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0章 给你开一个特例


  刘士卿做出这个决定,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首先郭潇芝确实是个很不错的职业经理人,受过良好的职业教育,为人精明精细,公私分明,从来不把私人感情带到公司的事务上来,协助丁崇祥做了不少工作,为此丁崇祥不止一次在刘士卿的面前夸奖过郭潇芝。银河海洋刚刚决定成立,又是总公司发展战略上的重要一环,必须要有一个有能力又能够镇得住场子的人,出任银河海洋的总经理,才能够强有力的推进银河海洋的发展。

  其次,郭潇芝是郭倩蓉的亲姑姑,不管刘士卿是否喜欢郭潇芝这个人,总是要给女友一点面子,这不是什么怕不怕老婆的问题,而是有没有人情味的问题。另外,刘士卿也不想把私人恩怨掺和到公司的事务之中,他既然想把银河实业打造成全世界最顶尖的实业集团公司,就必须在最大程度上克制个人的喜恶。郭潇芝在公事上从来没有出过错,把她辞退或者轰出银河实业,肯定是不行的,这样做,会让一些员工感到心寒。

  再次,当然就是刘士卿“挟私报复”了,就像郭潇芝不喜欢他一样,他也不喜欢郭潇芝,既然不喜欢,就要把郭潇芝有多远打发多远。更重要的是齐鸿儒这个脾气直的让人受不了的老头儿,也只有让郭潇芝这种不会把个人感情带动工作中的人,才能够和齐鸿儒配合好,顺带着刘士卿也有用齐鸿儒替自己报仇的意思。自己身为公司的董事长,郭倩蓉的男朋友,不好拉下脸来,跟郭潇芝来个面对面的对骂,甚至以势压人。但是让齐鸿儒出头,那就不一样了,老头儿和郭潇芝没有任何关系,绝对可以把郭潇芝顶的一愣一愣的,郭潇芝还不能把齐鸿儒怎么样了。这也算是刘士卿想出来的“借刀杀人”的计策了,他都准备买一包瓜子,一边磕着,一边看郭潇芝和齐鸿儒斗法了。

  郭倩蓉对男友的这个突然决定,也不好说什么。她从爸爸妈妈那里得到消息,在刘士卿离开爷爷奶奶家之后,家里面吵得很厉害,郭潇芝还有郭雷这对母子被爷爷批了很长时间,最后甚至都勒令郭潇芝必须辞掉她在银河实业的工作。最后还是大姑姑、爸爸等人一起劝,才让爷爷收回了成命。都吵成这个样子了,郭潇芝也没有服软,很早从爸爸妈妈的口中,郭倩蓉就知道自己的小姑姑脾气倔的厉害,属于那种撞了南墙都不肯回头的主儿,现在总算是见识到了。刘士卿没有把小姑姑辞掉,就已经很给她面子了,她总不好开口,非要让小姑姑留在总公司不可。

  “郭总,你不要有什么心理负担,我之所以免掉你的总公司常务副总经理的职务,不是因为你不适合担任这个职务了,而是需要你将全部的经历投入到银河海洋之中。银河海洋的工作进展是否顺利,对于咱们银河实业完成每年在环保事业上投资四百亿华夏币,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轻忽不得,我相信以你的能力一定能够把银河海洋做好的。将来等银河海洋稳定下来之后,我再在总公司给你安排一个适合你的特长的职位。”

  必要的安抚是必须的,要不然郭潇芝怠工怎么办?没有好戏看了怎么办?

  众人都不说话了,全都看着郭潇芝,等着郭潇芝表态。郭潇芝的指甲都快掐到肉里面了,良久,她开了口,声音很冷,“请刘总放心,我一定不会辜负你的重托的,一定会把银河海洋发展好的。”

  有郭倩蓉在,再加上郭潇芝也接受过《从业人员职业道德心理倾向调查问卷》的测试,刘士卿也不怕郭潇芝捣鬼。

  “银河海洋在公司内部的保密级别定为绝密级,丁总,回头你让庄主管草拟一份银河海洋的安全规划来,对了,还有银河投资的股权,你让总经理办公室拟定一个公告出来,以你的名义在总公司以及所有的分公司、子公司正式公布出来。争取早点把愿意入股的员工名单统计出来。”刘士卿吩咐道。

  丁崇祥点了点头,“好的,刘总。”

  “对了,还有一件私事,我给大家介绍一个人,这位是杨诺婷,美国芝加哥大的ba,华粮酒业副总经理杨建斌的亲妹妹,以后她就是董事长办公室的主人了,也是我的首席秘书,将代替我处理一些公司的事务,回头我会签署一份授权书出来,把授权的权限公示给几位公司的高级干部。”

