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 这个人是风野


  “老大,拼了吧!”就连暗影团中的女性玩家也焦急的催促着正对着飞龙释放魔法的女法师,一个穿白甲的女圣骑甚至抓住了女法师的手,再这段时间里,飞龙左冲右杀,已经接连干掉了十几个暗影团的团员。

  70000hp,甚至少,如果所有人一拥而上,或许真的能够极短的时间内搞定!

  终于,女法师点点头,只是沉静的面容上浮现出一缕担忧的神色。

  “上吧!”几个性急的骑士已经一拥而上,原本的战术中,这些骑士都被做为肉盾使用,早就憋了一口气,而现得到了上去★★的机会自然不会放过,开玩笑,这可是杀龙,即便是死掉,也死得刺激过瘾!

  骑士们一窝蜂似的冲上去猛砍,而法师也开始向前靠拢,飞龙冲出嘶咬的距离大约是十五米,二十米虽然安全,但法师的攻击射程也不过是十五米,因此要攻击到飞龙就必须承受被它攻击的危险,对所有人来说,法师显然是危险的。

  “骑士的誓言!”

  十余个骑士同时围成一个扇形对着飞龙释放技能,骑士的誓言是骑士职业远程伤害较高的攻击技能,启动方式是疾冲后猛让用长枪刺击,以斗气来伤害目标。十几下同时爆发的骑士誓言场景十分壮观,甚至把黑暗的夜空也微微照得发亮。

  -120、-110、-98………

  十几个骑士的攻击相差并不大,给予飞龙的伤害都100左右,一★★击后便打掉近2000的血。

  只不过他们的距离仍然太近,飞龙猛然一伸脖子,便将一个骑士叼起来咀嚼成碎片。

  “加把劲!”看了看飞龙的生命值,已经下降到了接近6的程度,巫师咬咬牙硬着头皮冲上去丢了个衰弱术,没有减防御的飞龙实不好对付。还好,飞龙忙着咀嚼骑士的尸体,根本没有理会小巫师的动作,不然它只要随便咬上一下,就能把巫师也变成美餐。

  63000,62000,61000………

  “干得好!”巫师赶忙退回到暗影女法师的身边,一边给同伴打着气。骑士和法师的围攻下,飞龙的生命缓慢下降,很快1的生命值就被削去,而暗影团的众人也仿佛看到了胜利的希望。

  “再加把劲!”暗影女法师也舞动着魔法,她强大的招式要接近10秒才能够准备完全,而后又要有几秒的硬直时间,但伤害却相当可观,几乎相当于十几个骑士一般的杀伤。

  “会赢的!”“我们能赢!”所有的暗影团队都紧张的攻击或治疗,飞龙的生命以看得见的速度下降,不出意外,几分钟后全《光明》的第一次屠龙就会完成!所有人,都满怀着希望和信心,大好的局面绝不会被逆转!

  忽然。

  飞龙的生命降低到即将50000的时刻,一种压抑的气氛忽然弥漫了整个空间。

  ———唰!

  飞龙抖动起它的翅膀,竟原地飞起,它的双翼展开着,足有数十米的长度,这一刻,所有的玩家才真正体会到龙的巨大。

  之前一直守护着洞穴中的宝物,飞龙并没有离开的意思,但这时,它的目光也变得加狰狞,让人能够体味到它的可怕,但让人感到恐惧的,还是它忽然浮现出金色的身躯,仿佛笼罩了一层淡淡的光芒。

  “不好!它激发!”几个一直注意飞龙变化的高手顿时反应过来,很显然,系统的设定就是飞龙的生命达到一定数目时才发挥真正的龙威,而这种状态,绝不是用恐怖就能形容的。

  “地狱爆雷!”

  一个法师从惊讶中醒悟过来,立即一个爆雷砸去。

  ———蓬!

  -71!

