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 支持国家建设是我的本分


  “喂,魏司长,你已经到了。唉,好,我现在就在士卿的家中,你过来吧。过来之后,咱们再详谈。”王泽伟对着手机,说着让刘士卿摸不着头脑的话。

  等王泽伟挂断手机后,没等刘士卿开口,王泽伟就主动解释道:“士卿,谈判结束后,我在杨副总的引荐下,拜访了好几个部门的★★★,包括发改委、新闻出版署、工商总局、税务总局等部门的首脑或者主要负责人。这个魏司长,我没去拜访他,而是他主动找到我的,别看他官职不高,名声不彰,但是权势不小呀。他是财政部国库司的司长,主管财政预算的执行情况,★★采购的监督管理还有国债的发行等等,是财政部最核心的部门之一。”

  刘士卿点了点头,“是够份量的。可是,咱们和他们并没有什么交集呀?他找我们干什么?”

  “谁让你是大财主呢,不找你找谁。”王泽伟说了句玩笑话,旋即认真的说道,“士卿,我是你委任的投资总顾问,我就要对你负责。饮料厂马上就要建成了,只要总公司旗下的饮料厂开工生产,资金就会源源不断的流入到银河实业的账上,很快就会膨胀到一个非常大的数字,里面不单单有几百亿美元,还有上百亿的华夏币。咱们俩相处的时间不长,但是依照我对你的了解,你十有九是不会让这些钱呆在账面上的,而是会将之抽调出来,投资建厂、办公司,对不对?”

  刘士卿沉默片刻,然后点了点头,“我确实有这种想法。钱留在账上,只是死钱,只要让它运转起来,才能让钱生钱。”

  王泽伟说道:“你搞投资,我不反对,但是现在不行。你想想银河实业旗下,已经有了一家子公司、一家饮料厂、一家污水处理厂、一个中药材种植基地,它们都还没有有效的整合起来。

  丁总、郭总和毛总都还没有和你有效的磨合,也并不熟悉银河实业的特点,而且这里面有个很致命的缺陷,就是他们以前从事的行业,和银河实业现在所经营的行当,风牛马不相及,他们需要时间来熟悉这一切,将银河实业内部的关系理顺,制定一套完善的管理制度,同时把各个单位的管理漏洞、可能存在的隐患尽可能的挖掘出来,将之纠正、完善。

  一味的扩张,只会让漏洞、隐患越来越多,埋藏的越来越深,最终成为深埋地下的定时★★,同时也会导致丁总他们永远无法深入的熟悉、控制银河实业的经营活动。华夏多少企业,曾经辉煌一时,最后却因为过度扩张,留下种种隐患,积累到了一定的程度,最后轰然倒塌,烟消云散,成为一时之昙花。科技的先进、配方的独家,这些因素并不能成为一家企业持续扩张下去的根本因素,相反管理者的水平、企业制度的完善,对市场需求的深入研究了解等等,才是支撑企业能否长久的根本原因。

  士卿,你还年轻,还有的是时间,咱们从一开始就把基础打好,稳步发展,不盲目扩张,如果咱们能够一直坚持这个原则,我相信等到你九十岁的时候,银河实业依然会是一片生机勃勃的景象。”

  王泽伟的话,让刘士卿深有感触,他所仪仗的无非就是远超现时代的科技化,可是要把这些东西真正的变成现实的时候,刘士卿就必须去依靠别人了。这就好比刘士卿心中有一座摩天大楼的宏伟蓝图,只要修建出来肯定是旷古烁金,青史留名。可是让他一个人去搬砖和泥,打地基,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刘士卿必须找到一个高素质、高质量、高标准的建设队伍,中间还要克服层出不穷的困难,最后才能够把摩天大楼建设起来。如果一开始就找来一个没有多少经验,甚至连资质都没有的工程队,最后不是建设不起来,就是弄一个豆腐渣工程出来。

  “王叔,你说的很有道理。谢谢你对我的及时提醒,要不然的话,我还真的有可能昏了头。”刘士卿虚心的接受了王泽伟的意见。

  王泽伟露出欣慰的笑容,他可是把自己所有的希望、女儿的前途、全家的命运都寄托在了刘士卿身上,只有刘士卿不垮,屹立不倒,他的希望、前途、命运才能够持续不断的向好。

  “既然你同意我说的,我就再跟你说说我把魏司长邀请到武灵市的原因。国库司一个很重要的职责就是国债的发行。魏司长是被钟菊红副★★推荐的,魏司长也是看中了你每年两百多亿美元的进账,想让你从中抽调一部分资金出来,购买国债。国债收益比较高,而且稳定,比你把钱留在账面上或者存到银行里面,要强许多。当然,咱们如果能够和国库司搭上关系,购买大量的国债,那就是支持国家建设,将来如果咱们遇到了什么困难,他们总不好袖手旁观,见死不救吧?这就像咱们把强体饮料交给军方专卖一样,和国家搭上了关系。”王泽伟跟刘士卿分析着好处。

