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9章 总理正式批准


  回到专家楼后,陈俊玮他们几个打开了电视,准备收看华夏央视综合频道播出的电视剧《逐天》。今天是《逐天》播出的第二天,头天晚上的收视率调查已经出来了,第一集播出的时候,收视率不到3%,第二集的时候,就涨到了451%。预计今天晚上,收视率还会上涨。

  无论是银河演艺还是华夏央视,甚至是和银河演艺联合拍摄《逐天》的拱天省电视台、武灵市电视台,都对《逐天》给予了厚望,都希望《逐天》能够缔造一个收视传奇。

  陈俊玮他们几个看了前两集,就迷上了这部电视剧,准备一集不拉的把《逐天》看完。刘士卿却没有多大的兴趣,《逐天》用现在的技术来看,拍摄出来的效果不错,但是用未来的眼光看的话,还有很多需要改进的地方,比起信号接收器可以接收到的未来世界的电视剧、电影,差的就太多了。

  刘士卿拉着郭倩蓉进了房间,房门一关,把客厅的噪音给隔绝在了外面。

  “士卿,什么事呀?”郭倩蓉想起了在医院的时候,姜湫涵对她说的那些话,玉面微红,螓首低垂,不敢直视刘士卿。

  刘士卿看着郭倩蓉娇羞的模样,心中不由得一荡,“蓉蓉……”简单的两个字,此时此刻说出来的时候,格外的艰难,声音甚至还有些许的嘶哑。

  郭倩蓉敏锐的感觉到了刘士卿的异样,抬起头来,“士卿,我现在没有心理准备,请让我考虑两天,好吗?”

  刘士卿的脑子猛地清醒了过来,他讪讪的应了一声,旋即说道:“蓉蓉,我把叫进来,是想和你商量件事,昨天上午,你没在家的时候,我让俊玮、段姐、师兄他们几个从自己的角度给我提意见,建议我们涉足什么样的环保领域。他们给我提了好几个亟待解决的环保问题,其中大师兄提的建议,让我有了一点点感觉。”

  “哦。审大哥说什么了?”郭倩蓉问道。

  “师兄建议我着手处理塑料的问题。完善一下塑料还油技术,或者研究出来一种可降解的新型塑料。这两种技术都非常的有前景,我想着手解决后一种技术。在现有的塑料中添加一种物质,使得它们能够在一定的使用期限后,自然降解为水、二氧化碳等一些气态、液态的物质。”刘士卿阐述着自己的想法。

  郭倩蓉黛眉微蹙,“士卿,你有想法了?”

  刘士卿点了点头,“我已经有了点思路,我想请你给我当助手,从明天开始,跟我一块研究这种物质。一旦能够研究出来的话,必将造福全人类,到时候,完成我给一号★★许下了在环保领域年投资额四百亿以上,就不会是一句空话了。”

  “好,士卿,只要你需要我,我就一定在你身边。”郭倩蓉嘴上这么说,芳心中却没有刘士卿这么乐观,合成橡胶、合成纤维和塑料这三种主要由石油合成而来的高分子材料,在给人类带来各种各样的便利的同时,也给世界留下了无法磨灭的严重后果。因为三种材料的不可降解性,几乎在废弃之后,就是一个又一个的严重污染源,全世界各国各地区的科家都在想尽一切办法,解决这个让人挠头的问题,却都无法从根本上解决。

  刘士卿点了点头,做科实验,必须要有助手才行,如今能够让他无条件、毫无保留信任,又能够帮得上忙的,也就只有郭倩蓉了。

  第二天一大早,杨诺婷就把华夏央视通报过来的《逐天》的第三集、第四集的收视率汇报给了刘士卿。第三集是5%,到了第四集的时候,就已经暴涨到了793%,属于收视率非常高的电视剧了,按照现在的收视率增长情况来看,单集最高收视率很有可能会超过10%。

