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6章 一个在天,一个在地


  银河电子娱乐、银河仿真、银河建机、银河海洋、建筑垃圾处理厂等各个子公司的业务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之中,有的已经开始盈利,有的还在研究阶段。

  在2013年3月份快要过完的时候,数个好消息接踵而至,把刘士卿淹没在报喜的消息之中。

  第一个好消息来自舟山群岛。经过齐鸿儒、温占豪的精心照料,一百多只小海虾全都长成了拇指大小的海虾,表现出了对尖叶原甲藻强烈的进食愿望,目前,齐鸿儒正在组织人手,对这些海虾进行密切的监控,想方设法促使它们性成熟,交配后,产下更多的受精卵,最终实现规模养殖的目的。到时候,既可以用这些海虾展开深入的研究,也可以小规模的消灭尖叶原甲藻了。

  第二个好消息来自污水处理厂,经过十一个月时间的紧张施工,日处理工业污水十万吨的污水处理厂正式建成,并且投入生产。污水处理厂执行最严格的污水处理标准,经过银河污水处理厂处理的污水,可以直接当自来水饮用。当处理过的清澈的水从管道中流出来后,马上就有技术员进行采样检验,化验结果表明,完全达到了设计的目标。为了这件事,武灵市大大小小的领导,上至★★,下至管委会的办事员,全都到场祝贺。银河污水处理厂的建成并投入使用,对于缓解武灵市的缺水状况,起到了不小的作用。张国基甚至开始游说刘士卿继续投资兴建第二座污水处理厂。

  第三个好消息来自俄罗斯。柳祥和谢俊才这对师兄弟在俄罗斯莫斯科的卢日尼基体育场,再创佳绩,力克美国、古巴等地的顶级选手,柳祥夺得男子110米栏的冠军,谢俊才夺得亚军。柳祥的代言、拍广告的身家不断的上涨,银河实业的抽成越来越多。

  第四个好消息来自国家科进步奖评审办公室,爷爷刘丰乐,银河实业双双入选,前者是以自己独到的中医理论以及有效解决失眠问题这两项成绩入选,银河实业就是生产出了强体饮料。本来是想以刘士卿的名义申报的,但是刘士卿让改成了以总公司的名义。虽然这样做,刘士卿势必要和国家最高科进步奖擦肩而过,在现阶段,也就只能这样做了。

  第五个好消息来自银河仿真,梁辉在得到刘士卿的技术、资金支持后,和自己的朋友耐着性子,把刘士卿给他们的技术资料好好的消化了一番,然后加上自己的理解、发挥,已经制作出了第一批仿真娃娃,因为不知道用户是否会满意,所以第一批只生产了五十个,全部销往了岛国,只等着岛国那边给消息了。反应好的话,就加大生产力度,反映不好的话,就需要继续改进了。

  梁辉在组织生产的时候,还特地打电话给刘士卿,让刘士卿这个大老板过去看看。做为刘士卿的贴身保镖,段丽怡、宋一涵还有审九强也都跟着进去了,看着躺在生产线上的那些活灵活现,好似真人一般,而且还没有穿衣服的仿真娃娃,审九强的眼睛瞪得贼大,段丽怡若无其事,宋一涵羞得满面通红,看刘士卿的时候,凤目里面都冒着火。

  最惨的是刘士卿,做为绝对的雏儿,刘士卿从来没有如此近距离的接触过女性的**,虽然都是仿真的,是假的,但是刘士卿的鼻血还是不受控制的往外喷,哗哗的,跟决堤的黄河口一般。梁辉和他的朋友,全都没心没肺的笑了起来。

  刘士卿狼狈而逃,发誓以后不是绝对必要,绝对不会再踏足银河仿真的生产车间一步。事后,陈俊玮和陶恨天从审九强那里得到了消息,还怂恿着刘士卿再去银河仿真视察一下工作,都被刘士卿黑着脸给轰走了。

  第六个好消息来自第一实验室,徐君对刘丰乐的药方的研究到了收尾阶段,医治睡眠的中成药的工业生产程序,也被他们研究了出来,甚至还设计了简单的工业流水线。另外,在徐君的一手安排下,这种暂定名为“睡香”的中成药,已经进入了临床试验阶段,只等着采集到足够的实验数据,就可以提请药监局的批准,正式投入生产了。能够有这么快的进度,徐君在中间出了不少力。不仅仅是科研环节,还包括临床试验、审批等诸多环节。