  其实买国债的利息再高,刘士卿也不会看在眼中的,但是王泽伟说的两个好处,一个支持国家建设,二一个跟国家扯上关系,还是让刘士卿很心动的。“好,王叔,咱们就买国债。”

  这时,一辆高级轿车稳稳的停在了居民楼下面,两个打扮的很得体的成功人士从车上走了下来,其中一个人取出手机来,“喂,王先生吗?我们已经到了。”

  刘士卿和王泽伟连忙下楼迎接,听到动静的陈俊玮从屋里面走了出来,隔着半个楼层,跟在刘士卿他们后面。同时暗中保护刘士卿的各处警卫力量也提高了警。

  “魏司长,连处长,欢迎,欢迎你们呀。”王泽伟伸出手,和两位财政部的★★热情相握,“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我们刘总。”

  魏万峰是个脑袋有点微秃的中年男人,四十出头的年纪,留着短发,整个人显得质彬彬,他伸手握住刘士卿的手,“我早就听王先生说刘总是个少年俊才,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呀。”

  “魏司长,你好。”刘士卿不卑不亢的说道。

  王泽伟说道:“咱们上楼到,有什么话到士卿家再说。”

  其实接待国库司司长魏万峰、国债发行兑付管理处连杰两位★★的地点,最适合的应该是银河实业的总部,不过这两位★★来的很急,大半夜的就赶了过来,两个人又不太愿意惊扰到武灵市、武灵县的领导,便直接到了刘士卿家。这样也好,气氛更加的随和、融洽。

  到了刘士卿家,刘士卿拿出洗好的水果,又泡上了茶,“两位领导,请喝茶。”

  王泽伟说道:“魏司长,连处长,我已经把你们来的目的跟刘总说了一下。我知道你们都很忙,肯定有一大堆的事情还要做,不可能在这里久留,咱们就不要寒暄了,直接直奔主题,如何?”

  魏万峰呵呵一笑,“王先生的话,正和我意。刘总,咱们就正式开始吧?”

  刘士卿点了点头。

  连杰从公包中取了一沓子件出来,“刘总,这是我们财政部今年下半年打算发行的国债目录,三年期,五年期,还有十年期的,期限再长的,我们就没有拿来了。”

  刘士卿和王泽伟分别把这些件看了看,王泽伟问道:“魏司长、连处长,你们希望我们刘总买多少国债呀?”

  魏司长说道:“刘总,王先生,咱们国家每年gdp总量不小,财政收入也不少,但是目前国际形势不太好,金融危机还没有完全过去,所以中央★★一直在不断地加大投资力度,刺激消费。再加上前两年国家制订了开发边疆省的政策,计划十二五计划年限内,就要往边疆省砸进去两万亿华夏币,今年是十二五的第二个年头,国家财政承受着不小的压力。所以我们希望刘总能够多买一些国债,刘总买的越多,越能够缓解中央财政压力。”

  刘士卿沉吟片刻,说道:“做为华夏国的公民,支持国家建设,是我的本分。这样吧,从今年开始,连续三年,我每年都会购买一百亿美元的国债,都买成这种十年期限的。魏司长,你觉得怎么样?”

  十年期的国债,利息是55%,刘士卿还真的看不在眼中。他纯粹是拿出来三百亿美金,来和国家搞好关系。反正刘士卿也知道,包括香港在内的很多大富豪,都有大规模认购国债的习惯,他们看重的都不是国债的利息,而是能够和中央★★搞好关系。当然,国债稳健的收益,也是他们选择这条道路的重要原因。

  魏司长一听刘士卿原因投入三百亿美金购买国债,而是还是十年期的国债,这可远远超出了他原来的期望。最近几年,国债的发行规模都在1万亿华夏币以上,一百亿美元大概折合华夏币为六百多亿华夏币,这就是说每年连续三年,差不多二十分之一的国债,已经找到买家了,这对国债发行的好处,是无以伦比的。虽然说国债从来不愁卖不出去,但是能够如此顺利的卖出去这么多,魏万峰还是非常高兴的。

  “刘总,谢谢,谢谢你如此支持我们的工作。”魏万峰由衷的说道。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