  刘士卿让杨诺婷给宁永乐打电话,询问他单机游戏《逐天梦》的销售情况如何。很快,宁永乐就把信息反馈回来,《逐天梦》的正版销售有明显的增长,具体的数据还在统计之中。

  一切都在正轨之中,稳步向上,刘士卿也就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他先和郭倩蓉分开,去水木大参加第一场期末考试,高等数(上),这门课的分高达6个,根据燕京大和水木大达成的协议,这种公共课的分,在刘士卿这个个体上,是可以互相承认的。

  刘士卿的面孔对水木大高数老师来讲,实在是太陌生了一点,监考老师拿着刘士卿的准考证,看了一遍又一遍,最后还让刘士卿出示了一下身份证,确认他就是生花名册上的刘士卿之后,这才停止骚扰刘士卿。

  高数大概是高校所有的课程中最难的一门了,它也是一门许多高校课程都无法离开的基础课。这门课是无法用睡眠习模式轻松掌握的,刘士卿在这门课上,下了不少的功夫,虽然没有上什么课,但是考试对他来讲,还是比较轻松的,除了一道题做的有些勉强之外,其他的问题,都没费吹灰之力,就打上来了。

  下午的时候,汽201301班还有一场考试,刘士卿也懒得回燕京大了,躲到水木大的图书馆看书去了。

  等到下午的考试结束后,刘士卿就急匆匆的朝着燕京大的实验室赶,他打算从今天下午就开始对新物质的研究。信号接收器可以查阅到一些现场的资料,他只需要重复一下过程,就可以得到结果。当然和钻石液一样,可以重复,但是并不意味着简单。

  钻石液的持续改进问题,刘士卿已经决定交给荀鸿燕、何竹兰还有过来帮忙的孟娇恩等人,她们几个虽然是女生,却都是理工科的,在实验室做实验,对他们来讲,并不是什么难事,刘士卿只需要及时的做出指点就可以了。

  刘士卿之所以这样做,主要还是因为他研究出来的液体防弹衣还处在“无市”的状态,根本就没有人买,再加上蜘蛛丝的积攒也需要时间,刘士卿倒也不急着去主抓这项工作。交给荀鸿燕、何竹兰她们,既可以锻炼她们,也可以对她们进行暗中的观察,确认她们的人品,最终确定她们谁招揽到银河实业,并且花费大力气进行培养。

  转眼间,几天过去了,《逐天》的收视率节节攀升,已经涨到了65%,还有上涨的趋势,《逐天梦》的销售随着《逐天》的热播,再加上全隶舟带着他一手打造的销售团队,在华夏的南方多个省市展开了宣传活动,也可是进入一个销售旺期。

  这几天最值得人关注的事情,就是新闻媒体中充斥着西方国家的混乱和无序,议员打架都快成了家常便饭,各种各样的肢体冲突,层出不穷,美国发生了多起持枪杀人案,甚至有一名警察,在参加聚会的同时,突然开枪,打死了包括当地警察局局长在内的多名警察,最后自己也被打成了筛子。

  越来越多的医专家,将近段时间来发生了暴力事件,归结为普罗米修斯一号的原因,但是一切都只是间接证据,没有任何直接证据能够证明普罗米修斯一号诱发了这些暴力事件。

  刘士卿每天除了参加水木大、燕京大的期末考试,就是沉浸在研究之中,对发生在欧美日等国的暴力事件,连一点关注的时间都没有。

  这天是元月日,国务院办公厅和科技部联合发,正式通知银河实业明天上午点钟,派人到人民大会堂参加国家科技奖励大会。事先从刘士卿这里得到消息的丁崇祥,拎着早就准备好的行李箱,坐着火车,乐得屁颠屁颠的朝着燕京赶过来。刘士卿已经跟他说了,到时候由他代表银河实业上台领奖。

