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九章 驯服五阶梁龙!


  岳重爬到了那头五阶梁龙的头部向着它的眼睛望去,只见那头五阶梁龙如同楼房一般大小的眼睛之中完全一片死灰,生机黯淡,连愤怒的情绪也看不见。◎聪明的孩子记住超快手打更新◎岳重看着那倒在地上奄奄一息动弹不得的五阶梁龙,心中知道这头恐怖的巨兽此时依然没有死去,不过它离死亡也不远了。

  毕竟若是这头五阶梁龙死亡,大量的生命元力将会被岳重手中的神魔系统印记吸纳,强化他的身体和灵魂。

  岳重看着地上那奄奄一息的五阶梁龙心中一动,一个念头涌上了心中:“驯服它!如果能够驯服它,那么我手中将又拥有一张强大的王牌!!”

  这头五阶梁龙拥有恐怖无比的战斗力,一旦发动,比坦克的集群冲锋还要恐怖十倍不止。

  在这头五阶梁龙的冲锋之下,那庞大的尸海也会如同蝼蚁一般被它直接扫平。

  岳重手中青色的光芒一闪,一道驯服术落在了那头五阶梁龙的眉心之中。

  那道驯服术一落到那头五级梁龙的眉心之中,刚刚凝聚出来符文便几乎崩溃瓦解,二阶驯服术要想驯服五阶变异兽还是太过困难了一点。

  只是那头五阶梁龙已经奄奄一息,正在向死亡一步步的迈进,再也没有一丝力气来抵挡那驯服术的侵蚀。五秒之后,那几乎崩溃的符文旋即没入了这头五阶变异兽的眉心之中,让它与岳重之间建立了一丝心灵联系。

  那丝心灵联系若有若无。仿佛随时都有可能会断裂,通过那丝心灵联系,岳重也清楚了这头五阶梁龙已经离死不远,完全无法依靠自己的力量恢复过来。

  岳重看着那头奄奄一息的五阶梁龙,手一翻,一个玉瓶出现在了他的手中,他撬开了那头五阶梁龙的嘴巴。将玉瓶之中一滴金色的血液滴落在了那头五阶梁龙的口中。

  在那玉瓶之中的金色血液乃是那天不知从哪个世界九阶强者的血液,蕴含着蓬勃无比的生机,是突破瓶颈。恢复身体的最强宝物。

  那滴九阶强者的血液一落入那头五阶梁龙的口中,那头五阶梁龙与岳重之间的心灵联系一下变得紧密了许多,它原本十分无力的眼皮也微微一动。向着岳重露出了一个哀求的目光。

  那滴九阶强者的血液确实是疗伤圣品,拥有恐怖的恢复能力,可是毕竟数量太少,那头五阶梁龙的身体足有两公里长,一滴九阶强者的血液无法让恢复过来。

  岳重看着那头五阶梁龙哀求的目光,一咬牙,将那玉瓶之中的九阶强者的血液一滴滴的滴落在那头五阶梁龙的口中。

  当岳重滴到第十五滴之时,那头五阶梁龙的生机开始旺盛了起来,他隐约感应到那头五阶梁龙能够依靠自己的力量恢复的时候,这才稍微松了一口气。

  正当岳重准备将那玉瓶收回储物戒指中时。那头五阶梁龙突然张开大口,巨大的舌头一卷,将岳重手中的玉瓶直接卷入了它的口中,吞入腹中。

  岳重见此一幕一下忍不住狠狠的踢了那头五阶梁龙一脚:“该死,你这混蛋!!!早知道就不救你了!!”

  那九阶强者的血液极为珍贵。岳重的手中也仅仅只有三个小瓶,那是他专门用来保命的宝物。无论受到怎样的重伤,只要没死,那些充满生机、活力、力量的九阶强者血液都能够将他从死亡边缘救回来。现在竟然被那头五阶梁龙吞下一瓶,这让岳重的心中都十分郁闷。

  那头五阶梁龙吞下了那瓶九阶强者的血液之后,身体一下开始进行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它身体之中原本一个个被破坏得千疮百孔的伤口开始以肉眼能见的速度恢复,无数血肉组织迅速再生,那原本因为剧毒、病菌而**无法愈合的伤口,那些**的烂肉自动脱落,迅速的愈合起来。

  同时那五阶变异梁龙身体之外那层灰色的鳞甲开始炸裂,它的尾巴不断地敲击摩擦着自己的身体,一层层旧的鳞甲褪了下来,露出了银灰色的新鳞甲。这新生的鳞甲比它的旧鳞甲防御力还要高上一筹。

  蜕变完成之后,那头五阶变异梁龙通过心灵感应向着岳重传讯,传达着它对新生的喜悦,它那巨大的头颅直接弯了下来向着岳重表示恭顺。

  岳重看着那高达百米,体长超过两公里的五阶变异梁龙直接道:“你从今天起就叫泰山好了!”

