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8 凤之召唤


  夏季的天黑的很晚,但夕阳已经彻底落山,黑沉沉的天空如同嗜睡的老人,成片的暗云浮动着微微的轰隆,似乎将有一场大的雷雨到来。

  绿叶城的中心广场上人声鼎沸,正是玩家们进入游戏的高潮时间。

  从广场向东五十米,是一坐塔型的建筑物,这是一些大的团队城镇中租界的聚会地点。

  这坐塔型建筑的顶楼,一个一脸激愤的小盗贼,和一个满脸阳光灿烂的小法师,正面对着一个神色飘逸的男子。

  这个男子穿着一件普通的暗色质地法术长袍,衣料普通的甚至连光芒都没有,而他的手中,则握着一根黑呦呦的木头,如果让任何一个法术系人玩家看到,恐怕都会很熟悉的说出四个字:人法杖。

  这身装束如果拉到广场上去,一定会被其他玩家当成是刚刚从人村里传送过来的乡巴佬。

  但对面的小盗贼和法师,等级显然也35以上,他们面对这个男子的时候,却一副尊敬无比甚至有点崇拜的表情,而如果被小刀看到这个男子,一定会恨得咬牙切齿,这个男子,竟然就是和小刀有着极大过节的召唤师职业里排行第一的凤之召唤!

  片刻,凤之召唤忽然微微一笑,用一种带有悦耳的磁性的声音说着:“你们确定他有那么厉害?”

  “凤公子,我们拍的d您也看到了……”盗贼立刻兴奋无比的回答着,看他的表情,就好象这个凤公子简直比《光明》主神还要牛逼一样。

  “公子,那伙疯狂团的流氓里有一个人我也认识,通过我和他的接触。可以推算出那个牧师一下微光至少能够加成300+的hp!这说明他身上肯定有特殊的物品!”法师神色沉着的说着,满脸幸福的表情简直比小孩子见到了满屋的糖果还要可爱一百倍。

  “好的,你们辛苦了。”凤之召唤的语气依然没有什么变化,平淡的好象白水一样,但这句称赞的话听到盗贼和法师的耳朵里,就仿佛吃到了蜜糖一样,顿时眉开眼笑起来。

  “公子,我们走了!”两个家伙对着凤之召唤微微一躬身,而凤之召唤则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两个人便从房间的出口走了出去。

  房间里,仅留下一身普通衣着的凤之召唤,对着塔下忙碌的人流思着什么。

  时间是那样的平淡,静静得仿佛掌心的沙,又好象河流中的水漓,匆匆而过,良久,凤之召唤忽然叹了一口气。

  他打开自己的好友面板,一个黄色的人名浮现出来,四个熟悉的字眼:半只西瓜。

  “西瓜,吗?”凤之召唤启动了自己的超白金通道,用语音直接和半只西瓜对起话来。

  片刻后,半只西瓜的声音传了过来:“,什么事?动物园的?”

  凤之召唤摇着头微微一笑:“认识那个风野吧?我记得你说过认识一个高等级的男牧师。”

  “认识,你们的那个什么夏公子,不是通缉他么?”半只西瓜没好气的说着。

  凤之召唤按了按自己的眉心,仿佛能体会到半只西瓜说这句话时的不满情绪,美女可爱的表情也仿佛一瞬间浮现他的面前,有些无奈的顿了一会,他才继续回复着。

  “夏的事是他的事,我提这个风野,是为了另一件。”

  “什么事,说。”

  “我想你帮我联系他一下。”

  “联系?你想什么坏主意?”

  “………”凤之召唤被半只西瓜一直不怎么友好的语气噎了一下,顿了顿才继续说着:“我想和他打一场,如果我赢,就帮他摆平夏通缉他的事,如果他赢,那么就要给我十大不可能任务的道具。”即使是被半只西瓜一直很恶劣的语气对待着,凤之召唤仍然耐着性子,量让自己的言辞显得谦卑和彬彬有礼。

  “狗屁!”半只西瓜几乎是立刻恢复了一句粗话,很快,又添上了一句:“你就是猪八戒做梦娶媳妇———想好事!人家一个牧师,凭什么和你全服第一召唤师打?再说了,你们通缉他也好几天了,不也连人家的毛也没碰到么,现怕丢人了,就想让别人送上门来,顺便还送你们件十大不可能任务的道具?”