  徐君以及她所带来的军方的科研人员,对隶属于银河实业的科研人员的影响,无论是敬业精神还是科研理念上,都是相当正面和积极的。可惜徐君他们是不可能长期留在银河实业的第一实验室的,在审批下来后,他们就要重新返回军事医科院了。

  第七个好消息,也是最后一个好消息,来自银河演艺。银河演艺投资拍摄的第一部电视剧已经提上了日程,剧本已经写好,武灵市电视台、拱天卫视、燕京卫视、津门卫视等多家电视台得到消息后,纷纷表示愿意共同投资拍摄。电视剧的女主角初步定为夏康甜,男主角则是一位在影视圈有着不小名气的青春偶像明星。导演则是国内知名古装剧导演胡静女士,她曾经执导过好几部轰动全国的古装电视剧、电影,是国内首屈一指的女导演。为了请她出山,胡静开出了拍摄一集电视剧,要价二十万华夏币的天价,这部电视剧计划拍摄三十集,也就是说至少要给胡静六百万华夏币。毛思娴在请示丁崇祥之后,咬着牙答应了下来。丁崇祥的意思是这是银河演艺的第一部电视剧,也是为了捧红银河演艺的诸位艺人、歌手才拍摄的电视剧,绝对不能够粗制滥造,一定要打造成精品。

  时间默默的流淌,饮料厂的强体饮料源源不断的生产着,它们就像是印钞机一样,日夜不停地为银河实业提供着源源不断的资金来源。银河实业花钱的速度远远赶不上赚钱的速度,眼看着就要到六月份了,在环保事业上的投资,也不过是二三十个亿,无非就是在省内外的一些城市兴建一些污水处理厂、建筑垃圾处理厂之类的企业。想完成一年四百亿华夏币的投资额,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六月是高考月,也是刘士卿必须要面对的一道关卡。刘士卿在银河机床的习生涯也宣告结束,银河机床的总经理袁树峰、总工程师窦扬,一级高级技师邴臣坐在了一起,刘士卿摆了一桌答谢宴,正式向他们道谢。

  “谢谢两位师傅,在过去的十个月中,对我无微不至的关怀和指导。”刘士卿一向都是喝果汁的,今天破例端起了一杯白酒。

  窦扬和邴臣都是受宠若惊,连忙站了起来,两位师傅、一位徒弟一起碰了一下杯,三人一饮而尽。

  窦扬放下酒杯,“刘总,你要不是银河实业的大老板,我是说什么都不可能放你走的,你真是一个搞机床的好苗子,好好培养一下,接我的班,绝对不会有任何问题,将来超过我,成为国内一流的机床设计师,也是完全有可能的。”

  “是呀。”邴臣附和道,“刘总刚进第三车间的时候,连钢锯都不会用,现在已经是一把好手了,要是能够再让我带两年,一定能够成为一级高级技师。可惜今天刘总走出了银河机床的大门,就重新变成银河实业的大老板了,不可能再继续做我的徒弟了。”

  袁树峰呵呵一笑,“你们两个眼光怎么都如此短浅。你们也不想想,刘士卿是做银河实业的董事长发挥出来的作用大,还是窝在咱们银河机床做一名工程师抑或者一名技师,发挥出来的作用大?这根本就是一个在天,一个在地,你们尽说这些没用的牢骚话。”

  刘士卿笑道:“两位师傅,袁总,我在银河机床呆了十个月,这十个月给我的影响是相当深的,我的血脉之中已经融入了银河机床的精神,以后我走到哪里,都可以自豪的说我是银河机床人。我马上就要参加高考了,高考之后,会有一个漫长的假期,我会利用这个假期,把我在银河机床的这十个月仔细的梳理一下,做一个系统的总结,到时候还得请两位师傅斧正呀。”

  窦扬和邴臣都以为刘士卿要弄一份总结报告出来,两人自然应承了下来。谁也没有想到刘士卿这会儿在心中酝酿的根本就不是什么总结报告,而是一颗轰动银河机床上下的超重量级★★。

  眼看着就要高考了,刘士卿说什么也必须得到武灵县一中晃荡一圈了,恢复籍,报名参加高考等等都需要他出面。而且事隔十个月,再次踏入到教室之中,刘士卿的心中可以说别有一番滋味。

  陈俊玮毫无疑问,做为最为接近刘士卿年龄的保镖,也不得不跟着刘士卿再次踏入县一中的校园。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