  那头五阶变异梁龙若是不动,看起来便如同一座小山一般。

  五阶泰山张开巨口大声的欢叫一声,表达出它对这个名字的欢喜。

  变异兽和智慧生命体最大的区别之一就是它们智力低下,这样一个普通的名字就让它心中充满欢喜。

  岳重瞧了那头五阶泰山一眼,旋即忙着将那它身上褪下的旧鳞甲统统收入储物戒指之中。

  那可是五阶变异兽的鳞甲,单论防御力甚至可以与淡金色的烈日战甲相媲美。唯一的缺点就是没有淡金色烈日战甲提供的身体强化能力。

  可光是那头五阶变异兽鳞甲的防御力就已经十分有用,利用这五阶变异兽的鳞甲,就能够轻松的制造出一大批的超级防弹衣。

  岳重将五阶泰山褪下的鳞甲统统收入储物戒指之后,这才拍了拍它的头颅,让它自由离去。

  五阶泰山体长超过两公里,高达百米,它一次进食需要吞吃的食物就是一个天文数字,留在岳重的身边只会成为他的负担。

  这种巨兽系的变异兽也只能够生活在同样拥有许多巨兽系变异兽的世界,否则它们不用敌人动手,自己就会因为饥饿而死。

  “这里是什么地方?”

  五阶泰山离去之后,岳重这才打量着周围的环境,只见他身处一片茂密的丛林之中,至于地理位置,却是一概不知。

  岳重看着周围那茂密的丛林头皮一阵发麻这里是哪里他根本不知道:“糟糕,找不到路就麻烦了!”

  烈日皇城的所在岳重是在马雷的带领之下,偷偷的去过一次,他才能够顺利的过去,现在这个地方,他根本没有来过,自然对这片区域一无所知。

  “没有关系,顺着来时的路回去就行!”

  五阶泰山一路疾驰,它那巨大的身躯在大地之上留下了深深的痕迹,只要顺着那痕迹往回走,岳重就能够回到烈日皇城。回到烈日皇城之后,他就能够顺着来时的路回到秃鹫部落。

  “你是什么人?”

  突然之间附近的草丛一阵抖动,两名背负着大弓,手持骨制长矛,肌肤黝黑却充满健康光泽,留着短发,只是在胸部,跨部裹着一层变异兽鳞甲,身材性感,相貌十分艳丽,却透露着一股英武之气的女战士跳了出来,手中的长矛直指岳重娇声喝道。

  岳重瞧了那两名身材性感,相貌艳丽的美女战士一眼微笑着道:“我是岳重。”

  一名有着一头淡蓝色头发,双眸呈灰色,双腿修长美丽的艳丽美女战士喝道:“你来我们暴风谷有什么目的?”

  岳重老实道:“我只是不小心迷路这才来到了这里。”

  那有着一双漂亮★★的艳丽美女战士冷冷一笑道:“迷路,好烂的借口。我看你是想来侦查我们暴风谷虚实的间谍!男人果然没有一个好东西,满嘴的谎言。”

  岳重心中微微一惊:“这里就是暴风谷?”

  那名★★的艳丽美女战士冷笑着讥讽道:“装,你就装吧。等我把你抓起来,好好的拷问一翻,你就会把什么都招了!”

  岳重眉头微微一挑,正想反唇相讥,突然他眉头一皱,向着左右两边扫了一眼。

  一名名肌肤黝黑充满健康光泽,手持骨弓的女战士从两边的丛林之中走出,她们都手持大弓瞄准着岳重,目光冰冷。一旦有命令,她们便会毫不犹豫的拉动弓弦,将岳重射杀在这里。

  这些围过来的女战士则是大部分身材魁梧,肌肉结实突出,比男人还要男人,几乎没有几个美女。

  一名有着一头黑色短发,身材娇小,相貌美丽的少女单膝的跪在了那名蓝发美女之前用冰冷的声音恭敬的汇报道:“威力安娜大人,第七战斗小队全员到达!女王陛下即将抵达。请您尽快做好清扫工作!”

  威力安娜美眸之中闪过一抹凝重有些吃惊道:“罗欣,女王陛下也被惊动了?看来五阶变异兽正在向我们暴风谷移动的事情是真的了!”

  威力安娜眼中闪过一抹寒光向着岳重冷冰冰的喝道:“岳重,现在你立即停止无谓的抵抗,立即束手就擒。否则,我只能够在这里将你击杀。”

  岳重闻言目光异彩连闪伸出了双手:“好吧!来抓我吧。”

  威力安娜身体肌肉紧绷,小心翼翼的向着岳重移动,她凭借野性的直觉感觉岳重是一个危险的存在。她来到岳重的身前,用一条结实的三阶变异兽筋一搅,迅速的将岳重的上半身捆得严严实实的。在那三阶变异兽筋的捆绑之下,就算是三阶神战士也很少有人能够挣开。

  (未完待续。。)s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