  半只西瓜机关枪似的一段话,顿时让凤之召唤尴尬不已。

  停顿了好一会,半只西瓜的话又传了过来:“没事我就关通信了,一下还要和阡陌他们去做任务呢!”

  凤之召唤一阵苦笑,自从自己加入了夏公子的黑羽团,这个半只西瓜就从没对自己用好气说过话。

  无奈的捏着自己的人中,凤之召唤继续恳求起来:“这样好吗,你通知风野,就说条件由他开,只要和我单挑一场,他的赌注不变,而我的赌注,他想要什么,随他开口!”

  半只西瓜似乎犹豫了一会,过了半晌也没有开口,而是回复了一条信息:“我试试,如果他同意,我就通知你,不过你们黑羽团的人也太不要脸了,人家一个牧师和你这个动物园的打架,不是摆明了要欺负人家嘛!”

  影舞有点胖,叶枫看来不过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实,但是听到她的耳朵里,却简直比砍了她一刀还要刺激人。

  叶枫的手指触到影舞的酥胸,一阵触电的感觉让她几乎昏过去,保存了二十多年的清白,竟然游戏里被叶枫就这么糟蹋了,影舞的表情简直就象被天雷雷到一样。

  而叶枫却只感觉到温软滑腻的手感传来,让他不由得用力捏了一下,这一下娇软的感觉,使影舞雪白的胸叶枫的手指下微微变形,轻微的疼感让本来已经几乎懵掉的影舞顿时清醒过来,影舞已经不哭了,如果她能够克服毒性直接站起来,相信叶枫一定会被切成几十段,但好这只是她心中所想,并不能实现。

  叶枫皱了皱眉头,忽然用两只手抓着影舞的两只乳峰向上翻动,影舞看来,这个显然是侮辱自己,但叶枫却只是翻看着上面是否有伤口一样的痕迹,同时还有点奇怪,这个人的胸部怎么和自己不太一样?

  失去记忆后的叶枫,自然从未见过女人的身体,只是苦了对叶枫一无所知的女法师。

  叶枫懵懵的,把影舞的袍子加往下扯了扯,长袍的领口已经下滑到了她的腰间。

  平滑的腹部和弹性的腰肢,一览无余的暴露叶枫面前,而腰肢以下,似乎有一抹淡淡的乌黑,也即将滑到长袍的上方。

  影舞的心跳立即急促了起来,这个风野,他,他如果敢到那一步,就算拼了命也不能让他得逞,看了看召唤天雷的选项,影舞的心情紧张到了极点。

  果然,白皙滑腻的纤腰上一处刺眼的鲜红显露出来,这正是被蜘蛛王的毒液所侵蚀到的地方,一枚细小的蜘蛛针刺,正扎冰一样洁净的肌肤上,而它的麻痹作用,让影舞显然已经感觉不到它的存。

  叶枫用手指触摸了一下伤口,这一下,影舞感觉到了疼痛,紧皱着眉头咬着牙冷哼了一声。

  “疼吗?”叶枫把目光移向了影舞的眼睛,他的目光空虚而冰冷,仿佛来自另一空间的死神。

  这声音让影舞微微一怔,想不到这个竟然也会关心别人的疼痛,但当她看到叶枫的眼神时,这种想法立即被推翻了,这个人的眼神,为什么这么无情?不,不仅是无情,而应该是空虚和空洞,仿佛昭示着这对眼眸的主人,是那样的孤独和寂寥。

  一瞬间,忽然有一种怜悯对方的情绪,竟然影舞的脑海里浮现出来,任何人,如果看到叶枫的眼神,恐怕都会产生这种难以名状的感觉。

  叶枫用指尖轻轻拈着针刺的顶端,忽然用力一扯,只一下,细小的针刺便被拔了出来,而影舞则发出疼痛的闷哼声,细微的汗珠她皎好的面容上沁了出来。

  叶薇妮并没有错过眼前的景象。

  微微把脸扭到一边,但还是忍不住微闭着双眼,用余光观察着叶枫的动作,看到影舞羞愤欲死的表情和★★着的完美**,内心却涌出一股酸酸的味道。

  她的眼睫一直轻微的颤抖,昭示着内心的复杂情绪,或许因为这一会的冷落,让她感到一抹淡淡的失落感。

  叶枫忽然取出数种材料和药剂瓶,影舞的面前配置起药水来,很快,一瓶难闻的药水被叶枫捏着影舞的鼻子灌了下去,一分钟后,药水的效果大概就会发挥出来。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