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9 传送的代价


  “他拿的什么?”

  一个斧战士看到叶枫忽然拿出一个看起来很象小笛子的可爱饰品,不禁咽了口唾沫说着。

  “好象是个护身符?”一个法师模样的家伙不确定的说着,对于某些从来没去过无桥之河的人来说,别说是人鱼之笛,就是人鱼女王的卫兵,他们也没见过。

  “可能是什么牛逼的首饰吧?”一个盗贼眨了眨眼睛:“管他的,等这个牧师打得差不多了,咱们弟兄再去抢,就算抢不到b,一会偷拾几件装备也是好的,这里这么多人,还怕那个牧师能翻了天?”

  “对,对,贼哥说的没错,咱们打怪不行,对付个把牧师还没问题。”盗贼旁边的胖胖的弓手一听到同伴的话,顿时嘿嘿的赞同起来。

  而这些人的观点,也的确正代表了广场上一大批人的想法。

  当没人攻击冰冷恶魔时,b的注意力是被分散的,也就是说,只要广场上的任何一个人解冻,那么系统都会判定它立即丢出个冰冻术冻结对方;而只要叶枫一旦开始攻击冰冷恶魔,吸引到恶魔的注意力,那么就等于解放了其他人!

  ———只要忍耐,等这个牧师打到差不多的时候,就可以浑水摸鱼、强取豪夺!

  所有贪婪的家伙,都心怀鬼胎的等着叶枫战斗。

  ……

  龙痕团的集结地点,阡陌等人看着视窗上所显示出的情景,却不禁都皱紧了眉头。

  一个人,即便力量多么强大,计算多么精确,头脑多么清醒,当他对比起数量上压倒自己上百甚至上千上万倍的敌人的时候,总会显现出渺小的一面,游戏中,数据才是真正的王道,即便你的意识有多好,战术有多完美,只要数据上被别人压倒,胜利的希望就会渺茫的多。

  而叶枫,即便他再强悍,如此众多的玩家面前打b,就不怕别人捣乱?

  “风野,你有信心这么多人面前杀掉b然后还能拾到战利品?”阡陌摇了摇头,眉头紧紧的蹙着。

  “这家伙又犯昏了。”小刀则流露出极其惋惜的神色,如果换了自己,才不会干这种傻事呢,这可不是上次城里和疯狂团群殴的状况,那次的敌人不过是几十个疯狂的菜鸟,而这次,面对的是比疯狂团人数多上几十倍的会被b战利品诱惑的眼红到极点的玩家!

  “笨蛋,不会是想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单杀b吧。”西瓜也蹙着眉头,把美丽的面颊转向了另一方,仿佛不想看叶枫是怎么干傻事的。

  只有地狱雷光愣了愣,挠了挠脑袋:“要不咱们过去帮帮忙?顺便打爆了b也分点什么?”

  听了地狱雷光的话,小刀顿时来了精神,转过身看着阡陌:“怎么样,连阿光这么低调的人都这么说了,去不去?”

  不仅是小刀,一贯冷冰冰的西瓜也满怀着期待的眼神看着阡陌,很显然,无论是绝对能爆出好东西的冰冷恶魔,还是今后还要一起做十大不可能的叶枫,都有让龙痕团出手的理由。

  “去吧,铁军,我们既然选择了风野一起做十大不可能任务,从这方面说,他应该是我们的同伴,说不定,将来也是你的……”阿光也来了精神,开始侃侃而谈,不过不小心的他,差点不经意的把叶枫将来可能和自己的团长成亲戚的事也露出来了。、几个人都用期待的眼神看着阡陌,虽然龙痕团离开已经集结的地点可能会错过马上就要再刷的怪物,但如果叶枫被人挂了爆出几件极品装备的话,对将来一起做十大不可能任务也会有影响。

  阡陌皱了皱眉头。

  “先不去,再等等!”

