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 隐秘的NPC


  隐秘的np

  一个柔媚的身影,正站地下城中心的低地上,一只鲜红的火鸟,正柔顺的躺她的身边,被女子所释放的光芒,一点点的治愈着。

  良久,火鸟的翅膀微微拂起,双目也显现出飞扬的光芒,它的血槽里,鲜红色完全储满,而伤痕也彻底消失了。

  火鸟亲昵的摩擦着小雪月痕纤细的腰肢,而小雪月痕,滑腻的俏面微红,轻呼着一口气,终于,自己的宠物,完好无缺的彻底治愈。

  她沿着道路阶梯,慢慢向上移动,逐渐走到了地下城顶端。

  略微喘息着,用雪白的玉手抹了抹略微有些细汗的额头,站地下城的顶端四处眺望,地底的风光,比起地面上的苍茫,似乎有着一种神秘而阴沉的特有气息。

  忽然,远处传来的一抹闪亮吸引了她的目光。

  闪光?

  小雪月痕微微一怔,地下城,也会有闪光?

  紧接着,她的脑海中便立刻浮现出一个念头,是他!是那个风野,除了他,还有什么可能,会地下城中映照出光明的景象,那光,毕竟是牧师的光明魔法,自己同样也会使用!

  但他是怎么练级的呢?一个牧师,一直独自一人吃着经验,那是一种什么样的奇怪场面呢?

  小雪月痕忽然浮出一丝好奇,嘴角微微上扬,脚步向城外移去。

  …………

  城外不远的高原边缘,盆地的高处。

  叶枫象疯了似的直往怪物堆中丢着魔法,仿佛自己的魔力便是源泉,永远也消耗不。刺眼的光线成片的地精堆里开着花,只听到惨叫声和爆破声,轰隆轰隆不止,然后地面上到处都洒破着地精们的残肢碎片。

  13秒,或许是叶枫的极限,但也同样是怪物们的极限,魔力槽倾倒般的闪动,几乎每一秒,都会倾泻出一大段。

  但叶枫却没有时间吃药补充,每一秒的间隙,都必须大限度的利用,哪怕能够多施展一个技能,也会对战斗有利一分。

  叶枫爬至顶峰,前方的怪物几乎已经全部空血,叶枫稍微停顿着,灌下一瓶魔力药水。

  “光明之焰!”

  一蓬紧密而浓厚的光芒,前排的地精们后一丝血被轻松剥夺,整齐的倒下。后排,数十只地精,排成排的,向前赶来,而叶枫所释放的光球,早已经原地等待着敌人,下一刻,光球爆发,将它们的生命彻底剥夺。

  整整一条大道,形成了一个彗星似的尸骸所铺成的形状,风吹过,扬起的只有尘沙,战立着的,只有一个牧师,而堆满地面的,则是无的尸体。

  这都是经验。

  叶枫轻轻的擦了擦汗,急促的喘息化成水汽,把空气也染的发白。

  看着低处所散落的金币和一些白板的装备,叶枫微微摇着头,重要吗?

  一切都是数据,原本是换取生活必须的数据,但现,却让叶枫感觉不到它们的可爱。

  太累了!

  第一次有这种疲倦的感觉,心脏仿佛要跳出来似的。

  叶枫仅抬起脚步,距离自己较近的位置,拾起了价值较高的几件装备,对于散落各处较远坐标的钱币,叶枫没有心情,也没有体力,去一一拾取了。

  叶枫从未想过,游戏的时候,也会如此疲惫,但眼前的事实,却让他不得不承认,心脏,也如同时刻会涨破的气球一般,骇人的抖动。

  叶枫的脸色吓人的苍白,但,他的思维,却前所未有的清醒。

  仿佛一瞬间,想起了很多以前所封存的记忆。

  就仿佛一个人,擦抹着桌子,当他感到疲倦时,一不小心,却抹出了灰尘下所掩盖的暗痕。

  叶枫一阵沉静,只有风耳边呼啸,仿佛带来无边的抚拭。

  不远处,一个柔媚的身影,逐渐靠近。

  她经过盆地的低点,高地的遮蔽,使她并没有发现叶枫的存。

  但地上的尸体,却让她惊讶无比。

  先是稀疏的,数只黑暗地精的骨骸,然后,数量开始增多,而重叠的程度,也开始紧密起来。

  《光明》中怪物尸体的刷,对于一个级别已经练到50+的玩家来说,绝不会陌生。

  但如此多的尸体,却并没有有层次的刷掉,唯一的可能,说明它们刚刚死掉不久,而且,它们失去生命的时间,也几乎完全相同!