  纯法力的法师,强大的魔法地狱爆雷,竟然只打出可怜的两位数,《光明》中经常出现的b临死前回光返照,并且比强盛状态还要强悍的状况,再次悲惨的发生了。

  “靠!”那个法师被打出的伤害数字搞得完全摸不着北,之前虽然也遇到过临死前防御强悍的b,但地狱爆雷总也可以打出三位数的数字,但现,自己一个全法力的法师,竟然打出两位数的数字,他甚至怀疑是自己的错觉。

  “风切术!”

  旁边的法师甩出一个快速魔法,这一下攻击让人吐血,只打出了十几的伤害。

  ———哗!

  飞龙忽然猛得吸气,然后一个龙息吹出,而这次,龙息竟然转变成为了全屏的模式,周围十米以内的玩家竟然全部被笼罩了进去!

  “靠!”那个刚使出地狱爆雷的法师正处于硬直阶段,别人还能赶快退后闪躲,而他则只能站原地挨打,只一下,血槽就几乎看不到红的颜色,这个法师吓了一大跳,赶忙取出体力药水猛灌。

  “大家不要急噪!”女法师从有点衰弱的状态中恢复过来,扬手便是一个低等级的暗影魔法,她距离飞龙很远,大概接近了二十五米,但她的魔法却倏然而至,射程竟大的惊人。

  ———扑!

  -300!

  暗影魔法就仿佛黑洞一般,即使面对亚龙族的圣兽也毫不客气,虽然是低等级的暗影魔法,但黑洞仍然吞噬了飞龙肩膀上的一块皮肉,痛苦的嘶声顿时震颤着大地。

  ———呼!呼!

  接下来飞龙竟然连发了两次龙息,本来一次龙息就够法师职业喝一壶的,而这次竟然连发了两下,顿时把暗影团的人炸倒了一半,那个还拼命灌体力药水的法师哼都没来及哼一声就躺下了。

  “吗的,这龙息怎么这么远?”一个站女法师身边的盗贼也被波及了一下,看着自己见底的血槽,赶忙灌下一瓶药水。

  “怎么办?老大?”那个穿白甲的女圣骑一边努力的为还活着的团员们加血,一边回过头看着女法师,她迟疑的瞬间,又一个同伴惨叫声中被飞龙咬起吞下了肚。

  女法师还没从刚刚释放的暗影法术中恢复过来,法力吞噬的效果仍,面色苍白的还喘息着,原本她一瞬间还产生过依靠暗影魔法的长射程单挑飞龙消磨它的生命,但现飞龙的龙息射程竟不遑多让,这个想法显然不能实现了。

  ———呼!

  女法师沉思的时间,飞龙又是一次龙息,这一次的范围加广大,整个黑山麓似乎都能感受到它的震颤,遍地的黑色枯草发出梭梭的声音,漫天是龙息后飞舞的尘沙和碎草叶,即使是躲藏巨岩后的叶枫,也被挟带的气息冲击到,血槽里的鲜红丧失了接近一半。。

  “老大,走吧!”巫师的生命值仅剩余一丁点,女法师站得较远,但也不过剩余接近一半的生命。

  “暗之盾!”但巫师等到的却是女法师否定的答案,微微的摇了摇头,女法师流露出一抹淡淡的微笑:“怎么走?难道大家都白死了吗?”

  “老大,不可能的!”巫师显然知道女法的想法,但飞龙激发后竟如此强大,一个人类怎么可能干得掉它?如果分散开来逃命,则还有生存的希望!

  “暗之辉!”女法师没有回答,反倒向前走了几步,一抹带着淡淡的奇异黑色的魔法轻飘飘的抹了过去,向飞龙的胸前飘去。

  这一下魔法看似缓慢,但却让人无法分辨出它的速度究竟是多少,或许是一秒,又或许是很漫长的时间,但魔法却准确无误的击中了飞龙的胸膛。

  -200!

  ———嘶!

  飞龙怒吼,随即是猛烈的龙息。

  -380!