  过了数秒,他终于下了决心,作为龙痕团的团长,自己显然不能仅仅根据个人的任务来判断行事标准,去帮叶枫虽然符合任务小组的利益,但对龙痕团的利益却不能发挥到大,思了一会,阡陌还是决定再看一下。

  阡陌的这个决定虽然看起来有些不够意思,但熟悉他的小刀等人却完全能够理解到团长的苦心,周围沉静了一下,小刀等人也稳定下来,继续看着叶枫的战斗场景。

  ……

  叶枫刚刚取出道具,但一瞬间却又很倒霉的被冰冷恶魔的高阶冻结术冻住,直到数秒后才解除了状态。当阡陌等人把目光再次移向叶枫的时候,叶枫正轻拈着人鱼之笛准备启动它的效果。

  人鱼之笛,特殊物品,需要等级1,召唤精灵玛姆,可自大陆中任意一个位置传送拥有者及其指定对象至无桥之河。

  一直以来小笛子对叶枫来说作用不过是召唤地图精灵而已,但今天,终于它的另一个效果要被启动了。人鱼之笛自从被叶枫得到后虽然已经实验过几次,但象今天这样传送a级以上的b却还是第一次,叶枫也并不完全确定能否使用,只是带着碰运气的心态尝试一下。

  ———如果不能用的话,自己还可以采用其他的方法。

  叶枫的目光摆脱了先前的空洞和呆滞的神情,取而代之的是坚毅和稳重,这么多人面前打b?自己还没那么傻。

  “指定对象:冰冷恶魔,传送开始!”

  叶枫的计算并非精确而不可改的一条路线,事实上刚才冰冷恶魔忽然对自己使用了明显高阶的冰冻术的一刻起,叶枫就意识到敌人竟然会根据自己的能力而进行战术上的调整,也就是说,如果真的按照自己的计划,把冰冷恶魔和自己单独传送到无桥之河战斗的话,那么很可能冰冷恶魔也不再是仅仅的冻结自己那么简单。

  不过也总比广场上战斗的好。

  叶枫当然不是傻子,周围这么多的玩家,当然没有几个会善良到眼睁睁的看自己一个人打怪,一旦自己吸引了冰冷恶魔的注意力,那么这帮家伙再解除冻结状态就不会颠颠的逃跑了。而就算自己真的顺利的杀掉了冰冷恶魔,那么爆出来的东西又能保证拾到几样?

  ———叮!

  “您启动了人鱼之笛,传送将两秒后开始!”

  一声悦耳的提示响,而同时一团白雾也顿时弥漫了过来,这一切,正是传送开始的先兆!

  “果然可以!”叶枫的心跳一瞬间倏然上升了一些,然后他的压抑下逐渐平复,这个笛子的效果绝不是看起来简单的传送那么无趣,用得好的话,自己完全可以事先无桥之河布上陷阱然后把要攻击的目标引到那里!

  滴、滴、滴!

  数声读秒的轻响,刹那之后,光雾弥漫的越来越浓密,竟然把叶枫和冰冷恶魔同时笼罩的看不清楚,紧接着,这个团光雾开始越来越明亮,终于,一刹那刺眼的光华把大半个广场都照亮了,即便是站较远处的玩家,也被这个光所四射得眼睛微微睁不开来。

  ———哗。

  数秒后。

  光线散开,迷雾也被一阵风卷起,送到了远处,而一瞬间寂静下来的广场上,只剩下很多没有解除冰冻的玩家,至于叶枫和b,竟仿佛从没来过似的消失无踪了。

  “怎么了?怎么回事?!”

  叶枫的这个突然变化把广场上的人们都震惊了,这个狗牧师搞什么鬼?怎么他拿出一个小笛子样的东西之后,竟然就好象结茧似的,两个家伙都被包成了木乃伊,然后就不见了?

  “不对,好象是传送的光雾!”一个明白点的玩家忽然大叫一声,把广场上的人群都提醒了。

  “妈的,不会吧!老子还准备去趁火打劫搞点好东西呢!就这么跑了?”有的人还不相信,仍然报着一丝侥幸的问着同伴。

  “靠的,不希望这样也没办法了,看来的确是传跑了,这个狗牧师,竟然用这招,太卑鄙了!”多的玩家则是承认了现实,唯一让他们耿耿于怀的,是没能借着这个机会捞上一把,有些不满的,这种玩家开始和同伴随便聊了起来,顺便等待着冻结状态的解除。

  广场上一阵人声鼎沸,不过,这些玩家中,总还是有几个喜欢刨根问底的。

  “真的?这个牧师怎么会传送?个人传送不是法师才能学的吗?”一个有点迷迷糊糊的盗贼忽然想起来自己看过的〈光明〉职业技能设置,似乎牧师职业可没有传送的技能啊?