  丁崇祥很清楚这样的机会可不多,等到老板觉得时机成熟,可以向全社会公开身份的时候,上台领奖这种光鲜的事情,只怕就很难轮得到他了。

  同样是在元月日,刘士卿接到了外交部西亚北非司的宋飞扬给他打来的电话,沙特王室的重要成员,沙特内阁的第二副首相兼内阁大臣纳伊夫亲王殿下,将于元月9日下午正式访问华夏。沙特驻华大使馆已经正式向华夏外交部提交了请求,希望纳伊夫亲王殿下在华访问期间,能够会见包括刘士卿在内的多名华夏重要的商界人士。外交部向★★办公室提交了这份请求,★★已经正式批准了。

  明天下午,国务院常务★★★将会在钓鱼台国宾馆会见纳伊夫亲王殿下,★★★让刘士卿前去作陪,陪着他一起会见纳伊夫亲王殿下。

  不用猜也知道纳伊夫亲王为什么提出来要见他,十有九也和阿联酋的塞得王子一样,想多进口一些强体饮料。如今席卷西方世界的普罗米修斯一号风波,沙特王室不可能不注意到。

  强体饮料卖给谁不是卖,卖给欧美这种随时随地找借口中断购买合同的家伙们,还不如卖给包括沙特、阿联酋在内的中东国家。只要注意一点,不触犯伊斯兰教规,强体饮料基本上是不会在阿拉伯世界遇到障碍的。

  傍晚的时候,丁崇祥赶到了燕京,先到刘士卿这里,向刘士卿汇报工作。银河实业的各项工作都开展的很不错,袁天成被任命为代理常务副总经理后,协助丁崇祥做了不少事情,袁天成在天成报告中提到的一些问题,也都得到了不同程度的解决。虽然公司财务因为强体饮料出口合同的中断,受到了不小的影响,但是最近一段时间,美欧日等地发生的★★、暴力事件,丁崇祥也是看的一清二楚。他已经下令饮料厂的几条生产线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的开机,目前已经在仓库囤积了不少的强体饮料,只要美欧恢复进口,大批量的强体饮料就可以送到燕京,然后从燕京装上飞机,运往美国、欧洲。

  银河海洋的研究也有了关键性的突破,目前已经有了成品试剂,只是还停留在实验室阶段,能够投入实际应用,还需要多做观察。为了避免这种试剂走上普罗米修斯一号的老路,丁崇祥一再的要求银河海洋方面,一定要进行多方面的检测,尤其是时间方面的检测,绝对不能够有丝毫的懈怠。

  有丁崇祥给刘士卿当总经理,他确实省了不少心。丁崇祥自从被他任命为总经理之后,一直都是勤勤恳恳,兢兢业业,或许说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有点夸张,但也差不多了。

  时间推进到了第二天,也就是元月9日,这天是星期四,天气晴朗,湛蓝的天空,万里无云。自从元旦下雪之后,燕京接连几天都是大晴天,路上的积雪已经消得差不多了,只有一些背阴的地方,还能够看到一些残留的雪,其他的地方都没了。

  丁崇祥一大早就从宾馆出来,赶到燕京大,和刘士卿会合。刘士卿虽然不会上台领奖,但是这次的国家科技奖励大会是一定要参加的,在下面看看,感受一下气氛,为下一次参加国家科技奖励大会做准备。

  人民大会堂彩旗招展,红地毯从台阶上面一直延伸到了台阶下面的小广场上。刘士卿他们赶到的时候,大会堂还没有让人往里面进,不过这时候,在小广场上已经聚集了不少国内知名的科家,那些提前接到通知的各个单位、个人都聚集在这里,一个个的都兴奋不已。

  “蓉蓉,士卿。”刘士卿正打量着都有些什么人的时候,耳边就传来了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还没等他回头,身边的郭倩蓉已经发出了惊喜的声音,“爷爷,奶奶,你们怎么来了?”

  刘士卿回头一看,走过来的几个人不就是郭倩蓉的爷爷郭仕锴、奶奶钱静琪还有他们的一些亲人吗?

  钱静琪的打扮格外的与众不同,一身崭新的旗袍,头发梳理的非常整齐,打扮的也很年轻,很有气质,当然因为天有些冷,在旗袍外面,老太太还穿着一身羽绒服。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