  小雪月痕呼出一口气,一种可怕的感觉,从心底升起。

  黑暗地精的尸体可怕而恶心,但她并不感到恐惧,让他感到仓皇的,是那种不确定感,回忆起叶枫的眼神。

  这个男人,一种深刻的危险感觉,让她战栗、颤抖,但,同时也感到兴奋,好奇。

  轻抿着嘴唇,小雪月痕开始向前寻找,如果说,那个风野,以这样一种进度练级,那么,他的等级为何还没有自己高?

  带着一抹惊奇,小雪月痕的讶异之情,却随着她的前进,而逐渐不可收拾。

  成片的尸骸,密密麻麻的扑倒盆地向上升起的边缘,而终止山顶,而地面上被魔法所砸出的坑洞,一些圆形的印痕,明显的来自牧师的光明之焰。

  是他,是风野。

  小雪月痕的玉齿,将下唇咬得粉白,原本水润的眼眸,也迷蒙上一层怪异的面纱。

  有羡慕,仰慕,紧张,兴奋,好奇,各种感觉和情绪糅杂一起,她自己也说不清楚,这个风野,为什么如此的吸引自己。

  因为他比自己强?

  或许是的,但是,如果任何一个人,看到另一个人完成了自己———乃至所有人,都无法完成的另人惊讶的事,恐怕都会带着一抹好奇和仰慕。

  一个50级的牧师,比自己等级还要低上很多的牧师,龙山时的诡异速度,和如同倾盆暴雨般撒泼的魔法技能,如同快刀乱麻般斩杀二次变异怪物的凌厉,足以让任何人感到羡慕。

  而现,让人感到疯狂的景象,就展现自己面前。

  一地的尸骸,比任何数据都有说服力。

  小雪月痕忽然疾跑,冲上了怪物密集的峰顶,向四周望去。

  昏暗的地下城光芒中,四周一片静谧和沉静,只有虫蛐们默默的歌声,和夜风的抚鸣。

  又一次失之交臂,小雪月痕轻微的叹息,整个战场,如同经过一场上古大战般的使人震撼,如果不是风野,换成其他玩家,需要多少个小队,才能完成如此壮观的景象?小雪月痕忽然微微一笑,这个风野,真的是个玩家吗?

  叶枫的疲劳感,仍然没有丝毫减轻,一度曾想要直接回城,但看着还差一点点的经验条,抑制住了休息的念头。

  去别处看看!

  原地等待刷,或许是快稳定提升经验的选择。

  但叶枫怀疑,自己是否还有那个体力。

  脚步不紧不慢的移动,向怪物并不密集的方向,那里,将不会碰到容易死亡的情况。

  夜色的高原上,土黄色的沟壑四处交错,一道道深沟,阻碍着哪怕近咫尺的地境的联通,而叶枫,则慢慢行走这山邃之间,或许,把它们当成一种悠闲,能够让人感到惬意。

  游戏,有时候并不仅是经验和装备。

  看风景,同样也是游戏的乐趣之一。

  一排排错综的高地,被风化出块状的割痕,如同被分割开的蛋糕,间隙间,不时有着一些秘密的岩洞,或许,其中藏有些意想不到的东西。

  叶枫对照着地图,慢慢的研究,漫无目的,第一次,叶枫感到对数据的厌倦。

  暗黑色的条纹,是地图上对海拔高度的标示,而红色的光点,是怪物,绿色的平面,是长着灌木的坐标。

  忽然,一个暗蓝色的小点,出现地图的一处。

  小点十分的细微,叶枫相信,如果不是习惯性的谨慎查找,或许自己就会错过这个躲避灌木旁边的光点。

  np,暗蓝色,《光明》的地图中,只代表一件事物———np。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