  “你懂个头!他那是技能传送吗?他连那个b都一起传了,还能是普通技能?”这个盗贼的同伴顿时感到丢脸不已,自己的同伴竟然连那个牧师的传送都分不清楚,让人家注意了多丢人。

  “你才懂个头!他都能传b了,还不够★★?说不定就是什么★★的技能,你不知道不代表人家不会!”那个盗贼被反驳了一阵感觉不爽,好他的心眼比较活,转念之间就想到了抢白的话语,而这一番话也的确让他的同伴垭口无言。

  “d,算老子说不过你。”这个盗贼的同伴张了张嘴巴,终于还是服了。

  不过,看到这一幕的玩家里,能够识货的人还是有的。

  龙痕团,刚刚还打算过来帮助叶枫的小刀早已经眉开眼笑。

  “妈的,风野这个混蛋,让我白担心,他竟然这么猥琐!哈哈,哈哈!”小刀一边笑着一边看着广场上遗憾的那帮玩家,这些家伙还没解除冻结,很多人都摆着很滑稽的姿势。

  “不知道他传到哪去了,真想看看他怎么打的b。”西瓜比较意的却是叶枫的战术,对叶枫忽然传送的情景西瓜却不怎么放心上,反正不就是那个破笛子样的东西吗,肯定是个好道具,以风野那家伙的小气脾性,自己问他要肯定是不会给的,还不如根本就不去想它。

  至于阡陌和地狱雷光,两个人却只是微微一笑,显出松了一口气的样子。

  作为叶枫的朋友,龙痕团的反应自然是理所当然的。

  至于敌人,对叶枫就不会那么客气了。

  绿叶城的西北范围内,身为黑暗团老大的夏公子,正满目贪婪的狠狠的咬着牙。

  “给我去查,查那个牧师是谁!他的那个道具是什么!”让人无语的,是那位夏公子竟然连叶枫也没认出来`………

  “老大,那个人好象………好象是风野吧?”夏公子身后的一个盗贼眨了眨眼睛,试探的提醒老大。

  “风野?”听到这个名字,夏公子顿时恼怒起来。

  这个混蛋,杀了自己团队这么多人,让黑暗团的名气大扫,自己还没找机会教训他呢,他竟然还敢这么高调的来杀b?

  握紧了拳头,夏公子几乎忍不住要率领人马杀过去立即干掉那个风野了,不过,一刹那夏公子的念头却忽然被抑制住。

  黑暗团虽然被削弱不少,但还是有称霸〈光明〉的实力,自己要谨慎隐忍!

  想到这里,夏公子终于平息下来,和风野有仇的不光是自己,暗影团也有份!

  “让组织的成员继续休息,等下一阶段的怪物,只要刷出几件神器,区区一个风野又算什么?”一瞬间,夏公子恢复了风度,终究现实中拥有着较高的身份,方才的狠毒嫉恨,一瞬间就一扫而空了。

  〈光明〉三大团,对叶枫的态度唯一有些隐晦的,只有此时正集结绿叶城西南范围的暗影团。

  秩序井然,暗影团的人正纪律严明的严阵以待,指挥的位置上是一个衣着性感诡秘的少女,看起来不过刚至花信之年,一张甜美的脸孔如同天使般的纯洁,但配上性感的黑暗女法师装束,却把她的身材衬托的火爆、诱惑,白皙而清削的锁骨下,是丰满挺耸的浑圆双乳,修长而笔直的双腿上,却是朦胧的被黑纱笼盖着的平坦小腹,可爱的小肚脐被黑暗所掩遮住了,但却显得朦胧美好。她,正是〈光明〉中唯一的一个暗影女法师碎离。

  “碎离姐,那个人是谁你看出来了吗?”碎离的身侧一个穿着白衣的女法师扬了扬眉毛对她说着,而她,正是前一天晚上刚被叶枫拒绝了的雪公主。

  “嗯。”碎离却只是微微点了点头,美好的脸颊上没有丝毫的表情,让人想不透她心里想着什么。

  “他的那个笛子是什么?”雪公主眨了眨眼睛,有点狡黠的问着,要知道对于炼金师来说,重要的不仅是你能搞到多少材料,而能够研制出的配方才让人激动,只有懂得越多,见过的〈光明〉道具和材料越广,才越有可能发现的合成方法!