  刘士卿从燕京回来的时候,顺带着把杨诺婷也给带了回来,他跟杨诺婷有过几次比较深的谈话,杨诺婷的工作经验不是很多,但是思路敏捷不僵化,接受新事物快,而且对很多事情有着自己一套比较独特的看法,对当代科技的发展趋势,也能够发表不少看法,很契合刘士卿的胃口,正好刘士卿缺一个帮自己处理琐事的人,就征询了一下杨诺婷的意见。杨诺婷经过慎重考虑之后,接受了刘士卿的任命。

  这次蛇年的会议,很快就在银河实业内部传开了,特别是允许每一位员工入股银河风投,并且总公司愿意借钱给员工们购买股份的决定,一下子就被员工的心给抓了起来。

  在银河实业内部,不少人把大老板戏称为“财神爷”,谁不知道大老板搞出来的强体饮料是全世界最赚钱的饮料之一,没有一个员工不想入股银河实业的,只可惜大老板始终没有在这方面开过口,今天难得了松了口,虽然不是允许入股总公司,而是新成立的银河风投,但是也很不错呀。美国著名的大富豪,沃伦巴菲特可是全世界有名的投资家,就是搞投资出的名。

  当然,让员工们心动的,还是总公司肯借钱让员工入股的举动,很多人不一定舍得拿自己省吃俭用积累下来的一点钱,用来搞投资,但是有人主动借钱给他们,让他们投资,而且付出的代价又很小,就不由他们不心动了。没过多久,银河实业上上下下就形成了一股席卷全公司的浪潮,几乎人人开口闭口谈的都是入股、收益。

  就在总经理办公室对所有员工进行入股统计的时候,刘士卿接到了先后接到了几个电话,头一个是杨建斌打来了。

  “刘总,我听说你在你们银河实业内部搞股份制改革,有这会儿事没有?”杨建斌开口就问道。

  “不是在银河实业内部,而是在银河实业下属的子公司银河风投,我抽调了一部分资金,组建了银河风投,允许全公司所有员工入股。我说,杨总,你消息倒是挺灵通的,谁告诉你的?”刘士卿呵呵笑着。

  杨建斌笑道:“你们银河实业内部都快吵翻天了,我想得到点消息还不容易,只可惜就是不太准确。刘总,不知道你是否允许非银河实业的个人和组织,入股银河风投呀?”

  “难道杨总你想入?就凭咱俩的关系,给你开一个特例,不会有任何问题。”杨建斌很多次帮刘士卿做了很多事情,回馈一二也是应该的事情。

  “谢谢刘总的好意了,我就不客气了。回头你给我登记一下,我入股一百万华夏币,沾沾刘总你的仙气,赚点零花钱。”杨建斌也没有客气,这样的好机会,又不犯法不违纪,不抓住就太可惜了,“对了,刘总,除了让我入股之外,你还能不能再开一个口子呀?我这次给你打电话,可不是为了我个人牟利的,是集团公司让我给你打的电话,我们集团公司的老总想入股银河风投,以华粮集团的名义入股。”

  刘士卿沉吟片刻,“华粮集团准备出多少资金?”

  杨建斌显然早就得到了明确的指示,他说道:“十个亿到五十个亿华夏币的资金,具体多少,就得看刘总你能够给多大的口子了。要是嫌五十亿不够的话,我们老总说还可以加大投资力度。”

  刘士卿可不敢让华粮集团继续加大投资力度了,做为华夏最大的中央企业之一,华粮集团的总资产高达两千多亿华夏币,有中央★★做后盾,旗下又掌控着好几家上市公司,抽调个几百亿对他们来讲,完全是小意思,真要是让他们深度投资的话,银河风投弄不好就得改名字,改成“银河华粮风投”,或者干脆就得叫“华粮风投”。刘士卿可不想把自己规划的子公司,变成华粮集团的控股子公司。不过完全把华粮集团拒之门外,也是不现实的,刘士卿还想借助一下华粮集团的资源优势和渠道优势。

  “这样吧,我给你们三十个亿的入股份额,杨总,你跟你们集团公司的老总好好说说,我们银河实业再银河风投上总投资也不过才一百个亿,给你们这么大的一个比例,已经很不少了。”刘士卿说道。

  打发走杨建斌,刘士卿还没有来得及喘口气,又接到了苏汉的电话,他是代表美国高盛集团打来的,也不知道他是从哪里得到的消息,也知道了银河风投内部招募资金的事情。苏汉和刘士卿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联系过了。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