  龙息经过暗之盾的过滤后,消磨了大部的伤害,而毒素似乎也完全洗去了,但即便如此,380点的伤害也让人感到咂舌,一个法师,多也只有1000+的生命吧?一下减少一小半,怎么可能干掉还有5+生命的龙?

  ———呼!

  飞龙又一次龙息。这时地面上已经躺满了尸体,战斗状态不能够使用回城的规定,使暗影团的人只能后退,但龙息的范围却一次比一次巨大,人类的两条腿永远是有限的,没有人的速度比龙息还快,现的黑山麓,或许仍生的生命绝不超过两位数。

  女法师皱着眉头灌★★力药水,根据纯数学的推算,飞龙死掉之前,她的生命绝对会先消失,但有时候,当你的队友全部死亡的时候,人的所作所为,并不能以数字为依据。

  明知死亡,也要拼杀!

  黑色的山麓,众多的玩家尸体都静静的躺原地,看着他们的首领,进行后的拼搏,大家都寂寂无语,只有心中的信念默默的支持着。

  忽然,一抹淡淡的光亮自一侧岩石后升起,只一闪,便熄灭了。

  “有人?”

  距离岩石近的一个法师微微作声,然后他的声音吸引了周围的尸体,把关注放到了那块岩石后。

  ———呼!

  又一次龙息,这一次,除去女法师受到伤害,黑山麓上竟再没有伤害的数字了。

  ———也就是说,上百人的暗影团,竟然黑山麓上被飞龙杀了个干净!还活着的,只有团长!

  但那块巨石后,竟再次闪起了一下白光,看起来象是某人正做着治疗的法术!

  “有人!真的有人!”刚才发出声音的法师这一次肯定的意识到那块巨岩后躲藏有人类,如此明显的一次魔法闪耀绝不会是自己的错觉。

  而且,很象是牧师的微光复苏!

  “是谁?”

  下一秒,法师没来及确认那个躲藏巨岩后的人究竟是谁,便被10秒的死亡遗留时间限制遣返回城。

  但他的旁边,一个死亡比他稍微迟一些的牧师,则清楚的看到了那个一直躲藏的人类。

  那个人从巨岩后走了出来,他身着一件白色底的长袍,手中握着纤细的法杖,很明显,这是一个牧师。

  只不过,他的脸上却罩着一面冰色的面具,他绝不是自己团队的一员,白色底的长袍,既不是洁白长袍,也不是白版的落日,不是底等级的光明,反倒是自己从未见过的式样,而他的脚,穿着冰蓝色的靴子,这靴子显然也是自己所未见的。

  冰色的靴子尤自闪着朦胧的光芒,使那个人竟仿佛站空中似的。

  一阵冰冷的山风,把黑山麓残余的枯草唰得哗哗作响,整个龙巢附近,都弥漫着死亡后前来收割灵魂的拾腐者气息,但这个牧师的出现,却仿佛带来了一丝清凉。

  “是他!风野!”带着颤音,地面上一个圣骑士尸体发出惊讶的声音:“这个人是风野!”

  这个时刻,团灭而近乎崩溃的团队,却遇到了一直通缉的敌人,几乎所有的暗影团员都把目光移到了他们的团长身上,虚弱的她,面对飞龙的同时还要面对这个牧师,将会是什么结局?

  ———呼!

  一阵龙息。飞龙仿佛不满的表示自己的存,这一下,把暗影女法师的生命削到几乎见底。

  地面上还残留的尸体们紧张的把目光转向叶枫,却发现同样接受了龙息的叶枫只是轻松的挥动法杖,连续释放了两次魔法。

  浓密的光芒虽然改变了形态,但一个圣骑士还是认出了它的本体———微光复苏!牧师基本、初级的治疗法术!

  难道这两下基本法术就能补充飞龙的龙息所造成的伤害?圣骑士惊疑的注视着叶枫,满怀期望的想看到叶枫吞下药水的动作,但,他的期望却根本没有实现,叶枫只是缓慢的前进,按着一条怪异的路线,逐渐向飞龙靠近。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