  “不清楚。”碎离摇了摇头,不过她能确定的,却有两点。

  、第一,那个牧师显然就是风野那个大混蛋。

  、第二,这个大混蛋的笛子样的道具,应该是一个可以同时传送除自己外其他目标的道具!

  碎离抿了抿唇,一对秀眉忽然紧紧蹙起,而原本微微粉红的面色也苍白起来。性感而轮廓曼妙到极点的身材,原本应该勾引起男人们的**,但一瞬间当她的神情变得凝固之后,她的整个人也显得有些虚弱,只让人觉得怜惜,仿佛忽然想到了什么困难的事情似的。

  “碎离姐,你怎么了?”碎离的这个变化一丝不落的进入了雪公主的目光,急忙的,她关心的询问起来。

  “没什么。”碎离叹了口气:“只是看到这个臭牧师有这么好的保命道具,如果团长让我们杀他,我们又怎么杀呢?”

  一番话说的轻描淡写,连黑羽团精英出、暗影团一个分支组织全军上,都没能搞死的叶枫,碎离的口中,听起来竟然好象不过是暗影团一直没有真的想杀而已,如果让叶枫自己听到,恐怕都会小郁闷一下。

  “总能杀掉他的,那个臭风野再厉害,也不过是靠着装备好,只要把他的装备全部爆了,看他〈光明〉里怎么混!”比起来雪公主似乎加毒一点,竟然要把叶枫彻底扒光,看来邀请叶枫未果对她的打击很大。

  “包围他倒不难,但是他感觉打不过就用那个道具跑了怎么办?”碎离揉了揉眉心。

  “那就不要让他感觉打不过,让他以为能打过,然后忽然秒杀他。嗯,还有,或者,可以他要传送的地方安排好人堵截,等他一传送过去,就立即出手秒杀了他!然后还要鞭尸!洗白白!嗯!做两手准备,把他的好东西全爆出来。”雪公主愣了愣,不过随即就给出了答案,而她的这个答案,还真的正巧能够破解掉人鱼之笛的作用,至于她后面的鞭尸、洗白白,简直就不能用毒这个字来形容了。

  真毒!

  如果让叶枫自己听到雪公主的话,一定会倒吸一口凉气,人家都算计自己算计到这个地步了,自己竟然还傻傻的不知道呢。

  不仅不知道,叶枫甚至现感觉很郁闷。

  ———叮!

  “您传送了冰冷恶魔!您已经抵达无桥之河!”

  一条系统提示传过来,叶枫正准备给冰冷恶魔递上一个魔法,但一瞬间,又一个系统提示传了过来,让叶枫一愣。

  ———叮!

  “因为您所传送的目标等级超过a级,所以您必须每30秒支付100点p作为代价,此状态持续1800秒,将本提示完毕后开始进行!”

  紧接着传来的这条信息果然让叶枫郁闷了少许。

  每30秒支付100点p,也就是说每半分钟减100p,看起来似乎不多,但只有切身体会的叶枫才能意识到这个代价的★★。

  无序冥想的每半分钟恢复速度也不过几百而已,再扣除自己释放技能所需要的p,恐怕每半分钟一扣的这个代价,就能够让叶枫的p保持不增长的状态!

  “果然做什么事都要付钱的!没钱付就要扣p,太黑了!”叶枫咬了咬牙,该死的系统,自从上次自己拿一只小怪做实验被系统扣除了一点p之后,叶枫就猜想到如果传送高级怪物会付出多的代价,但没想到支付的p竟然这么多,该死的〈光明〉系统,幸好自己还可以无序冥想,如果换成一般的牧师,恐怕打上几分钟就会没魔了吧………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