伤害到他,可巫十三托大,想要孔宣的五色神光之内一举擒获孔宣,这孔宣的五色神光也这般的好相与的么?这五色神光就如通天的诛仙剑阵一般,进得里面,就要与外界的天地隔绝开来,修为大打个折扣。再加上巫十三一直修炼肉身,才炼化盘古元神多久?还不能控制自如,是以一举被韩非的**散魄葫芦击中。

  巫十三头脑虽痛,心中却是想得分明,此刻也是明白了缘由何,巫十三心中大骇,再这么下去,那自己近这盘古元神不是白修炼了。巫十三猛的一咬舌尖,一口鲜血“蓬”的喷了手中的开天凿上。开天凿受得这鲜血的一击,混沌气息大作,千万道混沌剑气射出,裹住了巫十三的身躯,巫十三身躯如闪电击打一般,骨骼一阵阵“噼啪”作响,“轰”的一声中,巫十三身形暴涨几千丈,此刻危机关头,巫十三也是显了祖巫真身。

  巫十三双拳紧握,仰天长啸起来,啸声如锐金长鸣,竟然穿破那孔宣的五色神光与韩非的**散魄葫芦布下的双重结界,直响彻整个天地三界,奔腾咆哮不止。

  整个天地三界中的金、木、水、火、土、风、雨、雷、电、空间、时间、天气等十二种元素,彷佛是听到了巫十三的召唤一般,从着四面八方直向着孔宣的五色神光涌来,惶惶然其势,如万马奔腾,如骇浪滔天,以翻天覆地之力量,猛烈的撞击而去,“轰”的一声,被五色神光结界阻止,像那惊涛裂岸般的散开,却又被后面的浪头打将回来,只层层的挤压着孔宣的五色神光。

  巫十三抡起手中的开天凿,也不辨方向,也不问何地,没命的砸将起来,每砸一下间,五色神光结界便一阵猛烈的晃动,那布五色神光上面的**散魄葫芦红光便散开一些,显出一丝外面的光亮来,而那些被阻隔外面的天地三界十二种元素便乘着这当儿,争先恐后的涌进来。

  孔宣蹲坐于地,道袍鼓掌,如里面有个风车望外吹一般,面色潮红的要滴出血来,巫十三每砸一下间,孔宣的身子便要晃上一晃,过得一会,孔宣已经是东倒西歪,几乎要摔倒地上了。

  韩非坐孔宣旁边,脸上一片煞白,豆大的汗珠滴下来,头上雾气袅袅,白中带青,就像被架火炉上烘烤一般,几乎要烤得焦了。而那**散魄葫芦里面倒出来的红光也是越来越来越稀薄,渐渐的几近透明。

  巫十三也不好受,开天凿这等宝贝,使用起来本就是消耗极大,如今又要承受着五色神光的反噬之力与**散魄葫芦对元神的侵蚀,巫十三头疼欲裂,手上青筋鼓涨,几乎要爆裂开来,只咬牙坚持着。好巫十三每砸一次,便有些天地三界的元素透进来,可以补充得巫十三的能量。

  如此下来,孔宣与韩非便愈发的难以坚持了,眼看两人就要岌岌可危,突然天外天上传来一声娇喝:“两位道友且莫慌,贫道前来助你!”紧接着,远远的天边飞来一张图画,图画上面迷离幽幻,整个天地三界都被清清楚楚的映上面,正是那女娲娘娘的证道先天灵宝山河社稷图。

  女娲受李松之托,要照看玄木岛一脉,是以一直娲皇宫内密切注意着大都与玄木岛所发生的状况,这刻女娲见得孔宣韩非不支,是以便赶忙前来相助。

  山河社稷图如一张大毯般,覆盖孔宣的五色神光之上,就如给五色神光又加了一重防护之膜,巫十三的啸声彷佛也隔离开来,那些天地三界的十二种元素登时便被阻隔开来,似失去了牵引一般,如没头的苍蝇,四处的乱窜起来。

  巫十三如何不知女娲的到来?不过今日巫十三的首要任务便是拖住女娲、孔宣、韩非三圣,使得三圣不能回防玄木岛,从而让耶稣、默罕默德、昊天、王母四位准圣后期巅峰的高手去侵入玄木岛,将玄木岛二代弟子以及儒法两教的传人杀得个干净,这样玄木岛便也如那雨中的浮萍一般,没有了根基,到时候,即便李松回来,玄木岛也是不败而败!

  巫十三一时间攻不破玄木岛三圣共同布下的“五色神光”结界,三圣也拿巫十三办法不多,两者便如此的僵持下来。

  玄木岛上,议事厅内,竹灵、梅韵、袁洪、仓颉四大亲传准圣弟子正一脸焦虑的望着大都城上虚空的那场恶战。准圣间的战斗,金仙难以插得上手,同理,圣人间的战斗,准圣也难以插得上手,所以竹灵等几人虽然心忧战斗,也是无可奈何,只得远远的观望。

  “师姐,师兄,我总是隐隐间觉得有些不妥当,巫十三一位圣人而已,便敢与我等玄木岛对抗,总应该留有后手才是。”仓颉皱着眉头与竹灵等三人道。四人中,若要论修为,怕是以跟随李松久的竹灵稍高些,但是要论阅历的丰富,那地界游历了几千年的仓颉是另外几人远远不能相及的。

  “师弟却是多心了,孔宣师叔、韩非师弟、女娲娘娘三位圣人虽败不得巫十三,自保当是足够。”亿万年来,袁洪还是那般大大咧咧的性子,袁洪闻得仓颉的话,满不乎道:“而我等玄木岛上并不外出,有老师的先天五行大阵防护,这天地三界中除了那几位圣人,别人是攻不破的!而那几位圣人中,老君、通天才败于老师之手,没有脸面出来,而佛教接引早不问世事,并不会插手此次天地量劫,至于后土娘娘释然为那巫族祖巫,但也不会助纣为虐,至于其它人,怕是进都进不了玄木岛,所以我等根本就不必忧心。”

  竹灵梅韵其实一直也是觉得哪里似有不对劲之处,但以李松的修为都猜不到昊天王母的存,竹灵梅韵便是想破脑袋也不能知晓了,仓颉的话让竹灵很有共鸣,但袁洪的话也是并没有太多的漏洞,竹灵摆了摆手道:“两位师弟休得争论,这天地三界要么便没有人破得了老师布下的先天五行大阵,若真有人破得了,那我等即便能料知,怕也是没有什么用处。我等还是遵从老师和孔宣师叔的吩咐,玄木岛上静观其变罢了!”

  竹灵话才落音,突然玄木岛外边觉得一阵“桀桀”怪笑声,一个尖锐凄厉的声音外边嚣张无比的喊道:“玄木岛门人速速出来受死!”

  竹灵等人心中暗道一声不妙,赶忙飞身出去,却是这时候,一阵“轰隆隆”的声音众人的头顶响起,整个玄木岛如发生了地震,左摇右晃起来,晃动间,众人只觉得那“嘎嘎”的刺耳裂缝声音响起。

  刚才大家还说玄木岛上李松布下的先天五行大阵,没想到转眼间这先天五行防护大阵便有被破的危险。众弟子自无比骇然,抬眼望去,却见消失了几百年的昊天王母二人手捧着五行果,居高临下,一脸暴戾的得意,望着玄木岛诸人。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